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一百节 再无可能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一百节 再无可能

  心国栋边琢磨着领导和首长的心思和想法。边也在蟾凌理说这看什么也得领导说了算,首长下来还不是听领导安排?只是领导一边得揣摩首长心意,一边也想把自己领地上最美好的一面展现给领导不是?

  网上车,电话就响了起来,号码无比熟悉,让赵国栋奂然有一些失神。

  是陈英禄的电话。

  陈英禄成功的完成了他在怀庆的历史使命,也算是顺理成章的迈入了省级领导的序列,虽然他的排序很低,仅比另外一位顶替甘萍的民主党派副省长略高,但是毕竟也算是副省级领导了。

  谭立峰接任了他的市委书记职位,这也是一个再合理正常不过的事儿。不过市长人选上的激烈竞争甚至一度影响到了陈英禄的政治前途,付天和吕秋臣之间的激烈争夺几乎演变成为一个公开化的战场。

  要说资历和人脉,旦秋臣无疑比初来乍到的付天要强太多,尤其是他和陈英禄关系一直密切,虽然陈英禄离开,谭立峰上位,但是其影响力犹存,加上这么多年来从组织部长到常务副市长的苦心经营,在宁陵俨然成了一个资深领导,而常务副市长晋位市长也不算啥借越的事情。

  但是付天也不弱,作为市委副书记,在省里确定不派人来接任市长的前提下,他是天然的理所当然的市长候选人,你吕秋臣要想跨越这一格,就不行,甭管你怎么运作造势,怎样上蹿下跳,那都是借越,是异想天开。

  正因为如此,在陈英禄已经明确要离开怀庆时,两个人的争斗就趋于白热化了,到后来陈英禄甚至都有些驾驻控制不住,两人一方面前希望陈英禄明确态度,一方面也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在省里运作活动,弄得流言飞语此起彼伏。

  这场争斗一直进行到陈英禄离开,谭立峰正式就任怀庆市委书记而付天出任代市长,而吕秋臣出任市委副书记才算走了结。

  见电话一直想着,而自己老板坐在车里没有接电话,彭长贵有些奇怪的扭过头来,赵国栋才从沉思中惊醒过来,按下接听键。

  往事已矣,现在的赵国栋已经没有多少心思去回忆以往的事情了,怀庆虽然还有着自己很多朋友伙伴。但是怀庆的一切都和自己没有太大的关系了,他们的一切只能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

  “陈省长

  陈英禄听到赵国栋的声音同样有些失神。

  事实上在按下这个发射键之前,陈英禄也是有些犹豫的,化干戈为玉帛这句话一直萦绕在他脑子里,似乎自己和赵国栋之间并没有真正到干戈那种境地,但是他也清楚。对方也同样清楚,如果不是省委在征求自己意见的时候自己认为赵国栋调离更适合怀庆班子团结,宁法是不会下这个决心的。

  现在看来,自己这个决定是否正确还无法确定,因为付天和吕秋臣的表现都让他大失所望。

  赵国栋去了能源部,这让陈英禄曾经松了一口大气,毕竟去了能源部担任司长,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结果,更让陈英禄感到放松的是自己不需要在担负那种隐藏在心中的一抹歉疚,虽然他并不后悔自己做出那样的结论。

  陈英禄未曾想到赵国栋会议如此快捷的速度重返安原,而且出任了相对偏远落后的宁陵市委书记一职。他不知道对方接受这个职务的真实意图,甚至有些怀疑对方是不是因为不忿与那样离开安原,而要以这样一种方式来重返安原证明自己。

  证明自己原本不需要用这种方式,这是陈英禄的看法,在能源部这样风光无限的部委里,稍稍努力运作。或者说等一等,赵国栋完全可以有一个更美好的前途,没有必要到宁陵这样的偏远地方去耽搁浪费太久。以赵国栋的能力和背景!他可以在任何一个位置上干得更好。

  赵国栋不蠢,要么他就是自负过甚,认为自己有逆天之力,可以化腐朽为神奇,要么就是他一时间被情绪冲昏了头脑,一心想要证明自己不比任何人差。

  “国栋啊,还没走吧,到我这儿来坐坐吧陈英禄的声音依然豪爽低沉。赵国栋犹豫了一下,随即应承下来:“好的,好久没和老领导在一起了,正好聚聚啊。”

  抵达陈英禄办公室门口时,他的秘书已经在门口等候者了,赵国栋很随意和对方点点头,便走了进去。

  陈英禄办公室的风格和在怀庆时差不多,一包红娇扔在就讥二。看来这位市委书记依然没有改变其风格。并不因为牦经是副省长就把香烟档次也提升了。这倒是让赵国栋有些亲切的感觉。

  “怎么样,国栋,在宁陵还行吧?宁陵条件可比怀庆差一截,比起部里边那可更是天差地别了。”陈英禄朗声笑着拍了拍赵国栋的肩膀,丝毫没有先前独自在办公室里的寂寥落宾。

  “挺好,真的。陈省长,我还是觉得可能在下边工作更适合我这个。年龄段,坐办公室搞调研分析不是我喜欢和擅长的工作,我更愿意做点实际的工作。”赵国栋微笑着回答。“宁陵条件差了一点,但是那里人熟地熟,回去之后就像回家一样。感觉很不一样,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也是,你在宁陵呆的时间不短。那里对你来说像故乡一样。”陈英禄微微颌首,“还在怀庆时候就听说你筹划了几个大项目,很有些看头啊,我部分管工业这一块,但是我也知道去年宁陵增速达到百分之二十二和你去了之后的几个动作有很大关系。”

  赵国栋淡淡一笑,“陈省长,没办法啊,宁陵基础无法和怀庆比。几乎是一穷二白起家,如果再不抓住时机,真的就要被历史潮流越抛越远了。

  但就是这样,我们和前面的兄弟地市差距仍然越来越大,去年怀庆的增速达到了百分之三十五,一下子就把本来排在它前面的几个地市都拉近了不少,我看照这样的架势今年怀庆增速恐怕也不会比去年低。这样下来就该晋级前三了。”

  说起怀庆,陈英禄就有些不太自然。怀庆能够有今天的高速发展。赵国栋功不可没,他清楚即便是现在怀庆市里依然有不少人在念叨着赵国栋的好,像怀州区、庆州以及开发区那一帮人在私下里依然是言必称赵市长怎么怎么,言外之意的怀念也让很多人格外不是滋味。

  “国栋,宁陵发展势头已经很不错了,不要急于求成,各地情况不一样,也有各自的侧重,像你们宁陵这一次的抗击**工作做得相当好。振中书记回来之后在省里对你们宁陵的表现赞不绝口,上一次我来宁陵你又不在,我看了看,你们市里能做到这个情形,却是难能可贵了。”陈英禄办把话题落到今天的工作上来,“所以东流书记和浩然省长都决定把首长来视察的点搁在你们宁陵,这也是对你们宁陵工作的充分肯定啊。”

  “噪,陈省长,咱们宁陵也是地处偏僻,所以疲情不严重,至于说咱们这方面的工作,那也是碰巧遇上了,网把这市传染病医院给整修了。就遇上了这种事情。”

  赵国栋虽然竭力想要让自己恢复到像以前那样和对方随意自由的相处。尽量想让自己忘却那已经成为过去式的一切,但是他发现自己内心早已经与对方划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永远再无法踏过,甚至从自己嘴里冒出来这些话都显得那样虚伪而空洞。“是么?国栋你太谦虚了吧。如果说医院的设施整修可以这么说是碰巧,那么卫生系统职工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就不能让卢活,目相看了啊。”

  陈英禄脸上依然浮着那种爽朗的笑容,赵国栋以往总感觉到这份笑容是那样的亲切而富有感染力,而现在。赵国栋却觉得一种说不出的恶心。

  赵国栋也知道自己被迫离开怀庆其实全将责任归结于对方,自己在处理一些事情上方式方法的欠妥才是根源,再加上被严立民这些家伙加以利用,才会越折腾越大,陈英禄之所以把自己推出去也是迫不得己。但是他不能接受的却是陈英禄以这样一种方式把自己推出去。

  如果说对方能开诚布公和自己交换意见,指出自己存在的问题,那也许就完全是另一番境况,但是对方没有那么做。

  但是那会儿自己能接受对方以那样一种方式指出自己存在问题么?赵国栋不敢肯定,陈英禄或许也是顾虑于此,才会选择这样一种更让自己感到受到伤害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

  当赵国栋迈着平稳的步子从陈英禄办公室离开,乘坐电梯下楼,那辆悬挂着照的奥迪平稳的滑行到门口,赵国栋昂然而入的身影显的那样的坚毅,站在窗户上默不作声的陈英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两人之间关系再无可能回到从并,从此便是再普通不过的工作关系了。,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旧,章节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