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三十九节 塞纳风情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三十九节 塞纳风情


  心习栋自然不知道自只卜出租车一幕被人看了个正着。…)发别人那么多感触。

  他没有带车回安都,这个党代会也算是放了老彭的假,自己也乐得轻松一下,打个的。想上哪儿就上哪儿,也懒得开车,要不还得控制饮酒。

  出租车把他送到了罗马广场的塞纳风情。这是一处很小资的西餐厅,这里的法式大餐究竟正宗不正宗赵国栋没有领教过,水果沙拉甜美可口与否也不尽然,但是这里经典的俄式罗宋汤倒是相当鲜美。

  陪筹韩冬用完晚餐,赵国栋才扣自己手中的一个很纤巧的长条形丝绒盒子送给对方,“生日快乐”。

  “我还以为你真的把我的生日都给忘了呢。”韩冬脸上浮起一抹动人的红晕,保养得很好的肌肤仿佛冰凝玉色,红云绕千重,乍然生灿辉,真可谓吹弹得破,乌黑的发丝下小巧玲珑的秀耳上一枚水钻耳针半露出来,证明对方追求时尚之心依然熊熊。

  韩冬并没有看礼物是什么就把它放进了自己坤包里,礼物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能记住自己的生日,有着一份心意,足矣。

  “怎么可能?我可以忘了我自己的生日,但是不会忘了小冬的生日。”赵国栋笑盈盈的回答。

  “三十岁了,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黄脸婆一词不知道是不是就从这里衍化出来的?”韩冬有些感触的搅动着手中咖啡勺,目光如春水般融融。

  山是眉峰聚,水是眼波横,赵国栋心中一阵微颤,韩冬的秀雅孤傲比起往日更甚,在安都市委宣传部已经成了一朵傲霜牡丹了。虽然很多人都垂涎这朵鲜花,但是谁也知道这位貌似彬彬有礼的女处长背后有着极为锋利的牙齿。

  曾经安都市政府有一位据说是青年才俊的百般纠缠追求,屡遭拒绝却不愿收敛,惹恼了韩冬,就在大门上把一个自诩伶牙俐齿的青年才俊损得无言以对,从此再也不敢登市委宣传部半步。

  “小冬,我想十年后我们如果能一样坐在一起欢聚,我想你的形象也不会变化多少赵国栋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对方,但是他知道即便是谎言,这个时候女人也是很爱听的。

  “哦?为什么?”韩冬大为惊奇。

  “因为我观察过,你应该是那种发育成熟比较早的女孩,但是青春期过后,你的变化就比较小了,可能你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其实你和十年前变化并不大。除了你自己的心理以及受心理影响下的服饰和日常语气、行为等等发生了一些变化外,你的相貌和十年前无二,只是你的气质变得更沉静了一些。”赵国栋有选择性的胡诌。

  “那你觉得我现在与以前相比,你更喜欢那一种形象?”眼眸中闪耀过一抹晶璨,韩冬歪着头调皮的问道。

  “嗯,如果韩冬你不是国家干部,而是自由职业者或者公司职员,我可能会比较喜欢你打扮得青春大方一些,毕竟年轻会让人心情更愉悦。但是你是国家干部,举手投足都已经有了一份领导的味道,保持目前这种沉静雅致的气质,也是很令人回味悠长。”赵国栋发现自己真是天才,面对这样艰险的问题也能应付裕如。

  “国栋,你当了书记之后口才也见长啊。以前只知道你辩驳起问题来头头是道,现在没想到你在女孩子面前也能达到炉火纯青的境地。不知道是不是长期实战壬练的结果?”

  韩冬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好,粉嫩的红唇轻轻咙吸着咖啡杯沿,棕褐色的咖啡缓缓流入朱唇中。奶滑凝脂,樱唇若瓣,让人下意识的有一种想要亲吻品尝的冲动。

  赵国栋有些无奈的苦笑,在韩冬面前他实在不愿意多就这个话题多说什么,两人之间那层敏感的薄纱,谁也不愿意挑明,赵国栋曾经几度想要劝导对方,但是都觉得难以启齿,而对方似乎也根本不想接受自己的观点。也只能作罢。

  “你们家刘若彤还好么?。

  “还不那样?她在哈萨克斯坦,回来时间不多,我工作也忙,一个星期能通两次电话吧

  赵国栋这倒是真话,原本在春节期间好像培养一感觉,似乎又随着时间空间的拉远而渐渐淡去,难怪说时间和空间是感情的最矢敌人,此话诚不虚,赵国栋也不知道等到刘若彤下一次回来时,两人还能不能找到那份感觉。

  韩冬轻轻叹了一口气,她真的无法理解赵国栋内心深处的想法,他没有选择自己,却选,六他并没有感觉的陌甘女人,韩冬不相信自只连那”八“比不上。除了她的家世似乎显得显赫深厚一些,其他呢?赵国栋不是那种玄意要去攀龙附凤的角色,如果真是的话,自己也不会将他打上眼了,这个男人每一次见面前会给她带来一种截然不同的冲击。

  仕途上的进步是一方面,不求上进的男人没有人会看得起,无论你追求什么,你总要为自己目标奋斗,而赵国栋在能源部的点点滴滴韩冬一样是通过各种渠道有所了解,他的表现让韩冬发现自己似乎已经从一种原本有些类似于狂热的单相思变成了深沉的迷恋,这让她又惊又怕,似乎又有一丝甜蜜。

  一个人独自在角落里注祯着仲庶点把希望的目光永久留住,不知道是不是也算是一种幸福?

  赵国栋在韩冬有些奇异的目光下显得有些不太自然,但是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有缘无分,这是赵国栋给自己和韩冬之间这段感情下的断语他自认为自己做得没错,也许并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目前他找不到更好的办法,这不是阿拉伯国家,而韩冬也不是罗冰或者古小鸥她们。

  严立民若有所思的看着斜对面坐着的这一对貌似情侣的男女。

  真没有想到赵国栋这小子居然还有这等本事。一个有夫之妇,还敢勾引韩度的侄女,他能从韩冬的眼神里看出来对赵国栋的那份感情,不过倒是赵国栋这小子似乎却有些躲躲闪闪,这让他对自己最初的判断有些犹疑。

  赵国栋的老婆是据说是国内有名的红色家族三代子弟,只不过在改革开放以后刘家二代领军人物因病离世之后渐渐没落下来,但是瘦死骖骇比马大,刘家的潜势力仍然不是一般的家族能够比拟的。

  尤其是这几年刘氏家族又有几个成员开始崭露头角,严立民虽然不太清楚具体情形。但是原来中组部出来到地方上,现在已经是辽省省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的刘拓是刘氏家族嫡系子弟他却是知道的。

  “立民,你在看什么,没见过别人年经过么?”坐在严立民对面的清雅女子微微皱了皱眉,不悦的道。

  “没唔,笑眉,你不觉得那个男人有些眼熟么?”严立民笑了笑。重新摇动咖啡勺。

  “哦?”女子好奇的扬起修长漆黑的眉毛,认真看了那边一眼,还是没有能辨认出来:“谁?”

  “咱们省里最年轻的市委书记啊。”严立民嘴角浮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

  “赵国栋?”有着一双特别漂亮的眉毛的女子惊讶的再度扬起眉毛。“那女孩应该不是他的妻子吧?”

  “当然不是,那是咱们市委宣传部文艺处副处长,很扎手的一朵冷牡丹呢,不少人想摘这朵花都是被扎得满手鲜血呢。”

  严立民仔细的观察着娓娓细语的这对男女,自己先前的判断似乎还真的有点偏差,韩冬对赵国栋似乎还真的还有点那个意思,这瞒不过他的火眼金睛,但是赵国栋却显得很平和淡然,更像是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对女孩的喜嗔乐怒似乎都很宽容,一时间还真看不穿两人之间的关系,真是有趣。

  “不会吧,赵国栋胆敢如此?!”女子也在仔细观察,她的观察力同样不逊于自己丈夫,都是刑侦战线上出来的高手,稍稍留意也能看出个大概。“嗯,不像是那种关系,我说呢,赵国栋再放肆也不至于如此。这里可是安都市小有名气的所在,也不怕碰上熟人?”

  “嗯,但是我可以肯定,韩冬对赵国栋有那么些意思。”严立民微微笑道:“韩冬是省委宣传部韩部长的亲侄女。”

  “哦?难怪,厉害,立民,这方面赵国栋可其你强。”女子也略带椰愉鄙屑的笑了起来。

  “人老了,跟不上时代了,这今年代,一切存在的,便是合理的,你不能强求别人都和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思想一样,我能理解,但我看不起。”严立民自我解嘲的道:“不择手段也是物竞天择的需要不是么。笑眉?”

  月票距离越来越大,咋回事儿呢?兄弟们难道真要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