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八十五节 终于来了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八十五节 终于来了


  只。月8日旧日。**中央在京城召开党的十六次午凹表大会。

  大会主题是:高举邸小*平理论伟大旗帜,全面贯彻“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继往开来,与时俱进,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为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新局面而奋斗。

  大会选举产生了中央委员呕人。中央候补委员,毖人,中纪委委员

  人。

  哑年。月占日,**中央第十六届中央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在京城举行,会议选举产生了政治局委员出人,政治局候补委员人,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员会委员口人,并选举出了总书记,并根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提议通过了中央书记处书记人员名单,,

  赵国栋坐在办公室里若有所思的看着《安原日报》发布的会议公报。他参加了**,当然更高层次的中央委员会合议他就没有资格参加了,但是历史已经略略有了一些细微变化。

  蔡正阳和柳道源已经名列中央委员。这是理所当然的,作为两省省丢书记,中央委员是必备的资格。而宁法也正式成为万人名单中的一员。作为第一经济大省的南粤省委书记,他毫无悬念的进入了政治局。

  蔡正阳在十月国庆节后辞去了能源部长职位,被正式任命为**滇南省委书记,出席**时,他已经是以滇南省代表团团长名义出现了。

  历史的轨道已经出现偏移,至少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了,虽然这些细微的变化在最初并不能影响到历史大方向,但是随着细微因素不断累积产生更多的蝴蝶效应,这一切终究会越来越显现其威力,赵国栋确信这一切会向着好的方向转变。

  **确定的原则方针已经内在深夏涵义。还会要一些时间才会慢慢的以各种方式被诠释阐述出来。现在党内的人事格局已经基本确定。但是在政府层面上的东西则需要明年三月的人代会之后才会出炉。

  但是对于赵国栋来说后续的东西却并不是什么秘密,以人为本,效率兼顾公平,可持续发展,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这些理念都会随着**的召开之后贯穿于全党全国的工作之中,在今后十年里都将成为指导全国各地党委政府发展的理论精义。

  随着**的召开,一切也该尘埃落定了,省里边的人事变化也会很快就要传递过来。

  燕然天和戈静要离开的消息已经不是秘密了,燕然天据说马上就任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兼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副主任,也算是提了一级。

  让赵国栋感到惊喜的是戈静也进入了中央委员序列,这无疑是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很快就有消息传来。戈静即将就任中宣部副部长。据说在明年人代会之后,她极有可能兼任国家电影电视总局局长,这对于仅仅是安原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的戈静来说无疑是一个莫大的擢拔。

  国栋估计这固然与已经进入政治局的宁法赏识有关,同时也与安原省近年来经济持续高速增长,陆续走出不少副省级干都有相当关系。

  赵国栋熟悉的人中还有杨天明。他已经卸任水利部部长,转而出任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由于应对呕年洪水时有先见之明,后又处置得当,这给中央主要领导留下了相当深刻的印象。所以杨天明能出任这个位置的确也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尤其是不少国外媒体甚至都对这位作风低调、性格朴实的**官员十分感兴趣。

  而国内外媒体也都有一些觉察。就是在**前后,从安原走出来的干部都大放异彩,进入政治局的委员多达两人,除了南粤省委书记宁法之外,沪江市委书记苏觉华在上一任就已经是政治局委员,这一次又在政治局委员之列,传言他将在明年人代会期间就任副总理。

  而除了两名政治局委员之外。还有多达七人的中央委员,撇开现任两位安原省党政主要领导之外,还有现任西海省省委书记的张广澜、黔南省省委书记柳道源、滇南省省委书记蔡正阳、中央党校副校长杨天明,以及妾身未明的戈静。

  这一批干部都是在近十年内从安原省走出去的干部,虽然未必都是安原土生土长的干部,但是无可否认的是他们都在安原干愕相当出色,才会从安原走出去一步一个台阶。

  可以说安原这个大熔炉已经成刀,相当重要的领导培养基安原老出去的领导干部必联删都用他们的表现证明了他们的能力和魄力。

  将手中报纸搁在案桌上。赵国栋望着窗外灿烂秋景,一时间竟然想得痴了。

  人生一世,草木枯荣,总得做出一番事业来才算是不负此生,这一届五年对于自己来说就是最精华的五年,五年时间,自己能干出一个。什么样的景象来,那就要看自己如何利用自己所能知晓和揣摩到一切,去实现胸中梦想了。

  ,

  当赵国栋毫无意识的随口问及赵云海他们那边有没有得到一些奇怪病症的反映时,他突然发现对面电话里赵云海的语气变得有些迟疑起来。一时间他竟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很快胸中就被一种巨大的震撼给挤压得差一点喘不过气来。

  这是赵国栋第二次向赵云海那边问及这桩事儿。

  “哥,你怎么知道我们这边有这种反映?难道是你们那边也有?可我们没有得到准确的消息,只是说有病人发病高烧不退,好像医院也没有寻找到病因,据说连病人同病室的另外一个其他患者也被传染了。”

  赵云海开始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这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事件,南粤这样大一个。省,地处沿海,经济又最发达,每天流动人口量如此之大,患流感也好,肺炎也好,肺结核也好,甚至艾滋病也好,都并不奇怪,这年头各种稀奇古怪的病实在太多了,谁也说不清楚哪天会冒出什么新病来。

  但是这是赵国栋第二次打电话来询问这方面的情况了,这让有些诧异。似乎兄长对于南粤这边的疾病防控工作十分美注,难道说宁陵那边出现了一样的病例是被南粤这边过去的人带去的?

  “真的?情况确实么?”赵国栋用了很大的控制力才让自己的心情不至于表现在语气上,终于来了。**才结束不到一个。月,就出现了这样的病例,看来传言中加隐藏在民间有一段时间没有被发现找出来这话不假。

  “这有啥确实不确实的?现在医院还在继续观察治疗,估计弄不好就是流感爆发的前兆赵云海还是感觉到自己兄长似乎有些紧张。他并不清楚这方面的具体情况。只是自己兄长上一次煞有介事的问及,他也就向新闻频道露了个风,请他们关注这方面的消息,一旦有情况就通知他。

  “你们新闻频道报道了这则消息么?。赵国栋努力让自己心情平静下来,现在需要的是冷静面对,考虑好应对策略,光靠自己四处呐喊没有多大作用,没有人会相信,现在关键在于要让南粤南边紧张起来,行动起来。

  “这也值得报道?恐怕不行吧赵云海在电话那一边有些惊诧。“哥,怎么了,这种事情并不少见,遇上一些特殊病例,医院观察一段时间看看情况也很正常,有些时候因为病员个体差异,一些疾病反映在病员身上就会有不一样的表现。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哥。是不是你们那边有啥事儿和我们南粤这边有关系?”

  赵弃海已经把自己当作南粤人了。他的不以为然即便是远在宁陵赵国稽也能感受得到,这也难怪,在事情没有真正揭开之前,谁又能觉察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云海。你别管那么多,你哥这样关注肯定是有些道理的。我建议你们天下网新闻频道应该密切关注这件事情,我感觉这种病有点问题。传染性很强,而且可能就是源于你们南粤那边,弄不好就会大爆发。甚至危及人命。”赵国栋说得很含糊,也不否认是不是宁陵这边也有同样病倒了,留给对方无限遐想空间。

  “不至于吧?传染性强也未必会致命吧?或者说真正会危及生命那也应该是自身体质太差的老人儿童那些吧?”赵云海真的有些觉得不对劲儿了,自己兄长说话似乎从来没有这样危言耸听过,流感会死人。但是大多是那些本身身体素质比较差的,免疫力低下的,结果传染了流感,导致身体器官机能衰竭死亡,真正身体强壮的,就是染上了,也就走过一阵就好。

  默默无语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