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十三节 翻云覆雨间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十三节 翻云覆雨间


  冲跃军即便是在陪同客人们参观企业时都有此心不在焉仁点连尤莲香都注意到了。

  这也难怪,黄凌事发落马,谁最有可能接替他的位置?当然是他这个市长了。

  钟跃军却知道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的单,关键就在于自己担任这个市长时间实在太短了,加上担任代市长时间也不过八个月,委实让钟跃军黯然不已。

  若是自己能提前一两年下来。再有秦省长的支持,那接任这个市委书记几乎就没有太多悬念了,而现在。自己却只能这样十五个吊桶打水一七上八下,完全没底。

  在获知黄凌出事之后钟跃军第一时间就给秦浩然打了电话,但是秦省长在电话里言语很简单,只有八个字。稳定局面,安心工作。

  安心工作好理解,似乎意味着自己只能继续在市长位置上干下去,但是稳定局面似乎又透露出那么一丝不寻常的味道来,稳定局面啥意思。那就是要让自己确保眼下政治局势稳定可控,别出啥乱子来,是不是就暗示自己也有可能呢?

  想到这儿钟跃军心中就忍不住噗噗猛跳。

  黄凌出事的消息几乎在一天之内就传遍了整个宁陵,市里几乎所哼哼点门道的干部都知道市委书记黄凌出事了。

  传言也都还比较靠谱,被省纪委“双规”了。

  这是在历经了几年前李鼎南这个市政协副主席被省纪委拿下之后的又一次“地震”只不过这一次“地震”的冲击力远远超过了上一次,一个政协副主席和一个市委书记相比,其影响力根本不可同日而语,尤其是像黄凌这种在宁陵强势已成习惯的书记。

  方,论是钟跃军还是尤莲香都收到了无数人的询问,那就是谁来当这个市委书记,当然询问钟跃军的都是一些带着试探性质的,而询问尤莲香的就要直白得多。

  当然宁陵币委班子里也有心情不太好的,像市委书记陆剑民和市委组织部长兼秘书长焦凤鸣。

  市委书记出事虽然从根本上和副书记没太大关系,但是陆右民已经获悉黄凌的问题要追溯到他来宁陵不到半年时间,也就是说有相当长时间里都是他这个市委副书记在担任纪委书记期间犯的事儿,虽然说同级纪委也要监督同级党委,但是谁都知道更强调同级纪委在同级党委领导下开展工作,没有人会相信纪委书记能把同级党委书记监督到位。

  不过这毕竟是个事儿,在党章上也有规定,难免也有人就要拿黄凌在宁陵的一言堂风格来说事儿,自己这个市委副书记是否起到了促进党内民主风格的发扬只怕也会受人抨击。

  至于焦凤鸣的心情就更糟糕了,黄凌对他青眼有加,从秘书长直接到组织部长,把先前声势很高颇为看好的蓝光和鲁能挤掉,也让宁陵市委市府都见识了黄凌在人事任用上的说一不二。

  现在黄凌居然出了这样大的问题。虽然焦凤鸣上任组织部长没多长时间,他在市委秘书长位置上也曾隐隐约约听说黄凌和一些企业老板关系相当密切,但是却以为对方是从发展经济关心企业成长这个角度来考虑。未曾想到居然会是这样一副情形。

  虽然焦凤鸣很坦然自己和黄凌没有瓜葛,但是他却知道在别人眼中。自己始终难以摆脱黄凌心腹亲信的这个烙印,换句话说,新来的市委书记会以什么样的眼光来看待自己。也许就决定了自己仕途后半生的命运。

  至于说各县市区的书记县长们更是心中惴惴。黄凌在宁陵担任市委书记四只,相当一部分县区和市直机关的一把手都进行了调整。现在他事发落马,震动宁陵官场,谁来担任这个市委书记,只怕都要带着有色眼镜把这下边的书记区长们和局长主任们审视一番,没准儿寻个由头调整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这一宿注定将是无数人难以入眠的一夜。

  赵国栋在会议尚未结束就离开了宁陵,惹得魏晓岚、简虹、肖朝贵等人都纷纷打来电话埋怨怎么不留下来休息两天,当然电话里也免不了谈及黄凌出事的话题。

  喘嘘感叹之余大家伙儿也都对谁来担任这个市委书记充满了担心和忧虑。

  所有人都并不看好钟跃军能接任市委书记,毕竟他担任市长时间实在太短了,当选市长不到半年,而且基层工作经验下心太欠缺在黄凌的强势之下。可以说这半年时间他迩没躁下边建立起多少威信和人脉,这种情况下想要接任市委书记实在有些勉为其难。

  当然也有人半开玩笑的对赵国栋到能源部挂职表示遗憾,说如果赵国栋还在安原工作就好了,没准儿省里边就要安排赵国栋回来也不一定。

  对于这些话题赵国栋有些尴尬,只能支支吾吾的把话题拉到一边,现在一切尚未正式确定,他也不好也不敢多说。

  虽然应东流有意让自己出任这个位置,也赢得了戈静的支持,但是横在前面的还有秦浩然和燕然天。尤其是燕然天想要推出的严安民也是一个相当有力的竞争人选,他在宁陵的人脉和威信并不比自己逊色。甚至比自己对宁陵情况更熟悉,也许唯一的弱项就是他没有真正搞过经济工作,在这一点上也是他无法回避的尴尬,这个缺陷也许就是致命的。

  赵国栋在京城里逗留了一天半,把自己手上的事情基本上都了结完。一时半刻实在了结不了的,也就只有委托他人。

  部里边还有几项工作是蔡正阳亲自交待给赵国栋的,原本蔡正阳希望赵国栋在部里再好好表现一下,赢的高层的关注,现在看来真有些可惜。但是这些理论上的探讨再怎么赢的领导关注,也需要在下边实干取的成绩来衬托和映证,所以蔡正阳还是首肯了赵国栋的回马枪。

  赵国栋花了一天时旬在部里把工作处理得差不多,蔡正阳和赵国栋只进行了半个小时的谈话,中午就接到了戈静的通知,问他能不能在下午赶回安都,晚上东流书记将会和他进行一次谈话。

  就是再忙赵国栋也不敢耽搁这事儿。好在能源部的关系要买一张机票也不是难事,虽然急了点,而京城飞安都的又是热线,所以最终只买到了一张京城飞黔阳经停安都的机票。

  庄权的司机亲自驾车将赵国栋接到送到了省委组织部,在这里戈静和庄权也要先和赵国栋通通气,然后再等应东流的召见。

  “紧张么?”庄权有些艳羡的看着这个家伙,本来是来安原参加一趟会,没想到转眼间就要摇身一变成宁陵市委书记了,虽然宁陵与怀庆比起来还有相当差距,但是那毕竟是市委书记啊,真真正正堂而皇之的一把手,比起市长来,半步之遥,那就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嘿嘿,权部,你说呢?”赵国栋搓了搓手,舒了一口气,竭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能不紧张么?这种和大老板面对面的单独谈话,怕是无数人都向往无比吧?怎么我就觉得碜得慌呢?”

  “来,喝一杯冰水,镇静镇静,估计划部长这会儿正在和东流书记商谈呢,明天上午就是书记碰头会定调子,听说除了你这个市委书记外。可能还有安都市委副书记的人选。”庄权压低声音,轻轻一笑道。

  “安都市委副书记?”赵国栋心中一动,“严立民?”

  “嘿嘿,国栋,我说你小子脑瓜子咋就这么好用呢?”庄权不得不佩服这个家伙的灵性,一点就通透。安都市委副书记兼着市政协主席有一段时间了,原本是准备在省第九届党代会之后卸任市委副书记,现在却提拼了,这其中自然也免不了有些微妙。

  “那秦省长会同意?”赵国栋问出口才觉得自己有些发傻,没什么不可以达成的交易,就像没什么不可以妥协的对峙一样,这其实就和战场上一样,今日为友,明日亦可为敌,今日为敌,明日亦可握手言欢。

  “瞧瞧,问的啥话,一句话就露馅了,我还你真是悟透玄机,得道升天了呢。”庄权摇摇头笑了起来,“你以为昨天到今天戈部长就是在这儿坐着等开会啊?”

  赵国栋心中一阵透亮,也是一阵感慨,这就是官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间,人的命运就已经注定,当然理论是还是存在变数,一切都要等过了明天上午的碰头会和下羊的省委常委会。

  兄弟们,十二点了,老瑞登高一呼,希望望风景从,每人五票,多者不限,大号小号马甲背心,统统把票砸来,老瑞谢了,明早希望看到俺冲进前五,鲜花献给大伙儿,感谢支持!(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