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十八节 细节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十八节 细节

  “唔。专了几年了。咱们市甲干部没多大变化,不讨具息制竹我却很多都不太熟悉了。

  ”赵国栋似乎有些感慨,但却一下子又把话题拉了回来:“秘书问题,凤鸣你就替我选,选,市委办里有无合适的,至于司机么,我看还是让老彭替我开吧,习惯了。”

  焦凤鸣点点头,彭长贵调到市委办小车班后,在赵国栋一走就去开那辆市委新买的丰田柯斯达去了。到也清闲,没想到赵国栋一回来又招彰长贵来替他开车,看样子这彭长贵倒是十分看重信任。

  “那我替你选一选,最后还是请您来定一定,另外就是你的座车。不知道您喜欢哪一类鉴的车,市委好替您安排一辆。”焦凤鸣又问道。

  “嗯,原来黄凌坐的那辆我看还行。这样吧,也不用替我换什么新车了,把那辆车到车管所换个车牌,然后整修一下就交给老彭开吧。”赵国栋想了一想道。

  “那怎么行?!”

  焦凤鸣吃了一惊,黄凌那辆奥迫价的确不错,今年初的新车,但是这些个当一把手的,谁都不愿意坐上任留下来的车,这已经是一个,惯例,尤其是现在黄漆出事。作为继任者更是忌讳触这种霉头,哪怕是坐一辆差一点旧一点的车,那也不愿意坐这种车。

  “那有啥不行?”赵国栋笑了起来,“凤鸣,你怎么还讲究这些封建迷信不成?我这人不太在意这些,就那辆车吧,去把车牌换了就行了。换一个稍稍普通一点的号,我看好像还是一辆新车嘛,正好便宜了我啊。”

  “赵书记,我看您还是换一辆更好。宁陵财政虽然不宽裕,但是买一辆车的钱还是不存在问题的。”焦凤鸣犹豫了一下,建议道。

  “不用了,这事儿听我的,就这么定了。”赵国栋摆摆手,目光稍稍一凝,“市党代表会议准备得怎么样了?”

  “前期各方面工作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但是黄凌一出事,需要调整一下,推荐人选您看是不是也需要重新调整?”焦凤鸣踌躇着道。

  “嗯,这样,明早,请剑民书记和力致书记也过来一趟,我们研究一下党代表推荐人选,这是当前首要大事,不能拖,我来之前省委戈静部长和庄权副部长都再三提醒我要把这件事情落实到位,鉴于黄凌出事,不排除还会涉及到我们市里其他一些干部,所以在人选上再核实确定一下。”

  赵国栋也有些头疼,黄凌的事情省里边通报的情况很含糊,临行之前他也专门到省纪委书记廖永涛那里去报了到,作任前的廉政述职谈话。顺便也问及黄凌一案涉及的宁陵领导干部问题,廖永涛没有明确答复,只说肯定有领导干部牵扯其中。但是具体情况还需要下一步调查。

  但是现在摆在面前的问题却是马上就要把出席省党代会的代表选出,参加省第九届党代会,若是选出的省第九届党代会代表最后却是省纪委带走调查对象,那可就真的脸丢大了。

  赵国栋也试探性的问及有无市级领导牵扯其中,这一点上廖永涛倒是比较明确,根据目前线索,还没有发现有班子成员涉及其中。

  “那好,明早九点钟您看怎么样?”焦凤鸣默默记下赵国栋交待的几件事情,心中有些异样。

  焦凤鸣也感觉到赵国栋话语中有些犹豫,显然是在担心人选中会有省纪委黑名单上的名字,可这也是不好确定的问题,省纪委没有明确。也不知道赵国栋是否知晓,如果真是某县区或者某局行的主要领导。那党代表会议上理所当然的要出现他们,这样直接排除,基本上就相当于宣布了对方涉案了。

  彭长贵接到小车班班长电话时还正在起劲儿的搞着清洁。

  这辆柯斯达不错小日本做的东西的确精细,也把国人的口味喜好把握得很好,就这一看似低调的车不知道就怎么把各级领导们的心都给征服了,几乎每个地市党政部门都要来上两三台。

  在彭长贵看来一来国产的这种中型客车的确没有比较好的,二来也有些学上边的味道,所以才会形成一阵风潮,到是让小日本赚足了银子。

  “焦秘书长叫我去?”彭长贵有些纳闷儿,但是看到自己上司一脸艳羡的表情,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赵书记回来了,而几当市委书记,泣是不是意味着自只工作叉有所变化,原习惯了开这辆柯斯达的生活,看样子又得调整了。

  “嗯,快去吧,把柯斯达钥匙交了吧,这是药号车的钥匙,赵书记过来了,大概要你去替他开车,不知道赵书记换车不换车,这车钥匙你先拿着。车班长把手上那有着四环标记的车钥匙交给彰长贵,顺手也就把那辆牛头标记的柯斯达钥匙收了。

  彭长贵也不多说,拿了钥匙就去了焦凤鸣的办公室。

  焦凤鸣在市委办这边办公室依然保留着,甚至在这边时间还要多一些。这边人也习惯的叫他秘书长而不是部长。

  “秘书长,您找我?”彭长贵走进焦凤鸣办公室时。焦凤鸣正在琢磨着明天该怎么来向赵国栋提出这个推荐人选名单调整的难题。

  “哦,老彭来了啊,可能你都知道了。赵书记过来了,他点名要你继续替他开车,现在你的工作就调整一下,只负责替赵书记开车。”焦凤鸣顿了一顿,“赵书记的意思他不想换车,继续坐纪号车,但是去把牌照换一换,我已经给市交警支队那边打了电话了,明天你就去办。另外也把车里的所有内饰全部换了。赵书记的喜好你应该知晓,就按他原来的风格处理就行了。”

  “好,谢谢秘书长。”彭长贵素来不多话。

  “嗯,你也去赵书记办公室那里,看看他还有没有其他要求。”焦凤鸣又想了一想才道,人毒了几年了。难免也有其他变化,让彭长贵自己去询问最好。

  “赵书记,我真没有想到您还会回来。”彭长贵受宠若惊的接过赵国栋亲自递过来的茶水,赶紧站起身来。

  “坐吧,老彭,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过自己会回来。”

  赵国栋也有些感慨,彰长贵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自己不少个人**彭长贵都知晓一些,比如和程若琳之间的关系,以及当时还在滨江庭院偶住时的种种,彭长贵这个司机不可避免的要接触,但是无论是自己在宁陵时还是自己离开宁陵。都从没有听到任何关于自己的风言风语。这让赵国栋十分欣慰。

  “赵书记,您这一回来,怕是耍呆几年吧?”彰长贵捧着赵国栋亲自替他泡的茶,乐呵呵的道。“您在这儿呆多久,老彭就替您当多久的司机,您有啥事儿尽管吩咐就是。”

  “呵呵,少不得麻烦你,你知道我这人破事儿多,宁陵距离安都又远,辛苦你的时候可就多了啊。”赵国栋也知道自己这一来恐怕就不像在怀庆当市长那样一年半载就能开溜,没个三年只怕别想动弹,但是这样也好,免得自己胡思乱想,踏踏实实规划一番,力争把宁陵打造出来。要让省里边对宁陵刮目相看。要做到这一点,自己还得在各方面前的下一番功夫。

  “赵书记,您可千万别那么说。老彭没其他本事,就只会开车,您现在当了市委书记,怕是比以前更忙,老彭其他帮不了您,就只有替您开开车跑跑腿。”彭长贵这也是一番由衷之言。

  “老彭,不说这事儿了,家里都还好吧?”

  “都还行,老婆在花林不愿意来。儿子已经在大学了,明年就要毕业。”彭长贵也是老脸闪光。

  “哦,时光如梭啊,一眨眼。你儿子都要毕业了,在哪个大学,学的啥专业?”赵国栋随口问道。

  “安原师范大学,政教系。”彭长贵欲言又止。

  政教系是个范围比较窄的专业。除了教书之外,似乎也就只有在政府部门就业方便一些了。

  赵国栋似乎看出了彭长妾的心事。笑了笑:“老彰,是不是担心孩子而毕业就业问题?不要太担心。孩子大了,自然有他们的路要走,当然实在有困难,提前来和我说一声。”

  彭长贵大喜过望,赵国栋的能耐他太清楚了,连马本贵的儿子都托赵国栋留在了安都市,赵国栋开这个口,儿子的工作几乎就是铁定没有问题了。

  赵国栋并不认为这有什么,攘外必先安内,如果连身边人都无法让他们做到绝对忠心,那出问题是迟早的。

  呜呜,求票,所有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