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五十四节 无所不能,近乎妖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五十四节 无所不能,近乎妖


  兰凤鸣斜躺在水中。不插言,就听着赵国栋和刘如怀在斥,川向我一句的讨论着开发区的产业发展。

  赵国栋此人在经济上的噢觉无人能及,就算是黄凌也比此人差得太远,不愧是搞经济起家的,又在能源部去染了一水,现在更是厉害,据说他也是政法战线上出来的,不知道怎么会在经济上很有一套,这大概也是各人的天分。

  关键是此人的眼光太过高明。往往都能踩到经济发展的节拍上。这是最令人恐怖的也就是说你根本就淡士和他站在一条起跑线上。

  自己在本阳当县委书记时也很是研究了一下花林的发家史,说实话在巧年时何曾把花林这等末流县放在眼里?自己那时候也是盯着西江和曹集两县,没想到两三年时间,花林的食品工业和制革工业一下子就扛起了全市经济增幅大旗,周邻的苍化和花林差不多,曹集甚至比花林条件更好,但是几年时间就被远远甩在了后边,自己和如怀两人也是禅精竭虑,可愣是望尘莫及。

  到开发区,一年时间不到就把电力设备和材料制造基地折腾起来,一个三四亿半死不活的开发区,第二年增速就达到了百分之八十,如果没有这个基地名头,凭啥几年时间产值就能达到十三亿?

  现在到了宁陵,两三月下来,就基本上掌控了宁陵局面。

  轻描淡写顺水推舟的把这一个城市规利方案推出去,不但钟跃军屁颠屁颠被他指挥得团团转,而且死心塌地卖命,还搭上了堑文魁这炮仗,曾令淳和极有可能要进常委的刘如怀这个臂助也是这样不动声色间就收入怀中,甚至连常委们都无法生出抵触的情绪。

  焦凤鸣隐约知晓现在赵国栋还在运作要把毛萍送上政协主席位置上,这段时间两人你来我往挺热乎,很显然也是瞅准了宣传部长这个位置,投桃报李,若是成功,毛萍自然是感恩戴德,赵国栋还能把宣传部长这个常委位置握在手中,虽然还不清楚赵国栋有意让谁来顶替毛萍。但是焦凤鸣相信这一票赵国栋肯定会牢牢的攥在手里。

  都说诸葛孔明算无遗策,多智近乎妖,焦凤鸣感觉此人才是真正的无所不能近乎妖!

  经济上的本事不必多说,就是这政治上的手腕那也一样是犹如资深政客,而且最为难得的是他还能让周围个个都死心塌地,连自己都在有意无意间被对方所吸引,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传说中的人格魅力?

  “你和勉阳能这样想最好!”赵国栋也肯定对方的想法,“管委会的职责不仅仅是招商引资,更重要的服务,而服务也不仅仅是浅层次的帮着跑一跑审批手续,提供一下最基本的工作生活需求,这个服务是全方位深层次的,全方位也许我们能够理解,如果努力也能做到,但是深层次的服务就不一样,管委会如果能做到这一点,我可以说你们就立于了不败之地”。

  焦凤鸣和刘如怀脸上都露出了认真倾听仔细思考的神色。

  “何谓深层次服务?你首先需要搞清楚管委会职能,管委会就是为企业发展服务的。企业发展取决于什么?。赵国栋反问一句,但是他并没有指望两人回答,自顾自往下说:“取决于多方面因素,营销,研发,资本,生产成本,等等,看你从什么角度来看,但是我个人认为至少在现阶段,我们开发区企业的发展主要还是取决于企业人才素质和能力。无论你是在营销还是研发抑或是生产上。如果你能拥有一批优秀的员工,可以说这家企业就辉煌可期!”

  “那么我们怎么帮助企业发展?浅层次的那是理所应当,深层次的服务观是多方面的,像融资、吸引力、亲和力等等,我举一个方面例子。比如我们应当创造一个良好甚至具有强烈磁力的环境氛围,帮助企业吸引人才,留住人才,让企业的营销人才、研发人才、管理人才、熟练工人能够高兴、安心、满意的留在这里,心甘情愿的为企业发展贡献力量

  “这其中根本肯定在企业,但是我们管委会或者政府一样是大有可为的,我们完全可以从算多方面利用我们的资源来帮助企业改进改善他们的意识和观念,帮助、促进他们来实现这一目标,我认为这就是深层次的服务观体现。”

  赵国栋的服务观让焦凤鸣和刘如怀都是大开眼界,原来他们的服务意识在赵国栋心目中原来还是最浅层次的服务意识,赵国栋的要…;一级政府也好。管委会也好的确有些高。但是如果能力判这些。的确也就真的在竞争中利于不败之地了。

  “赵书记,按照您说的,要达到这种水准,我们管委会的确还有很大差距。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刘如怀由衷的道。

  “差距要尽快缩很长的路也必须在很短时间内走完,没有人会等你们。”赵国栋淡淡的道:“竞争就是这样激烈而无情,你做不到,别人能做到,也许一家企业就要花落别家,就这么残酷而现实。如怀,我的设想是,明年开发区的产佑点到二十亿,后年要比明年翻番到四十亿,侣年底应该达到六十亿

  无论是焦凤鸣还是刘如怀都被赵国栋这番话给震惊了,或者说吓住了。

  三年要到六十亿?两人盘算了一下,这增速几乎是要达到百分之七十,这也太恐怖了。

  “怎么,觉得我是在痴人说梦还是异想天开?”赵国栋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两人的表情和不信。

  “开发区基础这么低,增速快一些也正常,何况开发区你不承担任何社会管理职务。就干发展经济这一件事情,现在内外环境如此只好,你凭什么做不到?。赵国栋瞥了一眼还处于震惊中的两人。

  “安都市高新技术开发区的产值今年都要超过三百亿了,我看他们的计划是巧年要争取过六百亿。到力旧年要争取达到一千五百亿。比比看。我们开发区年就算达到六十亿也只有安都高新技术开发区的十分之一,可是我们的土地利用、工作人员、能耗这些也只有安都高新技术开发区的十分之一么?。

  被赵国栋一番话噎得说不出话来,但是两知心里都有些不以为然。

  宁陵经济开发区能和安都高新区比么?那是国家级的高新技术开发区,而且地处省会腹地,无论是哪方面的条件都不是宁陵这种地级市的经济技术开发区可以相提并论的。

  可是咱们这位赵书记却是说出来振振有词,丝毫理所当然的应该与对方平起平坐一般,这实在让两人有些无语。

  “我知道你们俩心里在怎么想,是不是觉得我有些不自量力,怎么能拿宁陵经济技术开发区和安都高新区相比?我要说的是,你连想都不敢想,那你还怎么去追赶别人?”赵国栋语气重了起来,“我不是主张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也不是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但是人总得有目标,你把追赶目标定高点,没坏处,我们是追赶。”

  似乎是也觉得自己言语有些过重,见焦凤鸣和刘如怀都有些脸色沉重。赵国栋意识到自己似乎又有些进入状态了,欲速则不达,也不能要求所有人的思维都能跟上自己的速度进度。

  “好了,如怀,凤鸣可能也和你说了吧。开发区的事儿我看你也不要太操心了,还有让你更操心的事儿等着你。”赵国栋瞅了一眼焦凤鸣,他也交代了焦凤鸣先透点风声给刘如怀。看看对方反应,但是他却没有想到焦凤鸣能猜出他打算让刘如怀要进常委。

  “赵书记,您真的打算让我去西江?。刘如怀犹豫了一下。

  “怎么,是觉得没兴趣呢。还是有些畏难?”赵国栋笑着反问。

  “赵书记,兴趣这玩意儿不好说,哪儿都是干活做事,吃了这碗饭,也没兴趣这说法刘如怀想了一想觉得还是实话实说:“西江区个头大,事情杂,涉及面宽,问题多,要想让它起来,可比开发区要难得多,我说这是真话,能有开发区一半甚至三分之一的增速,那就不得了。”

  “咦?看来你有思想准备嘛。好,我还是那句话,问题多,事情杂,你刘如怀又不是没有当过县长,怕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何况还有市委市府在你背后?”赵国栋心中一宽。他还真有些担心对方不太情愿换位,那自己还真选不出一个更合适的角色来。

  刘如怀瞅了一眼含笑不发一言的焦凤鸣,苦中求乐的道:“赵书记。您可真看得起我,我还能咋办?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赵国栋和焦凤鸣都哈哈大笑起来,“走吧,上岸了,中午尝尝麒麟观素斋,再来两碗碧**酒,也算是替你和凤鸣两人这段时间辛苦搞劳一下吧

  最后三天,血战到底,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