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九十三节 印象积累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九十三节 印象积累

  苗书记啊苗书记,你能纹么干么。永粱搞出来的破事儿只公荷要让咱们宁陵来承担?此时赵国栋和钟跃军都是叫苦不迭,却又不敢露出反对的意思来。

  见两人都是面有难色,苗振中当然知晓二人心中不大愿意,想想也是。这**病例弄到哪儿都是烫手山芋。不但是个感染体,而且你还得承担政治责任,弄到你这儿,你就的负责到底,另外宁陵还要负责自己辖区内的病例,当然不愿意接手这种活儿。

  “国栋,跃军,我知道你们的难处。这本来不是你们的责任,但是作为一级领导,这也算是省里交给你们的政治任务吧,永梁情况很具体,一时半玄的确无法达到令人满意的效果。而人命关天。人民生命健康安全重于一切。我们不能仅仅站在狭隘的地方利益上来考虑问题。我希望你们俩能理解这一点。”苗振中语气沉肃,显然不容反对。

  赵国栋和钟跃军交换了一下眼色,知道这事儿你反对也没有用,苗振中这是代表省委在给自己二人谈话,你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的接受,还不如大大方方应承下来。也可以藉此向苗振中提条件。

  “苗书记,我和跃军都是党的干部,党的干部就是以服从为天职,虽然我们内心极不情愿接受这样的任务,但是既然您代表省委给我们下达了这个任务,我们当然要服从,而且要做好。

  ”赵国栋言语铿锵有力,只是脸上有几分苦涩,“只是您也知道我们宁陵条件并不佳,无论是在物资还是设施上,尤其是人员上,恐怕都难以承受太多的病员,尤其是在我们还要负责接受我们自己的病例情”

  “不用说了,国栋,我知道你的意思,王志华,你安排你们卫生厅和宁陵方面接洽一下,宁陵市传染病医院负责接受宁陵和永梁两地的疑似病例和确诊病例,宁陵方面提出的需要,无条件满足,资金也好,设备也好,车辆也好,还有医护人员。都要予以满足,做得不好,出了差错。我为你是问!卫生厅有什么具体困难,可以直接找我!我相信在这种关键时候,没有人会在这上边撞风头!”

  这个时候的苗振中显得格外独断专行,言语也是冷硬无比。

  王志华赶紧鸡啄米一样连连点头应承下来,这个时候他说啥你也的接下来,否则本来心情就不太好的苗书记弄不好就真的要杀人立威了。这种时候因为这些事情,真耍把你官帽子给撸了,只怕根本就没有人会替你说情。

  终于送走了苗振中一行,赵国栋和留下的卫生厅厅长王志华都是大大的松了一口大气,加上钟跃军三人,他们也才聊到苗振中视察永粱工作的情况。永粱市委书记龙应华和市长崔红安那是被苗振中骂得狗血淋头,连连承认错误,苗振中明令要求永梁市委要追究分管副市长和卫生局长责任,否则他就要省监察厅下来处理,等一段时间他还要来永梁查看情况,吓得永梁方面屁滚尿流,草木皆兵。

  赵国栋也开玩笑似的说这件事情也是王志华替宁陵招来的祸事儿。卫生厅必须要承担起全部责任,而且苗书记也表了态,宁陵缺啥,省卫生厅就得提供啥,赵国栋张口就说传染病院缺几台救护车,缺诸如螺旋、核磁共振成像仪、呼吸机等等一大串物件,听得王志华顿时头都大了两圈。

  这位赵书记也真敢狮子大开口,借着苗振中的虎皮就要当令旗,这**,核磁共振成像仪也能用得上?但是王志华也知道今天宁陵这事儿多半责任都得算在自己头上,若不是自己在那里拍胸脯说宁陵绝对没有问题,也不会替宁陵招来这一桩麻烦事儿,心中也有些愧疚心理,所以也就半推半就的同意了。

  备卫生厅将尽最大努力替宁陵方面解决一批仪器和车辆,至于医护人员,省里也要统一抽调一批经过培的医护人员到各地指导,宁陵当然就要首当其冲的保证。

  其实赵国栋对丰苗振中安排的这桩事儿并没有多大反感,但必要的拿捏也是要走一走的。

  宁陵市传染病医院面积够大,隔离区床位也够多,就目前状况来着。容纳宁陵和永梁的确诊病例和疑似病例都弈旬书晒细凹曰迅姗)不一样的体蛤仇一大问题。其系连设施和用具都没有多大问题,关键在甩淋发此病例提供治疗服务的医护人员不足,好在省里卫生厅明确表示要满足这边的需求。

  要说这也是省里对宁陵工作的一种变相肯定,苗振中回去之后肯定会向两位主要领导汇报他视察的情况。而现在要解决问题就是依靠宁陵市传染病医院,足以证明宁陵在这方面所做的工作是多么扎实称职。

  赵国栋知晓钟跃军也会如此着想。所以两人都是拿捏一番便点头应允,既体现了宁陵的难处,也满足了领导的虚荣心,当然领导对此也是心知肚明,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罢了。

  “赵书记,咱们这一回可是当冤大头了啊,苗书记可是不给咱们反抗机会啊钟跃军苦着脸吧嗒了一下嘴巴,“可真够强势的,我看王厅长在他面前就像一直温顺的小猫。要说王厅长在卫生厅也是霸道惯了的。”

  “嘿嘿,那也得看在啥人面前。苗书记可不是几个月前的苗书记,现在他管着大把官帽子,王志华不听招呼,他就敢在常委会上奏你一本。在抗击**不力这大帽子下。那可以一切都真难说呢。”

  赵国栋和钟跃军坐一辆车,陆剑民和曾令淳坐一辆车,符娟单独坐一辆车,在苗振中离开之后,几人和王志华又商量了一阵,直到市里的柯斯达过来,几人又在柯斯达上坐着商定需要那些东西和多少人员,这才让柯斯达送王志华一行返回安都。

  “嗯,赵书记,看来还是你有先见之明啊,如果不是你提前几个月专门指示把这传染病医院打整一番。弄不好咱们都得爱刮。”对这一点钟跃军是由衷佩服,赵国栋在这上边近乎巫师一般的预感实在太厉害了。这已经不能简单的用政治噢觉来形容了,但是赵国栋却总能踩在潮流的前沿。“嗨,如果不是得到我弟弟从南粤那边传来的消息,我也不会引起足够重视,谁曾想到还真的派上用场了。”赵国栋淡淡一笑道。

  不是每个。人得到这一类消息就能做出这样的反应的,钟跃军心中感叹,人家凭啥当一把手,这就是本事。就是政治智慧,而且就能大放

  彩。

  “赵书记,总算把这桩事儿给处理了,相信苗书记回去也会如实反映咱们宁陵开展的工作,我看龙应华和崔红安怕是要到省委去背书了。连病人都得往咱们宁陵送,请宁陵来帮着处理,你说你这书记市长脸往哪儿搁?”钟跃军有些快活的笑道。

  “背书那都简单了,就怕应书记要拿人头立威,那他们就麻烦了赵国栋摇摇头。

  “不至于吧?”钟跃军吃了一惊。

  “哼,那可难说,那得看全省疫情发展情况,如果情况真的很严重了。保不准省委就得挥泪斩马缓。杀鸡做猴呢赵国栋沉吟了一下才道:“总之,这一回龙应华和崔红安很危险了,就算不斩他们,我看最起码是一个处分跑不掉,这怕都是他们最好的结果了。”

  钟跃军听得悚然一惊,赵国栋说得没错,如果疫情继续扩展蔓延,各里肯定要用铁腕手段来解决问题。这一刀斩下来可就惨了。

  “哎,永梁经济发展这样快,却摊上个这么一件事儿,恐怕龙应华和崔红安做梦都没有想到吧。”钟跃军心有戚戚焉。

  “有时候也是运气问题,有时候就是一时疏忽赵国栋摇摇头。“我们也管不了别人,还是把咱们自己的事情做好,我估计我们市里采取这样严密的措施,刚才苗书记在听我们汇报的时候也相当满意,咱们市里的疲情估计油不会严重到哪里去。当然我们要继续死守严防,绝不能懈怠轻忽。”

  “嗯,正如苗书记所说,这场战役恐怕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结束的还得继续打下去。”钟跃军赞同赵国栋的观点。

  “但是咱们其他事儿也不能全部撂下,跃军,开发区招商引资和项目建设和江东新区你还得继续主抓着。不能榈下,**这边还是我来扛着。有啥大事儿咱们再一起上,现在各地都在抗击**,肯定经济工作都会暂时放下,正是咱们宁陵抓住时机的好机会。咱们就要上演一回逆势上扬,让省委省府见识见识咱们宁陵市委市府的团结有力蓬勃向上的气势!”赵国栋昂然道。

  深情呼唤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