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六十一节 折腾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六十一节 折腾

  ”阿姨,你说什么。小一伟被抓起来了。有没有搞错。他乐贸曰安么。平时都是他抓人,怎么现在成了被人抓了?。

  孙蕾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位阿姨似乎很少有如此软弱的时候。在家里也是以女强人自居,也不知道自己父亲当初怎么会看上这个。女人,她对这个女人素来没有好感,自打懂事以后,她便再也没有叫过这个女人母亲,只是尊称阿姨,而这个女人无论在什么场合似乎都想要表现她的强势。

  对方在电话里显得有些沮丧,只是询问孙蕾在哪儿,在得知孙蕾在长沙时,就让孙蕾赶快去宁陵一趟,看看能不能想一想办法帮孙伟一把。她那边也还在想办法。

  “阿姨,不会吧?这么一桩事儿应该不是问题才对,爸不也是干这一行的么?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孙蕾简直觉得不可思议,就宁陵这样一个破旮旯地方,居然还有自己阿姨和父亲解决不了的事儿。

  孙蕾这一问话立时就引来对方一阵抱怨,把自己父亲挖苦得一文不值。弄得孙。蕾只能自认倒霉,暗悔不该提及这个话题。

  好容易将话题拉回来,孙蕾也只有答应马上赶到宁陵,虽然和自己阿姨关系不好,与这个不成器的同父异母弟弟关系也很一般,但是毕竟也是自己的弟弟,一笔写不下两个孙字,该她这个当姐姐出面的还得出面。

  孙蕾自信自己的人缘关系还是相当过硬的,在文娱界摔打了这么多年。闯荡出来的名声如果没有几个够格的官场朋友那是不可能的,想想安原省似乎也有几个有些能量的朋友,她就不信这么一桩小事儿就拿不下来,也不知道自己阿姨和父亲是怎么回事。

  从长沙到宁陵这几个小时车程里。孙蕾就不停的给自己的朋友打电话联系,朋友们开始一听就这么一件事儿。都不舟而同的嘲笑她连这样一个事情也要来托人帮忙,简直就是侮辱他们的能力水准,都拍着胸脯说分分秒秒搞定。

  没想到从长沙到宁陵五个多小时车程。先前夸下海口的朋友们最后的态度都变得有些不太自信起来,最后甚至变得有些躲躲闪闪,这才让她意识到这事儿真不那么简单。

  但是案情基本上是清楚的,就那么简单一桩事儿,孙蕾还真想见识一下对方究竟是哪路神仙,竟然有这样大的本事。非得要置自己弟弟于死地,动用了这么多关系居然没有用。这还不算自己父集一家人的努力。

  当父亲的电话打过来告诉可能涉及的一些人时,孙蕾呆住了,赵国栋。难道就是那个赵德山的哥哥赵国栋?

  赵国栋接到赵德让的电话时可真有点无语了,就这么一个小人物。居然也能牵扯到自己家里人,赵国栋怎么想也没有想到这姓孙的小子居然会是孙蕾的同父异母弟弟。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无巧不成书。

  “德山,你给我打电话是啥意思?”

  “哥,我能有啥意思?还不是求您高抬贵手放一马?孙蕾虽然和我分手几年了,但是这人心地挺好,咱们俩也一直有联系,我有啥事儿也能和她聊聊,所以”

  “所有你就一直保持着怜香惜玉的心思,这一求上门来了,那还不的一拍胸脯应承下来?”赵国栋在电话里似笑非笑的椰愉道。

  “哥,哪有你说得那样猥琐?我只是觉得孙蕾这人挺不错,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儿,若真是犯罪了。我也不会找你不是?”赵德山在电话里干笑几声,“要不哥你说咋办就咋办,只要别弄去蹲大狱,咋弄都行。”

  “咋弄都行?孙蕾这个弟弟可真是不省心啊,我看还得替她这个姐折腾出不少事情来,真还以为自己是个人物了,结果呢?弄到派出所里听说要拘留他,还不就怂了?有本事你干啥就自己扛着,找家里人来出头露面四处打点算啥本事?。赵国栋轻蔑的道:“我最看不起这些纨绔子弟都算不上的角色,也不知道自己仗恃个啥。”

  “哥,日后的事情咱们就管不了啦,这一次你就帮个忙,给出个主意吧赵德山还是挺省事儿,知道自己兄长一直没有松口,肯定还是有些难度,所以也就不敢贸然说放人这样的话儿,只让兄长给出个主意。“哼,既然是治安案件,就算女…泾处理,那也得真心认识到自只错误,得让人家妥害山镰保心们。这一点是最起码的,做不到这一点。明天他就等着进拘留所吧。”赵国栋淡淡的道。

  “国栋,我看了看,我妹妹没受伤。她男朋友也只是挨了几拳,被打出了鼻血,伤势不重,我觉得如果对方能够真的认识到自己错误,并赔礼道歉,我们油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可以原谅对方,请公安机关从轻处理。”

  “米娅,是不是觉得替我惹麻烦了,觉得有些心有不安?”赵国栋笑了起来。

  “不,国栋,我也想过了,第一,这件事情闹腾得太大,对于我妹妹他们俩影响也不好,毕竟他们还是学生;第二,伤情的确不严重,对方也受了伤,第三,我不想因为别人会是认为我和你有同学关系才会得理不饶人,故意敲诈要挟对方的感觉。”米娅摇摇头。

  米娅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怎么找到自己的,但是她很快就认出了这个女人就是文娱界颇有名气的歌星孙蕾,现在更是在影视界发展,颇有一批影迷。

  对方的低姿态让米娅感到惊讶,到最后说到动情处险些要给米娅跪下。虽然她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在演戏。但是能做到这一点已经打出米娅的预料之外了,连米妮和她的男朋友也觉得像孙蕾这样的人物能做到这一点太不容易了,对姐弟俩的关系也是大为感动。

  结果也就变得顺理成章了,米娅接受了对方的请求。

  “如果是第三个原因,我想你不必多虑,一切按照法律来,我欢迎他们去行政复议和打行政官司,宁陵市委市府这份担待还是有的。”

  赵国栋泰然一笑,在面对曹宁时,他也同样如此说,他可以适当让步,但是绝不是因为觉得怕了谁。而是要建立在一个条件之止,那就是受害人主动愿意宽恕对方,愿意接受对方的道歉。这是底线,做不到这一点,就是曹宁他也一样可以不买账。

  “不,国栋,我觉得啥事情都不应该过分,的确他们最初很过分。我也很气愤,尤其是对方也是执法者,但走到后来,我觉愕我们还是应当冷静考虑问题,毕竟对方身份不同,也许拘留几天就足以让对方失去这个工作了。”“可是米娅你考虑过没有,也许你这样退让,会让对方觉得这些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他摆不平的呢?”赵国栋有意问道。

  “不,我相信对方经此教。应该有所收敛才对,否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了。”米娅很平静的道。

  “唔,米娅,这不太符合你的性格。”赵国栋叹了一口气,他也知道多半是孙蕾找上了米娅,这是一个比较合理的结果,米娅提及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需要考虑她妹妹和男友以后在大学里的生活学习,事情闹大了是他们绝对不愿意见到的。

  “但这是最合适的解决办法。”米娅笑笑,“国栋,你的心意我领了。我得替我妹妹他们考虑不是?他们俩和我们不一样,还是学生,还有几年学业生活呢。”

  赵国栋点点头,其实云腾也给他打了电话汇报那个家伙在派出所里的怂样,叫干啥就干啥,尤其是觉察到留置盘查这么久都没有人来过问。他就觉得问题恐怕真的有些严重了,这种没经过啥风浪的角色,平素都是有人替他张罗着,现在一下子没有了仗恃,自然就是战战兢兢,老实得比兔子也好不了多少。

  “那好,米娅,既然你决心已定。我可以通知公安局那边,得让对方好好反省认识自己的错误,该当面赔礼道歉书面检讨这些过场都做足。得把这些垃圾折腾够,要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不是他这种垃圾可以横行霸道的。”赵国栋微笑着道:“真是不好意思,来宁陵一次就让你留下一个这样不好的印象,看来我们还得努力加紧改善我们的治安环境。”

  “不,国栋,说实话,我觉得宁陵公安真的不错,尤其是在宁陵港派出所我的所见所闻,能做到他们那样,我觉得已经难能可贵了,换了一个地方,未必能做到他们那样,至少他们捍卫了良心和道德底线。”米娅这话是由衷之言。

  二连更!凹曰况姗旬书晒芥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