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四十七节 好斗凤凰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四十七节 好斗凤凰

  会议从上午八点半准时开始。一直到中午十二点结束,然协骸在市政府食堂用餐,下午两半点准时开始,到下午六点结束。

  其间会议纪律异常良好,所有的电话包括丰委常委们的电话铃声没有响过一次,接听电话一律不得在场内,包括赵国栋本人在内,一般电话都是秘书接听,重要电话也是在场外三五两句就结束,迅速回到座位上继续倾听汇报并认真记录,这也让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效仿。

  二十多个汇报单位,被赵国栋点名批评的单位和区县多达九个,而且个个几乎都是在赵国栋平和但是犀利的诘问下难以自圆其说,受到表扬的也有三个,个个都是喜形于色。

  即便是中午这短短的一个多时里,也有不少主任和秘书从单位上赶过来,和主要领导们一起商讨斟酌下午的汇报稿,以求能在汇报时能更准确合适的表述意思,拿有的人话来说,这次述职可比在人代会上述职精简而又紧张多了。

  相较于上午不少人汇报时的紧张慌乱,已经汲取教的领导们在下午的汇报就要简短精炼许多,而且提出的问题和解决办、法也更实际和更具针对性,赵国栋在做最后讲话时略带调侃的表示如果这一次会议能够带动各地区各部门会风的改变。那也算一项成绩。

  ”

  为期一天半的市委扩大会议实际上就是一个的述职暨全市转变思想整顿作风大会,在第二天上午的会议上,赵国栋罕有的花了半个小时来阐述自己在就任两个月间对全市干部队伍思想作风的看法,并作了题为《振奋精神,转变思想,改变作风,为实现宁陵崛起而奋斗》的工作

  。

  《宁陵日报》全剿小载了赵国栋的讲话稿,而各县区各单位也认真学习赵国栋这篇并不算太长的报告。报告中提出要在三年内让全市经济总量、城镇居民人均收入、农村居民人均收入都要有一个明显提高的

  标。

  这个提法也在各部门各单位了起了热烈讨论,大家都很关心这位曾经在花林、西江和开发区连创经济奇迹的新任市委书记准备以一个什么样的大动作来改变目前宁陵的经济格局。

  “国栋,你在常委会上提出三年进前五这个目标有些高了吧?”尤莲香也不知道赵国栋怎么会突然把自己一个人叫上在老城区里兜了一大圈,然后上了这个。荒凉的堤岸上。

  “三年进前五看上去是有点高。但是我也是盘算过的,第一,今年不算在其中,要明年咱们这一届政府才算是正式换届不是?也就是说指的是田年三年,实打实要算三年半。”赵国栋笑眯眯的道,和尤莲香在一起单独沟通要轻松得多,不用忌讳啥。

  “默,占这样一个小便宜你也这么高兴?”尤莲香摇摇头,脸上忧色更浓,“原来没有在政府这边不觉得;现在过来了才知道家底薄的难处。处处都要钱,捉襟见肘这句话真是太符合我现在的心情了。”

  “尤姐,不要那么悲观嘛,天跨下来还有个子高的顶着,至少现在我算个子高的吧?”赵国栋笑笑。“对宁陵没信心也该对我有些信心才对。”

  “多,宁陵七县两区,五百多万人,可不比你花林县或者西江区一个县区那么简单,黄凌费了四只功夫也只前进了四位,而且说难听一点的话,那都是借了你原来留下的光,前面几个地市和我们差距也不算很大,现在呢,哼哼,怀庆厚积薄发。永粱如日中天,绵州、建阳方兴未艾,就算是看上去光芒不再的宾州蓝山两个市与我们宁陵之间的差距那也都是不是一星半点。”

  “宾州去年凹是刨乙,蓝山是历亿,咱们的亿,就算你本事大。今年下半年咱们增速快一些,全年能拉平达到百分之二十,咱们也不过,口亿左右,而宾州、蓝山的增速都是在十二左右,两市凹与我们的差距还是在沁亿以上,剩下这三年时间,我们要超越蓝山宾州,每年的增长率要达到多少你算过没有?而且就算是我们真的超过了蓝山宾州。那前面依然还有五个地市,绵州建阳不说了,差距太大,就是怀庆和永梁现在发展势头,我估摸着两三年后只怕也要赶上绵州建阳。”

  尤莲香细细的替赵国栋分析着形势,越”;中越觉得没底。眉头也皱了起来。…”

  “嘿嘿,尤姐,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若是不自我加压,怎么能逼得大家一起齐心协力?。赵国栋点点头,嘴角含笑。

  “我也盘算过,若是以常理来算。咱们别说要撵上怀庆永梁。就算是追赶上蓝山和宾州也属于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从来说一不二,说到就要做到,我在花林时,花林与西江的差距有多大?花林大概只有西江的三分之一不到吧。现在差距有多大?我记忆中我离开宁陵的时候,花林的凹已经达到了花林的五分之四吧,所以呢,尤姐。这年头,正处于这个风云变革的时代,一切皆有可能,只要你和大家都来帮我,就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赵国栋身上透露出来的强大自信让尤莲香没来由的一阵迷惘,如果是黄凌这般嚣张,她肯定会表面恭和内心不屑,但是赵国栋的这番说辞怎么就会让自己无条件的相信甚至有点欣赏和迷醉的感觉呢?

  尤莲香轻轻咬了一下自己舌尖,让自己清醒一些,自己是常务副市长,不是追星族。保持必要的冷静和理智是最起码的。

  赵国栋在花林和开发区都创造了经济奇迹不错,甚至在怀庆他也一度成为明星市长,但是一个市和一个县区截然不同,而宁陵条件更不能与怀庆相比,在市委常委会上发出这样的豪言壮语固然能赢得一时的侧自。但是一旦大家发现情况并不像你描述的那样美好时,那你就可能遭遇信任危机了。

  三年时间并不长,而且也根本用不到三年,两年甚至到明年底,明眼人就能大略见出分晓。就算你是市委书记没有谁会公然质疑你的权威。但是你在日后的工作中的执行力必定就会大打折扛,尤其是在班子里就更会出现这样微妙的变化。

  “国栋,我当然会尽全力帮你,但是你觉得就算大家都服从在你的指挥之下,你就能逆天?”尤莲香有些疲倦的笑了笑,拂弄了一下被江风吹得有些散乱的发梢,稍稍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你是不是有什么大的计和想法?”

  “嗯,尤姐,你看这一片地域如何?。赵国栋目光从宽阔的江面收回来,投向荒凉的卵石滩地。

  反应异常灵敏的尤莲香立即警觉起来,钟跃军和堑文魁在打江东新区的主意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早期就因为在市里缺乏支持而不得不冷处理搁下来,怎么,现在觉得赵国栋来了,又不安分了?

  “国栋,是不是跃军甫长和老堑两人又来撺掇你要开安江东新区?。

  “尤姐,我刚才带你在市区里转悠了一圈,你觉得老城区的情况怎么样?”赵国栋没有正面回答尤莲香的问题。

  尤莲香犹豫了一下,她也不愿作违心之言。

  旧城改造是每个城甫发展都必须要面对的问题,而宁陵老城区旧城改造面临的问题更多,李庄片区一直因为涉及动迁赔付费用巨大,黄凌在任时就几度搁浅,赵国栋来之后,尤莲香一度希望赵国栋能够强势推动老城区的拆迁,但是现在看来赵国栋似乎倾向于接受钟跃军和堑文魁的看法了。

  “老城区旧有街区从目前来看还勉强能行。但是国栋,你要考虑清楚,如果现在不改造,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政府要改造只怕就要付出比现在高几倍甚至十倍的代价!”尤莲香皱起眉头道:“而跃军市长的方案我估计丝毫不会比拆迁费用低。光是这一座大桥我估计没有两个亿就下不来,这还不算如果要开发这一片在道路和各种市政设施上的投入”。

  “尤姐,动迁费用不是我考虑的重点,你注意到没有,我们宁陵老城区里这些老街区和其他城市的旧城改造不太一样,其他城市的旧城改造。要么就是改造城中村为主,比如安都、建阳,要么就是以改造规戈无序和房屋质量存在大量缺陷的危旧房区域为主,比如绵州、永梁,但是我们宁陵老城区不一样。

  。赵国栋仔细的分析着。

  “有什么不一样?。如同一个好斗的凤凰,尤莲香已经进入了战斗状态,此时的她早已把其他一切抛在了一边,现在她是宁陵市的常务副市长!

  新的一天开始,生命不息,战斗不止,最后几天,老瑞斗志昂扬,兄弟们继续支持,检查一下还有没有月票。别漏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凶叭,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涧书晒加凹姗)不一样的体蛤,小说好去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