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九十一节 升温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九十一节 升温

  二传染病医院位干中陵市区西郊正好外干个背风枷”一川下。除了稍稍远了一点外,环境倒是十分幽雅僻静,比寻常院落略略高了一些的围墙显示出这个地方恐怕和其他场所有些不同。

  赵国栋一行人的汽车都停在了大门外的停车场,进出除了救护车之外。就再没有其他车辆可以进出。而且每进出一次,无论是车还是人,都要经过严格的消毒措施。

  换上了防护服,赵国栋和其他医务人员一样,在曾令淳、符娟以及市卫生局局长缪今亚、市传染病医院院长陈征的陪同下慰问了正在一线战斗的医护人员。又隔着玻璃观察了隔离区的情况。

  整个市传染病医院病区分成四块,其中较小的两块属于轻度隔离区。也就是属于传染病患者已经处于基本恢复状态,丧失了传染能力情况下的隔离区,相较于两外两块重度隔离区要好一些,但是仍需要在这里确认彻底瘙愈之后才能离开出院。

  两块重度隔离区外都有专门的消毒室,医护人员从隔离区出来都必须要进行专门消毒,而病区与非病区之间也有专门的隔离带和消毒室,可谓天衣无缝。

  赵国栋一行人在病区内转悠了一圈,经过消毒回到办公区,赵国栋和市传染病医院的一帮人也对**病毒进行了一些探讨,勉励传染病医院的员工们要坚守第一线,直到取得最后的胜利。

  按照庐委市政府的要求,市传染病医院所有员工在处于应急时期内非因接送病人或者得到特殊批准,都不得离开医院,赵国栋注意到在传染病医院门口武警和公安民警均已按照市委市府要求和安排穿戴着防护用具,着装上岗。严阵以待。

  在特殊时期,任何只要是事关民众生命健康安全的措施都不为过,赵国栋赞同这一观点,现在也许大家辛苦一些。甚至丧失了一些自由,但是这对于确保全市民众安全却是一道坚固屏障,这道屏障只能越扎越紧。

  土城刚刚送来的三人已经被送入重度隔离区,并立即进行诊治。赵国栋在隔着玻璃板看着忙碌的医护人员们来来往往,各种设备在走廊里推动,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这些东西都是自己在去年十一月底视察了市传染病医院之后才添置的,为此还与尤莲香很是斗了一阵嘴,尤莲香批自己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只会张着大嘴巴随便许诺。不知道市里财政的困难,这也让赵国栋好一阵解释之后尤莲香才算同意尽快拨付。

  现在看来如果不是那时候未雨绸缪,现在弄不好就已经有医护人员被感染了,记忆中在抗击**战役中,不少医护人员就是在不清楚这种疾病的高强传染性和缺乏必要的防护用具才造成被感染的,而自己至少在宁陵可以做到这一点,避免无谓的牺牲。

  这些问题他都已经给宁法、蔡正阳、柳道源以及甘萍专门提醒过,但是对方能重视到什么程度却非自己能干预的了,但是从南粤方面传来的消息来看,他们在这方面防护似乎还是做得比较成功的,只是不知道是自己的提醒起到了效果还是南粤医疗系统本身就具备较强的应对能力。

  电话响了起来,云睿接听之后马上递了过来:“是钟市长。”

  “跃军啊,嗯,我还在市传染病医院啊,还没走呢,情况还行,啊?苗书记来了?他也要过来?唔,那好我在这里等你们吧,你和剑民陪苗书记过来吧。”

  赵国栋搁下电话,看着众人都望着他,“省委苗书记和省卫生厅王厅长他们过来了,事先也没有说要到咱们宁陵啊,好像省里分成几个组只走到安都、怀庆和永梁啊。”赵国栋也有些纳闷儿,怎么苗振中会突然想到一下子从永梁杀到宁陵来了呢?

  苗振中心情非同寻常的糟糕,在柯斯达上他毫不客气的批评了包括了厅长王志华在内的卫生厅一帮人,让整个行程都变得异常压抑,而在永梁。他更是将永梁两个主要领导骂得不敢说半句辩解的话语,苗振中更是要求永梁市委市府事后要追究分管副市长和卫生局长渎职之责,吓得分管副市长和卫生局长脸色苍白。

  他当然有理由发火。

  在前往永梁的路上他才得到通知,永粱市的金梁县再度发现了一家七

  落现高烧咳嗽症状,其中有个、是才从羊城源家不久:愕让列为疑似病例。

  但走到了永梁之后苗振中才发现永梁方面问题的严重性,在应对眼前这些问题上完全没有思想准备,传染病医院条件简陋,装备缺乏。设施严重不全,医护人员严重缺员,而且竟然两个医护人员在得知出现这种传染病例之后,不经批准便请假离开,拒绝返回单位上班。

  而永梁市区内也出现了种种谣言,抢购米醋和板蓝根冲剂的现象此起彼伏,永梁市委市府在这个方面竟然没有半点应对之策,可以说完全没有做好应对准备。

  已经发现的三例疑似病例的隔离监控缺乏必要设施,医护人员缺乏自我保护,而即将从金梁送到永梁市的五例疑似病例一旦送到,这种情况只怕还会更恶劣更糟糕,这让苗振中火冒三丈,把市委书记和市长两人专门叫到斯柯达车上单独了五分钟,要求他们立即采取措施确保这场抗击**战役的胜利。

  话虽然如此说,但是摆在面前的问题却是异常严峻,省卫生厅方面的专家已经明确提出目前永粱这种状况根本无法承担起疑似病例的监控职责,甚至可能引发更大规模的传染,包括医护人员都是最易受到感染的群体,建议省里恐怕要考虑另行安排指定的隔离治疗医院。

  但是现在安都情况也急剧恶化,应东流今天负责到安都这一片。仅仅是今天早晨,安都市两家指定医院就接纳了十二例疑似病例,情况异常严峻,而安都方面的条件也是不尽人意,按照省卫生厅专家的看法,安都市指定的两家医院也并没有做好应对这样高传染性高致病性的疾病的准备,他们设施装备和防护措施都只能应对一般性的传染病。

  好在有专家提出宁陵市在这方面抓得较好,而且在去年底进行的应急演练表演中他们看过宁陵市传染病医院,认为宁陵市传染病医院虽然整体综合条件不及安都市方面。但是其隔离治疗专门针对性和医护人员的培干都相当不错,而且该医院的规模也比较大,从目前来看,应该是可以帮助解决永梁的困境。

  苗振巾当即决定立即赶往宁陵实地查看情况。

  赵国栋一直在琢磨着苗振中这个时候会突然杀到宁陵来干啥。

  随着燕然天和戈静陆续离开安原,安原省也迎来了一个人事调整期,苗振中不再兼任安都市委书记,顶替了燕然天的角色,韩度出任省委组织部长,顶替了戈静,而原国家财政部部长助理、党组成员孙连平任安原省委副书记兼安都市委书记。

  韩度出任组织部长让赵国栋大喜过望。虽然韩度和他之间的关系不及与戈静那样密切,但是还是属于坚定的支持自己工作的一派,当然苗振中担任分管党群的副书记还说不上好坏。赵国栋估计比起燕然天来。苗振中好也好不到哪里,差也差不到哪里去,耍想让每个领导都对自己满意,赵国栋自认自己还没有那份魅力。

  这一次苗振中突然造访宁陵。也不知道是为了啥事儿,但是估计多半与**有关,是觉得宁陵工作开展得好,还是觉得宁陵情况比较严重?钟跃军在电话里也没有多说,赵国栋也懒得多问,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该咋的就咋的。

  赵国栋一行人到了传染病医院门口候着,这里位置比较偏僻,周围都是松林,看上倒是有些墓地的感觉,一条独路进来,大门外一个,小坝子,正好用来停车。

  一辆悬挂着安0牌照的咖啡色柯斯达缓缓的驶了进来,稳稳的在坝子里停住,车门打开。脸色阴沉的苗振中走了下来。

  “苗书记!”赵国栋迎了上去,也不多言。

  “国栋,你也甭猜量,我就是来看你们宁陵市**防治情况以及你们市传染病医院条件的,王志华说你们宁陵工作开展在了前面,准备工作做得很扎实,我很怀疑他们是不是在帮你吹捧,老实说,我对永粱工作很失望,希望你不要让我丹度失望!”苗振中脸上勉强挤出一丝很难看的笑容,板着脸道。

  不呐喊,似乎就没有月票。难道非要专章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