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六十九节 该来的始终要来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六十九节 该来的始终要来


  这家伙似乎注定是个悲剧性人物,自己并无意要把他干冷,甚至在黄凌翻船之后自己也没有琢磨过他,但是没有想到眼前这帮家伙却似乎不想放过他,这不是杯具是啥?

  检举中还牵扯到了周春秀,但是并没有确凿证据证明周春秀在其中有问题,只是反映他在宁陵酒厂改制中对孙长富一反常态的支持很大。

  一反常态这个,词儿听起来有些刺耳,言外之意大概是指周春秀本来并不太支持宁陵酒厂改制,后来态度迥异。免不了就有人怀疑其中有猫腻。

  如果自己不同意对方正式介入调查,只怕全力致就会视自己为这些贪腐分子的保护伞了,赵国栋固然不惧对方能把自己干啥,但是想想能使招数把黄凌掀下马,也算是个,人物了。

  “这样,力致,我的意见是纪委可以调查,但是应该慎重,尤其是宁陵酒业集团目前也算是我们宁陵一个标杆式企业,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影响到企业的发展经营,如果要对他们的财务人员采取措施,必须要报告我!至于孙。长富,我想这就不用说了。方式方法你们自己考虑,既要确保企业正常运转不受影响。又达到你们查案的目的。”

  赵国栋思考良久才缓缓说出这样一番话已

  老狐狸!

  全力致和李利交换了一下眼色,保证企业正常运转不受影响,这就太难把握了,而且抬出了标杆式企业这个名头来压人,这个市委书记从一开始大概就对纪委有偏见。

  “赵书记,那我现在就可以提前报告了,对宁陵酒业集团董事长孙长富以及两个财务人员,我们都要准备进行询问,而且可能在时间上略略有些长,因为我们要争取一枪下马。彻底拿下,否则一旦出现串供。那就前功尽弃了。当然我们暂时还没有考虑采取其他措施,主要针对目标也是涉案领导干部,我们和检察院方面将会随时保持沟通,以便适当时候可以请他们及时介入。”全力致不卑不亢。却又暗含机锋。

  “可以,询问不是强制措施。也不是双规,只是作为当事人或者证人来作证,但是一定要按照法律来履行职责,检察院介入最好不过,我相信他们作为法律监督机关,在执法上更懂得分寸轻重。”赵国栋似乎半点听不出对方隐藏的意思,话语中也是毫不客气。

  全力致微微一窒,他没有想到对方反应如此之快,立时就反击过来,没给自己半点面子,几乎是明指纪委在这方面欠缺法律意识。

  这一场暗藏机锋的对阵下来。全力致意识到这个市委书记强势丝毫不比黄凌差,但是这方面的机敏锐利却胜过黄凌不知多少,不但每句话都把自己扣住,而且也开宗明义向自己叫响底线,威胁自己不得逾线

  从赵国栋办公室出来,李钊便皱起眉头道:“全书记,按照赵书记的意思,我们便不能随意采取措施,这很容易造成他们之间相互串供,对我们调查很不利啊。”

  “嗯,但是他是市委书记,考虑事情的角度也和我们有些差异,宁陵酒业集团才刚发达起来,在他心目中,大概其他都可以放下,一切需要服从他心目中的经济发展吧。”全力致淡淡的道,却也听不出话语中的真实意思。

  “可是,孙长富是省政协委员,又是市人大代表,要动他本来就需要走法律程序,而那两个财务人员要动也要一起动,肯定会有所影响。我当初设想恐怕还是得一举突破。然后再来集中精力拿下我们的目标。然后再顺藤摸瓜,但是最起码也要达到首要目的,这样下来肯定就有难度了。”李利是专注于调查办案。对于其他并没有太多考虑。

  “不要想那么多,我刚才已经向赵书记请示了,这三个人我们肯定会动,但是我们可以策略性有些,第一,抓住时间同时发动,第二,用足我们的权力,第三,和检察院方面衔接协调好,避免被对方抓住漏洞。赵书记的意思很明确,只要不影响企业运行,其他都可以,我想我们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

  全力致微微一笑,现在也没有必要大动干戈,全面开花更没有意义。只需要牢牢咬住一个主要自标就行。至于其他人,到时候水落石出。谁也跑不掉。

  你不是要我们开创新的拿出成绩来么。很好,那我们就先为你献上你所需要的东西吧。全力致心溢着种说不出的愉悦。和赵国栋这样的高年讨招才有慷发,敌友全在对方的表现了。

  赵国栋觉得有必要和检察院那边打个招呼了。

  纪委权力是有限的,尤其是对非党员,但是如果检察院和纪委联手。而且是十分默契的联手,那就有可能使得纪委的一些意图可以通过检察院来实施,一般说来检察院会更坚持法律条款规定的原则,但是现在看来全力致和高阳的关系相当好。在一些法律规定模糊的区域,就有可操纵余地。

  高阳据说一直在谋求省检察院政治部主任这个位置。而且在自己来宁陵之前就有这个,风声传出来说他可能会升任省检察院政治部主任。但是自己来了这三个月,他却依然没有什么动静,赵国栋和他也聚了两次,大家都觉得对方变化比较大。

  高阳现在表现出来的沉稳气度足以证明这将近四只的打熬对他还是的成长还是相当大的,考虑事情比起以前担任副检时要成熟周全许多。只是不太清楚全力致怎么会和对方关系如此密切,这倒是让赵国栋很是奇怪。

  赵国栋觉得蓝光在这一点上没有尽职履责,检察院太过于独立于党委领导之外,这是不允许的,尤其是政法委控制不住你,反倒是成了纪委的得力臂助,这种现象不太正常。尤其是在这个纪委系统有点自成体系变成独立王国的味道,这是不允许的。而现在赵国栋感觉到全力致为首的纪委就有像这种方向发展的趋势。

  李钊是他从省监察厅带下来的。王益是个钻牛角尖的人物,这样的结合看似很强大,但是却有些偏离主调,也许自己集要考虑一下怎样调整一下纪委的班子,让市委的主旨意图能够更好的贯彻于纪委工作中。服务于宁陵经济发展大局。

  存了这份心思的赵国栋脑子立时就转动了起来,全力致已经向自己提出来希望由王益兼任市监察局的局长,赵国栋以尚未成熟为由暂时搁置了,现在看来到是一个机会。

  钟跃军是在接到赵国栋电话之后才匆匆从江东新区工地上匆匆赶回

  。

  他到的时候陆剑民和焦凤鸣、蓝光已经在了。

  “是和黄凌一案有关系么?”钟跃军灌下一大口凉开水,抹了一下嘴巴道。

  “根据现在了解的情况好像和黄凌扯不上关系,主要涉及宁陵酒厂改制问题。”

  赵国栋平静的道,显得很淡定。他也没有料到宗建这个家伙这样不经敲打,被纪委一拿下,不到一个小时就招了,其顺利程度大概让市纪委的办案人员都感到惊讶吧,看来这个蠢货也是被酒色淘空了身体,磨蚀了意志,连最起码的反抗都没有。比美国人打伊拉克还轻松。

  “老蓝,你把大致情况给钟市长介绍一下暖”“情况大概就是这样。真是屋漏偏遇连夜雨,咱们宁陵今年真是不清净。”蓝光也是感叹地道:“宗建这一栽进去也不知道还会不会牵扯出多少事儿来。”

  “赵书记,纪委查案当然是好事。但是恐怕不能影响到宁陵酒业集团的正常经营才好。今年宁陵酒业集团可是极为关键的一年,连续三年盈利,就有望考虑企岫上市。孙长富前段时间来我这里介绍他们酒业集团发展规划时,也就提及准备在三年内将销售收入提升到十个亿。要争取三年内让企业上市,这是宁陵酒业的两大宏伟目标,市政府也很支持他的增产扩能计划”现在他的宁醇特曲和宁醇头曲在内蒙、宁夏、甘肃以及东北地区的销量都是猛增,很可观啊。”

  钟跃军考虑了一下才提出自己的看法,“当然,这也需要考虑案情变化,老全怎么还没有到?最好能够听听他的看法。”

  “剑民,谈谈你的意见吧。”赵国栋微微蹙起眉头。

  纠结中求月票,渴望拉开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