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三十六节 隐变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三十六节 隐变


  ”若企业家都像是培哥汉样有责任心,我想股民们有福日国栋笑了起来,他这话是由衷之言。也正是杨天培这种严谨负责的性格才造就了天乎集团的今天。

  “哼,不是你经常教诲我们做企业不但要想着赚钱,更要有社会责任心么?我想对股民负责也算是其中之一吧。”杨天培瞥了一眼赵国栋。自顾自的道:“天享其他做不到,但是对它应尽的责任和义务还是做得到的。”

  对杨天培酸不溜秋的话语赵国栋也不理睬,却把话题丢给乔辉:“辉哥,沪江那边情况怎样?”

  “什么怎样?一切按照既定计划推进。还是那句话,这年头胀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现在你只要手中有足够资金,你就可劲儿的砸吧,拿地,拿地,再拿地,开发也好。倒手也好,都是利润滚滚,我都想把我手中那十来个。加油站给出手,换成现金来投入拿地,稍稍捂一捂,那价格就上涨一大截,开发出来也一样大卖特卖,这年头,也不知道怎么会一下子释放出这么大的购买力?”

  乔辉说起自己手上的事儿便是眉飞色舞,这年头钱的确来得是太容易了,沪江天享也是正经八百的房地产开发企业,本来不想搞那些什备捂地的把戏,但是看到这地价一个劲儿上窜,心里也有些拿不准,除了继续拿地外,也难免就有些想要生出别样心思,好在乔辉入了地产行道外也还是比较谨守本分,除了在拿地上力度更大外,却也没有打那捂地的想法。

  “辉哥,如果真的有意把加油站出手。现在也是机会,几大能源国企开始争夺国内零售市场了,一个位置好一点的加油站稍稍运作一下,完全可以卖出原来投资的五倍到十倍的价格,现在中石油中石化以及中海油和中联油都有抢购零售点的冲动,正是利用他们这个心态赚钱的好时机赵国栋笑一笑道:“当然如果想要放长线钓大鱼,也可以搁一搁,我估计以后国内成品油市场会在几大国企占领大半市场之后逐渐对外资和民营资本放开。到时候也许你这些加油站就更具诱惑力了

  “如果不是考虑到我这些加油站卖了凑出来的资金在土地市场上太过可怜,我倒是真想出手了,听你这么一说,那我还是搁着吧,省得大丰他们也没啥事儿干,替我看着也算是给他们找个正经活计干。”乔辉摇摇头。

  乔辉本质上还是一个恋旧的人,虽然他现在已经不沾染社会上那些事儿,但是原来一帮老兄弟却没去处,真要没了生计,难免就要走入死胡同,所以有个公司经营这些加油站。也算是把这些人养着,只不过乔辉也是和他们约法三章,绝对不再沾染社会上那些事儿,帮着公司里过问一下再简单不过的事儿,每月拿的钱,管你一家老小吃香喝辣还有剩,也就规规矩矩了。

  赵国栋对于乔辉这方面的心性还是有些赞许,甭管怎么说,能做到这一点,至少可以从侧面证明一个。人的本质。

  “对了,国栋小翟现在怎么样?”杨天培插话问道。

  “嗯,挺好,一切安好。”赵国栋略略有些尴尬。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国栋,你小子可是干坏事儿干到底了,也不知道雀韵白怎么会对你这般死心塌地。”乔辉也是连连摇头叹息。“上一周我还打电话问候了一下,听她的语气心情似乎很好。也不知道你用啥**汤把她给迷得。”

  “辉哥,培哥我,我没话说。你似乎就没资格了吧?”赵国栋脸微微一烫,“你似乎并不比我好多少,不需要我们来讨论一下你的感情生活吧?”

  “好了,国栋,这事儿就算揭过。我只是希望翟韵白能够早一点恢复。回到集团来,她不在,我和培哥的事儿多了不少,尤其是明年天享建设就要上市,天享建设和天乎地产就算是彻底分开了,集团这边可能也会有一部分人去天乎建设那边,人手更紧缺,离她不得啊。”乔辉赶紧告微

  和朋友亲密无间的谈话时间总走过得很快,三人甚至连晚餐也就在茶室理解决了,随便叫上几样可口菜,然后小酌两杯,红酒白酒随意,这份感觉真的好极了。

  天乎在渐渐转型二按照计刑天乎建设将会在深交所上市,成为一家公众上市公司,天乎集团虽然也会派人出任天享建设高层,但是日后逐渐削减持股比例也将是一个比较明智的选择,尤其是未来几川;;至市**期来临!际,套现辽后选择更具有成长性的行蜘是包括杨天培和乔辉这些大股东们的一致看法。

  当然像天乎地产这一块是杨天培和乔辉都一致看好的,尤其是现在天乎地产在京城、沪江和安都三地发展都相当成功,而且还顺利的进入了天津和杭州,组建了天津天乎和杭州天乎,进军天津和杭州房地产市场。引来当地地产企业一阵“狼来了”的惊呼声,正式吹响了打造全国性的地产巨舰的冲锋号。

  “国栋,组织部部长是不是姓戈的一个女人?”徐春雁一边替赵国栋放洗澡水,一边随口问道。

  “你问这个干嘛?”正在脱衣的赵国栋很惊讶,徐春雁似乎从来没有问及过这方面的问题,怎么会突然想起说这方面的事情。

  “今天俱乐部里听到一个女人和另外一个女人来作护理是闲谈在说姓戈的风光不了两天了,很快就要调走了。隐隐约约听说是组织部的部长什么的。

  。徐春雁也没有想到赵凰栋这样敏感,连忙道:“秋雁,是不是啊?”

  一身真丝镂空雕花睡衣的徐秋雁听得呼唤,赶紧走了过来,高耸挺拔的两支乳峰随着脚步起伏,肉光孜孜,看得赵国栋一阵目瞪口呆,连徐秋雁自个儿也觉察到自己今天的睡衣似乎有些过分火爆了。

  “是这样,那两个女人虽然我们不清楚她们来历,但是可以肯定一点。她们好像都是政府干部,而且丈夫都应该是相当级别的官员。”徐秋雁妩媚的一尖。

  这个消息暂时压制了赵国栋心中火烧火燎的躁动,虽然无法判断那两个女人言谈真实性,但是这个消息还是让赵国栋有些心烦意乱。

  赵的栋急急忙忙冲了一个澡出来。徐春雁和徐秋雁两姊妹都很自然的一个帮着赵国栋擦拭头发,一个替赵国栋拿来换的拖鞋。

  这个时候,赵国栋也无暇享受这齐人之福,即便是徐春雁躬身换拖鞋是睡裙走*光将一对**暴露在他眼前,甚至连顶端那一抹殷红都清晰可见,也只是让他心中一荡。

  “权部,我听到传言说戈部长可能会走,有没有这方面的消息?”

  虽然时间已经有一点晚了,但是赵国栋还是希望获得一个比较准确的消息,这样可冉让他睡得更安稳一些。戈静这几年对他的支持和帮助是在蔡正阳离开安原之后最大的一个人。无论走到怀庆担任常务副市长还是升任市长,甚至从能源部杀回马枪到宁陵担任现在的职务,她都是一力力挺自己,于公于私,对自己都有知遇之恩。

  电话另一边一时间没有出声。但是赵国栋感觉得到庄权是在那边,他也没有做声,只是静静的等待,其实他已经有一点预感,庄权这样半晌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也就意味着一些什么了。

  “国栋,现在还不确定,我只知道这一次省委委员和常委中,戈部长的名字依然会在其中,但是我也得到一些消息,中组部在考察戈部长。感觉这似乎有些矛盾,要不就是戈部长可能会接任燕书记的位置或者苗书记的位置,当然也存在戈部长在**之后才离开这种可能。”

  庄权似乎也在仔细分析着种种可能,但是这种人事调整很难判断。有些时候早有风声出来,有些时候却又如怜羊挂角,毫无痕迹可言。

  “你没问过戈部长本人?。赵国栋实在忍不住问道。

  “问过,前两天我听到风声之后问过。但是戈部长说得很含糊。她说她希望留下来,但是还存在一些变数。一句话,一切都还待定电话对面的庄权叹了一口气,“如果真的要升迁,我估计划部长离开的可能性就会比较大了,毕竟戈部长长期以来一直在安原工作,而且担任常委时间已经相当长了,从中央角度来说,也许就要考虑回避问题

  赵国栋也知道这是一个惯例,但是惯例是惯例,也并非一定要遵循。同样也有很多没有遵循这个原则的先例。一切都要看中央怎么考虑。

  有票的兄弟别藏着掖着了,早点投出来,省得憋得心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