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三十四节 压力时代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三十四节 压力时代

  ”党的**很快就要召开了,关干国退民讲和其同富备圳一两方面的话题现在一直讨论得很激烈。但是我估计基调不会变。中国经济体系将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格局,以公有制经济为主体的混合制经济体系将会逐渐建立起来,国有、外资和民营经济将会呈现出三足鼎立竞相发展的局面,怎样把握这个历史机遇。实现本地区的经济飞跃,省委和东流书记对你期待很高啊

  韩度的话让赵国栋倍感压力。这一次省党代会之后,安原就正式步入了应东流时代,看样子韩度和应东流的关系也颇为密切,韩度这番话其实也就是代表了应东流的意见。

  在刚才韩度评论其他几个地市的时候,赵国栋唯独没有提及宁陵、宾州和蓝山三个市,宾州和蓝山这几年经济发展一直处于中游,在全省经济地位也没有多大变化,可以不提,但是宁陵的变化却不几乎每年在全省排位都在上升,从全省十三位已经上升到了第九位,按理说应当受到称赞才对,但是韩度却没有提及。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现在这样一说,也就是说应东流对自己的期待还更高,现在宁陵这种中等偏下的位置并不能让他满意,赵国栋一直在琢磨着对方是不是有一些想要和宁法较劲儿的意思,你宁法提拔的黄凌能把宁陵从全省末流拉到中等偏下的水准,那么我应东流就能让赵国栋把宁陵拉到全省上游。

  应东流若是存了这种心思在里边固然对自己有很大的帮助。但是同样也给自己莫大的压力,干得好当然前程似锦,干得不好,临阵换将那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韩部长,宁陵情况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好。我还在能源部里工作时就和为峰副省长谈过,宁陵经济体系有些太偏太狭窄,太依赖于某一两门支柱产业,比如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和食品工业,有些类似手以前的卢化、唐江和荣山的经济结构。一旦国家经济某一方面出现波动。就会影响到宁陵整体经济发展势头,这种经济结构不但抗风险能力太弱,而且想要单靠一两项支柱产业长期实现总体经济的高增长也不现实

  韩度对赵国栋的观点很看重。

  他在来参加宁陵代表团讨论审议之前,应东流也和他交换过意见,他也感觉到应东流对宁陵鼻子寻常的重视,这应当与宁陵原市委书记黄凌出事有很大关系。

  黄凌出事在金省地市级领导干部中震动很大,尤其走出事的时间上正好是宁法离开不久,这给应东流造成了相当大的被动。

  一些风言风语的矛头就指向了应东流,影射应东流打翻天印宁法一走他就翻脸不认人,把黄凌拿下。而且是以这样一种方式拿下,这使的应东流的威信也受到了一些影响,派赵国栋出任宁陵市委书记其实也是应东流万不得已的一着险棋。

  如果赵国栋不能在两三年内让宁陵经济保持继续增长势头,那么应东流受到的攻汗可能还会增多。当然这种攻汗也只是私下,不可能表面化,毕竟黄凌出的问题那是铁板钉钉。无人能质疑,但是心理影响却不是光靠表面文章所能消除。

  这也是应东流之所以宁肯在安都市委副书记上与燕然天达成妥协而要一力让赵国栋上宁陵市委书记的主要原因,否则若是让严立民担任市委书记,宁陵经济出现到退,那应东流可真的就要坐实了那些流言的攻许了。

  在黄凌出事问题上,韩度也和宁法在电话中交换过意见,其实宁法并不像外人所想像的那样怒不可遏,只是有些遗憾痛心而已,宁法也清楚这并非应东流有什么针对性而为,而是事情恰巧就出在那儿了,只不过一些别有用心者故意挑起风浪。想要在宁应二人之间制造嫌隙罢了。

  宁法在电话中对应东流评价很高,也希望韩度能够和应东流和衷共济,认为应东流此人是一个值得共事的同僚,多接触下去,也许能够成为真正的朋友。

  韩度并不清楚宁法话语中的真实意思,但是他和应东流之间的关系一直保持得比较好,尤其是应东流对于舆论的监督作用上两人更有不少共识,他也隐约知晓自己可能会在党代会之后位置发生一些调整,戈静要离开安原的风声已经隐隐出来了,而自己极有可能要接任戈静的组织部长位置,而组织部长这个位置与书记需耍有良好的关系是关键。

  而受应东流的委托来参加宁陵团讨论,本身也就说明或寺说暗示了一些什么。

  “嗯,为峰副省长也在常委会讨论你这个宁陵市委书记任命时谈及过这方面的姐,国栋,你有什么好的想法。”韩度点点“到宁陵时间还太短,还需要进一步调研了解具体情况,但是优化产业结构,培植更多的经济增长点,这个观点基本已经定型。这一个想法我也和跃军市长探讨过,他也赞同我这个观点,认为我们宁陵经济过分单一,在目前经济形势向好的情况下看不出什么。但走出现经济波动的情况就会影响很大,所以市?也一直在调研宁陵市的二次腾飞突破点在哪里,只有找准突破点,我们宁陵经济才能真正屹立起来,傲立于风雨中不动摇。”

  “嗯,国栋,看来你的思路还是比较清晰的,不糊涂,但是你要谨记一点,党委干什么,政府干什么,既不能缺位失位,也不要越俎代庖,明确职责,分工合作,才能更好的推动工作。”

  韩度觉得自己今天来参加讨论的目的已经基本达到,既了解到了宁陵目前的基本情况,也大略掌握了目前宁陵班子的状况。

  看来赵国栋进入状态还是很快,基本上控制了整个市委班子的运作节奏,这很关键也很重要,应东流让自己来参加这个团讨论其主要目的不仅仅是要了解宁陵市委的想法,同时也是要观察了解赵国栋能够成功融入群体驾驻局面,现在看来,赵国栋做到了,而且还相当成功,日后就要看赵国栋在驾驭住局面之后怎样开创属于他的时代了。

  ,

  “裴教授!”赵国栋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迎头碰到裴怀远。

  “咦小赵,噢,现在应该所你赵书记了吧?”裴怀远对赵国栋还是有些印象。这位蔡正阳的得意高徒似乎在仕途上很顺,这一次召开党代会时他才看见对方名字赫然在主席团成员名单中出现,略一打听,才知道对方已经是新任宁陵市委书记了。

  “您千万别这样所,您就叫我小赵我听着特舒服,怎么,裴教授你们这个团讨论结束了?”赵国栋目光落到裴怀远旁边的一位文质彬彬的学者身上。

  “嗨,差不多了,我们把我们想要谈的谈了就行了,这个是我的同事。安大土木工程系的萧华教授。老萧,这位也算是咱们安大的学生吧。赵国栋,现在是宁陵市委书记。”裴怀远笑着道。

  “噢,萧教授,久仰大名了。”赵国栋赶紧伸出手去。

  “哦?赵书记也知道我?”文质彬彬的中年人脸上浮起一丝笑意,“怕是违心之言吧?”

  “呵呵,萧教授觉得我是在恭维您么,咱们安大土木工程系的名声可不是盖的,如雷贯耳不为过,萧教授您在研究环保替代性建材方面的成果我也是印象很深啊。”赵国栋并非虚言,萧华是安大土木工程系主任,在全国也是有些名气,一直致力于研究环保替代性建材。

  “咦?”萧华也是有些惊讶,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知道自己的研究领域。

  “呵呵,老萧,别小看他,小赵对于新生事物接受可是相当快的,不像一般的官员们。”裴怀远乐呵呵的道。

  “裴教授,您过奖了,我听说过萧教授好像一直在研究竹结构替代建材,不知道有没有什么新的突破?”

  这方面的情况却是赵国栋在怀庆时知晓的,当时澄江县竹资源较为丰富,希望能够对付资源进行高效加工,所以联系了安达土木工程系。想了解安大方面在竹资源用于建材方面有没有较传统开发利用更有效的科技,当时安大土木工程系就重点在研究竹资源运用于高效环保建材替代品开发可行性。

  “啊?”这个时候就连裴怀远都有些惊讶了,他先前还以为赵国栋只是知晓萧华这个人,没想到赵国栋连这一点都知道,这是萧华主要研究领域,而且刚刚取得实质性突破不久,正准备运用于实践推广。

  萧华更是惊讶莫名,看看裴怀远的惊异表情,对方显然也很意外。自己这个研究项目刚刚取得了成功,在刚才的教科文团讨论上,他也才提出应该加大力度对环保产业的政策扶持和姿金倾斜,并未提及自己的研究成果,那么这个,家伙是从哪里知晓的?

  兄弟们,十二点了,该投票了。老瑞需要你们的支持,每人五张。只能多不能少,俺要冲击周推榜前五,全靠兄弟们的力量了,俺翘首企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