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七十一节 火星子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七十一节 火星子


  他一直在琢磨赵国栋的态度。毫无疑问,赵国栋和全力致的关系有交恶的迹象,但是全力致和高阳关系很密切,而据他所知,三年之前高阳和赵国栋关系一样相当亲密。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出现了一些令人费解的微妙变化。

  赵国栋看来是不准备在这个方面让毒了,让骖育成出任市纪委书记。却把李利调到市委督查室担任主任。估计要给个市委副秘书长职位来兼任这个市委督查室主任。

  这名义上是平调,但是却将李钊这个全力致的左臂右膀朵了下来。搁在了市委眼皮子下边,不但耍受曾令淳的直接领导,而且还要受到陆剑民的直接约束,而且市委督查室只是针对一些表面上的问题作督导问责,很难真正发挥决定性作用,这一手很厉害。

  骆育成是赵国栋的老部下,既有原则性却也不乏灵活性,能力并不比李钊弱,但是这个,人进入市纪委,肯定也会要拉起自己的力量,有赵国栋作为坚强后盾,足以大大抵消全力致的强势了,就算是王益仍然站在全力致一边,但是一旦骆育成兼任监察局长,那么全力致就相当于被打折了一只手了。

  检察院这边也是个问题,高阳态度现在捉摸不定,蓝光也早就有意要对检察院动一动的心思,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借口,现在骆育成到了纪委,到是一个好机会,所以他才会留下来。

  “赵书记,育成同志到纪委的话,检察院恐怕就还缺一个副检。现在我们宁陵经济发展很快,其中肯定会遇到很多复杂问题,所以我建议尽早确定这个副检人选。确保检察院班子稳定和政治方向。确保市委和市委政法委对法律监督部门的领导。”

  蓝光陪着赵国栋在走廊上漫步,一边建议道。

  “嗯,老蓝,我觉得高阳似乎有些不在状态,你要抽时间和他好好谈一谈,不管外边有什么风传,至少我没有得到任何领导给我打招呼,也就是说他至少短时间内怕是走不了,检察院党组力量我看必须要得到加强,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和建议?”

  赵凰栋负手前行,目光深鼎。脚步却十分坚定。

  “市检察院除了高阳外,还有四名副检,其中两位副检察长年龄偏大。杨福生一两年之内就要到点。而现在他还担任着市检察院党组副书记。我建议可以适当调整一下,让杨福生到政法委担任副书记,给检察院补充一些新鲜血液。”蓝光沉吟半晌才提出自己的看法。

  “唔,你有合适人选接替杨福生和骤育成么?”赵国栋放慢脚步,蓝光对自己一直保持着些许距离。固然有原来那种微妙的心态,但是更重要的是自己一直没有对他抛出橄榄枝。现在也许是该拉近双方关系的时候了。

  “市法院党组成员、纪检组长毕德方同志政治坚定,业务精熟,担任市法院纪检组长已经三年,两度被省委政法委表彰为我市政法系统先进个人,我个人意见,他可以胜任杨福生的工作。”蓝光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

  “嗯,还有呢?”赵国栋想看看蓝光肚里还有啥货想卖。

  “市委政法委办公室主任崔修全同志原来担任过市公安局预审处副处长、市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到市委政法委办公室担任主任已经有几年了,经历相当丰富,我个人觉的他也可以胜任副检一职。”蓝光一咬牙道。赵国栋的表现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他还不清楚对方抛出这样绣球来。是准备要干啥,难道说一次性对检察院来个大换血,这件事恐怕就不那么简单了,不但需要和人大这边衔接,而且也需要征求省检察院的意见才行,而高阳和省检察院方面的关系相当密切。

  “这样,老蓝二不仅仅是检察院,我觉得你可以从全市整个政法系统来考虑,全局通盘调整,我个人感觉,无论是检法司还是公安局,如果班子固定太久,不但容易滋生**。而且也容易形成一种按部就班的惰性,流水不腐户枢不矗,适当的调整不但有利于防止**,同样也对班子建设和发挥活力有很大作用。”

  赵国栋微微一笑:“我虽然和你的前任严立民有些私人恩怨。但是我也得承认他在担任政法委书记时是个人物,那时候我还在县里,他是把各县政法系统尤其是公安系统人事掌控权牢牢把持在手中,我和他的恩怨也就是在那时候因为花林县公安局局长人选问题结下的。”弈旬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

  “我虽然不赞同他那种独断乾坤的做法,但是我也赞同市委政法委要对全市政法系统部门班子要有一定的控制力,在这方面你可以考虑一下怎样来加强市委政法委对政法系统的领导作用,这没有坏处。”赵国栋补充道。

  赵国栋的这个建议让蓝光忤然心动。如果能这样当然好,但是蓝先,很快就冷静下来,赵国栋只是一个建议,并不代表自己的想法就能符合对方的意图,一切取决于自己的具体安排能否让他满意。

  “好,赵书记,我会按照您的这个意图认真考虑一下,政法系统作为党委政府的专政工具,的确有必要确保其政治方向不会偏离,这是起码要求。”蓝光有感而发。

  “老蓝,我能理解老全的一些想法,纪委急于做出一些成绩来证明自己,这可以理解,但是纪委是党委领导下的纪委,而作为党委看待问题就不能片面狭隘,尤其是作为一级领导就更应该有高屋建锐的视野眼界,不能单单从某个具体单位的利益来分析看待问题。”赵国栋也是有些感慨,“如果你堕入了为一个小团体谋取利益的圈子中,甚至可能是为自己沽名钓誉,那么从根子上你就错了,其结果只会大错特错,必须要予以纠正。”

  刘如怀觉得自己真的有些焦头烂额的感觉。

  这个区委书记上任不到一个月,区长竟然就被双规了,虽然他也对这位区长没有多大好感,但是这一级政府的法人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给拿下,其带来震动效应可想而知,对于外界尤其是招商引资和企业界来说都是一个相当大的负面消息。

  他得到这个,消息时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昨天还在和自己一道召开党政联席会议上正襟危坐的夸夸其谈,今天就成了阶下囚,这世道未免也变化太快了一点。

  他知道现在不是自己喘嘘感叹的时候,摆在自己面前的问题实在太多了,没有宗建这个区长,地球一样照常转,西江区一样得运作,甚至还能运转得更顺畅,刘如怀不无恶意的想道。

  这也许是一个,契机,如果能够选好一个合适的能够和自己配合默契的区长人选,自己对西江区的发展也许就要有把握许多。

  但刘如怀知道自己在区长任选上是暂时还没有发言权的,一来自己就任这个区委书记时间太短,甚至自己都还没有把区里情况摸清楚,怎么可能在区长人选问题上任你指手画脚?从宗建被双规那一刻起,只怕已经有无数人在打这个区长位置了。相通了这个关键,刘如怀索性就不去想了,反正也不是自己能做主的。还不如大大方方的摆个来者不拒一概欢迎的姿态。

  区长人选轮不到自弓来考虑,但是区里的事儿他还得先扛着。贺同暂时主持着区政府日常工作,不过刘如怀并不耸望这种临时主持时间太行,能尽早安排一个区长人选来是他最大的盼想。

  电话响了起来,刘如怀看了看。是焦凤鸣的电话。

  “焦部长,有何指示?”

  “嘿嘿,请客啊,如怀,文件下来了,估计明天要开市委常委会来宣布吧,一会儿令淳秘书长就要通知你参加会议。”焦凤鸣的声音在电话里显得似乎有些心事似的。

  刘如怀很敏锐的注意到了这一点。“焦部长,那可感谢您的关怀了,我看您好像六

  “嗯,恐怕明天常委会上会有些烫手事儿,我先给你打个预防针。”焦凤鸣在电话里有些犹疑。

  刘如怀心中一凛,能让焦凤鸣心神不宁的事儿可不多见,尤其是他现在是组织部长,啥事儿还能让他如此?

  “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哎,还是等你明天过来再说吧。嘿嘿,很快你就要见识一下常委会的风骚。

  ”焦凤鸣在电话里的声音显得有点苦涩的味道,这也难怪,明天这几个针对性极强的人事调整都得要他提出来,而这正好是省里边网好任命了全力致的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之后,这其中浓烈的挑衅味道一样会刺激得人发狂的。

  清晨求票,不多语,默默码字。老实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