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一百零四节 对手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一百零四节 对手


  立峰接到省里的电话时有些郁…

  他无法想象怎么委员长一行会在宁陵多耽搁一天,本来明天该到怀庆,但是省里那边来电话称委员长要后天才到怀庆,这种事情应该是很少发生的,除非有什么意外,可是谭立峰通过关系询问了一下情况。却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也许是宁陵路途太远,想想也是,来回都要七八个小时,一天打来回的确有些疲劳,也不知道省里边怎么在安排这个点,难道说抗击**工作有力的就只有宁陵?谭立峰很有些不以为然。

  不过谭立峰心里总有些不舒服。原本考察点是没有宁陵的,但是却在最后一刻换下了绵州,换上了宁陵,究竟是不是因为抗击**需要这样一个,典型,谁又能说得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宁陵那边也在使劲儿,就从他们今年一季度的增幅就可以看出来。

  坐在沙发里默默的想了一阵,谭立峰将自己头靠在沙发上,怀庆发展情况很好,一季度增速继续领跑全省。甚至远远把第二名宁陵扔在了后边,但是宁陵增速重新回到全省第二还是让他感觉到了一些压力。

  这份压力不仅仅是来自宁陵,而是来自那个人,那个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舍弃了能源部里炙手可热的位置,而愿意回安原来发展的人。

  让谭立峰更感到烦躁的还有另一个原因,市长付天和市委副书记的吕秋臣真有点势如水火的味道,常委会上屡屡上演针尖对方芒的对抗戏,为了平息两人之间的矛盾。他不得不亲自坐下来和两人苦口婆心的谈话,但是效果似乎不彰,这让谭立峰也有些精疲力竭的感觉。

  在谭立峰看来陈英禄似乎做这个位置十分轻松自如,为什么自己坐上这个位置却屡屡感受到来自脚下的阵阵震荡呢?

  宁书记和燕书记都走了,换占来的是应书记和苗书记。

  应东流他没有多少交道,而苗振中还算不错,他在担任省委副秘书长时候虽然和苗振中交道不多,但是也算在一起呆过几回,给他的感觉就是苗振中这个人似乎比燕然天要难处多了,对事情要求严格而细致,有一点差错都会招来对方的批评,不过这个人也算恩怨分明,你干得好就是干得好,不会因为他和你关系亲疏而有多大差异。

  但是他和苗振中之间的关系却远远无法与他和燕然天之间的关系相比,这是让谭立峰最为感到烦恼的事情。

  先前有燕然天的大力支持,加之和陈英禄关系也处得不错,自己在怀庆市术长这个,位置上干的顺风顺水游刃有余,自己还真有点如鱼得水的感觉,但是一下子坐在了这个市委书记位置上反而感觉到处处束缚。很多事情反而不像自己当市长那样如臂指使了。怀庆经济进入了一个高速发展期,谭立峰有信心如果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今年就可以压过绵州和建阳。闯进前三,但是付天和吕秋臣两人之间冲突的白热化影响到了这种局面。甚至极有可能影响到怀庆下一步的发展。

  谭立峰知道将二人彻底分开应该是一个比较明智的做法,但是这样无疑会让省委对自己驾驭怀庆局面的能力产生负面影响,看看赵国栋以三十二岁的年龄出任宁陵市委书记却能把全市局面掌控得四平八稳,在抗击**战役中更是大出风头,自己若走向省委提出要调整市长和副书记。这分明就走向省委表明自己无法控制局面,这是谭立峰绝对无法接受的。

  眼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只希望吕秋臣能够识大体硕大局,付天能够胸襟更宽阔一些不要斤斤计较。但是有些事情,想到这儿卑立峰就觉得头大如斗。

  这两个家伙在陈英禄担任市委书记时都还能低眉顺眼和睦相处,为啥轮到自己就变得这么易怒好斗了呢?难道是自己的能力真的不足以驾驻这二人?

  谭立峰摇摇头,不可能,决不可能!他对自己有绝对信心!

  ,,

  赵国栋才网从饭桌上下来,他的心情很好,半斤白酒对于他来说不是问题,关键在于今天桌上委员长兴致盎然的接受了自己的建议,并没有上茅台、五粮液或者三元红。而是喝的咱们宁陵特产宁醇特曲和花林麒麟观凹曰甩姗旬书晒齐伞

  就凭这一点,自己都该让孙长富这个家伙多为市里的扶贫基金多捐一百万,明虚也该为花林县的希望小学多捐些香火钱!

  鲁能紧跟着赵国栋身后,今天西江民居着实露了一把脸,这让他相当得意。

  委员长和省领导一行人不但步行在民居街坊中走了十多分钟而且还走进了两家临溪的民居开设的家庭旅馆坐了坐,和房主兼店主谈起了西江民居的历史由来和目前发展情况,气氛相当融洽。

  而正在西江民居拍摄取景的电视剧《小宅门》剧组也受到了委员长的亲切接见,委员长甚至还和正在花溪沟吊脚楼上构思实景演出的京城印象创新艺术发展公司几位大腕们亲切交谈,鼓励他们创新思路在文化产业上做出新的突破。

  可以说今天委员长在文化宣传这一块上的观感十分好,赵国栋和鲁能都类察到包括委员长和应书记、秦省长一行人都对西江民居十分感兴趣。谋杀了随行的央视记者和省台记者不少菲林。

  “老鲁,你注意到京城那几位没有,委员长的夸赞让他们热情都高涨了不少,别看他们一个个在文娱界高高在上,看来也不能免俗啊。”赵国栋一边走一边松了松皮带,半斤白酒之后赵国栋又陪着蒋委秘书长杨劲光喝了几盅碧**酒。他注意到杨劲光很喜欢碧**酒的味道,看来下来得给秘书长准备几罐。

  “嘿嘿,赵书记,那也得看啥人。他们在咱们面前可以矜持倨傲。在委员长面前还敢拿捏做作?权力和权威面前。没有谁能忽视,如果说真的忽视了,那也是因为权力和权威不够罢了。”鲁能也有些感慨的道。

  “嗯,这边也得抓紧,咱们可算是把自己给逼上梁山了,也把京城那几位也逼近了死胡同,今天见证的可是有不少来自京里中央的媒体记者,央视的,《人民日报》的,央广的,这还不算省里的,如果这一场大型山水实景演出做不好,只怕我不好交差。你老鲁也不好交差。当然京城那几位也一样,估摸着媒体都要盯着咱们这一出了,所以咱们现在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炸,跑不了你我,也跑不了他们,在首长面前夸了海口,若是再搞砸了,嘿嘿,都没好果子吃啊。

  赵国栋一番话顿时让鲁能背上起了一层白毛汗,粘糊糊的,恁的难受。

  赵国栋把这件事情提升到这个层次,那无疑就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了,刚才自己还在那里沾沾自喜,觉得这桩事儿博得了领导的关注。引起了领导的兴趣,现在陡然觉得咋这事儿更像是一根绞索。不经意间似乎就把自己喉咙越勒越紧了呢?

  “这,赵书记,咱们也不能把希望提得太高吧?毕竟这都是第一次尝试,难免会出一些砒漏。真要不尽人意,那也在所难免,咱们不能”鲁能网想解释两句,就被赵国栋冷冷打断:“老鲁,我告诉你。你存着这种心思,这件事情那就办不好!这件事情没得退路,杨秘书长刚才还在和我说,说应书记和他都对这一场大型山水实景演出充满兴趣,那意思你明白么?第一次公演他们要来到场观看!”

  鲁能额际冷汗涔涔,艰辛的吞了一口唾沫,方才的好心情一下子消失无踪,这不是典型的作茧自缚么?

  “这事儿现在已经走到这一步,就必须成功,没听到委员长高屋建锐的话么?这是文化产业上的一次有益探索和创新,是证明我们文化艺术创作和市场商业机制结合实践。老鲁。你说这事情能搞砸么?”赵国栋叹了一口气,“你觉得悄们能把这事儿拖到应书记和杨秘书长都调走这事儿都还没结果么?”

  鲁能无言以对,半晌才吭哧吭哧的道:“那赵书记,在经费上,京城那些家伙要价可不低!”

  “经费上广开渠道,我会想办法,放心,不要财政出钱我也能杀出一条血路,就凭那几位的名头,难道还吸引不了人来投资?”注意到鲁能情绪似乎有些惶惶然不安的味道,赵国栋笑着安慰对方道。

  “但愿如此吧,赵书记,咋我感觉今天我们是自己给自己设套往里钻呢?”鲁能苦笑着道。

  “嘿嘿,自我加压是好事儿。压力变动力,咱们工作才能更前进一步啊。”赵国栋自我打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