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八十八节 恶浪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八十八节 恶浪


  心国栋相当敏感,听得是从香港那边过来,两口子韧嗽。顿时就警觉起来,“是从香港回来的?”

  “好像是吧,说这两口子去了香港玩了几天,大概是春节期间在单位上值班,正好这几天就补休吧。又在羊城玩了一天,飞回来就病倒了。还在医院输液呢。”杨天培还以为赵国栋是关心这两口子,“是安都市国土资源局的一位处长,和乔辉关系不错。”

  赵国栋也不多说径直打了电话给乔辉,还好,乔辉正在去医院的路上。赵国栋也不多说,只是让他暂时别去医院,乔辉在电话里问什么原因。赵国栋只说弄不好是传染病。让他马上到这边来就行了。

  紧接着赵国栋就给副省长甘萍打了电话,说了自己的怀疑和担心,甘萍也对南粤那边发生的情况有所了解,事实上也在各医院采取了一些措施,只是没有提升到赵国栋希望的那种状态,毕竟在其他省市都还没有出现像南粤一样的情况,但是她一听这种情况,还是马上表示自己立即安排卫生厅派人到医院了解并马上来取措施。

  杨天培和赶到的乔辉都对赵国栋的大惊小怪有些不以为然,但是赵国栋也不理睬二人,又给符娟打了电话。要求密切关注宁陵全市内包括各乡镇卫生院在内的情况,随时掌握动态,发现情况及时向他报告。

  这个工作在春节前他就给符娟专门交待了,并把南粤情况做了通报。提醒在家领导要注意春节期间返乡民工可能带来的问题,但是一直到大年三十虽然也有不少发热发烧病人,但是经过观察都是一般的感冒发烧,排除了这种可能。

  想了一想之后,赵国栋又分别给蔡正阳和柳道源打了电话,与蔡正阳和柳道源关系不一样,赵国栋也没有那么多顾忌,他把自己的担心都给蔡、柳二人作了介绍,提醒两人恐怕要在这方面密切关注,甚至采取必要措施,以便一旦出现异状在最短时间内作出反应,蔡柳二人都对赵国栋的意见相当重视,表示会安排人进一步关注了解。

  把这一切做到家,赵国栋也就觉得自己能做的就一切都作了,在京里他甚至还专门和刘拓也提起过这件事情。但是刘拓显然不太重视,虽然赵国栋专门提醒他,但是赵国栋估计对方也不怎么放在心上。

  现在事已如此。真还要发生什么事情,只怕就是天意了。

  “情况怎么样?”赵国栋见到匆匆而入的符娟和市卫生局局长缪今亚。

  “目前发病的是两兄弟,他们是正月初十才从南粤佛山返回的,估计是要错开春节期间火车太挤买不到票的原因,乘坐火车抵达宁陵,又乘坐宁陵到永梁的大巴返回土城家中,两兄弟在家里休息了三天都没有出现症状,昨天开始哥哥首先开始出现不适,发烧咳嗽,紧接着昨天晚上弟弟也出现了相似症状,后两人都分别到了土城县人民医院急诊室就诊,立即被隔离监控,经过初步判断,疑似南粤输入病例。”神色严肃的符娟言简意核。

  赵国栋也没有想到情况一下子会变得如此严峻,在自己向甘萍汇报了情况之后不到刀小时,全省就已经出现了七例输入性疑似病例,都是从南粤方向回安原的,而且宁陵一下子就出现了两例。

  “现在采取了什么措施?”赵国栋沉声问道。

  “已经将情况通报给了铁路部门,请他们迅速查明耸次火车旧号车厢乘坐旅客,请他们通报可能涉及的旅客所在地政府,及时采取措施。”符娟立即回答道:“我们这边已经安排下去,他们两兄弟乘坐的那辆大巴已经找到,司机和售票员暂时没有出现状况,但是也已经被暂时隔离观察,另外也给通知了西江和土城两个区县以及永梁方面,当地政府立即组织开会通报下去,要求乘坐那辆中巴车的旅客立即就近到附近医院或者卫生院进行观察,并上报情况。”

  赵国栋点点头,符娟还算精明利落,啥事儿都能提前安排到位。“火车站方面呢?”

  “市卫生局和区卫生局已经抽调医护人员在火车站和汽车站设立了临时检测点,提醒旅客一旦发现不适,立止观察测缘今亚赶紧道赵国栋挥手示意两人坐下说,自己靠在椅背上有些疲惫的道:“符市长,老缪,这恐怕是一场硬仗啊。这两天网络媒体上已经开始热论这个问题了,南粤那边本来已经缓和的局面又紧张起来,好像香港方面也出现了类似疑似病例,除了南粤之外,已经有包括我们安原在内的多个。省市发现了类似病例,中央已经高度关耸这件事情,我估摸着未来一段时间,咱们主要工作得放在这上边。事关人民生命健康安全,麻痹懈怠不得啊。

  符娟心情也相当沉重,全省发现七利就有两例在宁陵,这都在其次。关键是这两个人都回到了土城老家,而且还乘坐了大巴,大巴上的旅客,有西江的,也有土城的,现在正在全力查找,如果说这一车旅客中也有染病的,那么也就意味着他们又会变成一个传染源,这项工作开展起来其难度可想而知。

  “赵书记,我看恐怕得全市动员起来。让大家都知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这个现在在网络上热议的**型肺炎究竟危害性有多大,问题有多严重,通过哪些途径传染,很多人还不太清楚,我觉得我们应该果断作出决定,向外界通报,同时让全民都知晓如何防范这种疾病的传播。”

  符娟的意见让赵国栋感慨不已。他何尝不想如此?而且他也向甘萍和省委副书记苗振中汇报了自己的意见,就差直接向省委书记应东流和省长秦浩然汇报了,但是甘蒋那边一直没有消息,估计这也是省里边看到其他省市都还没有动作,担心过度渣染瘦情会引发不好的社会反应。

  如果宁陵在没有得到省委首肯的情况下率先启动应急响应机制,只怕就会把省委推到一个尴尬位置。这在政治上来说无疑是不成熟的,但是如果继续这样坐等下去,恐怕也会引发全市全省的思想混乱,对省委省政府的威信损害也将是致命的。

  赵国栋站起身来,来回在办公室里踱步,甘萍和苗振中还没有回音。无疑就是省委还没有下定决心,或者说还没有看清楚形势,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全省共有七例疑似病例,但是涉及面就相当宽了,如果不能立即像宁陵这样采取措施,甚至还应该采取更严格的监控防范措施。赵国栋真担心会不会有更多的疑似病例出现。

  现在最关键的是大家并没有真正意识到这种病症的严重性,即便是网络上热炒,似乎也有些把它当作流感一类的疾病来看待,这正是赵国栋最为担心的事情。安原不是重灾区,但那只是记忆中的事情,历史在偏移,谁能说得清楚会不会波及到这一点?“老钟,你来我这里一趟,我有重要事情和你商量一下。”琢磨良久,赵国栋才用办公室座机直接给钟跃军打了电话。

  钟跃军很快就赶到了,看见符娟和缪今亚都在这儿。他自然也知道是啥事儿,但是一切都布置好了,似乎也没有什么过多的担心才是。

  “跃军,情况恐怕你也了解了。不过仅仅是这两例疑似病例并不足惧。我是担心如果这两人最终确诊,我是说如果,而在大巴车上又有人被感染,我们又没有能及时控制住或者找到被感染的人,那问题恐怕就麻烦了。”赵国栋一连几个最糟糕的假设,最后叹了一口气,“扩散开来,也许就是弥天大祸了。”

  “赵书记,有这么严重么?就算是传染性强一些,只要身体素质好一些,估计也能抗得过去吧?”钟跃军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的心思还放在刚刚进入市开发区的两家企业正在划地准备要尽快开工建设,而江东新区的建设也还牢牢占据在他心间。

  赵国栋只有无言的苦笑,市里边自己乙经是做足工作了,但是毕竟没有切身感受过那阵仗,绝大部分人还是觉得那玩意儿距离自己很远,就算是有一两个被传染上了,传染病医院不是才整修一新并且全面充实了设施设备么?各种防护面具和衣物的配备在最初钟跃军看来似乎十年都用不完,但是现在看来赵书记还是有些先见之明的。

  “跃军,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弄不好是要死人的!”赵国栋阴沉着脸压低声音道:“据我所知南粤那边情况估计已经相当严峻了,我们得有充分思想准备,这场战争丝毫不亚于呕洪水,甚至更艰险几倍!”

  默默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