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二十五节 布子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二十五节 布子


  “省委组织部长的考察可能很快就会来,你要做好必集狂甘六”赵国栋语气很随便,端起浓烈的黑茶抿了一口,“还是咱们宁陵黑茶来劲儿,喝了提神醒脑。”

  “赵书记,碧雾山黑茶是您在花林引进裕泰集团开发出来的吧,现在已经成为我们安原黑茶的金字招牌了,《宁陵日报》上评选咱们宁陵十大农业产品品牌,花林碧雾山黑茶名列第一,超过了原来一直赫赫有名的曹集中药材啊。”曾令淳含笑回应道:“不过我不太喜欢这玩意儿。我们这些上了年龄的人,晚上喝一杯,那就别想休息了。

  “得了,老曾,别在我面前说你年龄多老似的,你五七年的吧,网四十五,正当壮年呢。”赵国栋大大咧咧的一笑:“我还指望着你能好好帮我一把呢。”

  “呵呵,赵书记,别人面前我不敢说,在您面前我勉强可以说一个。老字儿吧?”曾令淳也笑了起来。

  “嗯,老曾,我给省委组织部戈部长打了电话,希望她考虑我们宁陵实际情况,尽快走完程序,你也好走马上任,市委秘书长这个职位的重要性关键性我想我不多说,你大概也知道我提议你担任市委秘书长这个意见是获得了币委常委们的全票通过一致同意,我对此的个人看法是。一方面说明你的工作风格很受常委们的欢迎,另一方面我也在自省。是不是我的个人风格太过于突出,才会使得大家希望有一个具有能够平衡、缓冲和融和能力的秘书长加入市委以便帮助我更融洽的与大家相处?”

  赵国栋的目光中略带笑意,但是询问的口吻却很明显,这样一个犀利的问题陡然抛出来,饶是曾令淳对今天过来见面谈话思想有所准备。一时间还是感觉到难以回答。

  曾令淳也隐隐约约感觉到市委里一些领导对于赵国栋任市委常委有些紧张和不适。

  赵国栋在担任甫委常委、西江区委书记期间表现出来的桀骜不驯甚至于刺后头一样的锋利,让很多常委们记忆犹新。

  虽说走了几年,但是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而且他现在回来也不是一般的市委常委了,而是市委书记,一把手,这味道就更不一样。加上赵国栋在宁陵留下的底气很足,而市长钟跃军同样是新来乍到,威信尚未建立,这很容易使得赵国栋走上和上一任书记同样的道路。

  这个道路倒不是指赵国栋会走黄凌犯错误的道路,而是指他的工作风格甚至有可能比起黄凌来更加强势霸道,与常委们的冲突也许就更激烈。常委们也会更难以适应,所以能够有一个曾经和赵国栋搭档过,相处很好,而且给其他常委们相处的也很融洽的干部来充当一个缓冲器。的确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曾令淳没有想到赵国栋反应如此灵敏,常委们的这样一个细微反应也能让他如此警惕,但这也是好事。至少证明赵国栋也意识到了他自己性格上的弱点,在有意识的调整改变自己,看来这几年的打磨还是让他成熟了不少。

  “赵书记。我是这样看待的,可能我的工作作风和方式更能与旁人打成一片,但是并不是这种方式就是最好的,至少我自认为我在担任西江区委书记期间就做得不是很好,区里虽然是一团和气,但是工作却并没有因此而上台阶,相反正是因为过分注重班子团结,才会对一些本该纠正的问题采取了放任的态度,其实这也是我的弱点。”

  曾令淳没有直接回答赵国栋的问题,而是选择了拿自己说事儿。

  “您的工作风格比较果敢爽利。这本来是好事,但在您担任主要领导职务时就容易被放大,其他同志可能会因为您是主要领导而不敢或者不愿表达不同意见,这就容易出现所谓的民主和集中的不对称。我感觉您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现在市委一般人像剑民副书记、莲香副市长都和您曾经共事过,对你比较了解,我觉得这有助于工作中互相理解互相支持互相帮助,加上力致书记也是一个很好的搭档,我相信新一届宁陵市委班子完全可以形成一个具有强大战斗力的群体。”

  赵国栋听完曾令淳的这番话语中之后,忍不住朗声大笑,一边摇头。一边道:“老曾,行啊,不动声色间就把我的毛病问题敲打了一番。我是心服口服啊,行,看来这个市委秘书长你是绝对称职的。”

  和曾令淳的谈话”。轻松惬意。比起其他人来。曾令淳也显愕更放得开。既国栋原来的下属那样有一些仰视的敬畏。也不像市里班子成员们有这样那样的顾忌。

  赵国栋也随口问及了曾令淳如果他离开之后,谁来继任这个区委书记位置,曾令淳也很坦然的表示目前区里没有合适人选,建议市里在市直机关或者其他区县综合考虑,只是提出应当考虑到西江区在全市经济地位,选择一个具有勇于开拓精神的干部来担任区委书记更为合适。

  人事问题素来敏感,即便是曾令淳他也不会轻易在赵国栋面前表面自己的观点看法。在他看来,像西江区委书记这样的焦点位置不仅仅需要考虑能力问题,同样需要兼顾资历和工作风格,目前的西江区因为政府这边班子不太有力,而导致经济发展出现瓶颈,增速被花林、本阳超过,如果不是花林原来底子太薄。只怕花林县经济总量一两年内就要赶超西江。

  在这一点上曾令淳也有深应体会,宗建与黄凌关系相当密切,但是这一次王伯涛和龚自诚涉案被省纪委带离调查,居然没有涉及宗建,这让曾令淳也感到惊讶。只是这种敏感问题在没有真正翻腾出来时谁也不好多问,只有静观其变。但是在区委书记人选问题上,他还是相当明确的像赵国栋表示宗建绝不是合适人选。

  云睿很仔细的观察着老板的一言一行,老板的谈话对象渐渐开始多了起来,从上一次蜻蜓点水一般的到各县区跑了一趟,到现在开始主动约谈,各种重量级人物也开始渐渐登场。

  些文魁副币长和老板似乎不应该很熟悉才对,但是老板却和他谈得很融洽,即便是隔了一间宽大的会客室,他也能感觉到老板和堑市长之间在探讨宁陵城市规戈和基础设施建设上好像相当投缘。

  这一套市委书记办公室设计的很巧妙,外间是秘书宴,中间是一间相当宽敞的会客室,而里间则是所谓的书房,最里边还有一间小型的休息室,秘书室和书房都和会客室相通,也有单独门与走廊相通。这样遥遥隔着会客宴,领导可以随时召唤秘书,也可以通过秘书安排客人在会客室里等候,当然客人比较少或者很重要也可以直接安排到书房里。

  曾书记过来的待遇显然与其他人不一样,老板是亲自握着手与曾书记一起进来的,而且态度亲切和蔼程度前所未见,如同多年老友一般。据说曾书记与老板在一起搭档时关系很好,这一次曾书记要进市委常委当秘书长,也就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大概也与他和老板之间的密切关系有关。

  书房里不时传幕老板爽朗的笑声,这是老板发自内心的喜悦,显示出老板的心情很好,看来曾书记与老板关系果然非同一般。

  赵国栋和曾令淳的谈话十分愉快。一眨眼就是两小时,其间也有一些客人来,但是都被云睿挡驾了。

  曾令淳走后赵国栋还沉浸在和对方谈话勾起的思绪中,西江区的情况不好不坏,霍云达和莫荣工作都相当努力,但是这改变不了主要问题。就像曾令淳自己也意识到的问题一样,他缺乏足够的魄力来解决难题,但是这并不能完全归责与曾令淳,黄凌和宗建的特殊关系使得任何人都要忌惮三分,宗建这一次没有被省纪委揪出并不代表着他就没有

  。

  但是宗建现在还不能动,第一没有证据他出了问题,让他去哪儿也是个问题,第二,曾令淳马上要走。两个主要领导同时调整不太合适。虽然赵国栋也不认为这会有什么大的影响,这地球离了谁也一样转。但是需要考虑干部群众的心理接受力。

  西江区的工作有所改观,必须要有一个经验老到、履历丰富且对经济工作能有一定把握力的人去接手,而且还要让市委都能够放心,这个人选还真不好选。

  赵国栋有些头疼,市直机关里调整一个去?赵国栋不认为这就能达到目的;其他区县调一个,过去?那肯定只能在县委书记里选,思来想去。也没有觉得找到一个合适的。

  赵国栋掠过案桌上的各县区经济数据汇总表,看见了摆在表面的第一张,心中微微一动,自己怎么会忽略了这个人呢?

  孜技不倦,继续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