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六十七节 浮想联翩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六十七节 浮想联翩


  当茅道临的桑塔纳尾灯消失在黑暗中时,赵国栋才意识到自己怕是不知不觉间又趟入了一场浑水中,彭晓方不是善茬,否则他的工作能力和水平有目共睹却没有在上一次的调整中落马或者被调换,这其间肯定有其因由。

  自己这个挂职副主任甚至连那约定的三个月时间都没有到,这就懵里懵懂被套上这样一副重担,而且时间如此之急迫,赵国栋不知道这究竟是领导真的想要给自己加担子还是准备把自己拿来当替罪羊?

  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了,自己已经入彀,就再没有选择,唯有硬着头皮往前冲。

  也好,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自己也正好想要寻找一个机会走出去,招商引资这活计固然考验人,但是却会让自己踏入一个更广阔的世界。

  赵国栋满腹心事的回到家中,这是一处刚刚装修完毕的商品房小区,规模很小,不过寥寥几栋房屋,绿化区域也还算大,建筑开发商的品味只能说凑和,毕竟在九三年,你能指望有多高的水准?

  山川砂石场的经营已经进入了鼎盛时期,许伟已经完全熟悉了整个砂石场的运作流程,对于管理手下一帮工人他的兴趣甚至比赵长川还大,赵国栋提醒他没事儿可以多看看书,学习学习,但是看来至少现在他是听不进去的。

  每个月八百块钱的工资外加两百到四百元的效益奖励让赵国栋这个表弟一跃成为江庙范围内的金领阶层,来老赵头家中也是打扮得衣冠楚楚气宇轩昂的模样。虽然现在干个体户名声不那么好,但是看在经济基础的份上,安都第一纺织厂的一些女工们似乎也有些意动,至少赵国栋的母亲许秀芹就已经接到了几个厂里老姐妹来拐弯抹角询问许伟婚姻状况。

  从上海归来赵国栋就接受了许伟的建议再度进行了一次固定资产投资。

  随着安蓝公路进入施工的紧张阶段,除了江口二建司对砂石需要量也有所上升外,来自其他标段尤其是来自平川境内几个施工标段地工地也来到山川砂石场要求进货,这个时候光靠增加工人已经有些吃不住了,而打听到一个在江庙机械厂定购了一艘采砂船的江庙砂石老板因为身患重病无法经营下去时,许伟向赵国栋提议买下那艘采砂船。赵国栋接受了许伟的建议。

  不能不说这个建议和决定相当明智,价值九万元的采砂船一送上河滩地里立即就发挥出它机械化作业的优势,在工人没有增加一个的情况下,生产效率提升了三倍有余,有了这个底气,许伟也就大模大样地接下了不少来自平川方面的进货渠道。

  仅仅是十一月砂石产出就增长了两倍有余。赵长川仅仅是从江口二建司结帐就超过四万元,而算上其他工地的进货收入,十一月砂石场纯利润竟然超过了六万元!如果不是赵德山赵长川两兄弟的心思已经完全被宾州沧浪之水矿泉水厂的项目给占据了,赵家两兄弟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抵御这份诱惑重新回到砂石这个行道上去,好在赵国栋的敲打鼓励让两兄弟重新把目光看得更远。

  砂石这个行道无疑是来钱最快。但是也是最低层次最具有风险性地行业。一旦安蓝公路这个大型项目竣工。很难再达到现在砂石场这种效益水准。这一点赵国栋很清楚。作为资本原始积累实际上砂石场已经完成了它地历史使命。如果不是许伟地到来。赵国栋甚至打算在宾州那边地矿泉水项目一走上正轨就转让这个砂石场。不过现在看来。这玩意儿还可以再适当保留一段时间。让它再贡献一分力量。

  出于对许伟合理化建议地奖励。赵国栋给了许伟五千块钱地奖励。这让许伟颇为诚惶诚恐。半天不敢收下这笔不知道该不该拿地意外之财。在纺织厂里同龄人中仅仅是三四个月时间。他就成了年轻人中仅次于赵家几兄弟、卿烈彪、房子全之后地名人。虽然他实际上算不上是纺织厂子弟。

  花了六千块钱买来地一辆二手嘉陵125摩托车让许伟时不时意气风发地在厂里兜来兜去。这让听到消息赶到厂里地二舅大骂自己这个儿子是个典型地败家子。如果不是老赵头拦住。估计赵国栋二舅真地要暴打自己这个现在眼目中只有赵家几兄弟地儿子一顿。

  相较于工作上地烦心。赵国栋觉得自己在经济上似乎显得很宽裕了。砂石场虽然无法给宾州矿泉水项目提供太多地资金帮助。但是对于满足自己个人需要还是绰绰有余地。若是没有这玩意儿源源不断地收入来源。自己地生活也不可能如此潇洒自在。至少这套房子以及去假日花园消费地底气就没有这么足了。

  这套一百二十平地房子加上简单装修花了赵国栋将近五万块钱。除了一张厚实地床垫和一台康佳彩电。房子里空空如也。

  房子装修好一两个月了。赵国栋也只在这里歇息了几天。其他大多时候赵国栋宁肯选择在派出所寝室里住。

  没人气的房子住在里边倍觉阴冷,赵国栋蜷缩在床垫上,如果这个时候能够有一个女孩子陪在一旁那味道肯定大不一样,难怪有些地方乡下都把老婆说成暖脚的。

  手机价格又在暴跌了,自己为朱星文买地那部8900不到半年时间就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赵国栋看好像落在了办公室主任的手上。当然号码还是归朱星文了。现在最流行的还是刚出来的折叠式摩托罗拉9900。看见几乎所有局领导都在一夜之间就全部玩上了9900,据说这机型价格连番暴跌之下已经跌破了两万。这让赵国栋再度感叹通信设备上的日新月异。

  赵国栋在琢磨自己是不是也该装备一部手机了,传呼机实在不太方便,只是这部手机应该由管委会来替自己配才对。

  躺在床上的赵国栋辗转反侧,浮想联翩。

  水产业应该是一个具有相当前景的行业,而在赵国栋记忆中,无论是娃哈哈还是乐百氏这两大最著名的水品牌都落入了国际水业巨头们囊中,而来自台湾地统一和康师傅异军突起。也在国内水产业中分了一勺羹,反倒是国内水业企业分散,实力单薄,大多只能局限于一省一市之地苦苦挣扎,而国际水业巨头们则节节进逼,不断蚕食国内市场份额。而水产业上丰厚地回报更是为这些来自境外的水业巨头们赚取了难以想象地超额利润。

  如果有这个机会,赵国栋就绝不会放过,哪怕是赵长川他们失败了,还可以跌倒再来,现在的国内水业市场还处于培育期,还允许跌倒再爬起来,再过几年进入群雄争霸时期,想要再进入那就难上加难了。

  不过赵国栋并不打算过多地介入赵长川他们地具体操作,他给自己的定位就是指点发展方向。困境时能帮忙就帮帮忙,具体事务由赵长川他们自行去处理,他甚至希望如果这个企业能够真的成功建立起来。赵长川他们都应该渐渐退出具体经营,在赵国栋看来,赵长川他们顶多也就是只能打打江山,把握住所有权,要想让一家现代企业壮大起来,必须要依靠这一行的职业经理人们。

  或许自己的思维太过超前了一些,但是梦境中的记忆告诉自己这似乎是每一家现代企业必经之路,随着时间地推移,企业家们都会逐渐明白这一点。

  蔡正阳告诉自己安都市委市政府已经明确了要在安都市辖两三个县进行国有和集体企业产权改革试点。江口县极有可能入选这个名单,要求进行改革试点的企业可能会是经营困难的,也有可能是效益良好的,更大可能性是经营状况一般的,总之试点要在各个行业的企业中推行开来。

  赵国栋在琢磨着如果江口二建司改制,自己是不是该帮杨天培一把,光靠杨天培自己的实力无疑是难以在江口二建司改制中取得主宰权的,除了内部职工入股外,可能还会引入一些外部资金来完成对集体资产的回购。这是机会,当然也具有风险。

  赵国栋很看好杨天培地经营能力,除了他本身的业务能力之外,赵国栋更看重杨天培这个人的品性,坚韧而不固执,执着而不拘泥,而且交往能力也不弱,这样一个人如果能够彻底给予他主宰经营企业地权力,再加上一些合适的机遇。赵国栋相信他有机会一展才华。

  建筑行业在这个时代还算是一个利润相对丰厚的行业。但是这种倒大不小的集体企业固有的体制限制了企业的发展,随着建筑行业竞争日趋加剧。要想让企业获得发展生机,唯有不断壮大自身,而且最好的办法就是扩大经营范围,逐渐向地产行业渗透。

  尤其是在随着住房体制改革的号角还是吹响时,房地产行业将会迎来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良机,而建筑行业也将日渐沦为房地产行业地打工仔,如果能够在这场盛宴中分一勺羹,赵国栋绝不介意,虽然他无法改变改变大势,但是他相信自己可以借力打造一个地产巨舰,为和梦境中那些和自己一样的房奴们作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想到这儿躺在床上的赵国栋不由得哑然失笑,自己可真有些好高骛远的味道,宾州那边的矿泉水厂项目还没有落实,就在做梦几年后要和国际水业巨头们一较高下了,这边刚刚闻到要改制的气息,就在勾画日后地产巨舰的梦想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有了那么一段优势,连梦都不敢做,又何谈努力奋斗?

  不管最终成功不成功,至少自己努力过拼搏过,仅此一点也值得。

  赵国栋就在满怀憧憬中沉沉睡去,睡得如此之香,居然没有一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