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五十七节 风波起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五十七节 风波起


  心国栋略略皱眉。放缓声音道!,“米娃,别急,出啥事贴!你好好说。”

  “我妹妹和她男朋友好像要被警察抓起来带走,我问他们发生什么事情了,他们也不理睬我,我根本就靠不近边儿。”米娅在电话里急剧的喘息,显然是被现场的情况弄得惊慌失措了,“他们太野蛮了,根本就不听解释,也不接受询问,还动手动脚,我怕我妹妹会吃亏。

  “是我们宁陵的公安?”赵国栋心中没来由的生起一阵火气,马元生这个家伙是怎么在带队伍,都说市公安局这两个月正在进行风纪整顿,又在抓破案,怎么还会有人来顶风作案?

  “不知道,好像不是,像是船上下来的,喝了点酒,不过这边好像也有宁陵的警察,他们好像都认识,你赶快过来,我不认识人。”米娅在电话里几乎要哭出声来。

  赵国栋一边迅速下楼,一边给马元生打电话,宁陵港这块地盘虽然是宁陵地盘上,但是由于这是一个港区,来往船舶通行量日益增多,隶属于交通部的港航公安局对这一片也有管辖区,尤其是他们自己的客轮和货船上,在这方面和市公安局的一个宁陵港派出所职责有些重叠,现在他还不清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奥迪6迅速驶入宁陵港,虽然赵国栋已经换了一个比较普通的号,但是在咕号车这种小号车还是很容易就能被人觉察是宁陵市委市府的官车。

  赵国栋赶到宁陵港时,码头一侧的客运通道外五十米处的宁陵港派出所已经围了一大堆人,多是些看热闹的人,老远米娅就看见了赵国栋的座驾,几乎是不顾形象的猛冲过来。

  赵国栋赶紧下车扶住因为动作过大,险些跌倒在地的米娅站稳。那纤细的水晶高跟鞋的高跟也不知道能否承受得起这样猛烈的奔跑。

  “别急,咋回事儿?”赵国栋见是在宁陵港派出所,心中笃定许多,宁陵港派出所属于宁陵市公安局直管,据说现在体制改革,要移交给西江分局管理了,也不知道他们移交完成没有,赵国栋公安出身,对于公安上的事儿还是比较关注。

  乌江只是长江一个支流,但是却又是一条水量最大、最重要的支流。流经都是湿润地区,支流多,水量特别大,尤其是上游落差也大,是水力资源富集地区,而从中游宾州境内开始进入平坝地区,水流趋缓。但是水深道宽,尤其适合航运,可直通江海。

  宾州港、宁陵港,分别是乌江中下游最重要的内河港口,宾州以下航道经过疏俊,千吨级船舶可在枯水期昼夜无障碍通航,丰水期里。宾州可达五千吨,而宁陵可达八千吨级,所以在和黄集团进入宾州和宁陵港发展后,宾州和宁陵的港口条件得到极大改善,新建了多个千吨级以上的多用途和滚装码头。

  现在宁陵千吨级以上泊位已经多达二十二个,其中三千吨级泊位已经多达四个,危化品、成品油、散杂件等专用码头泊位均合理分布,已经成为宁陵经济发展的一大助力,尤其是和黄集团将宾、宁两港统合之后与长江航线上的布局连接起来,更是让宁陵和宾州两港都迎来了一个巨大发展契松,这对于宁陵整个经济体系的布局也是有莫大益处,很多企业落户宁陵一是看中了宁陵丰沛电力保障,而是良好的运输条件。其中宁陵港尤为重要。

  正是由于宁陵港的日趋重要性。所以港航公安局也对这一线实施管辖权,由于体制没有理顺,港航公安部门和地方公安在管理上一直有争议,由于港航公安部门属于交通部,所以在这些问题上两边公安部门都是见利益就争,见责任就推,弄得地方上也是很有意见。

  “国栋,你赶快过去,他们把人带到派出所里去了!我看他们那样蛮横无理的样子,要出事儿”。米娅见赵国栋来了,心里顿时大石落地。一阵悲戚从中来,险些就要落泪,这一趟若是没有赵国栋在这里,也不知道究竟会弄成啥样。

  “不用急,出不了多大的事情。总得有个讲理的地方不是?。赵国栋虽然不太清楚事情经过,但是以米娅妹妹和男朋友的大学生身份,估计也不应该弄出什么大事情才对,顶多,也就是一些治安案件,而且看米娅委屈怨愤的表情,似乎还有冤情一般,“说吧,究竟怎么回事儿?”赵国栋一边往那边走,一边也在四处打量,看看马元生来没有,不过估计一时间还难以赶引,。只是直接讨幕的。几分钟时间就到了,对方接到电话顺懈忱备那也得要几分钟,不过估计电话倒是应该到了才是。

  赵国栋走到铁栅子门前往里瞅,周围不少老百姓也都伸长脖子往里看。出来一名身着警服的公安,不耐烦的挥挥手:“走,走,走,看啥。没啥看的,就是一起普通的纠纷,别围在这儿,各人该干啥就去干啥吧。”

  一些旅客开始一边咒骂着,一边开始离去,毕竟事不关己,还有一些码头上的作业工人却是笑嘻嘻的站远了一些,一边说笑着,却并没有离开。

  赵国栋很快就从米娅那里了解了一个大概。

  米娅的堂妹米妮和男朋友回宁陵乘坐的是一辆条件相当好的旅游船。船上有几名港航公安,其中一名大概是看见米妮长得漂亮,就有事没事儿去搭讪,米妮的性格大概也是一个喜怒形于色的,就没有给对方好脸色,据说在船上就弄得很不愉快,但是也没有发生啥大事儿。

  后来下船时,对方又来纠缠。米妮和男朋友没有理睬对方,径直下了船,对方一直撵到码头上,百般侮辱米妮的男友,米妮的男友大概实在忍不住就和对方发生了争执。抓扯起来,米妮就把对方脸部抓伤了。

  港航公安部门历来霸道,由于属于交通部直管,在水面上就觉得是他们的势力范围,有些天王老子的作风,连地方上的公安也不大买账,还经常因为工作上的交叉而与地安公安发生矛盾,由于其工作区域的特殊性,所以两人就被几个港航公安抓住了。因为这地域已经属于地方上。所以在老百姓和旅客的要求下,不得不先带到宁陵港派出所。

  赵国栋并没有马上派出所,而是小心的在一旁转悠了一下,听了听那些个码头工人们的谈论,情况和米妊所说大致一样,至少在码头上。绝对是几个,港航公安先行纠缠挑衅然后在引起抓扯打斗的。

  派出所门口已经渐渐散去,就剩下几个码头工人远远站在那儿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闲话。

  米娅已经急得嘴上快起泡了。但是赵国栋淡定沉稳的表情让她心里也踏实不少,赵国栋专门去那边工人那边溜缝偷听,看样子也是要落实这事儿究竟是咋回事儿,米娅就是担心就这一会儿里会不会在派出所里出啥事儿。

  赵国栋对自己治下的公安队伍素质还是有些底气的。他相信光天化日之下,至少派出所里不敢出什么事情。

  马元生此人虽然自己对他不太感冒,那也主要是源于自己和严立民之间的私人恩怨,和马元生关系并不大、

  马元生虽然是以前严立民嫡系。但是现在严立民已经离开宁陵,甚至离开了公安队伍,而赵国栋现在也是市委书记了,很多恩恩怨怨也就不是马元生这个层次的人所能介入的了,许多东西也就渐渐淡化。

  这人在带队伍上还是有一套,御下颇严,连素来与他不睦的陈雷都说马元生在这方面还是有些魄力,至少不怕得罪人,敢下狠手治军,宁陵市公安局风纪比起严立民时代要好不少。赵国栋和米娅瞧瞧回到铁栅子门前。观察了一下里边动静,并没有什么想象中的哭闹谩骂声,也许是派出所院子太大,这边听不见,里边两辆警车摆放得也算整齐,悬挂的值班领导和值班民警铭牌也是工工整整。报警电话就在门口很显眼地方上标准,到也像模像样。

  他推了推门,大门是锁了的。但是留了一个,可供通行的小门,赵国栋和米娅小心的推开门,走了进去,心中有底,赵国栋也就踏实许多,他最担心是自己啥事儿都不清楚就介入,反到是不美,真要拿出事实来又不是自己以为的那样,那就煮成夹生饭下不了台了。

  “干什么?。斜侧面的值班室里一名警察已经一个箭尖窜了出来。看样子到是挺警觉的。

  日头太大,赵国栋和米娅都戴着墨镜,倒有些像一对特务夫妻,“呃,我们是刚才那两个被带进来的旅客的家属,想要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不起,这事儿还在协调处理。你们只有在外边等一下了。”对方还算客气,但是语气却很坚定。目光也在上下打量。

  看样子是在猜测赵国栋这一对公母是什备来头。

  清晨再度疯狂求票,呐喊爆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