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三十一节 党代会 1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三十一节 党代会 1

  心国栋起床时间准时定格在七来照例打坐十五分个一小时,调息好精气神,然后才出门,到碧湖印象背后临江的绿化背景带里走一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再走一趟拳脚,活络发散一下,保持身体的最佳机能状态。

  早上九点有个代表团召集人会议,大概是省里有关领导要对这一次党代会做一个基调确定,当然也会有一些老生常谈式的叮嘱要求,全省十四个地市,赵国栋估计也不是自己一个人第一次参加这个召集人会议。带着耳朵和笔记本去走一遭就行了,该准备好的东西也早就准备好了。

  十点半要开一个代表团会议。时间也不长,但是程序要走,内容也是千篇一律,赵国栋虽然是第一次以这样一种角色参加党代会,但是也并不怵。

  坐在这个位置上,你用不着担心自己会不会出乖露丑。

  这种常例性的程序,你上去三五两句话打发,代我们会可能觉得你干净利落,风格简约;你口若悬河滴活不绝大谈特谈重要性和纪律性。代表会也许会觉得你高度重视,总之你怎么做怎么好,没有一个定规。只要你把意图阐述清楚就行。

  一上午也就这么简单两项程序。下午的会议比较重要,那是每一届党代会之前的预备会议,大会主席团成员还要开一个会议。

  按照程序是要通过代表资格审查委员会人员名单,通过大会主席团成员和秘书长名单和大会议程,省娄主要领导都要参加,省委书记应东流也肯定要作重要讲话,安排部署会议的一些重要事项。

  这一天也就这么多安排,看上去不多不少,都是必须要走的程序,也算是张弛有度吧。

  代表团召集人会议一结束,赵国栋就把尾随着戈静,选个合适地方将戈静拦住了。

  戈静一见赵国栋拦住她,就知道啥事儿,也不多给赵国栋废话,只说党代会之后常委会也很快就要开会,曾令淳的常委就应该批下来”省里对此没有异议,要赵国栋不要整天都把心思放在这事儿上了。

  赵国栋落个准信儿,自然也就心满意足。

  他也不想在这桩事儿上老是麻烦戈静,但是曾令淳这个常委不批下来,这市委秘书长位置就不好安排,一个非常委的秘书长别说曾令淳自个儿听起来不是滋味儿。就连赵国栋都觉得这有点寒碜人的味道。

  省第九届党代会实际上也就是显示以应东流为核心的安原省委新一届班子成型的主要舞台,在这一届新省委班子中除了个别成员可能会在党的**之后有所调整之外,其他基本上都要在今后五年中与应东流共进退,当然,种种变数一样存在。你工作两年中央调整你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至少在这一刻,你是安原省委核心群体的一份子。

  应东流在接任省委书记之后已经在有意识的调整自己的工作方向,赵国栋一直在仔细观察着应东流的细微变化,从原来更重视社会民生事业渐渐向关注经济发展这个微妙变化赵国栋也一直在琢磨,这是地位变化导致应东流本人内心真实思想观念也发生了变化,还是只是为了适应角色需要而不得不做出的必要调整?

  赵国栋觉得只怕还是后者居多。

  虽然这几个月来,应东流无论是在平常下地方的视察考察中也是开口人均凹,闭口固定资产投资额,要不就是财政收入增长率,每到一地首看企业,但是赵国栋却从应东流在召见自己谈话中的对自己谈及的幸福指数观念暴露出来的浓厚兴趣,窥测出了一二。

  没有哪个省委书记敢于表露出他对发展经济的不重视,哪怕是一种比较客观公正的倾向性都容易引起一些不必要的误,在目前还是凹决定政绩的主流观念盛行背景下。应东流不会去冒这个险,他宁肯将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隐藏起来。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对自己原有观念改弦易辙了。

  所以赵国栋才会很坚决的要求焦凤鸣,必须要组织部门在考察选拔干部的政绩观观念上做文章。

  自己已经在经济发展上表现的足够突出了,需要在一些观念上拿出更加新颖的突破,拿出一些更加高屋建锐的东西来,而且这也符合历史发展潮流。

  凹主义将会逐渐被淘汰,科学的可持续发展观将会却而代之成为主流,当好这个时代潮流的引导者弄潮儿,才能把握入浔的机遇。这既是焦凤鸣的机遇。同样也是自己的机遇告…

  当然,没有人能忽视凹,也不可能忽视凹,从目前来说,它仍然这是衡量一个,地区经济总实力最直观最基础的数据。

  如何能够在保持凹高速发展的同时有效避免和消除因为凹发展可能带来的种种负效应,而是让凹高速发展能够为广大百姓所享受得到的利益,而不是让发展田成为为了发展而发展,这就是一个领导者的观念问题。

  利用发展地方经济创造就业和税收,提高广大民众尤其是城镇普通居民和农村广大农民群体的收入,利用经济发展带来的税收增加,加大力度向社会民生保障事业倾斜,使广大普通民众能够享受到经济发展带来的直观好处,这就是赵国栋给自己未来几年宁陵市委书记确定的

  标。

  赵国栋相信这既集满足目前主流层面上对发展经济的强烈要求,同样也能够为将来的主流层面尤其是高层主流层面对民生保障事业的关注提供一个试验范本,这就是赵国栋想要达到的目的。

  在怀庆时,赵国栋企图利用城市开发运作来获取土地收益来实现。可以壮志未酬,现在赵国栋也同样想在宁陵,用更丰富的手段来继续这个未竟事业,虽然宁陵自然条件和工业基础不及怀庆,但是在宁陵也有诸如港口、铁路枢纽等怀庆所不具备的优势,更重要的是在这里自己是市委书记,而不是市长,手中的画笔要有力得多,这更能让整个,宁陵市能够按照自己心中的意图去规划发展。

  赵国栋甚至希望能够在宁陵全市提前一到两年取消农业税,而县乡两级农业税缺口先期将由市财政来支付,以期为全国提供一个样本典范。

  当应东流的讲话结束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距离晚餐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倒长不短,虽然没有硬性要求必须在餐厅中吃饭,但是宁陵的代我们都还是比较守规矩,除了确需应酬要出去的都要给赵国栋或者钟跃军请假外,一般都还是在餐厅里用餐,毕竟这也是一个接触新任市委书记的机会。

  “跃军,在我们这一片参加讨论的是韩度部长,明天下午开始审议八届省委的报告,我看还是让魏晓岚先做一个发言,你看怎么样?”赵国栋晚饭吃得简单,一边啃着馒头,一边夹着泡菜。

  平常如果没有应酬的话,一碗稀饭,两个馒头,外加点咸菜,或者更简单就是一碗煎蛋面也能对付一顿,即便走出席这种会议,他也吃得简便。

  “嗯,我看行,土城县城道路改造险些毁了一座古城的事例被《南方周末》曝光之后影响极坏,也幸好王伯涛被拿下了才算勉强遮盖住了这个事儿,要不市委市府真还不知道怎么交差呢!”钟跃军说起这事儿都还有些愤愤不平。

  当初王伯涛提出要准备改造土城县城时钟跃军就提醒他,要考虑土城古城的历史价值,最好请省文物局对他们的规发先期进行一个综合评估。看看他们的规戈,会不会影响到古城风貌,但是王伯涛却我行我素,并没有将钟跃军的话放在心上,也没有向省市有关文物部门报备。便开始拉开架势准备大干一场,也就是赵国栋路过土城去开会那段时间。

  幸好黄凌事发,赵国栋上任伊始便询问了钟跃军此事,钟跃军也把情况作了介绍。黄凌相当果断的勒令土城县方面暂停,等待省市有关部丹进行综合评估之后才能动工。

  但已经有人将这桩事情提前几天就捅给了也派出了记者实地调查,并迅速出了一篇《毁古何时休?》的文章,以土城县城改造为契机介绍了近几年全国各地因为发展建设而破坏具有历史价值的古迹建筑现象。

  这篇报道不但在民间引起了很大反响,也引起了省里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尤其是省委秘书长胡廉甚至专门给刚刚上任的赵国栋打电话询问此事,而副省长甘蒋也给钟跃军打电话要求市里边必须马上制止这种行径。

  土城那边倒是停下了,紧接着王伯涛也被拿下,弄得还有不少人误以为是王伯涛是因为《南方周末》一篇文章导致了他的垮台,在民间也更是传得沸沸扬扬。

  深情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