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七十节 反击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七十节 反击


  ”赵书记。恐怕是需要考虑我市经济发展大局问题,涉津,当然没啥说的,他犯了哪一条,该怎么就怎么,至于说涉及到企业主要负责人,调查询问可以,但是不要以调查询问之名行变相羁康之实,毕竟孙长富他们不是**员,双规之名用不到他们头上,如果真正需要采取强制措施,那也需要在法律程序上履行必要的程序,这一点蓝书记更清楚。”

  陆剑民显得很慎重,他还不太清楚赵国栋的态度,宗建这人表现很糟糕,给赵国栋印象不太好,估计就算是没有这桩事儿调整他也是迟早的事情,但是赵国栋没有露出半点口风,所以他也不好明确表态。

  “我的意见还是主要查宗建本人的事情,对暴露出来的企业问题,可以调查,但不宜扩大化,有什么查什么,国资流失问题,这也需要有充分证据来证明,不能轻率下断言

  应该说陆剑民这番话才是老成持重之语,很符合赵国栋的观点,查可以,但是必须要戎线,查官员没问题,要动企业就必须慎重,尤其是涉及到这样重要的一个企业的主要角色,就不得不更加谨慎。

  基本上把观点统一到一个方向上。赵国栋心中也有些底了,全力致这个家伙咄咄逼人的味道让他很不爽。这甚至有点挑衅的味道了,动辄给自己来一个大动作,似乎完全忘记了纪委应该是在党委领导下开展工作了,不要以为给你一个市委副书记的头衔,就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忘乎所以了,赵国栋心中微微冷笑。

  全力致和李钊到时显得意兴飞扬。尤其是李钊眉目中更是难以掩饰兴奋。

  对李钊来说首开纪录就能攻破一个。区长的防线,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开端,黄凌大案市纪委基本上就没有沾上边,除了最初的线索是他摸出来提供给省纪委外,其他根本也轮不到市纪委这边有啥发言权,没想到黄凌一案会如同滚烫沃雪一般一战而下,真是让李钊对自己未能参予到这桩案子中遗憾了许久。

  李钊兴致高昂的将案件到目前的查处情况做了介绍,宗建已经开**待,并且在检察院配合下,也在他家中启出了二十万现金,两捆封扎得很好的现金,甚至从未开封过。同时也在宗建家中还查获了另外将近二十万散乱的现金和四十多万的存折,以及至少价值十万以上美金、港币和黄金首饰。

  “虽然宗建尚未交代其他问题。只是承认接受了宁陵酒业方面赠予的现金,也否认为宁陵酒业的改制提供了帮助,但是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他在力促宁陵酒业改制的问题上走出了大力的。”李钊语气很肯定。“他当时担任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主任,在很多问题上都有发言权,也能起到很大的影响力,这一点母庸置疑

  “那你们也询问了宁陵酒业方面有关人员,他们为什么送这二十万给宗建?”赵国栋懒得听其他,只抓最关键的问题。

  “孙长富本人表示他和宗建关系一直相当密切,而宁陵酒厂改制消息也是宗建提供给他的,而且也极力鼓励他收购宁陵酒业。他认为宗建在这件事情上对他帮助很大。所以想要给宗建一些股份,但是宗建不愿意要,所以他就给了宗建二十万现金,宗建没有拒绝。

  ”李钊字斟年酌的解释道。

  “那能否确定宗建因为收受这二十万现金而帮助孙长富在收购中获取了不当利益呢?比如造成了国资贱卖。”赵国栋冷静的问道。

  “现在还无法确定,因为宁陵酒厂当时资产评估也是通过评估事务所和当时市政府改制领导小组下设的资产评估办公室双方各自分别出具的评估报告综合得出的李钊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需要实事求是,“但是”

  “宗建在我当时离开西江由曾令淳担任区委书记时就已经下到了西江区担任区委副书记、代理区长。后期的改制事实上和他并没有多大关系,或者说他已经起不到多少作用了,至少在资产评估上他恐怕没有影响的能力,也就是说他主要是利用了当时在担任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办主任时为孙长富提供了一些信息和鼓励,但是收取这二十万现金肯定是有问题的,具体怎么来定性,恐怕要司法机关来结合实际情况确定赵国栋打断了李利的话头。“我同意你们对宗建集取措施。但是我看不出你们反映出来的东西里涉及到企业方面的人员有多大问题,询问要尽快,不要拖延“赵书记,恐怕纪委还需要一些时间来川误酒业方面人员来调杳,宗建现在反映出来的问题比鞭,杜纹一点上。全力致眼光闪动还欲多说。却被赵国栋冷冷打断:“老全。宗建的问题是宗建的问题,我支持你们对宗建全面调查,但是你们汇报中我始终只看到宁陵酒业只与这二十万有关,我相信给你们的时间调查足够了,如果真正认为已经可以由司法机关介入,我相信检察院方面应该会做出合适的反应!”

  无论是陆剑民还是焦凤鸣以及蓝光。也包括李钊,都感觉到了室内的气氛变得紧张压抑得令人要窒息。仿佛一丝火花就足以引发惊天大爆炸。

  全力致沉默了一下,才缓缓道:“赵书记,我认为对宁陵酒业方面的调查不能就此打住,这个改制中疑点还不少,可能还会涉及到其他”

  “我说了要你们中止么?你们纪委可以按照你们程序进行调查,但是我老全,我似乎提醒过你,要站在全市的高度上来看待问题,宁陵酒业不仅仅只代表宁陵酒业,它还代表着从吧年到劲年这几年里宁陵市区县所有改制企业,你觉得孙长富他们会为了这件事情逃跑么?我想不会吧,他们三人都是宁陵酒业的重耍股东,宗建已经被你们控制,你们可以深挖细查,至于说涉及到其他人,只要你们有证据,你们一样可以调查,甚至可以请检察院介入。我想我说得够明白了吧?”

  赵国栋言语中说不出的冷淡平静。但是在场没有哪位听不出其中隐藏着怒意。

  “赵书记,我保留我的意见”全力致温和的一笑。

  “当然,这是你的权力,不过现在首先你是市委常委,其次你才是纪委书记!”赵国栋同样平静的笑道,“我表的态,我负责”。

  两人目光相碰,全力致眼中闪动着灼热和坚执,而赵国栋则是深沉

  。

  “那好,我们会按照您的意见来认真查办这件案件全力致轻轻点点头。

  当全力致和李钊身影消失在会议室门口后,无论是焦凤鸣还是蓝光都下意识的觉得松了一口气,这一场碰撞让他们再度领教了这位另类纪委书记的风采和赵国栋同样凌厉悍野的脾性。

  “剑民,李钊的组织关系是在我们市里么?他是挂职还是正式调来?。赵国栋啜了一口面前的冷茶,轻轻的将茶杯放在案桌上。

  “是正式调过来的陆剑民心中一凛。

  “我看这样,李钊同志原则性很强。我看可以调到市委督查办来工作。老蓝,骆育成同志表现怎么样?”赵国栋声音低沉,但是落在在座几人心中却是震荡不已,这位市委书记看来是真的要展现他的铁腕魄力了。

  “育成同志在平检察院妾要负责渎职和法纪案件工作这一块,应该是咱们市检察院里很有能力的一位领导蓝光心领袖会。

  “嗯,我提议骖育成同志调任市纪委副书记,以加强市纪委班子建设。加强市委对纪委政治方向的领导,跃军,剑民,凤鸣,你们俩觉得怎么样?”赵国栋目光落在陆剑民身上。

  陆剑民心中苦笑,自己能说不行么?这一次看来全力致是真的把赵国栋给激怒了,这是在挑衅赵国栋这个市委书记的权威,如果不把全力致的气势打下来,以后这工作还真是不好开展了。“我同意钟跃军没有半句废话,很爽快的支持。

  “我看可以,育成同志长期在西江区担任政法委书记,政治觉悟高。又是检察长出身,业务能力强。而且协调能力也很出色,我相信他在市纪委副书记这个位置上,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既然不可能阻挡,陆剑民也很干脆利落的表示了赞同。何况他也对全力致的倨傲强硬有些不满。

  “行,骆育成同志有丰富基层经验。而且善于团结同志,是一位相当优秀的同志,我觉得他完全能够胜任纪委副书记这个工作焦凤鸣也依次表态。

  “嗯,我看我们观点都很一致。下次常委会上凤鸣你提出来研究这一项人事变动。”赵国栋又瞥了一眼蓝光,顿了一顿道:“老蓝,市检察院那边我觉得政法委也要多给予关注,尤其是在涉及重夫案件行动上。更应该要主动前移,加强领导。”

  蓝光点点头,他当然知道这是赵国栋在暗示对检察院工作的不满。

  呐喊求票,让小赵雄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