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九节 邀谈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九节 邀谈

  心国栋沫沫糊糊的食托电话,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来电心眺。号码。有些疑惑,这才七点钟不到。任为峰怎么这么早就打电话过来了?难道说他也住这宁台宾馆?

  赵国栋吓了一跳,随即摇头,任为峰怎么可能住这里?他要住肯定也应该住宁苑才对,听若琳说昨天客人里没有他,估计也是昨晚才过来。应该是和黄凌一块儿回来才对。这人也是睡不着的人,自己睡不着。却这么早就来扰人清梦。

  “为峰省长,您是不是太敬业了。这么早就起来了?住哪儿在?”没有了直接上下级关系之后赵国栋和任为峰之间的感情反而更见亲密,两人在许多问题和观点上也经常探讨得更深层次,到真还有些惺惺相惜的味道在里边,说话也就更为随便。

  “你小子,没住宁苑又跑哪里去鬼混去了?”任为峰其实年龄也不算长,四十六七。正是年富力强风华正茂的时候,他不是安原人,也不是在安原成长起来的干部。而是从工业大省鲁省蓝岛市卓务副市长调过来直接担任常委副省长。

  “宁苑那是领导们住的地方。刘岩副部长昨晚也和你在一块儿吧,他到安都都七点过了才往宇陵赶。”赵国栋笑嘻嘻的道:“我就不去凑那热闹了。”

  “哼,我都十点了才从安都出发。两点钟才到这里。”任为峰没好气的道。

  “啊?那您还不多休息一会儿?这么早就起床,为这个会您兴奋得睡不着乒”赵国栋笑了起来。

  任为峰在电话另一头,看样子戈静还是比较谨慎,没有把这风声传递给赵国栋,昨晚在路上应东流和他通了电话,就秦浩然和燕然天以及戈静提出的人选征求了他的意见,任为峰很客观的表达了自己意见,和戈静的观点基本相似,钟跃军太嫩,统揽全局欠缺火候,严立民缺乏工作漏*点,更没有搞经济工作经验,稳定一方能行,带动一方经济发展不足,谭立峰和赵国栋都比较合适。相比之下,任为峰还是更看好赵国栋。

  “废话少说,你赶紧过来,我有事儿问一问你。”

  任为峰知道现在这事儿还没有定,既然连戈静都没有把风露出来,估计还得等今天和能源部那边衔接之后才能定案,任为峰也不想这么早就透露口风,但是他知道这事儿既然应东流和戈静都有这个意思,如果能源部那边不反对,基本上就不会有啥大问题。

  作为还兼管着工业经济这一块的副省长,任为峰对工业发展一直很有感情,担任常务副省长之后压力会更大。他为此和赵国栋都探讨过宁陵在光鲜背后可能存在的深层次问题,现在赵国栋极有可能要担任宁陵市委书记,估计应东流也会要在这一两天里问一问赵国栋的思路。

  赵国栋有些奇怪,这么一大早,任为峰就把自己叫过去说事儿,自己和他还能有啥紧急得不行的事儿需要马上谈?还是他真的闲得无聊让自己过去陪他说说话吃顿早饭?多半还是后者居多。

  任为峰现在是常务副省长了,身份也不一样了,眼光也不单单只放在工业这一块上了,是不是琢磨着和自己寥寥推动能源行业加大在安原的投资力度,只可惜自己还没有那能耐。

  “行啊,那说好,咱就要蹭顿早饭啊,宁苑早餐的丰盛可是鼎鼎有名的。”赵国栋吆喝着道。一边起身。再看到仍然扔在垃圾篓里的避孕套,赶紧收拾好,等会儿丢出去。否则让服务员看见,万一是个认识自己的。还不得把自己想成啥人了。

  沙漠王子停在了宁苑的贵宾楼门前。迎上来的门童正欲说话,赵国栋早已经把车钥匙丢给对方,示意对方安排泊车员替自己停好车,一个箭步跳上楼梯。

  “先生,对不起,今天贵宾楼自助餐不对外营业。”门童忙不迭的撵上来。

  没走几天,连这宁苑的门童也都不认识自己了,赵国栋有些感慨,不过想想也是,三年多快四只了,物是人非。这中间变化也太大了。

  “我上去找人。”赵国栋停下脚步,微笑着道。

  门童怀疑的目光尚未消去,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已经走了出来,惊喜的叫道:“赵书记,是您?”

  “咦,晓燕?你怎么在这儿,噢,这个会议你在负责接待?”赵国栋恍然大悟,原西江区府办副主任曲晓燕,现在已经调到市政府接待办当副主任。市政府接待办主任一般是由市政府副秘书长仆,曲晓燕到市政府接待办当副垂任办算是升“是焦部长负责总接待,我负责接待省里来的客人们。”曲晓燕似乎刚刚起来洗漱完不久,那股子慵懒气息都还没有消退,短袖白衬衣和包裙后摆都微微有些皱褶。大概是昨夜一宿没睡,和衣而卧打个盹儿。

  焦凤鸣虽然升任组织部长,但是还兼着市委秘书长,这一次会议对于宁陵来说可能太过重要,也就把整个市委接待办和市府接待办都统一协调起来安排。

  各地接待办不一样,有些地市的市委接待办和市府接待办是合二为一的统称接待办,或者挂两块牌子一套人马,但是也有的地市是分开的,各负其责,遇到重大接待任务或者会议安排在统合起来安排工作,怀庆是统起来的,而宁陵则是分开的。

  “呵呵,晓燕高升到市里了啊,好事儿。好事儿。”赵国栋上下打量了一下曲晓燕,这女人三年多过去却没有多大变化,光滑的脸庞白腻娟秀,高挑的身材因为这一身白衬衣和包裙而显得格外挺拔,也把胸前那对凸起勾勒得很是吸引人目光,一抹桃红色透过略略有些透的白衬衣浸润出来,更觉惑人,不愧是接待办的,打扮总是这样时尚性感

  “哟,赵书记,瞧您说的,我们这算啥高升啊,到哪儿都是干活儿命。哪能和您相比,你现在都在京里去了,若不是的来开会,怕都是难得踏足我们宁陵了。”曲晓燕妩媚的一笑。

  “呵呵,这不是回来了么?有空到了京里来,也该打电话联系联系啊。”赵国栋含笑点头:“为峰省长是不是起来了,他让我过来陪他。”

  “噢,为峰省长网从后门下去,到花园里去了。要不我陪您过去找他?”曲晓燕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

  你甥。”赵国栋点点头。

  “瞧赵书记您说的,为您服务也是应该的。”曲晓燕嫂婷婀娜的身材扭动起来带起优美的曲线,迎了过来,“赵书记,这边走,对了,现在应该称呼您赵司长了才对。”

  “嗨,那都是一个称谓而已。”赵国栋跟随在曲晓燕身后而行,这女人身材很好,尤其是一双纤足细腻白哲,指甲上再经过刻意的美饰。如丹红豆尧,配上透明的水晶凉鞋。难怪会被市政府接待办相中。

  赵国栋老远就看见了一个人在花国中负手散步的任为峰,曲晓燕见任为峰独自走在荷塘中曲栏中。悠然神往,似乎是在思考什么问题似的。目光望向赵国栋,征询需不需要惊扰对方。

  赵国栋摆摆手示意对方可以离开。曲晓燕便很懂事的微微点头退后悄悄离去,心中却在嘀咕,这么早任省长就把赵国栋叫来,这两人看来关系还真不一般。

  “为峰省长。您的气色可真好。昨晚两点过才休息,六点过您就起床,您的养生秘诀是啥,是不是该向大家介绍介绍?”赵国栋笑着走近。

  “我哪有啥养生的命啊。这不也是没办法么?年龄大了,过了那段时间就睡不着了。”任为峰摇摇头。

  “您啥年龄大,四十多岁的人,正是黄金年华,国家主席都还要四十五以上才有资格呢。”赵国栋乐呵呵的道。

  “少给我油嘴滑舌,你也是正厅级领导干部了,在老百姓和下边干部也能这样?”任为峰若有所指瞅了对方一眼道。

  “嗨,我这正厅级干部就管二三十号人,一个个平时都是正襟危坐。好容易出来一趟我才放开一点。你在部里去问问,看看我平时是不是和您一样站如松坐如钟?是不是随时满脸沉思之色,似乎有无尽的国家大事在等待我去运筹帷幄?”赵国栋调侃着道。

  任为峰啼笑皆非。这子似乎到了部里边反而变得更潇洒了,说起话来也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对了,为峰省长,这么早把我叫来不是就专门为了我一顿吧?”赵国栋总觉得这么早对方就把自己叫来没有那么简单。

  “怎么,我就不能叫你来聊聊?”任为峰瞪了赵国栋一眼,“到了部里我就召唤不动你了?”

  “哪儿的话,只是觉得是不是太早了一点?”赵国栋环顾四周,花园里空无一人,只有门口处两名便衣警察都还是睡眼惺忸的不是瞥一眼这边。

  无语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