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七节 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七节 柳暗花明又一村


  鞋为峰提出了最现实的问题,明天今国申力设备和材料公。心双展研讨会,同时能源部内部也专门通知了各省能源厅领导,主要就是除了研讨这个行业主题外,像电力司、石油和天然气司以及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以及发展和规戈小司几个司的领导都要就整个能源行业的发展趋势做一个演讲。

  可以说这个会议已经超出了一个行业研讨会的范畴,成了整个行业的发展研井会,宁陵行为中西部地区的电力设备和材料生产基地争取到了这个会议承办机会,原本是用来扩大宁陵影响力,吸引外来企业投资的最佳权会,但是却在这个时候出了这么一桩事儿,你说晦气不晦气?

  “这是个事儿,为了避免不利影响。现在恐怕只有让钟跃军顶上去。来主持这个会议了。”秦浩然瞅了一眼应东流,慢吞吞的道。

  “目前看来只能这样,钟跃军前期也一直与黄凌一道在筹备这个会议。问题应该不大,主要麻烦在于黄凌这件事情只怕包不住多久。作为地主的市委书记,他一直不露面的话,肯定会引来怀疑。”任为峰叹了一口气,苦笑着揉抹自己的脸:“明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这副情形。”

  “老廖,宁陵那边除了黄凌,还有人牵扯进去么?”燕然天突然问道。

  “这不好说,如果只是前两方面的问题,倒不怕,也就是涉及一些企业和私人老板。但是如果买官卖官这个问题落实了,这就麻烦了。”廖永涛说得很原则也很含糊。

  燕然天点点头,不再多问。

  应东流知道是该自己发话的时候了。

  “今天召集大家来开这样一个紧急会议,也就是要通报关于宁陵市委书记黄凌涉嫌收受贿赔、共谋侵吞国有资产以及买官卖官等违法情况。这是省纪委近期一直在秘密调查的大案,也表明了我们省委在反腐倡廉上的决心,现在案件已经有了突破,所以需要向大家通报,同时廖永涛同志也建议对黄凌立即“双规”勒令其立即把所有问题交代清楚,争取坦白从宽。”

  应东流顿了一顿,似乎是在斟酌用词,“至于说外界如果问起来,我和永涛同志也商量过了,这件事情瞒也瞒不住,估计很快就会外边就会知晓,黄凌作为一个市委书记几天不露面,尤其是通讯中断加上明天又有一个重要会议在宁陵召开。更是难以遮掩,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情对外统一口径,就说黄凌因涉嫌重大违纪问题被纪委调查,其他一概不多做解释。”

  “明天那边的会议,我看还是请为峰省长全权代表省委省政府全程参加,顺便也带我和浩然省长向刘岩副部长问好和解释,就说我们这边正在筹备省九届党代会,请他谅解。”应东流在因家教委工作时就和刘岩认识,虽然不是很熟悉,但是也算有些交道,他也知道刘家虽然看似没落,但是在京城中依然有不小的影响力。

  任为峰苦笑着点点头。

  “至于宁陵市委书记人选问题,我赞同戈部长意见,既要及时,也要慎重,既要及早确定,稳定局面,冉时也要对宁陵一方水土负责。戈部长,组织部马上斟酌人选,特事情办,力争最快确定人选。”

  “诸位,省第九届党代会召开在即,党的**召开也只有半年时间了,近期工作很多,加上又出了一些事情,希望大家把各自手上工作拿起来,务必以站在讲政治的高度来认真研究日前工作,确保省第九届党代会以及党的**顺利召开。”

  常委会终于散了,这个时候已经是十点过了。

  任为峰还要连夜赶到宁陵,明天早上前先是安东地区招商引资洽谈会开幕,十一点才是研讨会开始,他代表省里必须要提前到,原本吃了晚饭就去,没想到这个常委会会开到十点过。

  戈静走出会议室后径直下了楼,准备回办公室收拾一下东西却接到应东流秘书电话,请他留一留。到应东流办公室去一趟。

  戈静估摸着应东流要问宁陵市委书记人选问题,她现在心中也没有多少数。要符合几个条件的人还真不太好找。

  钟跃军是秦浩然看好的人,但是未必符合应东流的口味,在戈静看来这个人选太软了一点,当当市长也许行,在这种情况下要想胜任宁陵市委书记恐怕还差点火候。

  燕然天想要推什么人戈静也大略估计得出来,从他在会上想要为这个市委书记人选定调的意图就能猜测出来,不是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严立民就是安都市副市长陶大忠,谭立峰本来也是个合适人选,但是燕然天是一心想要扶对方接陈英禄的班,所以也就排除了。

  不过燕然天想要为宁陵市委书记定调的意思未必能获得应东流的认可。别看这陆圳壬省委书记看卜尖平时不怎么多言多语,态度航挺平易心识但是骨子里的强硬却丝毫不逊于前任宁法。甚至犹有过之,至少字法也要给燕然天几分薄面,而今天应东流就毫不客气的打断对方讲话。

  应东流办公室风格和宁法的不太一样,宁法的办公室朴素大气,有儒将风格,而应东流办公室则是古色古香,很有点文人味道,堆放在书橱中的几本书都是被抽了出来半放在书架上,似乎是才看过尚未看完为了便于寻找而故意这样搁置。

  “来坐,戈部长。“应东流这个时候脸色都要好看许多了,秘书送上茶水之后悄悄掩上门离开了。

  “应书记,是不是宁陵市委书记人选的事情?”戈静也不绕圈子,径直问道。

  “嗯,刚才燕然天向我推荐了严立民,浩然省长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感觉得到他倾向于支持钟跃军接替黄凌的位置。”应东流语气淡泊,但是很坦率,“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戈静略略沉吟了一乍,没有马上回答对方的问题。

  事实上在宁法调任南粤之后,她还没有真正和这位新任省委书记进行过交心式的意见交换,按理说新任省委书记一般说来都会主动召见班子成员进行谈话,但是这位应书记却有些独立特行,已经一个同时间了。他却一直接兵不动,没有和任何一个常委见面谈话,却把心思放在了下基层。

  尤其走到安都求和绵州几个国营大厂进行座谈,到建阳和怀庆的中企业和外资企业里,他都逐一进行了走访调研,这和他原来一直给人以关注社会民生事业的印象大相径庭。

  应东流对于任为峰刚才在省委常委会上的观点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是戈静观察应东流表情上有些变化。至少是对任为峰的意见很重视。

  给戈静的感觉就是应东流已经逐渐完成了角色转换,从省长角色成功的过渡到了省委书记位置上了。在担任省长时他对宁法过分注重经济发展而忽视社会民生事业颇有微词,但是现在他作为省委书记,一样不得不正视经济发展对于全省工作来说的无可替代的巨大影响力。

  正因为如此,一直在分管工业工作这一块的任为峰的观点才会获得应东流的如此重视,尤其是任为峰谈及宁陵经济出现的瓶颈现象,更让应东流感到了担心。

  也许这就会给人带来一种比较,宁法在任书记时任用黄凌担任市委书记,宁陵经济就一马当先,现在应东流当了书记了,把黄凌弄垮台了。换了自己人当市委书记,宁陵经济发展一下子就走下坡路了。

  戈静的揣摩基本上还是捕捉到了应东流的一些想法,除了的确有些担心忧虑宁陵经济滑坡外,也未尝没有些想要和宁法较一较劲儿的意思。你宁法能用你的人把宁陵搞起来,我应东流一样能用人把宁陵搞的更好。

  “应书记,其实我在会上就一直在考虑谁来顶替黄凌,谁能顶替黄凌却又能把宁陵局面稳定下来而且还要把宁陵经济带出瓶颈阶段,带进一个新的高速发展时棚”戈静整理了一下思绪缓缓道:“但是我仔细的把省里各地市各部位现任在职的和后备干部都考虑了一下。觉得真还找不出两个合适的人选。”

  应东流点点头,示意戈静继续说。

  “谭立峰是一个比较合适人选,但是他未必能真正把握住宁陵经济发展的脉络,他在经济上没有太多新路子,萧规曹随驾轻就熟也许还行。要开创新突破打造新局面,我还是有些担心。”戈静在应东流面前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观点,“安都市委常委、高新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书记卢卫红我觉得也还行,但是现在高新技术开发区担子也很重,我估计姚文智不愿意放人。”

  “你觉得老秦和老燕提的这两个人选呢?”应东流目光动了一动。

  “应书记,请恕我直言,钟跃军太稚嫩了一些,刚当市长,可以说基本工作思路大概都还没有理顺吧?担任书记差得太远了一些,至于严立民,我看不出燕书记怎么会想到让他到宁陵当书记。就因为他曾经在宁陵呆过熟悉情况?从来没有接触过经济工作,只在政法和党群系统干过,只可惜这是选市委书记人选。不是选市政法委书记!”戈静不屑的摇摇头。

  “那岂不是没有合适人选?”应东流意似不信。

  “有,其实有一个最为合适人选,只不是”戈静心中一动。

  “谁?”应东流似乎也想到了家人。

  “赵国栋。”戈静无比平静的道。

  啥也不说。能给票就给几张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