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二十九节 敢于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二十九节 敢于


  永自牛陵的五十四名代表分乘两辆大只,在下午五点锋舰世省第九届党代会指定接待宾馆碧湖印象,这是一家新开不久的三星级酒店,硬件设施和环境都相当不错,大概是老板也有些人脉关系,拉到了这一次省第九届党代会的接待业务。

  赵国栋要求各县区的代表都必须统一乘车,不得私自带车,当然统一乘车到接待处报到都能做到,毕竟赵国栋身先士卒,谁也不会去触这个霉头,但是你要杜绝私下带车,这就难以做到了。

  当然赵国栋也不至于玄板到这种程度,非要去追究这些个细枝末节,谁来了省城里也难免没有个事儿,打的也不是很方便。

  宁陵市下辖九个县市行政区,分成了九个小组,另外市直机关部门和市属企业以及经济技术开发区也分成了四个小组,共计十三个组,按照省委要求和赵国栋意见,党代表主要考虑各行各业和基层的优秀模范代表人物,每个县除了县委书记之外,其余两名或者三名代表要么是基层支部比如镇村两级的优秀书记,要么就是各行各业的党员模范带头人。

  蓝山、宁陵两个地市的代表安排在了碧湖印象。

  焦凤鸣正安排着各组组长们签到和领取物品,赵国栋也在和旁边的钟跃军微笑着探讨党代会议程时间安排,那边门口也是两辆大巴停在了门口,一大堆人也是涌了进来。

  虽然大厅十分宽敞,但是一下子涌进来这么多人,还是显得相当忙乱,碧湖印象的服务人员显然没有太多接待经验,弄得有些手忙脚乱,而省委办公厅安排过来的人更是忙不过来。

  赵国栋一眼就看见了精神抖擞的祁予鸿走了进来。

  原来是蓝山代表团的到了。

  “祁书记!”

  “咦?国栋书记,你们先到了?”祁予鸿显然还有些不太适应赵国栋的新身份,国栋两个字和书记两个字有一个明显的顿挫,不过他很快就调整了过来,“你们宁陵路远一些,却比我们先到哇。”

  “笨鸟先飞。路远先行嘛。”赵国栋握着祁予鸿的手,热情的道:“祁书记,这几天咱们就要同住屋檐下,当邻居了啊。”

  见大厅里有些忙乱。祁予鸿皱皱眉头,“省里边怎么在安排啊,怎么会选这样一个地方?”

  “这家宾馆看样子也是新开张不久吧,没啥经验。”赵国栋也觉察到了这一点,蓝山来的代我们进来之后,见宁陵这边代表占了先,都忙着签字领取东西,有几个便有些不耐烦起来。

  “凤鸣,你安排一下,让我们的人集中在这边签字报到,那边让给蓝山代表吧,大家都相互体谅一下。”赵国栋招呼正在和备委办公厅那边工作人员接洽的焦凤鸣道。

  “好的。”焦凤鸣忙不迭的去把另外几个堵在另一边的宁陵代币招呼过来。

  省委办公厅从其它部门借来帮忙的两个女孩子都有些惊讶的看着赵国栋,不知道赵的栋是何许人,但是他们却知道刚才那个和他们接洽的人在签到簿上签名那一栏是标注着宁陵市委常委、组织部长,能以这样口吻招呼对方的,会是什么人?

  祁予鸿也有些感慨的看着眼前这今年轻人,其成长历程简直可以用梦幻两个字来形容,七年时间,从一个副县长成长成为一个市委书记,如果不知道他的成长历程,你肯定会以为他有着非比寻常的特殊家庭背景。

  四只前他还只是一个,为了市委常委而奋斗的县委书记,现在却已经是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市委书记了,这就是历史和现实的奇妙结合。

  赵国栋并没有意识到这一次偶遇也会激起老领导的无限感慨,他现在心思都还放着怎么尽早把这边事情处理好,他还想去省委组织部那边一趟,但是看看表,再想想这种时候,只怕戈静根本没有时间来和自己深谈,也罢,曾令淳的市委常委批复只怕也只有过了党代会一段时间之后才能批下来了。

  吃完晚饭,不少代表都想趁着休息时间到省城里转一转,大家便三五成群的吆喝着,或步行,或打的,或者就偷偷摸摸走出宾馆,寻个拐弯抹角处招呼着司机把车开来,各自组队出门。

  当然也有部分代表嫌天气太热,加之汽车开了几个小时,

  赵国栋也借着这个机会在焦凤鸣陪同下到各个小组看了看,房间里有代表在的,坐在一起聊几句,问问基层情况,也算是体察民情。

  赵国栋每个房间挨着走,也不多谈,一个房间坐上三五分钟,拉拉家常,谈谈时政,一晃就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凤鸣,看来代我们心境都还是比较平和嘛,我们原来的担心似乎有些过头了赵国栋比较满意,这些代表虽然不能说就能绝对代表民意,但是至少也能从一方面看出一些情况。

  “还行吧,赵书记,这些县区的基层代表应该说素质还是比较高,对于上边那些事情也不是那么敏锐,他们更关心能直接触及他们切身利益和现实生活的点点滴滴。

  ”

  焦凤鸣也是略略有些汗意,陪着走一大圈儿,还得时时配合着赵国栋问话介绍搭话,这也是考手艺的活儿。

  “这很正常,基层的代表最能反应现实动向,值得我们重视,但是单纯基层意见还需要经过提炼加工,寻找共性规律,找出他们普遍最关心的问题。我们搞经济发展的目的的是什么?还不就是要解决群众最迫切要求解决的问题,增加收入,民生保障,社会事业,这些问题任何时候都需要解决,但每一个时段都有侧重,而党委政府手中资源有限,这就需要我们当领导的来综合平衡考虑。”赵国栋点点头,负手漫步。

  焦凤鸣默默点头,这近一个月来,焦凤鸣也渐渐摸索到了赵国栋的行事风格。

  简单一句话,他感觉那就是赵国栋这人心思还是比较粗线条,不太计较细枝末节,看事情只看核心看主流,给焦凤鸣的感觉是这个人应该属于那种性格棱角分明,做事不喜欢拖泥带水的角色,还是那句话,个人风格和魅力都相当突出的那种人。

  举个例子,一件事情,如果他认定对工作有利,那便要求雷厉风行的推进,即便是有些阻力那也要想方设法排除,直到达到目的为止,至于你采取什么方式方法,他不过问,在他看来,这是你具体执行者的问题,你做不好,那就是你的能力问题,当然他也会考虑客观条件,但他更提倡执行者应当发挥主观能动性。

  这也就是说赵国栋对领导干部的各方面能力要求很高,但是却也敢于放权给他相信的干部,这大概也是他年龄虽轻,资历也不深,但是在花林和西江乃至整个宁陵的威信和影响力却丝毫不比那些在台上干了多年的老领导差的主要原因。

  正是因为他敢于拍板,敢于放权,敢于担责,敢于用人,尤其是最后一点,奠定了他威信的基础,看看魏晓岚以及已经到了怀庆任归宁县长的桂全友,还有即将接任自己市委秘书长的曾令淳,以及那个据说是张绍文八大金刚之一的街道干部莫荣,就可以看出他的行事作风只要他认定的你行,那用你就绝不含糊。

  跟着这样的领导,平庸者,还有那些浑身上下找不出毛病却也发现不了优点的干部,那些喜欢熬资历的干部,那就是一种悲哀,而能力强者,善于表现自我者,也许就是一种机遇,哪怕你真的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他也可以容忍你,只要你能拿出他想要的东西来。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因为他就是这种类型的人。

  “凤鸣,历史赋予了我们这一届领导重任和机遇,我们有责任和义务率领五百四十万干部群众为宁陵的发展而坚韧不拔的向着我们确定的目标前进,而要保障实现这个目标”需要多方面保障,而人才保障则是最重要的一环赵国栋似乎并没有在意身旁的组织部长是否在认真领会自己话语中的含义,径直漫步前行。

  “人才的内涵外延都很宽泛,我所说的人才并不是单棒企业经营、科研教育这些人才,更包括我们各级党委政府中能干事会干事想干事的干部,这些人同样是人才,因为往往这些人才被湮没于太多那些个,只相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只想要升官发财满足私欲的,只想要溜须拍马求官爱慕虚荣的,当然更多的是心有余而能不足者当中,你想要发掘出来,就需要一双火眼金睛,而作为组织部长,你就要具备这样一双火眼金睛

  焦凤鸣心中一紧,他明白,这是赵国栋在给自己挑明他用干部的原则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