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四十三节 全面出击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四十三节 全面出击

  横陆剑民样敏感的人讣有曾令然现在他的市委帝赞州市委秘书长的任命已经下来了,但是市委却暂时没有让他卸任西江区委书记的职务,曾令淳估摸着赵国栋还是在西江区委书记人选上没有考虑成熟。

  现在潜在的区委书记人选有条阳县委书记曾可凡和开发区党工委书记刘如怀,以及市计委主任赵秋立,也有传言说副市长鲁能可能会出任西江区委书记并进甫委常委,传言纷纷,不少人也来问他,曾令淳也只有摇头表示的确不知晓。

  现在市里能猜透赵书记心中所想的只怕没有谁,西江区委书记这个位置不比其他位置,如果是其他县区的书记,可能花林县县长唐耀文会有机会,但是西江区委书记则不太可能,这个位置太过敏感重要,只能从其他县区书记中或者平里重要经济部门一把手里产生。

  曾可凡有优势,本阳这几年表现不俗,现在经济总量稳稳居于全市老三,虽然舒志高走了,但是曾可凡还是用他自己的能力证明了他不是靠什么人上位的;刘如怀也有可能,开发区在他担任党工委书记期间也是突飞猛进,而且他与赵书记关系也不错,和组织部长焦凤鸣关系相当良好;当然赵秋立也有可能,他和尤莲香常务副市长关系十分密切,而尤市长和赵书记关系就不用说了。

  一年的磨合下来,曾令淳对赵国栋的思路大致能摸索到一些脉络,赵国栋专门召开市委常委会布置转变观念整顿作风这项工作,而且在常委会上一口气提出了几个观点,让常委们都有些震动,曾令淳也意识到下一次市委扩大会议纵然不是一次决定全市处级干部们决定乌纱帽的会议。也是一次赵国栋观察分析各县区各部门一把手们表现的舞台。

  虽然议题听起来有些虚无,但是如果你认真琢磨这份市委文件。你就能揣摩出这份文件中包涵的丰富含义,这就要看你这个。县委书记、县长有没有足够的政治敏感性,有没有这份能力把虚的议题落到实际,这就是本事。

  所以他在市委常委会一结束之后。就让秘书打电话通知区委办,要求区委办通知明天召开区委常委会转体研究布置这项工作,并要在下周市委扩大会议之前召开一次区委扩大会议,谁要是在这个问题掉以轻心,满不在乎,只怕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

  ,

  舒展了一下身体,赵国栋就在刃公室里随意的走了一趟拳脚,一身汗意渐渐透了出来,这样的生活和工作状态的确不太健康,但是似乎自己也无力改变。

  进入七月以来气候就越发奥热了。赵国栋自己盘算了一下,几乎每天晚上他都没有在十二点以前休息过,每天早上六点半起床,打坐加锻炼一个小时,这一项是雷打不动。确保自己一天的精力足够旺盛,要不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工作状态还能维持多久。

  萧华教授一行人终于十分满意的回去了。

  赵国栋让钟跃军专程陪同对方一行人去考察了丰亭县的竹材资源分布状况和建厂情况,昨天李代富副市长有全程陪同他们一行到了东江区和云岭县看了看竹林分布区域以及竹材种类,对宁陵竹材资源情况相当满意。

  这是一个良好的开头,萧华牵头的安大土木工程系竹制环保建材课题研究小组取得了十余项国际专利,并且获得了国际竹藤组织的高度赞扬。竹制环保建材的商品化也已经取得了突破,可以正式付诸实施。

  这个项目很值得关注,赵国栋要求李代富务必高度重视,力求拿下这个项目能够在宁陵落户,已经有多家建材企业有意与安大方面联合开发这个项目,安都建材界著名的森友木业据说也有意参予这个项目。

  连杨天培都打来电话询问这个项目,这让赵国栋颇感惊奇。

  原来森友木业是天享集团长期或作伙伴,森友木业老板也是杨天培生意场上十分要好的朋友,他也在游说杨天培共同出资来开发这个具有良好前景的项目。

  赵国栋也实事求是的介绍了这个项目的前景以及宁陵的优势,建议天享可以以出资占股的方式与森友木业一道和安大方面合作来推进这个项目。最新童节就洗涧书晒加凹口甩姗)小说齐伞丛以辽一个很有前景和钱涂的项耸集希望能够舟叫、丹材行业走综合一体化发展的道路,但是在这个问题上却迟迟没有下决心。

  赵国栋也给他们建议过不要轻易涉足建材这种常规基础产业,投资大不说,而且极易受到产业政策左右。做小了竞争力不足,环保约束多。产品成本居高不下,做大了,投入巨大。成本回收时间长,尤其是现在建材这一类产业有蜂拥而上的趋势,竞争只会日趋激烈,还不如老老实实在建筑业和房地产行业上下足工夫。

  当然如果有技术含量较高的环保建材行业还是可以试水的,而萧华这一个竹制环保建材似乎就符合了天乎的投资意图,这也意味着天乎要真的步入建材行业了。

  “赵书记,堑市长来了。”声音响起时,堑文魁的身影毛经出现存了办公室门口。

  “哟,文魁啊,来坐。”赵国栋笑吟吟的招呼对方。

  “赵书记,这才是吃了饭,老坐在办公室也不利于健康,钟市长刚才打电话来让我过来问问赵书记有没有空,如果有空就一块去乌江边上遛一遛。

  ”些文魁大大咧咧的道,赤红色的脸膛似乎是因为喝了两杯而变的有些发紫,

  “哦?乌江边七?这不就在乌江边上?。赵国栋一指窗外。

  “走到江那边,东岸。”堑文魁朗声笑道。

  “噢,明白了,走吧,跃军既然这么有兴趣,还让你过来专程邀请。我怎么能辜负好意?”赵国栋半开玩笑的道,“就坐我的车过去吧。开一个车就够了

  奥造6沿着乌江东岸河堤上缓缓的向前移动,从车窗外望过去,这里是一片起伏不平的低矮洼地,似乎和最早越秀河南边再未开发出来的情形有些相似,以沙石滩地为主的的形一直要从这里向南延伸,足足有三四公里。

  被拉建筑垃圾重车轧出来的便道在洼地里横七竖八,坑坑洼洼的滩地中到处都是如小山一般的建筑垃圾。间或有一两个乱坟岗子从一人多深的杂草里探出个头来,整个这片区域都充斥着一种衰败和萧索的气息。

  “赵书记,这是咱们市里公认的垃圾场,市里几乎所有的建筑垃圾都往这儿拉,交警队也管不住,从引5国道沿线一两公里路段,岔口足足有二三十个”交警队逮着就罚也不顶事儿,全选着下半夜过来,要不就沿着这河堤上可劲儿往下开。稍不留意钻进这片乱坟岗子地,你就找不着了,都是些自卸车,屁股一抬,得,全没了,你要取证都找不着。”些文魁叹了一口气示意彭长贵停车。

  这一片长条形的带状洼地其实应该算是东江区历来防范乌江水漫堤或者决口的缓冲地带,吧年的洪水就在这一片撕破了堤坝,导致这一段最南端的两个乡镇受灾,但是也正是这一片缓冲地带不但大大减缓了洪水的势头,也为东江方面抗洪抢险赢的了短暂但是宝贵的时间,至今也还可以看到那一场洪水在这里留下的痕迹。

  “现在不仅仅是建筑垃圾往这边拉了,有人图方便,甚至连生活垃圾也敢往这里扔,如果这种情况不的到遏制,只怕要不了两年,这里就真的会成为一片臭气熏天的垃圾场堑文魁补充道。

  赵国栋能感觉到钟堑二人的意图。虽然钟跃军也或明或暗的几次询问赵国栋对整个城市规发的看法,但是赵国栋都已需要在仔细考虑为由没有答复,这让钟跃军也有些沮丧。

  倒是堑文魁很有信心,那一日赵国栋和他的斗嘴让他感觉到赵国栋绝对不是一个为求稳而故步自封的人。对方内心涌荡着的漏*点他能够清醒的感受到,只不过为什么现在一直迟迟不肯表态,他也不清楚,也许真的是时机不成熟。

  “跃军,文魁,你们看,这一片地势如此之低,而且靠江岸太近,乌江水倒灌的可能不说,我们宁陵夏秋之际雨季集中,一旦遭遇暴雨。只怕就是一片水乡泽国饿”赵国栋下车之后站在江岸上伫立良久方才说出一句。

  “啊?。一直站在赵国栋身后没有做声的钟跃军和堑文魁交换了一下惊喜的神色,俩人都没有想到赵国栋会在这个时候突然问及这样一句话,难道?

  第三更,俺要月票,兄弟们不要吝惜,赶快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