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八十节 宿命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八十节 宿命

  一、事问题永远是高干切的核心问题,赤论是经济发展旺甘秘会民生事业的推进,抑或其他,归根到底都要落实到干部身上。

  只有干部才能落实贯彻定下来的一切决策,而用符合自己胃口,能理解自己思路,能贯彻自己意图的干部,这就是一把手最基本的用

  一个一把手如果不能合理有效的掌握用人权,那就是一个失败的一把手,而可以说如果把用人权掌握住了,市委书记就是及格的,及格不等于合格,你掌握住了用人权但是却没有用好这份权力,那仅仅是及格。而不是合格,只有当你用的人成功的推动了一地的发展,你才是合格的。

  当然合格看中还有极少的优秀者,那就是既要能让自己用人意图得以贯彻,让被用者能在其位充分发挥作用,而又能游刃有余的处理好与自己副手和助手,比如市长、副书记、组织部长之间的关系,要让民主和集中体现到恰如其分。

  从安都飞往京城的机上,赵国栋都还在琢磨着这市里的人事问题。

  在临行前,他也和焦凤鸣交换了意见,让他要开始考虑丰亭县委班子的调整问题,以及东江区委书记、花林县县长人选。

  东江区区委书记俞德寿最早是宁陵地区建市之前的宁陵市市长,后一直担任区委书记,就没有挪过窝。也是全市罕有的从建市以来就没有动过的书记,呕洪水把区长给撸了下去,他却只挨了一个处分,连赵国栋都有些惊讶自己已经走了一个来回;这家伙居然还在东江区委书记这个位置上坐着。真是沧海桑田唯有他不变色。

  东江区和丰亭县情况雷同,只不过区长是去年才下去的,俞德寿年龄明显偏大,政绩不彰。东江区在他手上毫无起色,一个市辖区有这样好的条件居然沦落到和丰亭、苍化这些县为伍的份儿上,其表现可想而知,现在年龄大了也就更没有啥想法和冲劲儿,调整也属必然。

  焦凤鸣也问及了西江区区长人选。赵国栋当然知道钟跃军已经和焦凤鸣沟通过了。也很鲜明的表明了自己的肯定态度,剩下的也就是焦凤鸣的事儿了。

  赵国栋的想法是在明年换届选举之前,耍基本上把全市主要领导班子给确定下来,不再进行大的调整。让这一届班子能够有两三年踏踏实实干实事的稳定环境。

  是骡子是马都得给我拿出来遛遛。班子战斗力的强弱,主要领导的能力作风,他都要好好观察一下,能者上,庸者让,劣者汰,必须要落到实处,那种论资排辈却又尸位素餐的角色也就该逐步退出这个历史舞台了。

  赵国栋飞抵京城时已经是晚上七点过了,刘若彤开着那辆欧宝车来接机,她比赵国栋早一天回国,在家休养了一天,看上去气色和精神都很好。

  这辆欧宝卓两人用的机会都很少。好几年了,公里数都还两万公里不到,不过保养得挺好,风噪和发动机声音都很

  十月京城气候最为宜人,国庆黄金周京城也是全国游人最为向往之地。从首都国际机场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就可以感受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旅客都是兴高采烈,期盼着这个黄金周能够给他们带来美好的回忆。

  刘若彤驾驶着汽车平滑的驶出机场,汽车飞驰在机场高速上。

  “这一次回来能呆多久?。赵国栋从侧面可以看到刘若彤清秀隽雅的侧面脸颊,在傍晚迷蒙的彩光下显的那样恬静安详。

  “我能呆多尖也不影响到你的工作啊,应该是我问你在这个国庆期间能呆多久才是。”刘若彤笑了起来。

  “我?嗯,我能呆四五天吧赵国栋也笑笑,两人之间因为长久分离的生疏感似乎也随着这两句话而渐渐消褪了,“休整休整,这段时间把我累得够呛。”

  “嗯,我听四姐说了,你杀回宁陵怕是得拿出点像样的成绩来才能像安原省的领导交待吧?是不是觉得很有压力?。

  刘若彤微微抿嘴,赵国栋天生的野心在这个时候就展露出来了。留在能源部当这个规戈和发展司司长按理说也是一个前程似锦的道路。同时呆在京城这座深潭里,通过刘家的枝蔓也能汲取不少养分培植自己,真要打熬几年,积蓄不少人脉资源不说,三十五岁之前下地方最起码也能在东部哪个地区弄个川汉干部干干,比起会那偏迄点的应该要强多了,但他却麾洞心饥豫的杀了回马枪。

  宁陵他没有去过,但是据说比怀化还差一大截,习惯于大都市和东部沿海地区发达景象的她无法想象比怀化都还差一大截的地方怎么会让赵国栋如此甘之如殆流连忘返。怀化在她心目中已经是真正的乡下地方了。比怀化还偏远穷困,那可真的就是穷山恶水了。

  “哪儿工作会没有压力?如果你想要在一个位置上干出点像样的成绩来,想要做点实实在在的事情。就没有说没有压力的,能源部如此,宁陵一样如此,没太大差别,关键在于耍掂量在人生每个时段在什么位置上更能体现自己价值。”

  赵国栋展颜一笑,望着刘若彤,哟,就像你一样,你不也无怨无悔的选择了自己的事业么?我想我们都是属于一类人

  刘若彤默默点头,赵国栋说得没错,自己和他都属于一类人,都是为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宁愿在其他方面做出牺牲的人,但是自己是为了一个,崇高的信念,而他呢?

  就像四姐所说,他的确是一个野心、魄力和才干、智慧的结合体,这样一个人的政治前途不可限量,但是这个人的目标是什么呢?

  他的所作所为是真的为了这个国家或者一个地区的繁荣发展而实现自己胸中抱负还是只是以这些来为他的升迁之路作铺地鲜花呢?

  “我的选择是基于我对这个世界的理解,基于对国家的热爱,你呢?。刘若彤轻若无声的话语传入赵国栋耳中,这听起来似乎有点冷幽默的味道,但是赵国栋去能感受到对方话语中的执着和坚决。

  略微沉吟了一下,赵国栋目光望向前方挡风玻璃外的夜景,“我亦同样如此,或许我喜欢享受生活,又或许我还有其他的爱好,但是无可改变的是我永远愿意为这个国家作我能做到的任何事

  刘若彤有些讶异于对方竟然能听到自己那犹如蚊钠般的自语,而更让她惊讶的是对方能够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而且是这样的坚执决然。

  似乎觉察到了刘若彤怀疑的日光,赵国栋淡淡一笑:“人在不同岗位上都一样能做出不同的业绩来。你如此。我亦如此,或许在外在表象上不一样,但是我想我们都是为了一个目标就足够了。”

  车里显得格外安静,似乎两个人都细细体味各自暴露出来的些许,人生本来就很复杂,你无法用一个单纯苍白的框架去对应每个人,每个,人都是丰富而充满了不断变幻色彩的多面体。

  就像历史上的种种人物一样,张居正固然是一代名相,但是其私生活却令石不齿,秦始皇暴虐无道,但是却开创了一代帝国,对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出现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康乾号称盛世,却是导致领先世界五千年的殃殃大国走向没落的罪魁祸首。

  这出切都很难用片言只语来说清楚,赵国栋和刘若彤也一样,只要把握住其中的核心就足够了。

  “有点意思,给我的感觉很深刻刘若彤灿然一笑,“我昨天回家碰见了沈东昭,他还在问起你这个国庆节会不会回来,他说他很怀念和你把酒言欢的滋味。”

  “呵呵,把酒言欢?这种蒋味我也很久没有尝过了,也罢,寻个机会吧赵国栋有些感慨。此次回京他也是有些想法的,**爆发在即。伊拉克战争爆发不可避免,怎样做点有益的事情呢?

  单凭自己手中的力量现在根本不足为道,如果能够影响到蔡正阳、宁法甚至陆建邦,或许能有所为。当然自己也可以通过自己眼前这位妻子以及沈东昭这一批人来施加微末影响,仅仅称得上的是微末之力了。看看能不能让历史的巨舰稍稍偏离一些航道。

  苍、生最遗憾的莫过于此了,眼见得酒天巨澜在自己面前汹涌而过,无数机遇在其中绽放闪耀,看似伸手可及,却又只能抚掌叹息,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慢慢逝去,这份滋味实在令人难受。

  无论如何也得试试,这是自己命运的宿命,哪怕是徒劳无功遭人耻笑。也要试一试。

  十二点了,兄弟们振作精神。投出手中票,推荐票每人五张,助老瑞在周推榜上占得更高,看看弄潮在周推榜上的位置冲的比月票榜更高?欲与天公试比高,俺要和那些个大神们在月票和周推榜上比一比!兄弟们助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