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七十六节 跌宕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七十六节 跌宕

  常篓会争论得很激烈,吊然应东流只经料到泣次关十徽一部调整可能会引来很大的争议,但是却也没有想到燕然天反应会如此激烈。

  不过这倒是更坚定了他一定要贯彻自己的意图的想法,若是在这场会议上自己表现出一点点犹豫,那么也许下一次会议也许就会是更为复杂艰险的场面。

  燕然天未必还有下一次,但是苗振中呢?应东流轻轻瞥了一眼那位一直稳坐不言的方正角色,只怕他继任燕然天的角色之后,甚至可能会比燕然天更难缠,但是自己似乎也是无能为力。

  中央从来就不会这些微妙而又上不得台面的因素而调整,或许这本来就是上边的本意,就要留下有制约因子,就要看看你这个省委书记有无能耐驾驭一班人。这也是考较。

  “戈部长,我觉得组织部在考虑这批干部调整的时候过多“理解。下边的具体问题特殊原因了,刚才你在介绍这批空缺位置的时候我至少听到不下三个位置都有这样的具体原因或者特殊因素,认为需要考虑市里边的意见,我不是不尊重市里的意见,但是这有一个原则,我们确定了这批干部是从省直机关后备干部下派锻炼的原则,就不应当再来搞什么特例!”

  燕然天将手中的签字笔重重的在桌案上一搁,显得有些愤慨。

  “难道说省里下来的干部就不能胜任这个职位,就不能体现他们市里的意图,就会不服从他们市里的通盘考虑?我觉得这种观点很荒谬!这是地方利益想要博弈省里的典型表现,我看这是有些地市党政主要领导一心想要安排自己心目中中意的人,根本不是什么实际工行需要!省里不能开这种先例,这会助长某些地市主要领导的不正常思想!”

  “然天书记的观点我不能芶同。”戈静同样显得很严肃,身体略略前倾,犹如一头好斗的母猎豹。“不错,省里这一次是决定从省直机关抽调后备干部充实地市班子,一方面是加强领导,一方面也是培养锻炼磨砺,但是我们似乎只记得原则而忽略了目的。”

  “我们下派干部的根本目的是什么?还是为了地方上更好的发展。这是关键,更是核心目的,锻炼干部也好,加强领导也好,归根结底还是为了我们安原省更好更快的发展。如果说冒然将出于某些人私心的帽子扣在地市主要领导上,我觉得这不妥,这缺乏事实依据!”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绝大部分地市党委还是服从省里的统一安排的,一些地市提出不同观点在经过沟通之后也很好的消除了不同意见,至于说有个别地市有他们的想法。我觉得这也很正常,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一个将近八千万人口的大省,十四个地市在不同时段都面临不同的发展问题,地甫党委有自己的想法意见很正常,毕竟他们代表这几百万人的想法和意见,如果都是一片欢呼拥护声,我觉愕那才真的不正常!”

  戈静的话语相当犀利,听到某些人耳中更觉刺耳,燕然天微微色变。连秦浩然都对戈静有些刮目相看的味道。

  戈静毫不客气的反击似乎昭示着两人表面融洽内里不睦的态势终于走向了公然决裂的场景,这几年里两人虽然一直观念不同,但是戈静至少在表面上还是比较尊重燕然天。但是今天似乎戈静已经有点不耐烦的味道,也许是觉得两人都要离开,没有必要在保持那所谓的矜持。没想到这个女人撕破脸的时候竟然有如此勇气,甚至有一点狰狞的暴力味道。

  “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本来就是我党工作的一贯原则,生搬硬套按部就班并不利于工作,尤其是在目前改革开放进入复杂期时,这就更需要慎重考虑,一味强调统一服从我不认为这就能更好的开展工作,这不是客观公正解决问题的态度!”戈静咄咄逼人的态度让在座常委们第,次意识到这位母老虎的锋利牙齿其实都是被她表面恬静优雅的风度多掩盖了,只有当真正暴露出来时,你才能感觉到对方的桀骜。

  “东流书记,浩然省长。各位常委。我建议省委应当认真考虑几个地市具体情况,组织部对于地市提出的不同意见都经过了仔细慎重的实地了解,我本人也和几个地市的书记们进行过面对面的沟通和交流,我个人认为他们的顾虑和担心是有道理和依据的,并非出于个人私心,不要把我们的领导干部都想得那样不堪,也不女闽为出了个黄凌就带着有煮眼镜看世界,安原今年的发顺”矾证明我们省委省政府凝聚力和战斗力并不亚于其他任何一个省!”

  戈静最后几句话已经略带一些情绪化了,不过应东流还是很满意,这样的表演在某种程度更真实。

  戈静的骁悍好斗阵势摆出来,足以让很多人三思有没有必要在这个。问题继续和这位已经基本确定在**毛后就要离开安原的母老虎了。同样他们也会考虑一样会离开的燕然天,介入这其中是否明智,这也并非什么原则性不容践踏的问题,他们都会掂量一下,这样的态势更有利于自己来掌控,

  不愧是老辣成精的角色。什么时候该冷静有度,什么时候该咄咄逼人。什么时候该顽强不屈,把握得相当好。而且也把自己的位置也推得恰到好处,难怪宁法对她如此欣赏。

  燕然天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戈静如此张狂,实在有些欺人太甚,就算是自己即将离开,但是也绝对轮不到她这个一样要离开的人在自己面前来张牙舞爪耀武扬威。

  可没等他发言,主持会议的省委书记应东流已经抢先一步发话:“好了,戈部长,注意一下自己的情绪,这都是为了工作,不要掺杂个人感情”。

  戈静稍稍收敛了一些,抚弄了一下略略散落下来的发丝,“对不起。东流书记,我有些激动了,可能是我觉得我自认为对这一次调整情况更了解。”

  “然天,戈静,工作中有不同意见这很正常,常委会本来就是一个供大家商量探讨的平台,如果真的不能达到一致,那也还有民主集中原则嘛。

  。应东流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转过头,“浩然,你还有行么不同意见?”

  秦浩然面无表情,摇摇头。

  “那好,我来说一说,这一次省里对地市党委班子进行了一次微调。说是微调,是因为前期也在陆续进行一些调整,而这一次调整涉及面要广一些,但是都不涉及主要领导,这种渐变式的调整更有利于工作的延续性和稳定性,我比较赞同应东流环顾了一眼四周,“这一次调整是省委统一安排布置的,从确定的原则上来说,要服从省里制定的统一原则,不宜随便开口子。”

  燕然天冷冷的瞥了幕东流一眼,毫无疑问,这个家伙肯定还会紧跟着但是两个字。

  “戈部长刚才也介绍了部分地市也反映了他们班子中或者工作中的一些问题和需要,我觉得这应当一分为二来看待,如果是纯属因为班子年龄结构或者地籍构成甚至是班子磨合情况这些原因,我觉得这些不成其为理由,必须要维护省委威信,要给各地市党政主要领导讲清楚这个观点,但是如果却因工作原因需要一个从本地提拔或者调整一个班子成员来,我觉得这也应该考虑支持,因为省委所作的一切也是为了工作,为了全省各地市更好的发展,这是我们的主旨!”应东流言语语气并不重,甚至还有些轻柔的感觉,但是几乎所有人都能感受到他表露出来的坚定决心。秦浩然瞅了一眼对方,不动声色的在笔记本上涂画着。

  应东流并不比宁法弱势多少,虽然他在气势上没有宁法那样张扬,但是骨子里的坚执倔强并不逊于宁法,燕然天若是以为宁法走了,他就可以强出头,那无疑是自找没趣。没瞧瞧戈静如此审时度势的跟进?

  淡淡的笑了一笑,见应东流的目光重新投过来,秦浩然放下手中笔:“我赞同东流书记意见,既要坚持大原则不动摇,但是也要考虑地方实际情况,尤其是工作中的实际需要的确应当给予支持,就如东流书记刚才所说的那样,省委人事调整那也是为了地方更好的发展,这是出发点,也是核心主旨。”

  常委会终于散了,燕然天和戈静的身影似乎都显得有些落宾而又孤傲不群,目光相碰之后,似乎有些明白这次常委会也将是他们最后一次真正碰撞较量的终结。想想这也未必不是一场缘分。

  两人离开的步伐依然坚定,但是却免不了有些疲倦而沉重,人生宴席本来就是这样起起落落和悲欢离合相夹杂,无所谓胜败,唯有坚持自己的信念就足够了。

  兄弟们这章写得咋样?我自我觉得不错,大家感觉不错就砸票吧,花了俺一上午啊!凹曰甩姗旬书晒齐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