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三十七节 应变之略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三十七节 应变之略

  品在柔软的席梦思床,赵国栋有些难以入…

  身畔的徐秋雁紧紧挨着赵国栋躺下,她也知晓只怕今天自己说这一桩事儿还真是一件紧要事儿,弄得情郎也是心神不宁,也有些懊悔不该来说这桩事儿,但若真是耽搁了要紧事儿。那自己怕又要后悔一辈子了。还是宁肯说出来的好。

  戈静如果真的要离开安原。那自己的一些计划就要抓紧时间运作了,曾令淳的常委问题肯定会在戈静离开之前得到解决,就像庄权所说的。戈静还是本届省委委员和常委,这也就意味着短时间内她可能暂时不会离开。

  **前后应该会有一波调整,尤其是**之后这波俎整是肯定的,包括蔡正阳在内的一大批干部都会调整岗位,戈静如果要走,多半也就是在这一波调整中。

  也就是说自己最多还有半年时间左右,半年时间里,自己至少要把这个市委市府班子成员要按照自己的意图稳定下来。这是自己日后发挥主导作用的最坚实基础。

  在陆剑民和自己从来不太融洽而钟跃军也还存在许多变数的情况下,赵国栋不得不未雨绸缪。提前做准备,他不希望自己因为太过自信而重蹈在怀庆的覆辙,那么在市委保持绝对控制力就是他要做到的。

  按照赵国栋的设想,曾令淳走之后,西江区委书记也要考虑像自己当初担任西江区委书记时那样进市委常委,当然,前提是这个西江区委书记必须是要自己信得过的人。

  另外。原本一直认为还有比较充裕时间来考虑的毛萍这个宣传部长职位也需要马上着手考虑,要获得毛萍的这个宣传部长职个,首先就得让毛蒋尽快走宣传部长位置上离开,否则真的到了时间彻底到时的时候再来考虑,只怕省里那边就不会那么容易同意自己的意见了。

  如果能够让未来的西江区委书记进市委常委,然后再把毛萍空出来的位置拿到手中,赵国栋也就不惧有谁能够在市委常委会上挑战自己的权威了,无论他们是在什么问题上,他们都不能。

  赵国栋不想和谁搞对抚,但是他不能不防范。而且是无针对性的防范。

  一边细细的盘算,赵国栋脑海中市委常委们面孔也走马观花般的在脑海中掠过,

  尤莲香基本上能够站在自己这一线,或许会在一些小问题上和自己有分歧。但是赵国栋相信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她绝对会坚定的和自己站在一起。而且赵国栋也有信心能确保对方和自己牢牢凝在一起。

  蓝光?从自己来宁陵之后,两人似乎还没有真正一次交心式的畅谈,这似乎是自己的失误,这一次会议结束之后,自己需要抽时间找机会来叙叙旧情,看看能不能找到共同的语言。

  焦凤鸣向自己靠拢的迹象很明显,这也是一个有些能力的角色,昔日在圣阳担任县委书记时工作便从没有落下过,即便是面对自己担任县委书记时花林的竞争也一样有一拼之力。他和时任县长的刘如怀之间良好的关系也是自己和他建立互信的一个关键。

  赵国栋和刘如怀一直保持着联系,虽然不及自己那些个老部下老朋友那样紧密亲热。但是即便是自己到了怀庆和部里,刘如怀仍然以党校同学身份和赵国栋有着电话联系,自己在部里工作时,对方也曾经来过一次。

  全力致是个很难控制或者说影响到的人物,从对方能不动声色间掀翻黄凌就可见一斑,市纪委在全力致到任之后几乎被重新洗牌,除了他从省监察厅带来的一名干部担任了副书记之外,市纪委下边几个中干都是他从下边县里甚至乡镇上选拔起来或者从检察院和公安上调过来的新鲜血液。

  这意味着这个家伙也是一个不甘雌伏的角色,一心想要做一番成绩出来,相信黄凌这条大鱼已经足以让他从市委常委走到市委副书记这个职位上了,真没有想到廖永涛会把这样一个人物派到宁陵,还真是看得起宁陵这块地方呢。

  看来自己也需要找个机会和对方交流一番,赵国栋并不认为纪委充分发挥作用对自己有什么影响。相反纪委这把手术刀本来就是帮助党委政府清除肌体毒瘤的一把有力武器,清除得越狠越快对于党委政府来说就越有利,当然这需要在可控范围之内。

  如果一个市委书记对与纪委书记没有任何影响力,那同样是一个失败,黄凌以为他自己可以掌控全局,公二有将仓力致泣把刀放在眼里,而这把刀转而给了他让他寿终正寝了。

  赵国栋从不小看人,尤其是像全力致这样已经给上一任深刻的上了一课的人,他更不会小觑,但是他也不会把对方视为敌人或者对手,了解对方,影响对方,进而掌握对方,这是一个渐进式的策略。

  全力致似乎和高阳关系相当密切,这也是一个可资利用的条件。

  高阳在宁陵市检察院担任检察长的时间也不短了,在自己离开宁陵之前他就开始担任检察长,一直到现在自己回来仍然在这个个置上不动,难怪他说自己是他的贵人,只有自己和他同在一地工作,他才能有更多的机会升迁。

  剩下的就是李代富和李元庆这二李了,李代富不太好说,自己以前在宁陵工作时就和时方接触不是很多,这一次来宁陵之后才算是真正打交道了几次,感觉还行,但仅仅是工作上的接触感觉而已,至于更深层面上的东西,现在下断言还为时过早。

  李元庆作为军分区司令员,这应该是不常参予市里边事务的角色,在不涉及自身利益前提下,赵国栋相信对方应该会很清楚局面,不会给自己带来多大困扰。

  晨勃现象据说是界定一个正常男人生理机能的是否正常的总要因素,不过赵国栋相信以自己坚持打坐养气这种状态。只怕自己的晨勃现象会一直持续到六十岁而不会消失。

  当然眼前自己这种怒发欲放的情形绝不算晨勃,而纯粹是诱惑所致。

  也许是昨夜注意到了自己心神不属,秋雁只是安静的依偎着自己入眠,睡得很香,细密的呼吸声甚至成为了赵国栋的催眠曲,让他不忍唤醒对方,而更愿意搂着对方交颈而眠。

  也许是睡姿不太标准,只是真丝睡裙下摆卷了起来,将大半个从腰肢倏然放大的丰臀展现在赵国栋面前。

  深蓝色蕾丝边小裤堪堪遮住股沟。并非小裤用料不足,而是躺在身畔的这个女人臀部实存太过于饱满,银盆般的臀瓣因为长期的运动锻炼,显得格外坚实翘挺。而天生丽质的雪白肌肤更是徐氏姐妹的最引以自傲的资本,靛蓝和白腻两相映衬。那份触目惊心简直让人忍不住想要探手一捏。

  我非圣人,孰能可忍?

  徐秋雁在第一时间就被惊醒过来,熟悉的大手有力的揉弄着自己臀瓣,她只能轻咬嘴唇,强忍住内心滚动的情潮,听凭情郎在自己身体上愁意肆虐,眼角的幽怨很快被火热的蜜吻所冲刷一空,取而代之的巾嘈唔唔的呢喃梦呓。

  跃马横戈正当时。

  欢愉之后的小憩是徐秋雁最喜欢的时候。让自己的头靠在对方雄健的胸膛上,尽情倾听着那如同皮鼓般咚咚擂响的心房,感受着对方身体中传递过来的澎湃热力,这个时候是最让徐秋雁感觉踏实安稳的时候,只有这一刻她才能深深感受到对方对自己的怜爱。

  赵国栋怜惜的将丽人紧搂在怀中,有时候他自己都在反省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在很多人眼中也许这就是荒淫无道,但是他却有自己的看法。与其让对方两姊妹这样流落在花街柳巷沉沦,自己为什么不可以给她们一份让安宁的生活?

  就这么简单,至于其他。他没有想那么多,也不想去想那么复杂。

  如果有一天她们都选择离开自己,那肯定是她们找到更适合她们的生活,自己也许会遗憾甚至也会伤感,但是绝不会懊悔,只会祝福。这就是缘分。缘起缘灭,同样也是一份缘分。随缘,这就是赵国栋最真实的想法。

  不要去轻易伤害爱你的人,伤害她的心比伤害的她的身体更恶劣。这也是赵国栋对待身畔人的原则,未必适用于每个人。但是他觉得自己耍坚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态度。社会是多元化的,积极向上,追求自己向往的,追求更美好的东西。这就足够了,你不能说现在不符合潮流或者被人诟病的东西就一定是糟粕,只要不违背法律,存在即合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