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二十节 瓜蔓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二十节 瓜蔓


  心国栋脸煮有此严肃,只是嗯嗯的接着电话没有百到最后时候才如同从牙疼般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请永涛书记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书房里的三个人中两个人脸色都是微微一变,只有市纪委书记全力致若无其事的翻阅着手中的名单。

  全力致是省纪委下来的干部。曾任省监察厅第三调查室主任后任办公室主任,年龄不大,四十不到,也是一个绝才惊艳式的人物,来了宁陵时间一年多时间,一直相当低调。除了必要的会议上露露面外,几乎不再公众场合上出现。

  据说当时黄凌对于这个过分低调甚至无所作为的纪委书记也不太满意。

  在他来这一年多时间里,纪委方面除了在作风整顿方面算是勉强亮了亮相外,其他在查处宁陵市下辖各县区案件方面屈指可数,宁陵甚至在常委会上批评纪委工作缺乏创新,按部就班,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但是之后全力致似乎也没有什么改观。

  “力致,这件事情你去安排办吧。省纪委同志已经在路上了,可能很快就要到了,嗯,如果有必要你在市公安局那边再抽几个人一道去,保证万无一失赵国栋瞅了一眼脸上略略露出讶色的纪委书记。“他们今天要双规王伯涛和龚自诚。”

  旁边两人都是如中雷殛,陷入石化。

  王伯涛是去年从东江区区长调任土城县委书记的,也是宁陵的一颗希望之星,龚自诚是丰亭县委副书记。而且刚刚从组织部长提起来不久的副书记,现在甚至还兼着组织部长。

  虽然赵国栋在介绍黄凌案情时也暗示了没准儿宁陵还会有干部卷入。但是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还是让陆剑民和焦凤鸣两人都面色苍白。

  王伯涛是黄凌老乡。而且两人一直过从甚密,出事儿两人也有些预感,但是见黄凌出事这么几天,两人也以为不会牵扯王伯涛了没想到还是栽了;至于龚自诚,那是丰亭老资格的组织部长,担任组织部长超过六七年时间,才提拔为县委副书记,在皮加泰担任县委书记时就是组织部长了,那时候赵国栋还是花林县副县长呢。

  全力致收拾起手中笔记本,站起身来,把名单也拿在手中,“那好。赵书记,我去了,我想还是在检察院抽调几个人配合更合适

  “嗯,那也行,你看着办吧。”赵国栋点点头。

  “这份名单,我拿回去再看一看,到时候我再把情况反馈给焦部长。”全力致面色平和的和三人道别。

  这个时候就算是陆剑民和焦凤鸣再笨也知道问题出在哪儿,望着全力致漫不经心的离去身影,心中都是一阵不寒而栗。

  黄凌栽得不冤!

  陆剑民这才知道自己这个老纪委书记和全力致这种专业出身的纪委书记简直就不在一个级刷上别看自己在任纪委书记也算是办了几个,像模像样的案件。别看全力致来这一年多时间里几乎没有啥像样的东西拿出来,但是这一出手就是惊天动地!

  赵国栋神色虽然平静,但是内心滋味也有些复杂。

  其实他从了解一些黄凌出事的底细时就一直在琢磨,黄凌究竟是栽在谁手上?

  出面固然的是省纪委,但是赵国栋也知道黄凌的行事风格,在很多方面还是比较谨慎的。或者说就算是有些风声,但是你想要寻找到他的确凿把柄却不容易。

  尤其是宁陵偏处一隅,而且经济发展很快,作为市委书记其威信很高。上下反应反映都比较好,省委主要领导评价也很高。怎么就会有人能在不知不觉中把他给掀翻?

  他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省纪委绝不会无缘无故的想到要查黄凌,即便是有些反应,省纪委也绝不会因为一些捕风捉影查无实据的东西,轻易动一个地方大员,如无真凭实据。甚至就算是有一些可上可下的东西。只怕也不会下如此狠手。

  要动这样的猛角色,没有一把手的点头支持,决不可能,甚至还需要通报中纪委和中组部,但是更重要的要有足够分量的东西。

  要知道黄凌可是内定要进省委常委的角色,并且过了一切考查程序。说难听一点,也就是只差最后一道法定程序而已。

  距离省党代会也就是这么一个同时间,就这么活生生的把他拉下马。也不怕影响到省里大局,光是狠辣还远远不够,那得真有铁板钉钉的真凭实据拿出来才行。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全力致这个家伙够狠!

  陆外“叭,原纪委书记与对方比起来简直就不是一个一层面卜见陆剑民和焦凤鸣都有些神思不属的模样,赵国栋心中也是烦躁。这党代表推荐名单看来就得把王伯涛给划去了,这都还在其次,现在土城县委书记和丰亭县委副书记和组织部长都一下子空悬,无疑是给自己这个市委书记一记当头闷棍。

  虽说这事儿与己无关,但是你必须得马上安排人接手工作,耽搁不的。而现在自己对区县这一级干部尤其是西江和花林以外的一无所知,难道就就听任陆剑民和焦凤鸣摆布?不说陆剑民和焦凤鸣会不会有其他想法,就这样无准备之仗,赵国栋也绝不打。

  “自作孽,不可活!”赵国栋重重的将手中名单与文件摔在桌案上。巨大的响声才将陆剑民和焦凤鸣的心思拉回来。

  “赵书记,还是黄凌一案?”陆剑民沉吟着问道。只能是黄凌案。否则廖永涛不会直接给赵国栋打电话,这让陆剑民心中有些不是

  。

  “嗯,还不知要翻出多少来呢。这名单怎么定?”赵国栋叹了一具气。

  “庄部长来通报时不是说了涉及面不大么?”焦凤鸣吞了一口唾沫。犹豫了一下才道。

  “是啊,全市副处级以上干部多少?这才涉及两个,是不算大,问题在于这样断断续续的弄事儿,让我们怎么开展工作?”陆剑民也有些不忿,“省里党代会在即,我们却连推荐代表名单都确定不下来,这怎么去开会?”

  “我看这样,名率先就这么定下来,以不变应万变,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谁也管不了。但市里党代表会议不能再拖了。就这么定下来。下周星期五开,把出席省党代会的代表选出来再说。”赵国栋一挥手,“至于说省纪委那边真还有啥出来,那再来临时调整。”

  “好的,可是赵书记,王伯涛取消党代会代表推荐资格,那土城县委这边恐怕还需要明确一名代表才行啊。”陆剑民点点头,却提出另外一个问题。

  赵国栋也在考虑这个问题,每个县的县委书记是铁定的省党代会代表。现在王伯涛落马,谁来代表土城县委这个名额?如果在县长或者县委副书记里明确一名代表,会不会就此产生一些不必要的歧义,引发不必要的猜测?

  “这样,剑民,凤鸣,你们俩也酝酿一下,看看谁比较合适,丰亭那边可以暂时搁一搁,但是土城这边不能放,尽快把土城县委书记人选确定下来。争取在下周五之前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抢在这边推荐名单确定之前。”赵国栋没有半点犹豫。

  陆剑局和焦凤鸣都点头认可。

  陆剑民和焦凤鸣离开之后。赵国栋就陷入了沉思。

  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乱了赵国栋的安排,原本他是不打算这么快考虑人事上的变动的。

  他希望能够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和考察,再来综合平衡考虑毕竟走了三四只时间了,宁陵下辖各县的一二把手他都有些陌生了,除了花林和西江的干部他熟悉一些,原来其他县区的干部他本来就不太熟悉。这一走之后更没有交道,初来乍到,动人事就显得比较仓促了。

  但是王伯涛落马就迫使赵国栋不得不面对现实。

  土城是宁陵西边门户,农业生产条件相当优越,但是经济发展一直处于中游,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王伯涛受黄凌安排去土城就是准备大干一场,没想到风暴来得如此之快。真可谓“壮志未酬身先死,

  了。

  在人事问题上赵国栋本可以借助于尤莲香这个前任组织部长,但是目前赵国栋却不想过多的椅重尤莲香,这会形成一个不太好的习惯,他更希望按照自己的判断和观察来了解干部,而不是听信某家人的推荐

  。

  当然,听一听建议可以,但是都只能站在一个较为客度。来听这些或多或少都夹杂着自己感情倾向的介绍,最终还是得靠自己综合而来的种种表象分析判断本质。

  一县县委书记不比其他,在目前人治力量还存在相当大的现实下,选好一个县委书记,就能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这个县今后一定时期内工作的成败。

  没有们查就没有发言权,但是现在却没有给自己时间来调查考察,这倒真是一个难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