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二十一节 杂牌 1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二十一节 杂牌 1


  王伯涛和龚自诚被省纪委带走的消息在黄凌案发的消息尚未消化殆尽时,再度在宁陵市里激起风雷阵阵。

  竺文魁脸色阴郁无比,连秘书都不敢轻易近身,汇报事情也是尽量放轻声音,以免遭无妄之灾。

  他知道自己现在背后有无数人盯着自己,等待着自己翻船那一刻的到来,但是竺文魁并不在意,他竺文魁能当到这个宁陵市副市长,并不是靠黄凌的一手提拔。

  在黄凌从宾州走之后他在宾阴县一样搞得风生水起,即便是宾州市委书记孙义夫一样得承认宾阴县在自己治下经济高歌猛进,民生事业蓬勃发展,连续几年各项考核指标名列全市前二,他一样得把自己列为省里后备干部。

  当然竺文魁也承认自己到宁陵担任副市长黄凌是帮了自己一把的,否则,后备干部倒是后备干部,但是后备到年龄一直到点也可能你还是后备。

  虽然外界传言纷纷,但是竺文魁问心无愧。

  他从宾州到宁陵时间不算长,去年分管了一年安全、环保、民宗、信访,今年市政斧调整了工作分工,刚刚从进了常委的李代富手中接手国土、城建以及交通工作,就出了市委书记黄凌被双规的大事,简直把他打得晕头转向眼冒金星。

  黄凌为人如何他略有所知,他不想置评,但是黄凌是对他有知遇之恩的,这一点竺文魁即便是面对赵国栋和钟跃军他一样敢说。

  在宾州孙义夫对他有些成见,就因为自己和时任市长的黄凌一些观点上有些一致,自己在宾州连续几年后备干部,其他后备干部不少都提拔起来当了常委或者副市长,唯独自己岿然不动,不是黄凌通过省委组织部把自己要到宁陵,也许自己还在宾阴县县委书记上继续稳坐。

  竺文魁甚至也隐约感觉到,今年初黄凌建议市政斧分工调整,把自己调整到了分管国土、城建和交通这个在很多人眼中颇为吃香的工作上,是有一些他自己的想法和意图的,只是黄凌从未明言暗示,或许是没有来得及明言暗示,在这一点上竺文魁甚至有些庆幸。

  他不知道自己在面对黄凌的要求和暗示时,是否能够做到坚持,尤其是在超越原则底线时能否做到不屈。

  但是黄凌倒下却又让竺文魁感到震惊、后怕混合着一些遗憾。

  黄凌是能做事情的人,这一点相信无论是省里还是市里的干部,无论是对黄凌有无好感恶感的人,都要承认,只不过能做事并不代表他每一个方面都能过关,党的干部要求德能勤绩样样俱优,恰恰是在德字上,他败下阵来了。

  黄凌倒了,现在更牵扯到了王伯涛和龚自诚,那么自己呢?会不会也遭遇池鱼之灾甚至无妄之灾?

  他之前和赵国栋只以前没有半分交情,甚至连面也是第一次见,对方就算是挑不出自己毛病,但是要求市政斧方面调整自己工作,把自己调整到分管什么信访、档案这些无关紧要的工作上,这似乎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

  “笃笃笃”的敲门声将竺文魁从沉思中唤醒过来,他有些不耐烦的问道:“什么事?”

  秘书小心翼翼的推门进来,“竺市长,刚才云睿打电话来,说赵书记请您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云睿?”竺文魁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市委办那边通知出来了,云睿担任赵书记的秘书。”秘书提醒道。

  “哦,我知道了。”竺文魁心中一阵发紧,赵国栋亲自召见自己,这么快?会是什么事?也罢,是祸躲不过,就去见识一遭这位号称安原最年轻的市委书记的风采吧。

  ***************************************************************************赵国栋自然不知道自己的偶然召见,也会激发起竺文魁的无限遐想,他并没有意识到竺文魁的特定身份可能给他带来的困惑,再在这个特殊时段自己的召见,也许就会被无限放大,甚至引发当事人自己的焦灼。

  他是看到秘书云睿送到自己案头上今年以来市委市府出台的一些工作规划和重要文件之后,才想到要召见竺文魁。

  起因是竺文魁草拟的这个宁陵近期城市工业土地资源规划整合意见,赵国栋看了看,觉得这个意见很有些新意,尤其是对宁陵经济开发和西江区的临港工业区、河南新区等几个工业集中发展区整合土地资源,加强基础设施统一规划和建设,提出一些相当新颖的意见。

  竺文魁分管国土、城建和交通,而且是刚分管不久,赵国栋注意到了这一点,在有关国土、城建和交通方面的规划和方案不少。

  现在赵国栋还不敢断言这些规划方案是否科学合理,但是他看了看这几份东西,都很有些内容,不像有些文件千篇一律的套话废话,统一思想提高认识这一类屁话写一大堆,真正落实到实处的东西却没两句。

  “赵书记,您找我?”

  “嗯,来坐,老竺。”赵国栋笑着站起身来,招手示意对方入座,自己也很自然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老竺是前年才过来的吧?”赵国栋打开烟筒,递给竺文魁。

  “嗯,前年十一月,那时候赵书记您已经走了两年了。”竺文魁也不客气,接过烟,点燃火。

  既然你市委书记主动递烟,我不接反倒是显得我心里发憷了。

  “唔,宾州是个好地方,我去过几次,自然条件比我们宁陵要好,山水秀美,基础更好,人杰地灵。”赵国栋知道竺文魁是宾州宾阳县人。

  “宾州是好地方,但是要说自然条件比宁陵这边好,也不尽然。”竺文魁也是豁出去了,烟也抽了,也没有必要啥话都附和着你说,是咋的就咋的,随便。

  “哦?”赵国栋有些诧异,这位竺市长似乎语气有些冲啊,“宾州是安南铁路枢纽,安桂铁路和西柳铁路,加上宾州港码头得天独厚,地邻湘、桂,安桂高速直达北部湾出海口,水热条件良好,也是发展亚热带经济作物的上佳所在,我们宁陵虽然也不差,但是比起宾州怕是要差一截吧?”

  “嘿嘿,赵书记,你这是在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我们宁陵地扼安湘咽喉,从古至今就是安东湘西物资集散中心,地理位置重要。现在西柳铁路纵贯而过,沟通南北,北可达秦陇,南可接八桂;横贯我市的安湘铁路后年就要竣工,可将我市五个县区串联起来,宁陵港扩建已经竣工,吞吐能力比之以前建前扩大五倍有余,可以说具备了成为安东湘西地区当之无愧的中心城市基础。”

  有些意思,赵国栋真还没有想到这位竺市长居然还和自己较起口才来,不过他也得承认对方说的有些道理,不过要想说服自己,似乎还不够。

  “我市境内资源丰富,尤其是水力资源和矿产资源丰富,云岭金马河梯级电站开发大潮已经进入盛期,可以为我市经济发展提供相当充沛的电力供应,奎阳、云岭、苍化的石灰石、石英矿,花林、丰亭的地热温泉资源,全市山区各县的林木资源,全市的淡水资源,都是位居全省前茅,而且我市与通城比邻,通城下辖几个县连续发现多个大型整装气田,已经陆续开发,据称其输往粤桂两省的天然气管线就要经过我市,届时也可以为我市经济发展提供丰富天然气资源。”

  竺文魁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这种场面原本是经常发生在赵国栋和其他人之间,没想到今曰倒是翻转了一个个儿,成了竺文魁在赵国栋面前班门弄斧了。

  赵国栋也是听得兴致盎然,津津有味,没想到这位副市长的口才倒是不差,联想也相当丰富,把周邻地区的优势都能引为己用。

  “嗯,老竺,看来你没来宁陵多久时间,倒是对我们宁陵情况熟悉得很啊,让我茅塞顿开啊。”赵国栋大笑着又丢过去一支烟,“继续,继续,我很感兴趣。”

  “都说我们宁陵条件差,我说这是大谬不然,其实主要原因是因为基础薄弱,尤其是基础设施投入落后造成的。但是现在西柳铁路和宁陵港的竣工就彻底打碎了束缚我们宁陵经济发展的囚笼,宁陵港已经成为西边永梁地区最大的商品输出港口,同样也对来自东边湘西几个地区的商品产生了巨大吸引力。”竺文魁也是抛开了心中的羁绊,恣意挥洒。

  “看看为什么915国道永宁段频频塞车,并非这一段路突然变窄了,而是永梁运往省外尤其是长江中下游地区的大宗建材、化工产品大多利用宁陵港上船,一旦安湘铁路通车,湘西几个地区的商品一样都可以通过铁路水路联运在宁陵上船,我敢肯定,宁陵港的繁忙程度至少还要翻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