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六十节 纷至沓来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六十节 纷至沓来


  心国栋知道这桩事儿恐怕有些不好处理,但是他没有想行渊个给他打来电话的会是自己的老上司老熟交通厅副厅长徐宏。

  徐宏一直在厅里打熬,蔡正阳走了也没有轮到他,现在穆网上任。似乎交通厅长这个个置与他无缘。不过据说下届他很有可能会到建设厅任厅长一职,也有说他可能会到某市当市长,当然这只是私下说法。

  赵国栋和徐宏关系维持得也不错。逢年过节也要走动一下,虽然算不上多么密切,但是也还算是能说得到一块儿的人。

  “国栋,这事儿我看还是能化解了就化解了,你也知道港航局和我们省里往来十分密切,对我们省交通工作也一直很支持,我们以后求他们的时候不少,这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情,如果能够解决好,也算双赢吧

  徐宏在电话里很客气,但是表达的意思却很明确,不希望走法律程序这条路,看样子对方关系还真是有些神通,这么快就知道这桩事儿有自己参予其中。

  “宏厅,不是我不买你这个面子。而是这件事情影响太坏,你应该知道宁陵正在大力发展新能源产业,我们有几个大项目多晶硅项目正需要引进资本来投入,这桩事情发生影响相当坏,因为受害人恰巧是一个,投资企业融资伙伴经手人,这对于我们这个项目影响很大,如果我们地方公安机关不能作出一个公正的解决,只怕会极大影响这个项目的运作赵国栋委婉的解释道。

  徐宏显然也知道宁陵提出的打造新能源、新材料基地这个宏大规戈。而且也的确有了一些大动作,比如海威集团多晶硅和神风科技风能发电设备项目也在《安原日报》上头版头条刊载了,连常务群省长任为峰也亲自到宁陵出席了这个,签约仪式,现在宁陵正雄心勃勃的提出要从农业大市转变为工业强市,赵国栋这个新任市委书记对于招商引资看得相当重也在情理之中。

  “国栋,那我就不多说了,但是这姓孙的家伙有些来头,他父母都是部里有些身份的角色,他母亲是部里水运局的副局长,父亲原来是港航公安处的一名资深中干,现在调到部里公安局了,也有些人脉,我估计这事儿一时半刻了解不了。我多嘴一句,若是可能,不如都让一步。给他一个深刻教就行了,没有必要弄得冤怨不解。”徐宏沉吟了一下才道。

  “嗯,多谢宏厅的关心,我琢磨一下吧。”赵国栋也知道徐宏是好心。、

  正如徐宏所说,也正如赵国栋所料,自打徐宏电话来之后,赵国栋这里来说和这事儿的电话就没有听过,从省文化厅一名副厅长到宾州市委书记贝铁林,从省委宣传部一位比较熟悉的处长到钟跃军,都纷纷打电话来询问这件事情是否有回旋余地。

  最让赵国栋感到意外的是最后连程若琳都打来电话询问,这让赵国栋百思不得其解,怎么连程若琳都会掺和到这样一桩看似八竿子都打不到的事情上,难道说这个,姓孙的港航公安就真的拥有这样大的影响力。因为贝铁林打电话来也是说原来一个影视界的朋友打电话来问问有无通融余地。

  问及程若琳究竟是谁找到她。程若琳也不太清楚,只是说一个文娱界很有些影响力的朋友被人所托,知道她是宁陵出来的,肯定有些门路,所以才会找到她头上,她也没敢应承下来,只是说可以帮忙问

  。

  一直到最后是副省长曹宁打电话来询问这件事情是否有通融余地。这才算是让赵国栋终于见识了这个家伙不一般的能量。

  曹宁是原省财政厅厅长,副省长汤中午到人大之后,他就顶替汤中午成为副省长,分管城市规划、建设和交通这一块,赵国栋和对方不是很熟悉,但是作为副省长打电话来自然也就意味着什么,虽然只是询问有无通融余地,其中含义却很明确。搁下曹宁的电话。赵国栋就在琢磨怎么来解这个结。

  这么多领导来电话,若是自己还是坚持,似乎就有些矫情了,但是说实话他是很看不惯港航公安那副嚣张气焰,就像借这个机会来杀杀对方气势,你觉得你牛气冲天,可以骄横跋扈,凌驾于法律之上,那你就来试试,看看能不能治你?

  曹宁在电话中也和自己交换了意见,大概也隐约知晓受害者一方有自己的背景在里边,所以话语相当客气,表示对方的母亲不但亲自打电话来向他道歉,而请了部里位副部长给他打由话,请求给予宽大外理必※

  马元芒已经是坐卧不安了。

  作为他这个位置是最为尴尬的,港航公安部门和宁陵市公安局业务往来不少,虽然马元生很看不起港航公安处的队伍管理和业务能力,但是表面上的礼节尊重还是要保持,港航公安处处长亲自给他打电话请求网开一面不说,省厅一位副厅长给他打电话要他酌情考虑关系,甚至连严立民都罕有打来电话询问此事,当听到是这么复杂的关系之后。严立民也只丢下了一句话四个字,妥善处理。

  市长钟跃军也打来电话询问具体情况,他把情况做一介绍之后,钟跃军在电话里沉吟很久没有说话,他甚至也能感觉得到对方带给自己的无形压力,但还好,对方最后还是只撂下一句话,在求得受害人原谅的情形下妥善处理,这让他也大大松了一口气。

  现在的钟跃军还不具备挑战赵国栋的力量,而且从现在情形来看,两人的合作也还处于蜜月期,只是不知道这份蜜月期能维持多久。

  妥善处理?咋妥善处理,省厅那位副厅长的话也说得很委婉,最好能调解处理,从维护港航公安形象和双方关系的角度考虑过,不宜采取治安行政处罚手段,这让马元生相当为难。

  派出所那边也询问了受害人,受害人倒是没啥意见,但关键在于赵书记的态度。就算是受害人哭着喊着要求调解处理,甚至要求不追究责任,那都无关重要,关键在于这种处理能不能让赵书记满意,一切得以这个问题为基准。

  马元生深知自己现在地位的尴尬而特殊,连严立民在赵国栋上任市委书记之后都很含蓄的提醒他应当转变观念适时调整作风,主动向市委靠拢,语言中世就暗示自己不要拘泥于原来和他之间的关系而不愿意在赵国栋面前平矮桩,时势不同,人在屋檐下,你就得要低头,而且严立民也说得很清楚,以赵国栋的胸襟和他现在的身份,也不会太计较以前那些个鸡毛蒜皮事儿,只要他主动靠拢,拿出一点像样的成绩来。应该能够很快融入进去。

  融入进去这个词儿让马元生浮想联翩,严立民能说这句话说明是真的替自己在考虑。赵国栋现在如日中天,和他较劲儿纯粹是厕所里打电筒一照找屎死,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这话用在现在赵国栋身上估计也差不离。

  他马元生不是愣头青,该怎么转换角色,他很清楚,所以才会在赵国栋在市委扩大会议上批评了市公安局工作之后迅速就开展了一系列行动,取得了相当好的效果。

  但是这一切比不匕今天这事儿,处理结果的好坏。是否能让对方满意是关键中的关键,马元生甚至觉的比自己前一两个月里掀起的几波打击防范行动更关键,领导对你的观感往往就体现在这些小事上。也许他口里不说,但是没准儿就能记在心里。

  他甚至专门拜访了那位汉登国际的米娅小姐,以安慰受害者家属名义和对方交换了意见,觉得对方还是比较好说话,并不像自己先前想象的那种恃宠而骄得寸进尺的角色。

  他也很坦率的把宁陵公安和港航公安之间的关系介绍了一下,然后很隐晦的表明了自己目前的难处。其他却也没有多说。

  他估摸着对方也领会到自己的意思了,那位米妊小姐很爽快的表示会认真考虑,主要还是需要征询受害人本人意见。

  马元生的拜访让米娅真有点承受不起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卷入这件事情,似乎让这件事情变得相当复杂了,一方面要考虑赵国栋的感受。另一方面她又不愿意因为这件事情而给赵国栋带来麻烦。

  一个市公安局局长因为这样一件事情当然不会是仅仅因为自己是汉登国际代表这样简单,从对方的态度来看,米娅也能感觉到对方现在承受了很大压力,很含蓄的介绍了他现在的苦衷,但是对方话语也说得很明确,坚决按照赵书记的指示,查清事实,依法严惩肇事者。

  对于这些官场上角色的话语。米娅一直是觉得最为难以理解透彻的。往往一句话语调上的稍稍变化就能体味出无数个不同的意思来。难怪都说这些人才是精英,马元生的话,她至少得花上半个小时的来细细咀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