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四十节 无声之战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四十节 无声之战


  栋有此惊讶千怎么会在纹里碰卜严力民夫妇,塞般说来不应该符合他们两口子的胃口才对,没想到这公母俩这把年龄了也还有如此闲情雅致,不过惊诧也就只是那么一瞬间,赵国栋立时就恢复了平静。

  在这个。层面上泰山压顶不变色已经是一种基本境界了,即便是被人捉奸在床,赵国栋自信也能不慌不忙的穿好衣物泰然面对,更不用说像今天这样和韩冬只是再普通不过的吃顿西餐喝喝咖啡而已。

  “立民书记,舒姐,真巧啊。”

  “严书记。”

  从赵国栋和韩冬不同称谓也就能分辨得出这种源于不同身份而对严立民的角度不通。

  赵国栋已经是一地市委书记了,虽然严立民现在是安都市委副书记,同样也是正厅级干部,但是与一个执掌一方的市委书记来说哪怕这个市只是一个经济并不发达,在省里地位也并不高的偏僻市,那也一样不同,因为他已经是能够决策几百万民众的真正诸侯,非严立民这种副书记可以比拟。

  “国栋小弗,真巧。”严立民也是淡淡一笑,在赵国栋面前,他决不会堕了气势,较量也好,竞争也好,远没有结束,甚至可以说才刚刚开始。

  “国栋,好久不见了,也没见你来瞧瞧你舒姐?是不是当了市委书记就忘了你舒姐了?”舒笑眉浓眉轻展,巧笑嫣然,别有一股风情。

  赵国栋对于这个。女人并不陌生,这是一个在省里公安这条线上相当活跃的一个女人。

  作为一个女人,能不动声色间登上省厅刑侦总队副总队长,除了她长袖善舞的本事鲜有人能及之外,自身也还是需要一些实打实的业务能力的,据说这个,女人在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工作时就以在审讯中擅长突破犯罪嫌疑人心理防线著称,其观察力和品味也是第一流的,严立民能爬到现在这个。位置,她功不可没。

  “舒姐见笑了,我这书记可不敢和立民书记相比,偏处一角穷乡僻壤,跑趟省里也得四五个小时,今次回来那也是沾了党代会的光,有机会一定来拜会舒姐,舒姐升了副总队长了,也该是发个帖子请请客才对。”赵国栋嘴角挂笑道。

  舒笑眉的刑侦纵队副总队长和严立民的安都市委副书记任命几乎是同时下来了,这也是严立民从公安队伍出来的一个理由,毕竟舒笑眉也即将要晋升正处级干部了,两口子再在一个单位呆着有些不合适了。

  “哟,芝麻大个事儿也要请客,那国栋你呢?”舒安眉美眸忽闪,半老徐娘能有这般风韵,到也不多见,严立民也是颇以为傲。

  “呵呵,我请客也行啊,那得在宁陵啊,舒姐若是有兴趣来,我随时请客。”赵的栋轻轻反击道。

  “行啊,哪天到宁陵,让老马带我也来觐见一下你这个宁陵的土皇帝,也该对宁陵公安多倾斜一些才对。”这个女人言谈举止也颇有一股巾阀不让须眉的豪气,给赵国栋的印象可比严立民强多了。

  讣韩,你和国栋是老熟人?”严立民把话岔开。

  “嗯。严书记,我和国栋是十年的交情了。”韩冬大方的道:“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小警察,不过抚牛的,和其他人不一样,我对警察的好感源于他的表现。”

  “哦?”严立民也是大感惊讶,他还真不知道两人十年前就认识,十年前赵国栋才多大?怕是网从警专毕业吧?“真没想到,他们俩还有这样不同寻常的交情啊。”

  “呵呵,严书记,这年头想不到的事情太多了,就像我也从没有想到过你会又重新脱离公安队伍一样。”赵国栋似笑非笑的反刺了一句。

  严立民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目光重新变得清冽冷峻,和赵国栋握握手,在向韩冬挥了挥手,倒是舒笑眉很是亲密的拉着韩冬说了两句,才转身离开。

  就像大海中的一朵浪花,卷起之后又迅速消失,四个人的相遇显得那样平常,礼貌的道别之后,又各自分手,赵国栋上了韩冬的富康,而严立民则是坐上了自己妻子的那辆悬挂着公安专段牌照的广本雅阁,各自向着不同方向离开。

  赵冉栋饶有兴致的花了两天时间才算把这份争议颇大的枫…土总体方案大概弄明白,真是有意思,赵国栋没有想引曰“担任宁陵市委书记第一桩遇上的棘手事儿就是这个城市规刮方案,这似乎和自己在担任怀庆市长之后拿出的第一个大手笔如出一辙。

  钟跃军是觉得自己会因为感情缘故就会站在他这边,还是觉得自己真正能理解他一力主张的这个方案?

  赵国栋不相信钟跃军为这样幼稚,以为自己在怀庆受挫,就一定会在这边无条件的支持他把在那边所受的抑郁之气发泄出来,那么也就是说钟跃军是觉得他有信心说服自己喽?

  据说钟跃军的这份方案在一出台之后就遭到以尤莲香为首的市政府一班人的集体反对,除了副市长堑文魁给予了支持外,因为他本来是这个计划的始作俑者之一,其他人都不看好,在市委这边钟跃军一样是一个孤独者,无论是陆剑民还是焦凤鸣都不支持他的这份方案计划,这一度让钟跃军有些绝望。

  尤莲香反对的一大理由就是这个方案严重脱离了宁陵实际,在经济技术开发区和西江区的河南新区以及临港新区中都尚有大量闲置用地没有得到开发之前,却又把城市发展目光转向了更加偏远的东江区,这纯粹就是头脑发热。

  财政困难也是另一个,难题。和怀庆相比,宁陵市财政收入更加拮据,其税源也相当薄弱单一而不稳定,非税收入相当惨淡,相较于市里财政的捉襟见肘,西江区和花林县等两三个县区的财政收入就要宽裕许多,这也是当初黄凌一力要全力打造市里的经济技术开发区,又想要收走临港新区和河南新区的主要原因。

  应该说钟跃军的想法是比较超前的,河南新区和临港新区其实面积并不算大,这两个新区现在是西江区的经济发动机,市里两度提议将临港新区和河南新区收归市里,合并到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里去都遭到了西江区的坚决反对。

  曾令淳虽然平时性格平和,但是在这个问题上却是异常的坚决,西江区的干部在这个问题上也是空前团结,连宗建也是旗帜鲜明的表示反对市里摘桃子的举动,因为越秀河大桥最初市里是不愿意出资的,后来还是区里通过各种渠道筹集了部分资金,市里才勉强补贴了部分资金,现在市里想来一网打尽,自然要遭到坚决抵制。

  而河南新区和临港工业区无法收归市里,市里在越秀河和乌江之间的规划就要受到区里意见的影响,虽然市里可以在重大问题上以统筹规戈的名义来协调,但是毕竟区里也是一级党委政府,利益之争使得市区两级在这个区域的权责利益之争显得格外激烈。

  所以钟跃军就跳出了市区一直走向西向南发展的思维窠向,把目光转到了乌江以着、咕国道以南的东江区。

  但是这也带来一个问题,那就是东江区境内的基础设施几乎是一片空白,如果要将市区规戈发展方向向东转向,那么市里就不得不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投入巨大,这也是尤莲香坚决反对的主要原因之一。

  东江区的区委区府所在地笋塘镇在东江区建区时纯粹就是一个普通镇甸,整个东江区几乎就没有一家像样的企业,恶论是工业基础还是财政税收底子都只能用孱弱两个字来形容,以至于在原宁陵市一分为二划为西江区和东江区时,原来宁陵市的干部宁肯挨处分也不愿意去东江区。

  以至于最后不得不采取硬性安排指标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夫妻俩都在政府部门就必须有一个去东江,而事业编制愿意到东江的就转为行政编制,而普通干部到东江,多多少少都能捞个一官半职。

  乌江以东的东江区基本上就是一个农业地区,名义上是一个区,但是以乌江为界,几乎就是两个世界,当西江区经济总量在力刨年已经突破了飞亿时,农民人均纯收入已经突破力力元时,东江区的凹还在为争取过口亿而奋斗,最终也只达到了八亿八千万,不及对方三分之一,而农民人均收入仅仅到一千七百元,比起西江区差距达到三百元。

  而钟跃军提出向东发展的主要理由也就是利用城市发展,带动东江区经济发展,促进东江区进一步融入宁陵城市经济体系。

  月票得票日少,心里难过,准备奋力一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