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一百零一节 随风而去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一百零一节 随风而去


  从安都返回宁陵的路上赵国栋情绪具得有此低腑…

  说实话陈英禄算是个比较合格的领导。赵国栋出道以来,先后和罗大海、陈英禄两任领导搭档过,罗大海不说了,虽然他和赵国栋配合很默契,但是由于其年龄缘故,实际上是呈现出一种赵强罗弱的态势。当时花林县工作其实是自己这个县长在主导推动。

  而陈英禄则不一样,陈英禄沉稳大度,胸襟宽阔,也许唯一的不足就是在眼光上稍稍弱了一点,所以才会对自己的一些做法有些看法,最终导致两人分道扬锯,这也是赵国栋感到遗憾的地方,他也想和陈英禄言归于好,毕竟对方也是副省长。日后工作上难免会有交织的地方,而且自己和对方也曾经共事过,有过一段合作蜜月期,但是他发现自己在感情上却始终无法做到这样宽容大度。

  也许是对方那种方式对自己感情伤害太深,而自己似乎无法原谅一个在情感上对自己相当于是“背叛”的同僚和朋友,就像昔日的王二凯一样。

  自己可以和黄昆言归于好,因为对方从来没有和自己建立起朋友般的感情,无所谓“背叛”但是王二凯不行,赵国栋不会刻意去针对谁。寻什么人的毛病,但是要让自己大度的从新接纳他,似乎也很难做到。就保持一种最普通不过的同事关系最好,就像自己现在和陈英禄一样。

  奥迪稳稳的在国道咕上奔行着。彰长贵似乎也觉察到老板心情不太好,所以从上车之后就一句话也没有,只是安静的驾车。

  “老彰,你所一个人被伤害过。还可以相信伤害过他的人么?”良久,赵国栋头枕在靠枕上悠悠的问了一句话。

  彭长贵没想到赵国栋竟然会问出这样一句深奥无比的话来,可是赵书记走到省里汇报工作,怎么又会牵扯到伤害不伤害这一类的事情上来?可现在也由不得他多想,老板问这句话也就是问自己如果遇到这种事情该怎么办。

  “这个,如果是我,只能说保持普通朋友关系可以,但是如果要推心置腹似乎很难了,因为总会感觉有一道沟壑在其间,相信对方也一样。还不如保持一种对大家都感到舒服的状态,没有必要再去可以拉近。那书面词儿来说,呃,是不是叫云淡风轻,淡定,或者淡泊?反正和淡字有关,就是保持冷静随它而去的意思。”彭长贵笑了起来,“这是我家小子回来之后经常挂在嘴巴边上的,好像是教育他一个失恋而感情受伤的同学吧,在电话里一个劲儿说这个淡字。”

  赵国栋也大笑了起来,这老彰到是真该谐,居然把他儿子同学感情受挫和自己一时感触联系起来,弄得他心中那一抹阴霾顿时消褪了不少。

  “是啊。就随它去吧,让它随风而去。”赵国栋吸了一口气,情绪在这一刻也得到了缓释,这一段时间似乎自己把自己绷得太紧了。

  从**疫情开始,自己心思几芋就全扑在了工作上,说句难听一点的话,甚至连那种事儿几乎都忘了,难怪说对于男人来说第一个的永远是事业,但是适当的调剂的确很有必要,否则自己也不会凭空生出这样多的焦躁不安情绪。还需要采取其他方武来实现自我调节,来慢慢释放。

  “赵书记,您还没有孩子吧?我看你整天工作忙碌,有时候难免心情不好,如果有个孩子,可能会带给你一些不一样的快乐和幸福,也会让你情绪好许多。”彭长贵一边开车一边乐呵呵的道:“有时候人奋斗一辈子为了啥,不就是图有个盼头希望么?自己这一辈子不行了,还不就希望自己孩子能有个好出息,能有一个美好的生活不是?。赵国栋心中微微一动,一晃就是几个同时间过去了,孩子也已经半岁了,翟韵白给孩子起名叫鞋青涛,一个听起来更像是男孩子的名字。

  赵国栋问她为什取这个名字,翟韵白让他好好猜一下,赵国栋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没有能猜出来,后来还是翟韵白提醒他,两人感情发展阶段所在地,他才醒悟过来。

  他和雀韵白在青瓦湖畔定情。又在麒麟观云涛仙馆中彻底跨越了那一关,大概就是取了青瓦湖的“青”字和云涛仙馆中的“涛”字。

  “孩子,是该有个孩子才好赵国栋笑着点点头。

  “是啊,现在只准带一个,像我们以前在乡平,都是带四五个五六个。一大家子,其乐融融,那才是热闹,小内汉在,只带个了,都尝贝得不行,结果呢。反而失办甭洲川亲情彭长贵似乎也是有些感慨。

  几个孩子?赵国栋嘴角浮起一抹苦笑,自己怕是也有些麻烦,古志常居然也打电话来询问了一下自己情况,弄得赵国栋也是颇感惊讶。他和小鸥之间虽然保持着密切往来。但是以前古志常却从未过问,今年居然假借**疫情的理由来问了问自己,这顿时让赵国栋警觉起来。

  后来还是古小鸥打电话来,说起父母问她这一辈子是不是就打算这样过,她回答自己父母不打算结婚。但是也不打算孤独一辈子,古志常两口子问她想干嘛,她就说她觉的合适时候给国栋哥生个孩子,自己带自己养就行了,弄得古志常两口子膛目结舌无言以对,所以才会有古志常打电话来这事儿。

  麻烦啊麻烦,许多东西能给你带来快乐和幸福,同样也就会带给你烦恼,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这句老话似乎早就被验证过无数次了。,,

  走进常委会议室的李代富显得相当激动,作为一名一步一个脚印走到现在位置的老宁陵,他对于宁陵这一年来天翻地覆的变化实在充满了憧憬,渴望着有一天宁陵也能真正摆脱一个边远穷市的名头,迈步跨进真正的工业强市的门槛,而现在似乎这一切正在慢慢变成现实。

  “赵书记,康明斯公司客人一行,视察了临港新区和开发区,而且还看了两家企业,我感觉得到,他们对我们这里很感兴趣,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是我可以肯定他们动心了。”

  “代富,美国人很精明,他们会在每一个地方都表现出浓厚的兴趣。装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让你上钩,我想之前他们也考察过其他一些地方,大概还是同样表现吧

  赵国栋是最先到达常委会议室的,在路上他就通知了曾令淳,让他通知开会,研究部署后天的接待工作。作为新一任领导班子的人大委员长,名义上也属于国家二号领导人,这样重大的事件当然要全体动员。认真应对。

  “不,赵书记,这一次不一样,我感觉得鼻来,美国人对于我们临港新区的优越位置十分感兴趣,尤其是看到了德国尼欧迪也在这里落户了几年,他们和尼欧迪方面的德国人也进行了交流,我问了问翻泽,美国人大概也是在了解这里的投资环境和公司适应情况。”李代富把头摇得拨浪鼓一样,显然不同意赵国栋的看法。

  “哦,他们怎么说?。见通知开会的人还没有来齐,只有网进来的蓝光和符娟,连曾令淳都还没有到。赵国栋一边含笑示意他们入座一边问道。

  “赵削已,你还真别说,美国人对于德国人正在用丰亭那家竹友建材生产的竹制材料搭建的研发中心和办公楼格外感兴趣,在那儿盘恒了许久,扭着德国人问这是怎么一回事儿,我们也给他们解释了,他们十分惊讶。”

  李代富也是喝了两口酒,网从饭桌子上下来,话语也格外多,“德国人又给他们介绍在市里已经才网搭建起了一座三层楼的图书沙龙,如果他们感兴趣可以到那里参观,也介绍了他们也经常去那里休憩

  图书沙龙是在赵国栋的提议下由市经委、市招商局、市科委、市文化局几家牵头建起的一座类似于俱乐部性质的沙龙,其中包括设有一座规模不大的图书馆小型电影放映厅、音乐厅、茶座、酒吧混合在一起的东西,主要是为市区内的一些家不在这里,文化娱乐生活有比较匿乏的企业员工和行政事业性收费的工作人员提供一个社交的沙龙。

  由于地处币区内的紫竹公园旁的紫竹溪畔,环境幽雅,距离市中心也很近便,在开业之际,又专门邀请了开发区、临港新区和河南新区等市里的企业来捧场,并向他们发放了邀请卡,欢迎企业冉的管理层和技术人员成为这个沙龙俱乐部的嘉宾。所以短短两三个月就成了宁陵市里的一道风景线,也成为这些企业管理员和技术人员最爱去的场所。连德资的尼欧迫公司员工也很喜欢去这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