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七十二节 轻描淡写的侮蔑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七十二节 轻描淡写的侮蔑

  ”我不能认同”今力致素桑温和优雅的面煮因为暴怒牦生许阴戾,“李钊在市纪委担任副书记十分得力,我怀疑市委这样搞突然袭击的调动有没有其他意图?!”

  “老全,李钊同志很优秀,所以国栋书记和我们研究觉得让李钊同志在不同的岗位上锻炼,熟悉更多层面的工作,这更有利于他的发展。李利同志还不到四十五岁,老全你也不愿意看到这样年富力强的同志一直老死于纪委吧,这也是市委对优秀干都有意锻炼的一个步骤,下一步市委还会在其他系统都推行这种轮岗锻炼,以加强领导干部能够熟悉各方面工作,为他们以后走上更重要的岗位打好基础陆剑民很温和的道。

  “我觉你老全你可能在这方面有些误会。育成同志也是一个相当优秀的干部,在西江区委担任政法委书记多年,和王益同志也共事过多年,又到市检察院担任了副检察长三年,可谓经验丰富业务精熟,到纪委这条线上工作,肯定会像王益同志一样成为你的好帮手

  全力致死死盯住陆剑民那张翻动的嘴唇,竭力压制住内心的狂怒,调走李钊,调来骖育成,根本就不给自己这个市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商量。这分明就是一种刻意的侮蔑!

  “全书记,轮岗制度也是我们宁陵市委组织部门做的一些试点创新。这也得到了省委组织部的肯定。今年我们还将在其他系统和县区内展开,到时候纪委同志也要参予一起来全面推进这项工作,李钊同志出任市委副秘书长兼市委督察室主任,对于我市作风整顿工作的推动必将起到一个。巨大的促进作用,这应该是一件好事才对啊焦凤鸣也是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望着全力致。

  全力致感觉到自己已经陷入了常委会这个如不断勒紧自己的渔网中。而自己似乎就有点像一条无助挣扎的鱼,赵国栋自始自终未发一言。甚至连目光都没有往自己方向过来。只是一脸平和的要么认真的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要么就是浮光掠影般将目光公式化的一掠而过,似乎这件事情完全和他没有关系。只走过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程序而已。

  “现在李钊正在负责牵头宗建案件的调查,”全力致话网一出口。钟跃军也插话了:“老全,骖育成也是检察院出身,多年的老检了。啥角色没见过?而且骆育成还和宗建共事过,对他更了解,你就一百个放心吧,这案子肯定会水落石出。何况你们前期不是说主要工作已经拿下了么,一些扫尾工程难道你也觉得会搞不下来?”

  全力致知道自己被算计了,这几个家伙分明早就有了一致意见,根本就没有给自己任何机会。

  “好了,力致,我知道你含不的李钊同志,毕竟他是跟你从省里下来的,但是我们党的干部讲求服从组织安排服从工作需要,不是哪个人私人的部曲,力致,你对李钊的关爱是好的,但是超出一个度那就是害了他了,你这种心态也很不正常啊。”赵国栋淡淡的笑道:“当然,你还是可以保留意见,也可以下来和剑民书记再沟通一下,好不好?跃军。下一个议题吧,把江东新区建设推进计划议一议常委会终于结束了,钟跃军兴致寄昂的邀请常委们到乌江东岸河堤上现场去看一看新的江东新区规划图。

  这也是钟跃军最为醉心的工作。

  这一段时间他几乎把大部分精力都投放到了江东新区的规划上,乌江新干线大桥的设计方案早就有,但是在赵国栋和他两人经过仔细商量研究后,决定将原来的设计方案再请设计单位作一些修改,那就是在桥面宽度和设计车道方面前要考虑的更长远一些,同时要在建筑风格上要结合宁陵城市风格进行一些调整,使其更具宁陵历史民俗特色。

  乌江新干线大桥设计最终定格为双向六车道的机动车道,同时还预留了绿化带和非机动车道以及人行道,桥面宽达绍米,按照赵国栋和钟跃军的构想,这座桥建成要至少十年之内不落伍,二十年内能扛大粱。当然这也导致了建设费用的猛涨,从最初预算引乙元猛涨到驼亿元。

  除了全力致以身体不适的原因婉拒了前往之外,包括新任市委常委的西江区委书记刘如怀在内的所有常委们都很爽快的接受了邀请。

  站在乌江东堤上,遥望对岸,明丽的越秀河遥遥可见从西南向东北仙一一局滔北上的乌江形成一个大约六十度的夹角。在得种矗尔,水的补充后,乌江显得更加气势磅礴。尤其是在现在丰水期,虽然近期宁陵地区没有大雨,但是上游仍然有雨带,数百米宽的江面波涛浩荡,滚滚北上。

  江面上船只来往密集,下游四公里处对岸就是宁陵港码头,再往下越过川国道乌江大桥就是西江区的临港新区,数十个货运泊位沿着江岸展开。

  “新大桥将从这里直接横跨到对面西江区的乌鱼嘴,届时口旧国道乌江大桥和新乌江干线桥之间的乌江河面,乌江干线桥和越秀河大桥之间。将形成了两段堪称宁陵最佳自然山水景观的华美画卷,不但会进一步确立以乌鱼嘴为核心的宁陵市区中心繁华区位置,同时也将将我们的城市发展方向变得更加多元多角度,既可以越过越秀河向南,也可以跨过乌江向东,同样,我们也可以向西向北拓展。乌鱼嘴就是西江区委区府所在的位置,乌江新干线大桥一旦建成,将巩固乌鱼嘴的城市核心基点位置,同时也适当的将城市发展主方向向东转移,这不可避免的会影响到西江区向越秀河南发展的规划。

  作为新任币委常委的刘如怀担任西江区委书记时间也不长,对这一点已经有了一些危机意识,城市向东必然会牵涉到资源向东的配置。原本已经有不少市级行政机关有意要向越秀河南搬迁,但是江东新区方案一出炉,求政府就出台了所有市级行政机关暂缓向河南新区规划的意见,这对河南新区的规划发展造成了很大困扰。

  分管河南新区规典建设的副区长莫荣已经向刘如怀提出了警告,一旦市里把所有资源向江东新区积聚,必然会造成河南新区的空心化,原本不少市政设施和公用事业建筑都明确要落足到河南新区的,现在都有可能出现变数,比如市体育馆、市图书馆、市文化艺术中心、市青少年宫,甚至已经谈好引入的一家三星级酒店,都可能会泡汤。

  钟跃军虽然在介绍城甫规刮发展中说得很委婉,但是其核心肯定是要以市里主导的江东新区为主,除非区里愿意将河南新区交给市里,但这种“丧权辱国”的条约在曾令淳时代都被坚决抵住了,在他刘如怀身上就更不可能,宁肯市里把自己这个书记帽子给摘了,他也不敢同意这样的非分要求。

  “江东新区一期规戈面积约巧平方公里,也就是大家现在看到的河堤以下这狭长的一片。南北纵深在五公里左右,东西宽大概在,2公里到,8公里不等,是一个略显狭长的不规则地带,主要是从未开发过的卵石滩和河滩地,现在已经沦为建筑垃圾和生活垃圾的倾倒场。大家可能都能闻到一股恶臭味道,就是生活垃圾腐烂之后散发出来的。这一片地带其性质最早应为规发,的蓄洪排洪泄洪区,准确的说在这条大堤彻底竣工之前属于乌江旧河道的一部分。”

  “现在大堤已经建成,但是仍然需要投入巨资加固,吧年特大洪水仍然在前方堤岸上撕开了一条大口子,直接导致了东江区多个乡镇两百多平方公里受灾,造成了东江区群众极大的人员生命和财产损失。这还是全靠了这条缓冲带起到了延滞洪水的作用,否则人员财产伤亡还会更大。”早已经等候在这里的副市长堑文魁说得口水爆绽,唾沫横飞。

  “按照市政府的规发”我们江东新区初汝规刮为三期,第一期就是面前这7平方公里,二明主要走向南延伸约3公里,向东推进旧公里,使得整个江东新区面积达到万平方公里。第三期是远景规戈”计划再向南延伸公里,向东延伸2公里,使得整个大江东新区的面积达到屿平方公里。”

  “建成后,江东新区将成为我们宁陵市的主要政治、文化、金融、服务业核心区,同时依托前面的妙峰山。这里还将规出建成一个森林公园。未来这里也将是一片生活居住环境最优的区域,将和我们西江区具有历史特色和民俗特色的老城区形成一个交相辉映的壮观景象。”些文魁也不管用词是否得当,一大堆谀辞滚滚而出。

  怒了,居然又落后了,老瑞如此努力,居然没有回报?兄弟们,你们的月票呢?不要逼我!暴走中!凹曰混姗旬书晒齐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