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四十一节 无法停步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四十一节 无法停步

  汰个人感货卜来看。钟跃军提出的这份城市境划方案应颇有些创意和独到之处的,甚至比自己当初在怀庆时的构想更加高明。

  这位据说是八十年代初最早从天津大学建筑设计专业毕业的老牌大学生虽然在从政之后渐渐把业务已经丢了,但是毕竟长期在建设部门任职,接触的也多是与建筑设计规划方面有关的业务,这份眼光和水准还是绝对不缺的。

  当然也正因为更高明更新颖。使的这份规划在很多人看来就是不切实际,完全是丢开了宁陵老城区这个现实,而异想天开的在一江之隔的东江区那边来饰造一个新城。

  在钟跃军看来宁陵老城区有其值的保留的一面,尤其是较为集中的李庄片的老街区都还保留着源于清末民国时期的建筑风格,具有浓厚的中南地区传统民俗建筑特色,极具保留价值。

  如果要采取旧城改造的方式逐步更新改建,一来宁陵老城区较为特殊,旧有街区的房宅大多属于私有财产,多年来维护一直比较良好,危房比例很低。街区规划也尚算良好,一旦要真的进行拆迁,其拆迁迁建的费用甚至可能比拓展新城区所投入基础设施费用更高出许多。而且亦有可能带来大量社会矛盾。

  二来这样一个。极具地方建筑特色风格的老街区真的就这样被拆毁,而重新推到建成千篇一律的现代建筑物。无疑就成了泯然众人矣的再普通不过的一座城市,无疑会让宁陵这个本来拥有一份独特魅力的城市失色许多。

  钟跃草从保护城市旧有风貌特色的角度来考虑城市协调发展让赵国栋很有启发,也让赵国栋对于城市规划发展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和怀庆不同的是宁陵老城区相对较为集中,而且老街区上拥有大量成片的保留着原有民俗风格特色的建筑物,而且这些建筑大多是私产,不从保护旧有建筑物的历史风格来看,仅从拆迁角度的经济角度来看也并不划算。

  拿钟跃军的话来说,兴许就是现在领导们的视野眼光日趋“现代时尚。”对于老旧的建筑风貌认为落伍过时,甚至会成为自己治下政绩中的一大阴影,务求要拆除这些“陈旧污斑。”新建成崭新漂亮的高楼大厦才符合“现代化城市”。的标准。

  虽然钟跃军在介绍他的这份方案中不无谀美之词,但是赵国栋当然不会被表面文章所打动,他是被钟跃军提出的一座城市要有自己独特的城市韵味尤其是保留自己独有的历史底蕴这一观点所打动。

  城市建筑风格无疑就是积淀历史底蕴的一个最深刻的烙印,一旦连这个烙印都失去,那么这个城市风格也就失去了灵魂,虽然这个观点有些偏颇,但是却也很是引人深思。

  虽然尚未彻底下决心采纳钟跃军的意见,但是赵国栋心中的天平已经在向钟跃军的观点倾斜,他决定要就这个问题和钟跃军再好好聊一聊。至少在这方面自己和钟跃军还是有相当差距的。

  如何兼顾保留城市历史风格城市韵味而又要有利于促进城市经济发展,这还有很多细节需要商椎,在赵国栋看来,钟跃军提出的这个方案遭到市委市府很多人的否定,甚至连素来思想相当开明的黄凌也不置可否将其搁置,自然也有他们的道理。

  钟跃军这个人还是有些意思,赵国栋对这位市长大人还真的起了一些琢磨的兴趣。

  这党代会刚刚一结束,对方就把这个冷放已久的方案又抛了出来交给自己是什么意思?

  明知道这个,方案可能会引来如此多反对,他还如此,是觉得想要用这个难题来考较自己的魄力毅力。还是想要用这桩事情来引发班子里的矛盾,抑或是他真的觉得这项工作就是目前市里工作的最为紧迫的工作?

  赵国栋推开窗户,扑面而来的湿热江风让呆久了空调房中的他一时间有些难以适应,但是略带一点腥气的江风还是让他感觉到自己在这座城市中的真实存在。

  摆在面前的工作可谓堆积如山,几乎没有哪一样是能搁下等一等的。每一样都很重要,每一样也都很急迫,但是要说搁一搁这地球似乎也就这样照常转,宁陵老百姓也一样其乐融融早出晚归,这就是现实生活。

  问题是作为自己,能停下来么?

  很具然,不能。

  全省二季度肋增速已经出来了,怀庆高居全省第一,远远高于其他地市,永梁紧随其后个居第二,再次是通城,安都和宁陵并列第四。

  前五个地市之间的田增速依然有一个明显的沟整,怀庆和永梁比起

  心一泣增速相差在十个百分占左庆同比增速高达百分恤一,而永梁增速也高达百分之二十八。通城百分之二十一,安都和宁陵百分之十六,这触目惊心的对比让赵国栋没来由的生出一丝焦躁感。

  怀庆经济发展已经进入快车道,尤其是和讯科技在三月的投产创造了一个建设的“和讯速度。”堪比在安都高新技术开发区的“华芯奇迹。”

  这家企业立时就产生了立竿见影的效果,而紧随的精英科技、仁宝电子、广达电子等多家企业也将陆续投产,赵国栋估计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怀庆增速都会一直高居榜首。

  电子产业的蓬勃兴起将极大拉动怀庆经济崛起,估计全年加增速甚至有可能超过百分之三十五,这是一个全省甚至全国所有地市都望尘莫及的速度。

  永梁也不示弱,随着国内房地产市场逐渐升温,各地建筑行业也是兴旺发达,极大拉动了永梁的主导产材和化工产业,甚至连宁陵港的生意兴隆也有很大程度来自于永梁这些大宗货物的外销。

  至于通城经济增速提速源于中石化去年开始在通城的大型整装天然气气田开发,由此带动了一系列天然气化工和设备产业的投入,使得通城经济发展也迎来了以高速增长期。

  宁陵呢?宁陵该怎么办?

  赵冉栋双手撑在窗台上,注视着窗外。

  宁陵币委市政府大楼位置平行而立。都处于乌江岸边,北距咕国道两点五公里,南距西江区委区府所在的越秀河与乌江交汇处两公里。

  市委市府平行而立,只是隔了一道并不宽的小巷,小巷是封闭的。但是中间却有两道门将市委市府连通起来,一条绿荫夹道将市委市府连通起来,方便市委市府领导以及两边工作人员进出来往。

  经济发展永远是主线,以宁陵目前的财政状况,要想实现民众所期望的民生保障工程得到提高,那就需要在财政税收上的大幅度增加,开源节流,开源永远胜于节流。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钟跃军的新城市建设规划方案也是一种拉动经济促进税收增加的方式,只不过在基础设施上的先期投入又会让财政支出陷入困境,这似乎就是一个无解的死结。

  大规模投资基础设施拉动经济。反过来促进税收和非税收入比如土地出让金的大幅度增长,回补财政的缺口。看起来很美好很合理,问题在于先期投入相当巨大不说,而且是否能够收到预期效果也很令人质疑。

  宁陵经济技术开发区以及西江区的河南新区和临港新区企业投资和新增企业数量都明显下滑,这是一个相当危险的信号,尤其是在开发区、河南新区、临港新区仍然保有较大面积的可供建设的工业用地情况下,这就不能不让人感到担心了。

  宁陵四只第二季度能保持第五的增幅很大程度来源于云岭金马河电站最大的一个,关键性工程一咕噜沟电站全面启动、安湘铁路宁陵路段全面进入建设阶段、安湘高速土江段和花林曹集段也都进入了全面施工阶段,这三大建设工程起到了关键作用,建筑业产值的巨大增幅扛起了宁陵二季度凹增幅能勉强保持前五的半壁江山。

  在全市各县区的增幅中,赵国栋也仔细研究过,除了开发区、云岭县、花林县以及西江区超过了百分之十六的增速之外,其他县都不尽人意。尤其是东江区、曹集县、丰亭县、土城县更是以低于全市平均增幅五个百分点的增速低位运行。

  如果扣除几大建设项目拉动的影响,这让赵国栋越发感觉到宁陵真的再出现一种两极分化的状态。那就是发展先行者愈快,而发展落后者愈落后,而即便如此,发展先行者愈快的幅度也在呈下滑趋势,这更增加了赵国栋肩上的压力。

  怎样激励发展快着愈快,而发展落后者奋力赶上,这个问题摆在了赵国栋面前。

  这不仅仅是引进几个,项目拉来几项投资或者调整某项产业结构那么简单,在赵国栋看来,归根结底还是干部的思想观念、工作作风、责任心、敬业心等等综合体现出来的能力素质问题,尤其是县区领导班子这方面的问题。

  第一更!今日俺要爆发一回,收复实地,兄弟们,基本目标三百张月票,到三百俺四更,到四百俺五更。保质保量,绝不食言,到五百,俺。俺,俺就疯狂一回,六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