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五十八节 逆转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五十八节 逆转


  纹有啥协商的。你不就是该你们派出所外理么。难道晓他胁航公安就可以跨界办案?”赵国栋深知公安管辖权分类,在码头上发生的事情就该你宁陵港派出所管。

  “咦?你管这些干什么,这是我们内部的事情,出去,出去!”民警态度强硬起来,心中却也暗自警惧,来人似乎对公安这些管辖分工相当清楚,而且口气颇大,看样子不是善茬儿。

  “我们为什么要出去?我只是要求见人,要不就请你们负责人出来。我们要了解情况,据我们所知,是港航公安中一帮败类见色起意,在码头上寻衅滋事,打伤我们亲人,这样一个治安案件,难道堂堂一个宁陵港派出所就处理不了?”赵国栋牙尖嘴利,言辞如锋。

  见对方态度如此强硬,民警也知道遇上了硬茬儿,但是他自信自己言语中也没有失言之处,所以也不惧,态度也是不卑不亢:“对不起,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反映,我作为值班民警负责接待,至于说你要求谁来见你也好,什么事情该谁来处理也好。那既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我们会按照有关规定处理。”

  赵国栋对于眼前这个民警表现出来的素质到是赞了一个,软硬不吃。口风也挺严实,滴水不漏。

  “那我们作为亲属要求见人。这一点不过分吧?不管你们把他们定性成什么,至少我们有权看一眼吧?”米娅也有些心急,“他们被那几个港航公安围殴,你们难道就视而不见?”

  民警也是一窒,柚心中也是烦躁。港航公安这帮王八蛋也就是没事儿找事儿,可那个挑头惹事的家伙老妈是交通部里某位副司长,有些来头。老爹也是港航公安局的一名资深中层干部,弄出这桩事儿,下不了台,打伤了别人不说,现在又想要把人以对方在船上有违法情况带走。分明就是想要公报私仇,实在令人讨厌。

  “那你们稍等一下,我去请示一下。”民警见赵国栋和米娅已经坐下,心中稍安,点点头同意去汇报一下。

  等民警一出值班室,赵国栋给米娅了一个眼色,米娅便马上明白过来。两人悄悄跟随而入。

  这是一桩三层楼新房,估计是宁陵港扩建之后才新建的,赵国栋也大略知晓派出所一般格局。一楼多半都是值班室、调解室、备勤室、询问室、讯问室,二楼则是所领导办公室、民警办公室和内寝室以及会议室这一类相对较为重要办公室。三楼则是赃物室、储藏室以及民警寝室这些后勤类的房间。

  赵国栋瞅了一眼那边似乎有民警看守,而那名民警则上了二楼,便乘人不备紧随那名民警而上,下边已经有注意到他们俩,但都以为是跟随那名民警而上。赵国栋和米娅在楼道上就听到了里边一个有些嚣张的声音在吆喝:“卫所,就这么点事情,值得你这般大惊小怪么?不错,他是受了伤,可我也受伤了,瞧瞧我这脸被那小婊子给挠的?!妈的,不收拾收拾这对狗男女。他们就不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一个有些低沉的声音响起:“这恐怕不太好处理,这样你看行不行。反正你的伤也不重,就当一个误会,大家都算了,我们搞个调解处理。你看怎么掷”

  “老卫,你这样作就不地道了小孙是第一次跑这条道,他这样回去没有一点交代,我们怎么回去见人?大家都是内伙子,不看僧民看佛面,你把人交给我们带回去处理;其他你就甭管了,这样,我们也不难为地方上的兄弟,卫所,我们办理正式移交手续,怎么样?”

  “码头上这件事情是发生在我们辖区,管辖权在我们,谈不上什么移交不移交。”那个低沉的声音响起,“至于说你们提出的在船上涉嫌违法事宜,我想那是另外一回事,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们能够把法律手续准备齐全,我想这也不是问题。”

  赵国栋虽然不太认同对方有些故意忽略港航公安的违法事情,但是却对这个家伙软中带硬的劲儿十分欣赏,和刚才那个值班民警如出一辙。

  “老卫,你这是啥意思?”对方声音也变得有些强硬起来了,“好歹也是一家人,你就没有考虑过这样做合适不合适?”

  悖,我看人家卫行长是矮胖矮胖通不买账啊。”一个阴恻恻的声音接上话。

  “算了,我们走!既然人家不买账。那我们还说啥?哼,日后别求到我们头上就算你们本事!”一个气势很盛的年轻声音很猖狂的道:”艮,你们泣样做可是在伤我们友邻单位的心啊,你可刮果啊。”

  “你说话客气一些,你们干的事儿难道你们自己还不清楚,卫所已经替你们遮掩了,还不知趣,真还以为你们在哪儿都能压人一头?我告诉你,刚才小林来说,人家亲属已经找上门来了,这事儿能不能压下去还难说呢一个有些暴烈的声音道:“堂堂一个警察,干这些事儿。真他妈马不知脸长,什么玩意儿!”

  “老冯!”应该是那个叫卫所的声音。

  “冯志才,我知道你就看我们港航公安不顺眼,你是所长,还是卫所是所长?妈的,你牛气,你有本事以后一辈子别我们港航打交道,我算你本事大骨头硬!”

  两人顿时在会议室里吵闹起来。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了汽车喇叭声音。赵国栋从楼道里望去,两辆车公安专段牌照的车出现在外边,一辆是帕萨特,后面那一辆则是一辆雅阁。

  院里的民警听到声音,一看车牌就知道今儿个恐怕出了大事儿,前面一辆帕萨特是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分局局长云腾的坐骑,后面那辆雅阁则是市,公安局局长马元生的座驾。

  听见喇叭声,会议室里一帮人都出来了,当先两人一眼看到正在缓缓驶入院内两辆车,那号码再熟悉不过了,都慌了,赶紧往楼下跑。

  云腾率先下车,一眼见到从楼梯上跑下来的所长卫岗和副所长冯志才。厉声问道:“赵书记呢?你为什么手机关机?”

  紧随而来的马元生也是脸色相当难看,赵国栋的那辆奥迪瞅停在码头上。很显然对方已经过来了,可自己和云腾都比赵书记还来得晚。

  “云局,我手机没电了,正在充电。”卫岗赶紧敬个礼回答道。

  马元生也阴沉着脸跟了进来。卫岗又赶紧敬了一个礼:“马局

  “卫岗,赵书记呢?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马元生也注意到了从楼上下来的几个喝了酒的警察。以为是宁彼港派出所的民警,更是恼怒:“瞧瞧你这些警察,像什么样子?上班时间喝得醉醺醺的,云横,卫岗,你们是怎么在带队伍?。“对不起,马局,这是港航公安处的。不是我们所的民警卫岗赶紧解释。

  “我说呢?若是我的警察这副德行,你这个所长就当到头了”。马元生一脸不屑,轻蔑的神色让几个港航公安脸上本来的酒红显得更红。

  云腾却是在四处打量,马元生说是赵书记亲自打电话说他的一个朋友在宁陵港码头上被人骚扰寻衅。而且被还被打伤,似乎派出所也有些处置不公,这顿时让他心里紧了起来,宁陵港派出所网交到分局不久。原来一直是市局直管,他因为宁陵港派出所情况还不是很了解,也没有考虑人事调整,听得这话,所以就心里发憷,深怕这宁陵港派出所给分局添乱。

  可看了半天也没有见到赵书记人,难道赵书记还没到,可那辆咕号车确实是赵书记的座驾啊。

  “哼,我们走!”面对马元生的轻蔑,几个港航公安虽然心中怨愤却也不敢当面发作,一看就知道后边来这两个人不是简单角色,就凭卫岗对二人的尊敬态度,估计至少也是副局长以上的角色,而且敢当面挖苦自己一行人不说。还能当着卫岗的面说若是这样卫岗所长当到头了。估计弄不好就是一把手。

  “走?寻衅滋事,打伤群众。就这样走了?”赵国栋终于出现了。他是躲在了楼道另一侧,等卫岗一干人冲下来,他才把墨镜已经收了起来不慌不忙下来,“所长姓卫吧?我问你,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情?是不是因为他们几个是你们公安内伙子,你就打算姑息纵容网开一面?。

  马元生和云晤看到赵国栋带着一个女人从楼上下来,赶紧过来,“赵书记!”

  卫岗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赵书记会钻到自己办公楼里,而那个值班民警小林这个,时候嘴巴张得几乎要放进一个鸭蛋,脸上紧张惶恐之色溢于言表。

  “卫岗,这是怎么一回扯是不是这几个家伙惹事打伤了人?。马元生脸色立时变了,厉声问道。

  没等马元生再说下去,云腾已经抢先发话:“卫岗,你还等什么,还不把这几个家伙带进去醒醒酒,这边马上立案查处秉公办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