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四十四节 玩的就是心跳!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四十四节 玩的就是心跳!


  瑕国栋众此天直在琢磨着一个消息六儿

  谭立峰已经在就怀庆城市规划发展重新进行意见征求,据说主要原因是由于城开司老总祝中原和他的观点有些不一致。

  虽然赵国栋不相信谭立峰会如此短视,但是摆在面前的事实却是梧桐大道工程已经暂时停了下来,这是桂全友给自己电话中很明确的告诉了自己。

  许乔也来了电话,大略谈了一些,这让赵国栋很是慨叹,人走茶凉。自己走了不说了,就连原来宁法首肯的方案也一样可以调整,看来谭立峰真是“实事求是”这个观点坚决贯彻者。

  这也就意味着怀庆城市规刮可能会重新调整,也许会缩减一些在他们看来不必要公共设施,一些规划中的自然绿地可能也会削减。

  唯一能让赵国栋感到欣慰的就是中央森林公园依然会保留下来,大概是因为这个内圈的环线方案实在不好调整。而且也因为这个中央森林公园会让怀庆的城市绿肺功能强许多。

  既然怀庆已经放弃了自己的构想落入俗套,为什么自己不可以在宁陵重新构建一个更让自己心驰神往的画卷呢?

  实事求是的说钟跃军的规划构想比自己最初在怀庆的设想还要科学合理许多,现在对方只是缺乏足够的力量来推动推行这个方案而已。而自己恰恰就不缺力量。

  也许就是在得知了怀庆城市规戈发展出现重大调整之后赵国栋才下定了要支持钟跃军的这个规刮,虽然这可能会面临许多阻力和无数想象不到的困难,比如资金、项目方面的支撑,而且也可能会让钟跃军趁机获得一些在黄凌时代从未尝握过的资源。但是赵国栋不在乎。

  如果自己作为一个市委书记还整天担心因为工作上的缘故而无法驾驻这个市长,那自己就真的还不如趁早卸任算了,赵国栋有这个自信心。

  “赵书记,情况不是您想象的那样糟糕,您瞧,这一带虽然地势很低。但是沿着这里上去是一个逐渐升高的缓坡,只不过这里地势零乱掩盖了它的真实走势,而且如果这一片真的要开发,那首先需要把这一条狭长地带要垫起来,另外在地下排水系统也要进行合理规划。”兴奋不已的堑文魁赶紧解释道,他不希望因为这些细枝末节而导致赵国栋徽变主意。

  “是啊,赵书记,这一带至少也有将近五六平方公里,就这样荒在这里,而我们的开发区二期所占的全是上好良田,河南新区的河滩地也已经基本上告蔡,二期也已经是以上好良田为主了,如果我们的城区还要进一步扩大,不考虑旧城改造的话,几乎都只能以占用良田为主。为什么我们不能打这一片地区的主意呢?”钟跃军也是大喜过望。

  “跃军,你用给我增添什么新的心动点来勾引我了,我这个人的脾性你多接触几回就会知道了,既然我认定了你的观点是正确的,就会不遗余力的坚决支持到底。”赵国栋淡淡的道:“说实话,你的规划中最吸引我的不是旧城拆迁带来的巨大成本和社会矛盾,也不是拉动东江经济可能带来的巨大社会效益。”

  钟跃军和堑文魁都睁大眼睛惊讶的望着站在河堤上听凭江风将他衬衣催得猎猎作响的赵国栋,一副睥睨众生的气势昂然而出。

  不是为了这两个原因,那还能是为了什么?

  钟跃军一直以为能够打动这位搞经济一把好手的市委书记只能是经济原因,那就是拆迁成本和拉动东江经济发展,没想到对方居然明确否认这个原因。

  “嗯,可能我的观点有点功利或者说虚荣吧,我更看重你所说的,保留我们宁陵具有中南地区浓郁民俗色彩和历史风格的民居可能会让我们宁陵这块城市名片不至于在与其他城市克争中黯然失色,这是能让我忤然心动的最大集因。”赵国栋泰然道:“我们不能做历史的罪人。经济发展慢一点,可以容忍,但是如果我们毁了代表这个城市特色和历史民俗底蕴的东西,那我们就真的是百死莫赎了。”

  就这么简单,或者这么高瞻远瞩大义凛然?钟跃军有些不相信,或者说对方身上流露出来的霸气悍然让他有些不太舒服使他想要否定这个。看起来太过浅显易懂的道理?

  这个比自己还要小十幕岁的男子身上,方才竟然让自己下意识的生出一种不动如山的巍然感觉,这让钟跃军心中很是懊恼和烦躁,甚至冲淡了自己这个苦心积虑规刮出来这个方案获得对方支持的快感。

  堑文魁自然没有钟跃军那么多涧书晒细凹曰甩姗)不一样的体蛤,小说好去外必旧。并非他是没心没肺的人,而是副市长的身份决定了他貌诞胀从于市委书记的强力权威之下,无论他这个副市长多么牛气十足,在市委书记面前那都得收敛起来,就那话。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你就得给我卧着。

  “赵书记,我老堑是粗人,想不到那么深远,我看你到是和钟市长的观点有些一致,但是老些知道最浅显直白的一点,把这一片六七平方公里的土地开发出来,那就是一大箩筐真金白银。东江区那边我也了解过了这一片土地属于笋塘镇河滩地,部分属于集体土地。一部分属于水利部门调整规戈小之后一直没有确权的地块,要说无主地也不为过,嘿嘿,赵书记,钟市长,无本万利的生意啊。”

  些文魁笑起来活像站在鸡舍面前打旋儿的黄鼠狼一般,忠厚中带着小农式的狡黠。

  “无本万利?老堑,是你真的异想天开,还是你和跃军俩合伙来蒙我吧?”赵国栋哂然失笑,“就算是东江区把这片土地白送给你堑文魁。我问你,你怎么来开发?开发出来打算做什么?工业集中发展区还是商住小区,抑或是觉得这里可以成为咱们宁陵的中心商业区?”

  略带椰愉调侃的口吻听得钟跃军也有些脸烫,倒是堑文魁皮粗肉厚。满不在乎的道:“赵书记。这年头,你就是钓鱼也得在钩上挂点像样的饵不是?基础设施投入那必不可少。但是这是一笔长久买卖,这几平方公里真要折腾打理出来,如果我们市里再有意引导,我就不信您看不出这其中巨大的利差。”

  赵国栋到也很是欣赏堑文魁这份爽直利落,“老堑,你打算怎么引导。你不会就只凭这引5国道这个公路大桥就想要把全市老百姓的都引导到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来吧?西江区发展临港新区和河南新区勒紧裤腰带砸锅卖铁搞了越秀河大桥,你呢,打算怎么弄?乌江可不是越秀河。如果要修桥,这笔投入有多大你考虑过没有,钱从何处来?是财政承担,还是想要通过城市开发公司贷款来扛上?”

  “赵书记,感情您早就在琢磨这事儿了啊?钟市长和我还一直抓头皮想着怎么来说服您呢?没错儿。赵书记,最大的难处就是这座乌江大桥,我初步估算了一下要建这样一座横跨两岸的干线桥,没有一两个亿怕是拿不下来,这也是我和钟市长最感头疼的事儿。”堑文魁乐呵呵的瞅了一眼钟跃军。

  “跃军,说说你的想法吧,别老是把老些推到第一线。”赵国栋膘了一眼钟跃军。

  “赵书记,其实这也不是啥新鲜事,您在怀庆也不是搞过么?您是利用建委下边的城开司,宁陵这边建委下边没有这个机构,我到是觉的可以效仿东部一些城市,搞城市投资公司,专门负责解决城市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的融资问题,搞一搞信托股权投资或者企业债,实在不行。利用银行操作过桥贷款也可以,当然因为不仅仅是建设一座桥这么简单,还涉及到整个河东新区的开发以及乌江防洪堤的加高加固,我估计真正要全面推开建设的话,融资规模至少需要八个亿倒十个亿。

  钟跃军眼中闪耀着有些兴奋的光芒,显然是说动了赵国栋让他似乎噢到了成功的希拜

  “八到十个,亿?”赵国栋心中抽了一口凉气,但是表面上却显得十分平静,这家伙胃其油不比起自己在怀庆玩的空手道还要干净利落。但是不能不说这个计划小很富有刺激性,十个亿的资金足以拉动多大的投资规模?就算是分成两三年内投入,也是一个令人震惊的规利了,只怕一下子就可以把东江区的经济带上几个台阶。

  这是在冒险。

  如果没有雄厚的工商业和服务业高速发展作为后盾,没有大规模的城市化进程作为基础,这纯粹就是一个空中楼阁,仅仅是这笔所谓的融资就可以把宁陵财政拖下地狱。

  赵国栋轻轻瞥了一眼似乎舔了一下嘴唇的钟跃军,对方眼睛中似乎也有一份挑衅的光芒,好像是在撩拨自己敢不敢玩这一出心跳的游戏。

  玩的就是心跳!

  赵国栋笑了起来,何况自己这个先知先觉者,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