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十节 临变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十节 临变


  ”今次会议我看了看你的发言题目,范围似乎有此宽泡朱,圳能源发展前景暨电力行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怎么,准备好好发挥一下,给来自全国各地的能源部门领导和企业负责人上一课?”任为峰一边负手在荷塘中央曲折的回廊上漫步,一边随口问道。“为峰省长,我怎么听您那“发挥。二字发音有些模糊,有点像是说“忽悠,的意思呢?”赵国栋眨巴眨巴眼睛反问道。

  “呵呵呵呵”任为峰真有点乐了。这家伙反应可够灵敏,自己语气中有点调侃味道,马上就噢出味道来了,“你要这么理解也可以,忽悠也好,发挥也好,别都给我们吹得天花乱坠就行,结合一下实际,尤其是结合我们安原的实际,讲一讲行业发展方向,也可以讲一讲存在问题

  “哦?”赵国栋有些不解,“这可不是我的话题范围,我就讲发展趋势和给电力行业可能带来哪些变化

  任为峰沉吟了一下,现在他还不便于向赵国栋透露黄凌的事情,一旦透露,以赵国栋的敏锐,立即就会意识到自己所说的可能与他本人有关,如果省里和能源部那边没有协调好,那就成了笑话了。

  “国栋,我觉得你既然到了部里边,肯定见识增长了不少,能够站在一个比较高的位置来看待下边的发展,宁陵目前支柱产业就是电力设备和材料生产制造,可以说部里边一些政策变化和前景展望都可能给宁陵的经济发展带来很大的影响。我觉得你不妨也可以谈一谈这些问题。毕竟这一次参加会议除了各省能源厅厅长们还有相当一部分电力设备和材料生产制造企业的负责人,他们也想听听来自高层对他们这个产业的把脉分析。”

  任为峰说得相当委婉,赵国栋也觉得对方只是有点替宁陵着想的意思里边,没想起他。也就点点头,“这倒可以,谈不上什么把脉分析。也就结合我负责的工作谈一谈对这个“产业发展趋势的个人看法,也算是和大家一起共同交流探讨吧。

  任为峰很满意赵国栋的态度,至少在谈及正事的时候赵国栋还是相当严谨慎重的,这点分寸轻重赵国栋拿捏得很好。

  上午十点钟,安东地区招商引资洽谈会正式开幕,由于宁陵市委书记黄凌临时缺席,大会改为由宁陵丰委副书记、市长钟跃军主持,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任为峰以及通城、宾州、永梁三市市长以及分管招商引资的副市长和有关部门领导都出席了这个开幕式。

  赵国栋有些惊讶,昨天黄凌缺席欢迎宴会,今天又缺席这样重要的洽谈会开幕式,而任为峰的表情似乎早就知道黄凌会缺席,这是怎么一回事?

  政治敏感让他立马就意识到了问题,要么就是黄凌突然得重病不能出席,要么就走出了状况被控制了,而很显然后者可能性更大。

  尤莲香有些惊魂未定一般的找到赵国栋时,赵国栋正悠哉游哉的享受着宁苑翠峰楼的顶级翠芽。

  这是裕泰集团在云岭收购的茶场新培育出来的极品绿茶,取名云岭翠芽,参加招商引资会的裕泰集团安原公司负责人在得知赵国栋到了宁陵之后,立即送来了这极品翠芽请赵国栋品尝。

  茶叶悬垂在水中泛起一抹诱人欲滴的青翠,赵国栋仔细的观察着其中,裕泰集团安原公司负责人在一旁喋喋不休的介绍着。

  见到尤莲香急匆匆的走进来,裕泰集团安原公司的负责人知道对方肯定有事找赵国栋。礼貌的和尤莲香打了招呼,然后就离开了。

  “国栋,真凌出事了!”

  “嗯,我知道了。”赵国栋点点头,示意尤莲香入座。

  “你早就知道了?”。尤莲香脸色一怔。

  “不,就看你们那招商引资洽谈会黄凌缺席,钟跃军没有做任何解释,而任为峰脸色平静,我就估计黄凌出事了。”赵国栋细细抿了一口茶,若有所思:“四只了,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距离咱们俩那时候的预言多久了?”

  尤莲香脸色有些苦涩,“虽然我知道黄凌迟早要栽,但是我却不希望他在宁陵栽,尤其是不希望他在这个时候栽,这对于我们宁陵来说简直是个晴天霹雳!”

  赵国栋默默点头,表示理解。

  “我说实话,黄凌有

  一手腕也有想法。这几年宁陵经济发展他功不可没。虽蜘。竹说过宁陵经济有软肋,我也和黄凌提及过。他也意识到了,正准备今年要着手调整,唉,这下可好,一下子就把人给打懵了!今年后半年工作怎么搞?。

  “钟跃军呢?。赵国栋皱皱眉。

  “他?哼,我看比舒志高都不如,在黄凌面前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尤莲香有些轻蔑的摇摇头。随即又沮丧的道:“事情还出在这个骨节眼上,我都接到几个电话来问黄凌出什么事情了。”

  “事情已经出了,又能怎么办?还不是只有静观其变,如果钟跃军真的像你所说那样,我估计省里很快就会确定掌舵人,不可能拖太久赵国栋想了一想道。

  “听说很有可能是严立民来。”尤莲香抛出一颗重磅炸弹。

  “严立民?。赵国栋凝神想了想,“很有可能,他熟悉情况,加上又深得燕书记的信任,又是这种骨节眼上出的事情,省里要求稳,恐怕只能让他来江湖救急了

  尤莲香叹了一口气,有些消沉的道:“如果是严立民来,真还不如黄凌呢。黄凌贪是贪点,但最起码能做事,严立民能干啥?除了耍心机玩手腕,还能给宁陵带来什么?”

  “尤姐,别想得那么悲观,严立民还是有些本事,要不凭啥当到市委副书记和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赵国栋笑笑。

  “国栋,你就没有想过回来?”猛然想起行么似的,尤莲香突然问道:“我觉得你能回来,就是最好的”。

  “我?”赵国栋愣怔了一下。似乎在思考这个问题的可能性,“或许我在宁陵当市长也许有这种可能。但是都不大,我现在交流到部里,最短也得要一年时间,而且现在在部里干得也挺顺手,蔡部长也算看重我吧,所以这种可能性几乎为零

  尤莲香点点头,她也承认赵国栋所言是实,自己有些异想天开了。正欲再说,却见赵国栋兜里手机响了起来。

  赵国栋看了看电话,却是蔡正阳办公室座机号码,有些疑惑。

  “国栋,你在宁陵?”

  “是啊,会议还没有开始,估计还得半个时。”赵国栋瞅了一眼尤莲香。

  “唔,刚才安原省委组织部戈部长来电话,说安原省委有意让你提前回安原,征询部里意见,听说是东流书记有意要让你到宁陵去出任市委书记,先来征求部里意见。”蔡正阳声音很轻细,“我想问问你是怎么想的。”

  “啊?”赵国栋吃了一惊,站起身来,尤莲香虽然不知道赵国栋和谁通电话,但是估计肯定应该是一领导,赵国栋往旁边走到落地玻璃窗户旁,看样子可能是有重要的内容要交谈。

  “怎么,你不知道?”那边蔡正阳也有些悄讶,他还以为安原这边已经和赵国栋交换过意见了。

  “宁陵这边市委书记出了事。这件事我也是半个小时之前才知道。至于说我的工作安排,暂时还没有人和我说啊。”赵国栋一时间觉得嘴有些发干。

  “嗯,看来安原省委的保密工作做得挺好啊。”蔡正阳在电话另一头轻笑了一声,“戈部长也说了。现在宁陵市委书记出了事情,你回去是个机会,东流书记也支持这个意见,希望部里能够理解和支持,我说需要征求一平你本人意见,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这,我这会儿脑子有点乱赵国栋有些迟疑。

  “大丈夫怎么婆婆妈妈的,你想回去还是想留下,给我一句准话,就这么简单。戈静说的没错,到宁陵也是一个机会。不过宁陵平台有限。要想做出一番成绩来,你还得下一番苦功才行,恐怕两三年也未必能见出成效,如果你想要回去,这一点务必要想清楚,如果是让你回怀庆。我肯定不拦你,可宁陵,你要考虑仔细。”

  “蔡哥,我内心还是想回去,不过你若是觉得我留下来更好,那我就留下来。”赵国栋一咬牙道。

  “滚你的,你的事情你自己做主,你想回去就回去,我留你干啥,是雄鹰迟早也要自己高飞,谁也不能护着你一辈子!”蔡正阳有些感慨的叹息了一声:“好,你既然下了决心。那我就给戈静回话了,那边你发言一结束,就赶紧飞回来,这边也有些事情要交接一下,我还指望你再给我弄出点新鲜东西来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