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六十八节 针锋相对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六十八节 针锋相对

  六力致很仔细的关注着新任市委书记的一举动,从赵屈栋不中陵开始,他就以一种别样的心态来认真琢磨着对方。

  王益不会无中生有,而赵国栋也绝非白璧无瑕,这一点全力致坚信。也许这是一头比黄凌更大的老虎,当然这头老虎却不比黄凌那个大而化之的家伙,公安出身的对方可能在很多方面的警觉性都鼻子寻常。

  全力致也通过与高阳了解了一些有关赵国栋的具体履历,这家伙的一步步上位似乎真的有点子排山到海一往无前的味道,外界因素几乎没有干扰到这个家伙的每一步,即便是退缩似乎都是为了更大的迈进。比如像到能源部里去镀金这一趟。

  高阳也谈起过对方在派出所工作期间的侦查办案,算是一把好手。这样的高人还真少见。

  来宁陵之后赵国栋的表现可谓纵横挥再折冲樽俎,无往不利。

  曾令淳上个月就正式担任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现在马上就要和自己的市委副书记任命一起下来的还有新任西江区委书记刘如怀担任市委常委的任命,连全力致也得佩服赵国栋在运作这些事情上的神通广大,据说鲁能要进市委常委担任宣传部长的风声也传出来了,如果真是这样,这三票收入囊中足以确保他在市委里的绝对领导地位了。

  这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全力致不知道钟跃军和陆剑民他们对此如何着想,也许是他们在冷眼旁观,但更多的大概是无力阻挡吧。

  赵国栋似乎也并没有打算让自己清闲的意思,整风运动要让纪委打主力,现在这已经成了长期性工作,每个月都要求像陆剑民汇报进展情况,前天又专门约谈自己,对纪委工作提出要有新举措新思路新创意。不能老一套,一环接一环的给自己扔过来。现在还看不出对方的套路招数,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对方是绝对不会让自己清闲下来的。

  真是有意思,和这样的战友兼对手一起共事才有意义,如果对方真的干干净净,全力致很乐意全力配合对方抓好各项工作,如果说对方真的有猫腻。对不起,全力致从来就不是那种只图当闲官尸位素餐的人,如果看错了这一点,那就真的不好意思了。

  但是得承认,从目前的表现来看。赵国栋这个市委书记还是相当称职甚至是优秀的,几大工业项目不是光靠嘴巴或者说一点关系路子就能弄来的,没有点眼界意识。没有点真材实料,这样动辄投资十多个亿的项目岂能在两;个月内就能把对方说服到你宁陵投资,你真的以为你宁陵是风水宝地不成?虽然对赵国栋全力支持钟跃军推动的江东新区建设意图有些怀疑,但是在常委会上赵国栋的精辟阐述还是打动了许多原本犹豫甚至倾向于反对的常委们的心,这样一个夫项目肯定有风险,但是赵国栋那一句改革开放本来就是一个。风险事业,坐吃等死没有现实风险,但是结果却早已注定,这番经典话语让全力致下来之后都回味不已。

  这是一个野心、魄力、能力加智慧十分完美的结合在一起的人物。否则也不能这个。年龄就爬到了现在的位置上,这些因素融合在起可能就会产生一个负面元素,**无限,这往往是走入歧途的起因。

  但愿自己的判断有所谬误,全力致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夹起包,往外走去。

  “你的意思是说宁陵酒厂的改制存在资产贱卖的疑点?”赵国栋皱起眉头,掂量着对方递过来的这份厚实的情况反映,看样子还是花了一些心思的,这样翔实的一份材料不花些功夫做不出来。

  “一点肯定有,但是一来时间已经有些时日了,很多当事人记忆有些模糊了,二来目前反映出来的人员涉及比较多,也相当复杂,而且也还有我们市里在职干部,所以我斟酌了一下,暂时还没有正式展开,只是在进行外围情况的一些收集。”全力致泰然自若的道。

  赵国栋狐疑的目光掠过全力致,宁陵酒厂改制在自己走之前的吧年下半年就在酝酿,在咐年就完成改制了,全力致是次年下半年来的宁陵。至少也是相差一年多时间,没想奥这家伙连以前的事儿都能翻出来。不能不佩服这个。家伙这种劲头。

  ,司材料收集得怎么样。、赵国栋粗略翻了翻材料。放座繁他想听听来自对方口里的东西。

  坐在全力致旁边的是市纪委副书记李创,他是在全力致从省里下来之后被全力致从省监察厅要下来的干部,全力致的左臂右膀。“还不太完整,因为我们考虑到如果继续下去可能会打草惊蛇,除了检举人本人提供的一些证人外,其他都暂时没有敢动,但是仅凭目前的证据,我们觉得已经可以进行下一步行动了。”李钊脸颊枯瘦但是精神抖擞,说起话来也是颇有点金石之音的铿锵味道,和全力致的温文尔雅形成鲜明对比。

  进行下一步行动?

  赵国栋叹了一口气,又是一桩破事儿,如果是涉及到其他企业,赵国栋也就听之任之甚至可能会支持对方了,但是宁陵酒厂不一样。

  改制后更名为宁陵酒业集团的宁陵酒厂已经成为宁陵国有企业改制的一面旗帜了,其效益比起改制前连年翻番甚至翻几番,今年前三季度的销售收入已经达到了创纪录的两亿元,利税达到了一千八百万元,估计全年销售收入极有可能突破三亿元,虽然还无法和宾州三元红酒业相提并论,但是确实让宁陵酒行业扬眉吐气,甚至连带还收购了西江区内几家小酒厂。

  这个时候对宁陵酒业集团采取措施。无疑有点砍旗的味道,不管这其中有没有什么问题,这都会给这个企业带来一系列难以预料的卑击。从大局角度上着眼,赵国栋不的不考虑其中利弊。

  妈的!赵国栋从内心深处蹦出一句话,这个家伙似乎从来就没有给自己带来过令人愉快的消息,从来宁陵之时起,赵国栋就知道这个家伙不对路,也不好对付,但是赵国栋自信自己心中无论病就不怕吃西瓜。

  没想多前天自己才和他来了谈了工作,今天这个家伙就敢把这样一个炸弹给自己扔过来,而且扔在自己手中,让自己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宁陵酒业集团现任董事长孙长富。省政协委员,同时也是市人大代表。原籍宁陵,在宁陵以经营船运起家,后来将船运队发展到宾州和通城,生意做得相当大。叨宁陵酒厂改制,他出资三千万元购买了宁陵酒厂百分之七十五股份,成为企业第一大股东。

  孙长富是一个相当善于经营的角色,企业改制后,他狠抓企业品牌塑造,重塑宁醇酒形象,当年就实现了盈利,2四只实现销售收入田四万。劲年开发出了宁醇保健酒系列。形成两个拳头出击,一举实现销售收入,亿元,今年效益更是突飞猛进,这样一个标杆式的人物,要动他。无论是哪一级党委政府都是要思衬再三的。

  更重要的是如果还不仅仅是孙长富一个人的问题,反映材料中很清楚表示当时涉嫌收受贿赔为其低价收购宁陵酒厂的官员有时任市委副秘书长、市委办主任、现任西江区区长的宗建,还可能涉及到时任市委常委、副市长、现任市人大副主任周春秀,情况写得相当翔实准确,有名有姓,甚至连金额都能说出个大概。而且还点明了当时具体负责操办的经手人是现任宁陵酒业集团财务总监和财务处副处长两人。

  据说宁陵酒业集团也有意要争取在三年内实现上市,而如果纪委介入对其国资贱卖的调查,甚至可能引发司法机关的介入,很夫程度就会让这个企业的上市成为泡影,甚至直接导致这家企业的败落。

  两难啊,两难,赵国栋在心中叹息道。

  “力致,李钊,你们觉得宁陵酒厂资产贱卖的依据是什么?我看宁陵酒厂的资产评估也是通过了正规评估事务所和市里当时负责企业改制的改制领导小组的评估办两方的评估,如果要认定资产贱卖导致国资流失,现有资料似乎反映不出来。光凭一个人举报证词怕是难以服众吧?”赵国栋琢磨再三才道。

  “赵书记,评估事务所和评估办所出的评估意见书我觉得这中间都有存疑之处,所以才需要调查,关键在于检举人和证人都反映出来我们有些领导干部涉及了权钱交易。有证据反映出来的就是宗建,所以我觉得这个案子不宜在拖下去,必须要尽快采取措施。”全力致态度温和而坚决。

  据说用锦书投月票一张顶两张。有锦书的兄弟不妨一试,三。,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旧章节更多,支持作凹8曰况姗旬书晒齐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