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九十七节 壮怀激烈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九十七节 壮怀激烈

  沾在整修加固新的堤岸国栋和钟跃军两人心情研甫澎湃起伏,总投资六千万的堤坝加固和修横工程一期已经进入尾声,二期工程要等到今年十一月丰水期之后再度开工。

  这也是宁陵市在水利防洪设施上单笔投入最巨大的一笔,尤莲香还是有些本事,总算是把省财政厅和省水利厅的路子打通,谋得了五百万的专项财政补助,虽然比起总投资来说不算多,但是这节约下来就是替财政省钱啊。

  要知道江东新区的建设有两个先决条件,一个是主干线大桥,一个,是乌江两岸大堤的进一步加固,确保乌江两岸宁陵城区段即便是遇到百年一遇的洪水依然能安然度过,否则你辛辛苦苦建设起来的江东新区一旦决堤,又将成为行洪区通道。江岸堤坝一期工程结束使得江东新区一起工程外围江岸坚如磐石,踩在这坚实的堤岸上,难免有一种令人陶醉的成就感。

  “跃军,大桥明年就要竣工。但是我们江东新区的开发要早早启动。不仅仅是道路和市政基础设施建设这么简单,我指的是按照江东新区规利推进的招商引资也一样迅速运作起来。”赵国栋望着碧波荡漾的江面,虽然是在枯水期,但是乌江水量依然不作为长江水量第一大的支流,乌江一直是长江最稳定最丰沛的水源供给干流。

  “嗯,我也在琢磨这作事情,按照市里当初定个,除了政治、文化艺术中心外,江东新区还将是我们包括金融、信息、文化、科研、房地产、娱乐等服务业集中发展区,要把江东新区打造成为服务业之城钟跃军兴致勃勃,“这需要在基础设施进一步加快建设进度,才能吸引这些产业来此落户

  “基础设施建设速度固然重要。但是要本着科学合理规划建设。不要忙着赶进度而忽略了科学布局和保证质量啊。”赵国栋提醒道。

  “你就放心吧,赵书记。我是搞这个出身的,还敢在这上面栽筋斗?”钟跃军笑嘻嘻的道:“就是怕市里边催得急,下边建设施工单位粗制滥造,所以我才会隔三岔五要去亲自看看,审一审图纸和进度,弄的人家文魁都有些意见了,认为是不是我不放心他。”

  “你把把关是好事儿,免得真要有啥毛病出来,全力致又得像全身毛都立起来的刺猬一样,一副好斗模样,耸着鼻子四处噢味道,说实话。我也有些不放心老堑在有些事情上驳不过面子扛不住压力你多担待多盯着一些是好事儿赵国栋轻描淡写的道。

  钟跃军心中微微一凛,这家伙看似从不过问江异新区的具体建设工作,但是似乎啥都知道,心里透亮着呢。

  江东新区建设量巨大,一些市政建设工程也开始陆续启动,除了市建设口的几家建筑企业外,一些外地建设单位和建材商也大举进入宁陵。堑文魁早已经叫苦不迭,说干事儿不怕,就怕这样那样的关系找上门来,弄得他招架不住,别说堑文魁,就连自己不也是一眼被来自四面八方的打招呼、说情的电话搞的晕头转向。

  这是好事儿,也是坏事儿,就看你如何把握一个度,钟跃军在建设行业中浸淫多年,也知道其中分寸。确定一个底线,超越这个底线,咱就不干,底线以内的东西可以酌情集虑,有些关系于公于私都不能得罪。只要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

  不仅仅涉及江东新区开发,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里的企业大规模建设一样吸引了不少人目光,一样也有不少人来打这些项目土建和建材方面的主意。

  这原本应该是业主自己的活儿,但是有些业主一来在本地情况不太熟悉,二来也需要协调好和地方上关系,所以对于政府部门推荐的建设单位一般都不会峻拒。只要条件许可。他们也乐意交由地方政府推荐的单位来接手,这样也便于在建设过程中能够得到地方政府各方面的支持。

  “赵书记,这可是个烫手活儿,老旦已经几次找我叫苦了,虽然我们在大的方面前坚持了招标制度,但是像有些具体零碎的临时项目,以及一些较为简单的土建,又要照顾地方上的一些实际情况,所以就不得不酌情考虑钟跃军叹了一口气,“就怕有些人借题发挥,扭着一些事儿不放啊。

  “有些事儿,只要不超出原则,你可以交待老堑看着处理,只要他口。广净。就不用担心。老全他是纪委书记。当然想要在逝知四也成绩。也正常。”赵国栋轻轻哼了一声,“我和老全也专门交换过几次意见,我的意思是,与其你一门心思防贼一样的盯着这些东西,不如就让纪委和监察局派员介入项目,随时抽查调阅,市委市府赋予你们这个权力,这样防患于未然,难道不也是一种工作创新?非要到事情出了之后,把人给丢进去,才算是成绩?”

  “那老全怎么说?”钟跃军也来了兴趣。

  “他说他考虑一下。”赵国栋淡淡一笑三“我看他是有些走火入魔了。纪委工作也是要围绕全市中心工作来,三讲讲什么,讲学习、讲政治、讲正气,我觉得作为领导干部来说,讲政治就是关键!工作的目的就求发展,你忽略了这个核心,一切都无从谈起。我提醒他,纪委工作不要独立特行,不要哗众取宠,不要卖直取忠,这其实就是一种庸俗的政绩观。”

  三个不要让钟跃军也听得痛快无比。不要独立特行,不要哗众取宠。不要卖直取忠,这三句话全力致听到不知道要作何感想,怕是像鞭子一样抽在对方心上吧。

  这个家伙真他妈是个另类,在钟跃军看来纯粹就是一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角色,整日带着有色眼镜,像条狼大一样瞪视着每个进入他眼帘中的人,对于江东新区开发建设。这个家伙也在常委会上叫嚷着人人要过反腐关,防止领导干部堕落下水,在钟跃军看来这家伙现在似乎有点图穷匕见的味道,被赵国栋给狠狠一棒之后被敲懵了,有点找不着北的感觉。

  “赵书记,你说得对,我觉得老全现在就是有点这种意思,我也和他谈过,提醒他不要总是戴有色眼镜看人,要相信我们绝大部分干部的基本素质,当然我不否认干部队伍中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为什么纪委不多在预防防范上做文章,却乐于在出了问题之后才来之羊补牢呢?”钟跃军也是感叹不已。

  “这大概和他的工作经历有些关系,长期在省纪委里办案让他见惯了太多阴暗面,所以也就下意识的有种这种错觉,当然这也和我们现实环境中出现太多的贪腐事例有关,我也和他认真交流了两次,希望他能正视工作中存在的方向偏差和不足,在后期工作中能加以弥补。”赵国栋目光炯炯,“我们面临着一次旷世难愕的发展机遇期,宁陵的发展必须要在这个,机遇期里实现质的飞跃,不仅仅是单纯的经济方面,要让我们的社会事业发展也一样要伴随经济腾飞而安展。”

  “赵书记,我们宁陵底子太薄了一点,虽然我们紧赶慢赶,但是总还是感觉与前面几位的距离似乎有点越拉越远的味道,我们去年下半年增速赶了上来,全年拉平达到百分之二十二,但是还不到劲亿,可是除开安都不说,从第二到第七,几个市产值都已经超过四百亿了,高的更是达到了五百多亿,永梁更是惊人,一下子就跳到了第二位,达到了凹亿,这差距实在太大了。”钟跃军有点心有不甘的味道,宁陵底子太差让他总有一种壮怀激烈却又壮志难酬的感觉。

  “跃军,不要气馁,咱们发展不算慢了,毕竟咱们俩才来一年,第一年算打基础吧,今年我估计咱们弄不好就能破三百亿!下半年几大项目都要竣工投产,这带来的拉动效应马上就会显现出来,怀化为什么发展这么快,不就是和讯科技、精英科技、仁宝电子以及广达制造几大项目带来的拉动作用么?”

  赵国栋气势昂扬,一副不甘示弱的架势。

  “还是那句老话,咬定青山不放松。还是得要抓住招商引资项目引进这个关键点决不放松,另外我也一直在考虑另外一个想法,南粤已经有些地市成立了中小企业局,大力扶待发展中小企业,多方面培植中企业,帮助中小企业解决融资、劳动力培、政策、市场等问题,扶持他们做强做大,再从其中选出一些成长性强、潜力好的企业,着重引导,让他们成为一挑中小明星企业。我觉得这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个,启迪,我们有必要在这上边像南粤学习,学习他们在这方面的先进经验。”

  十二点还有一节。兄弟们把票票准备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