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八十七节 漩涡起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八十七节 漩涡起


  沾蕉听到赵国栋声音就没来由阵亲切,赵国栋的安排攒尔”令,只是甘省长能否抽出时间却不能由她来决定,她只能采取各种旁敲侧击的方式来暗示自己的领导应该参加宁陵这个应急演练。

  赵国栋在电话里说得很轻松。但是陆蕊却知道有些时候一个领导参加不参加也就代表着这个,城市在领导心目中的地位,而甘省长这一届结束之后,明年可能就要到全国政协,如果她能参加宁陵这个应急演练也对宁陵方面来说是一个。光荣。

  甘省长在开会,陆蕊在电话里和赵国栋聊了一阵之后搁了电话,等到甘萍会议结束之后,便马上把赵国栋打电话来的事儿告诉了甘萍。

  “小蕊,你这么急切干啥?赵国栋这个老领导的事儿,我手上的事儿就不是事儿?”甘萍见陆蕊有些坐卧不安的模样,笑着打趣。

  “不是,甘省长,我觉得作为市委书记如此关注卫生防疫工作还是很难得。我在你身边也有几年了,好像记忆中还真没有哪位市委书记专门就这方面工作来找您交换意见或者汇报工作,一般说来也就是分管副市长,顶多也就是市长来您这儿坐一坐。我看更多都是谈及教育工作时候附带谈乒卫生防疲方面的事情。”陆蕊脸微微有些发烧,摇摇头,“赵书记初去宁陵,就搞了这个应急演练,足见他对这项工作的重视和支持,那也是对您的尊重,符市长也专门来请过您,我觉得您应该去,以表示对宁陵这项工作开展的赞许才对。”

  甘萍很喜欢陆蕊的性格,在自己面前没有那么多弯弯绕,也没有一副谨小慎微的模样,她不喜欢那样。一个民主党派干部做到这一角,她更喜欢能清清爽爽坦坦白白的交流思想和意见,对领导如此,对同僚如此。对下属亦是如此,而陆蕊很懂事儿,和她也能像姐妹一样相互交流。说真的,她还要真的感谢赵国栋为她推荐了这个好秘书。

  估摸着明年自己就要到国家政协。她也想要征求一下陆蕊的意见,看看对方愿意不愿意跟自己去京里。好在对方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否则她也不会征询对方。

  “嗯,你这妮子说话越来越有水准了,还真把我给说动心了,你北赵书记没白推荐你。”甘萍笑了起来,“行吧,你给宁陵方面回电话吧,我去,不过上午演练一结束。我就要回来。”

  陆蕊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在意能帮上赵国栋一个忙,但是她内心知道自己似乎多赵国栋有一种莫名的恋兄情结,赵国栋的任何事情她都想知道,都想了解,而如果能够帮上赵国栋一点忙。那心中的快活感让她自己都感到吃惊。

  连在找对象这件事情上陆蕊都下意识的想要与赵国栋相比,这也是造成别人在给她介绍对象时屡屡失败的主要原因,毕竟要找一个像赵国栋这样优秀卓越的人选实在太困难了。

  陆蕊也知道自己的心力症结在哪里,甚至连甘萍都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一点,暗示她像赵国栋这样的人物属于可遇不可求的,不要把自己的目标和这种角色相比,那会贻误终生。

  但是这却似乎由不得自己,介绍的几个朋友,在接触之后,陆蕊无一不是觉得寡淡无味就是浅薄低俗。根本无法让陆蕊产生出一种交往下去的**,久而久之,外边人也知道甘省长这个秘书眼高于顶,心也就渐渐淡了。

  陆蕊知道这是一个难解的结。但是似乎现在却无法解开,也许只有静待机会看看自己生命中的真命天子是否会出现,宁缺母滥,这是陆蕊给自己定的标准。

  ,

  在接到赵国栋的电话之后,最初并没有引起宁法的足够重视,虽然赵国栋在电话里描述得很严垂,但是至少到目前宁法还没有接到省委省府在这方面报告上来的情况,不过出于小心谨慎,他还是主动安排秘书询问了省委办、省府办以及卫生厅在这方面的情况。

  让他大吃一惊的是报上来的情况和他在电话里得到的情况几乎无二。而且情况似乎还在蔓延,虽然病例相对于一个。八千万人口的大省来说不算很多,但是强烈的传染性以及其中已经出现了一些病危病例的弈旬书晒加凹姗)不一样的体蛤不着鞭子样抽打在脑门卜,敏锐的政治意识让他意识到恼”拙的严重性。

  宁法立即指示省卫生厅组织专家组成专门的调查和治疗组赶赴一线医院进行调查研究和治疗,并要求省政府立即和卫生部进行联系,要求卫生部立即派专家来南粤实地察看了解情况,及时作出判断。

  在掌握了第一手情况之后,南粤省委和省府也向中央和国务院报告了此事,与此同时,天下网新闻频道也在一个不太起眼的版面上报道了南粤境内发现了几起疑似流感病例的消息。但是这个消息似乎并没有引起多少人关注。

  不过赵国栋还是敏锐的注意到了天下网新闻频道这一报道,虽然内容很简单,但是毕竟走出现在了新闻频道上,这大概也是天下网与南粤方面进行了沟通之后,在既要保证忠实于客观对社会负责又要避免造成太大负面影响甚至可能是不必要的惊慌气氛所作出的一个最有效的方式,但是对于一个和新浪、搜狐、网易并驾齐驱的综合门户网站的新闻频道来说。即便是再不起眼,这个消息还是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的。

  南粤方面很快就采取行动要求各的市加强对类似病例的监控,并提醒医护人员加强注意自身的保护,对于已经确定的病例要立即隔离治疗。对于疑似病例则要隔离观察。同时要求各地方党委政府要采取妥善措施稳定民心。

  南粤出现的情况也弓起了中央和国务院的关注,但是这个时候大家都还没有意识到这场风暴将会来得如此凶猛险恶,很多匡学专家和政府官员都还怀疑是不是某种流感的变种,卫生部的专家组也开始在南粤展开全面工作。

  进入一月份之后,情况显得十分平稳了,由于南粤方面控制有效及时。这种病毒性疾病似乎并没有在南粤之外其他地区扩散开来,至少在一月里没有这种趋势。

  甚至连春节都是在一个相对安并祥和的氛围里度过。除了有些神不守舍的赵国栋。

  赵国栋不相信殆比风波会因为自己一通电话就烟消云散了,病毒是客观存在的,而在没有研究出对症药物之前,它随时都有可能爆发蔓延。南粤省在这方面虽然目前看起来做得很成功,但是并不代表就没有任何疏漏了,毕竟这是病毒,它还有潜伏期,甚至可以潜伏相当长一段时间才发作出来,赵国栋并不清楚这种病毒的致病机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种病毒不可能马上就被消灭。

  ,

  赵国栋榈了电话,雀韵白来的。

  她在澳洲,没有回来,这也是赵国栋未雨绸缪的之举,以冬天不好过为由,建议翟韵白在澳洲购置一处房产。这样也可以在春节或者冬季时去澳洲度假,雀韵白接受了赵国栋的建议,选择了珀斯购置了一处别墅。而整个春节翟韵白和雀韵蓝两姊妹也就呆在澳州享受着那边的晴好

  气。

  “小雀来的?”杨天培仰躺在躺椅上,摇摇头,“你呀你,我都不知道咋说你好了,这么大一个成年人了。怎么做事还不考虑后果?也幸好小翟是个很成熟自立的女人,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否则我看你怎么脱身。”

  “脱身?脱什么身?”赵国栋也不辩解,做了就做了,赵国栋从来不为做过的事情后悔,与其有那精神去后悔,还不如想想怎么解决好呢。何况他也丝毫的不后悔和翟韵白之间的这种关系,“培哥,世界观和人生观每个人都不尽一致,社会多元化,要多宽容和理解。”

  “诡辩”。杨天培不屑一顾的道。

  “嘿嘿,你要一定认为是诡辩,那就随你怎么看了。”赵国栋笑笑。“辉哥呢?”

  “网起床不久吧,他说要去看看一个朋友,说是才从香港旅游那边回来,两口子都生病发烧了。”杨天培随口道:“甭管他,他春节里应酬也多,地产这一块涉及方方面面,这年前年后都得照应到,稍不留意没注意,也许日后就得在哪个环节上给卡住,你还不知道咋回事儿呢。”

  继续求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