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十二节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十二节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安然在电话里问赵国栋是不是可能要到宁陵任市委书记,赵国栋很惊奇,但是随即又反应过来,安然肯定是从省里某位领导那里知悉了这个消息,便很含糊的说自己也刚接到这个消息,还不确定。

  对方在电话中告诉赵国栋,他还面临竞争,有些人已经开始在活动起来,要赵国栋也小心。

  搁下安然的电话,赵国栋咂着嘴品味着这个信息带来的含义,难道说也还有人看上了这个位置,不过这倒也正常,一市市委书记,没人垂涎,那才叫奇怪了,只是如果应东流和戈静都看好自己,谁又可能逆转这个局面?秦浩然还是燕然天?恐怕他们两人联手也不行吧?

  赵国栋琢磨着这中间味道,如果真的在这个任命上发生对立,省委极有可能就要在常委会上来见分晓,不过赵国栋不相信应东流连这一点都控制不了,这样一个任命也必须要通过常委会来举手表决,只怕对应东流也是一个打击。

  戈静、任为峰、韩度,这三位常委赵国栋自信他们会支持自己,但是其他人呢?

  胡廉就应该是安然的那个长辈,安然既然打电话来,估计胡廉也会支持自己。

  丁森和王富生不确定,一个前面虽然有些交道,但是比起其他竞争者来说,只怕自己就没有优势了,王富生就完全没交道,这个省军区司令员自己印象中也只有在宁陵洪水时见过一面。秦浩然和燕然天肯定不会支持自己,苗振中也没有打过交道,估计也不会把票投给自己。

  现任十一位常委中,加上应东流这一票,铁定投自己的会有四票,胡廉这一票投给自己可能姓很大,也就是说自己已经拥有五票,而铁定不会投给自己的应该有秦浩然、燕然天、苗振中和王富生四票,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之下,丁森估计也不会支持自己,最后一票就在于纪委书记廖永涛了。

  廖永涛这个人赵国栋不好判断,要说熊正林曾经把他介绍给自己,但是这个人心思很难把握,后来几乎没有啥交道,反倒是在自己即将离开宁陵时还被省纪委来了一次逆袭,当然他们一无所获,不过这也意味着省纪委方面对自己印象并不好,他的态度就很难捉摸了。

  赵国栋一时间浮想联翩,稍稍清醒一下之后又不觉摇头失笑,若是一个像宁陵这样在省里边只能算得上三流的城市市委书记任命,应东流都需要用举手表决方式,甚至对比还只在以两票之间来决胜负的话,那他这个省委书记的执政能力就真的有点问题了。

  回复了韩度的电话之后,赵国栋才给戈静打的电话。

  内容大同小异,韩度只是表示了对赵国栋的关心,希望他把握好机会,戈静则直截了当许多,在得知赵国栋会马上返回安都时,要赵国栋一到安都就到她的办公室,她在办公室等他。

  ***************************************************************************又是四个小时的车程,外加戈静的一个小时谈话,赵国栋等上飞往京城的飞机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四十了。

  戈静只字未提其他,只问如果省委任命由他担任宁陵市委书记,他怎样面对宁陵这个局面。

  这个问题赵国栋在回安都的路上就一直在琢磨,黄凌出事,必然对宁陵政局造成极大的震动,贪腐案件多半都是窝案和串案,而且黄凌在宁陵一当就是四年多市委书记,也就是说一旦纪委继续深挖细查,肯定还会在宁陵牵连出不少领导干部和企业负责人之类的问题,自己如果真的接任市委书记,只怕马上就要面临人心浮动一团乱麻的局面。

  尤其是钟跃军也是新任市长,现在很难指望他能帮自己多少,而且既然省委没有考虑其他人而是选择了他赵国栋,其中肯定也包含了一个意图,那就是希望能够延续甚至加强宁陵的经济发展势头。

  这两个问题不可偏废,一个是短期的,一个是长期的,一个是迫在眉睫的烫手局面,一个是根深蒂固的经济发展痼疾,怎样处理好这两个问题,实际上也就决定着自己担任这个市委书记的成败。

  赵国栋给戈静的回答也很简单,对黄凌的问题不隐瞒不遮掩不扩大,在适当范围内有重点的进行反腐倡廉教育活动,不刻意搞运动,主要依靠健全监督机制来弥补漏洞,另一方面凝聚人心,将干部群众的心思放在发展经济改善民生这条主线上来,力争用三个月到半年时间消除负面影响,让宁陵重回正常轨道。

  戈静对赵国栋的回答很满意,尤其是赵国栋提出的不隐瞒不扩大,不搞运动,凝聚人心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来消除影响,这几条大原则都应该符合应东流的想法,当然这还需要应东流单独和赵国栋谈话之后才能敲定。

  赵国栋觉得目前自己也只能做到这一点,去隐瞒遮掩没有意义也不可能,反而会越捂越被炒得厉害,如果搞大规模消毒运动也只能让整个干部群体相当长一段时间都陷入休眠期,都把心思放到如何应付整风这种形式主义的活动中去了,其实效果并不好,而且还影响其他工作。

  尽快寻找亮点把干部群众的注意力转移到其他能够引人瞩目的工作上来,这虽然有些取巧,但是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赵国栋在花林就用过,效果不错。

  民众都是健忘的,尤其是在不涉及个人利益的情况下,他们的注意力更容易被一些现实中鲜活的、生动的、对他们生活带来具体影响的事件所吸引。

  当然这只是赵国栋的一些初步想法,一切都得在敲定之后才能说得上。

  赵国栋脑海里又冒出一个词儿,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当初自己想要留在宁陵当常务副市长,结果被一步挪到了怀庆,想在怀庆奋斗一番,被挤了出去,现在正琢磨着以旁观者身份点评安原各地经济发展,却有一下子被投放入局,这难道不是命运之神这么有意无意的拨弄着这一切?

  难怪任为峰会在一大早就把自己叫去大谈特谈什么新能源对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行业的影响,分明就是知晓了自己可能会被发落到宁陵,弄得自己莫名其妙,还真以为他突然变得对能源行业如此关注起来,原来是希望自己能早点考虑新能源发展对宁陵工业经济会带来什么利好因素。

  **************************************************************************燕然天站在窗前,注视着一片苍翠的小树林,他总感觉每一次自己注视这片树林都能让他感觉到心胸开阔不少,机关事务管理局那帮家伙真是脑袋被驴踢了,居然异想天开要把这片树林给铲除了,说要移栽一批更具观赏姓的树木过来,也不想想这移栽过来的东西矫揉造作,有这样自然天成的风景好么?

  门口传来细碎的脚步声,是秘书小卢,“燕书记,严厅长过来了。”

  “唔,请他进来吧。”

  严立民走路素来是沉稳有力,在省公安厅里是被公认的走路最有风度气势的,但是到了燕然天这里,他却不得不放缓脚步,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从得知黄凌出事之后,严立民心思就活泛起来。

  他对宁陵很有些感情,宁陵的山山水水都洒下了他的足迹,宁陵这几年在黄凌的主政下发展也相当快,这也一度激起了严立民的一番感慨,现在黄凌出事,宁陵市委书记出缺,而宁陵市长才去不久,显然不可能接任,对于自己来说,这就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燕书记。”

  “立民,坐吧。”燕然天自然清楚严立民的想法,实际上黄凌出事的消息他一知晓,就首先考虑这个人选该由谁来接任。

  严立民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他也就是想要利用应东流刚刚上任又面临省第九届党代会即将召开的压力,不愿意见到局面不稳的这份心思来把严立民推出,但他也知道作为一市的市委书记,不是自己这个省委副书记拍拍胸脯就能决定的,尤其是在组织部长戈静和自己历来不对路的情况下,这就更难。

  这也一直是燕然天最大的心结,宁法就是利用了戈静的顽强坚韧成功的限制了自己发挥影响力,现在是该利用应东流初上尚未对戈静完全信任的机会,他不相信应东流会如此大度,这么快就对戈静信任有加,另外也要看看秦浩然的态度。

  “燕书记,”

  “我知道了,你不用多想,我知道怎么做,但是你也知道这种事情还需要看机会,省里现在局面很复杂,宁书记才走就出这么一桩事儿,应书记也有他的想法,所以你还是安安心心在现在工作位置上做好本职工作。”燕然天摆摆手,目光沉静,“厅里工作近期怎么样?

  严立民犹豫了一下,却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燕然天是个心志坚定的角色,他岔开话题就是不想多谈论这件事情,估摸这事儿燕书记也没有多大把握,但是话语中似乎又没有完全封死,就这情形才更让他如猫爪子挠心一般难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