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一百零九节 变革 2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一百零九节 变革 2


  泣该说宁陵这波公招公选事官是在全省乃系仓国都引躲,阵轰动效应,这年头敢于在人事问题上做出这样大的动作,没有点魄力和毅力不行。

  即便是焦凤鸣在赵国栋的不断打气之下都还是有些惴惴不安,一直到备委组织部派出了一个观摩指导组下来之后,焦凤鸣心中才算踏实下来。

  省委组织部能排观摩指导组下来,至少也算是表明了一个赞同支持的态度,甚至还有一点那么如果运作的好还有可能在全省进行推广的

  道。

  这也让焦凤鸣心中也是感慨不已。为啥咱们赵书记干的事情明明看开来都是这样出格意外,却总能被上边认可甚至嘉勉呢?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天纵奇才?

  像这公招公选一事儿连沿海发达地区似乎都还在级别较低或者事业单位里进行试点尝试,探索路子,他就敢一下子把两个实职正处级位置给拿出来,而且两个都是正经八百的一把手个置,而且还在招聘广告上特意打上一句,如果试用期表现优异。宁陵市委将向上级推荐加挂市长助理职衔,在焦凤鸣看来,这简直就是有点插标卖首的味道了,也太直白夸张了一点,**的干部哪里有用这种自卖自夸式的方式来选拔的?

  但是就是这种方式居然也能在省里获得通过不说,还派出了观摩指导组,这让焦凤鸣也是相当的无语,除了觉得自己的思维真的有点跟不上赵书记的趟外,焦凤鸣也意识到自己恐怕真的需要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思想观念,若是这样还是亦步亦趋,甚至亦步亦趋都有点跟不上趟,那自己这个组织部长只怕终究也是淘汰的对象。

  这两个职位的竞争都是异常激烈,根据公招职位的条件限制,两个职位都要求是具有两年以上实职副科级干部资历,而且对两个职位的要求也都集中在经济部门工作过的经历。这也引起了一大批具有相当学历但是在实职副科级干部资历要求上被卡下来的报告者的强烈不满,为此《人民日报》甚至专门就这个问题进行了一番探讨。这个新闻也在新浪、天下、网易、搜狐四大门户网站上引起了激烈的讨论,网友们也是各抒己见,但是谁也说服不了谁。

  但是新生事物都有一个探索过程。虽然中组部和人事部也都十分关注在宁陵的这一次公招公选,但是他们都没有干涉宁陵的探索尝试。

  两名幸运儿从数百名竞骋看中脱颖而出,通过笔试和面试两关,然后经过市委常委会集体打分表决。最终胜出。

  让宁陵严委感到惊讶的是这两个成功者竟然都是安原人,只不过两人都是在沿海地区工作,一个是江南省某较为发达县份上的招商局局长。他却竞聘了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发展局局长职位;一个是江东省某发达县工业园区主任,竞聘市招商局局长成功。

  两人一个是宾州人,一个是南华人。但是大学毕业后家都已经安到了沿海,这一次敢于杀回老家来竞聘宁陵这两个职位,也是颇有一点破釜沉舟的味道,至少在这一点上赵国栋对于两人的勇气还是相当敬佩的。

  ,万

  赵国栋看了看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发展局送上来这份对天恒电缆公司运行发展情况以及近期状况的一个评估报告和对支持天恒电缆向外发展的意见,简明抚要,条理清晰,这不是银行审查资质,只是代表政府部门对这个个案的初步意见。

  拨通雷向东的电话,赵国栋琢磨着怎么开口,像天恒电缆这个项目国际开发银行总行肯定不会过问。但是如果他能够给安原分行方面打个。招呼,至少可以让琐碎的程序时间缩短许多,这对天恒很重要。

  “东哥,上《人民日报》了啊,先恭喜了。嗯。别太谦虚了,行就是行,没有上边点头,你这东西也敢上《人民日报》。总编活腻味了?不过我到是噢到一些从厚重铁门裂开的一丝缝隙里传来的清新气息啊,呵呵,不夸张,真的不夸张。政策银行能走出这一步那不容易,真的不容易。”

  “当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既然清新的气息扑面而来,我当然要为你们国际开发银行创造更多的业绩不是?”赵国栋在电话里笑嘻嘻的道。

  “得了,国栋,你甭说得比唱的还好听,大健都评价过你了,只有麻烦事儿上门的时候,你才会变得这样甜言蜜语,嗯,应该是口蜜腹剑吧?呵呵电话里的雷向东的声音传过来,十分愉快。

  “别听健哥的瞎嚷嚷,我和他之间的事情都是合则两利分则旧股凶事儿,你觉得他是为了朋友点间的私情而罔顾原则狮公公说一千道一万,还是得在不超出原则范围之内的事情,我看宁陵建行对我们宁陵城投公司的项目资金审计比谁都瞅得紧。”赵国栋乐呵呵的道:“当然我们也欢迎对方如此,既让他们放心,也是对我们负责不是?”

  “你有这番看法最好,别是嘴上说得好,心里却不高兴就行现在银行都是市场化运作机制,越来越与国际接轨,不愕不然,建行算是走在前面比较好的。”雷向东在电话里声音很爽朗,“我知道你想说啥事儿,是不是你们宁陵一家企业想要到束蒋寨投资建厂的事儿?安原分行已经把这事儿报上来了,你们市那个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发展局局长带着企业老板亲自登安原分行的门。不厌其烦的磨嘴皮子,还搬出我们国际开发银行的经营范围和咱们业务部的人争辩,有些意思啊。”

  “哦?”这一点赵国到是不知道,没想到周重这家伙居然早已经先行了一步,这么说来也是在安原分行那边碰了壁。感觉到有些难度才回来向自己汇报的,看来这家伙还是有点不屈不挠的劲头,就凭这份用心干事儿的心思就值得赞一个。

  “怎么,你这个当币委书记的还不知道?”雷向东也有些讶异。

  ,正沤比北

  “知道,但还不太清楚,你觉得我这市委书记就该啥都事必躬亲?”赵国栋没好气的道。

  “得,你是几百万人父母官。你是土皇帝,这等微末小事而何足挂齿?”雷向东也是椰愉道:“那你还来找我干啥?”

  “我只是想就一些问题和你们国际开发银行领导们探讨探讨,尤其是看到你那篇文章之后,我觉得似乎你们效率应该高一些,既然意见思路都明确了,为什么你们安原分行还在因循守旧,这么久过去了,还没有动静?”赵国栋猪八戒倒打一钉耙,恶人先告状。

  “国栋,你怕这些事情也看得太简单了吧?一笔业务就像你说的那样,一拍脑袋就决定了,这银行当真不是你家开的,这么不负责任,你怎么知道安原分行的同志没有工作?难道你们一申请,我们这边就的马上屁颠屁颠的把钱捧到你手中?”雷向东朗声笑道。

  “东哥,你少给我说这些,也甭给我打马虎眼,我敢打赌,你们安原分行根本就没有打算要贷款给天恒电缆公司,肯定是层层汇报,等待你们总行开口子。”赵国栋不屑一顾,“虽说你们国际开发银行也开始面向民营企业了,但是我观察了一下,你们都是选择一些所谓标杆式的具有代表性的大型民营企业,而我要说的是,真正需要融资向海外发展的不仅仅是那些所谓的每每领导到来都被首先带去视察的企业,而恰恰是那些具有成长性但却不是最大的中型企业,所以我不得不怀疑你们国际开发银行由哗众取宠吸引社会目光关注的嫌疑。

  雷向东在电话里沉默了许久。声音才传过来:“国栋,这是现实必然。国际开发银行在做出改变,但是也不得不遵循风险原则,风险最利润最大的业务肯定是首选,当然我们会逐渐把业务拓展到更需要资金支持的其他企业身上。”

  “东哥,我得提醒你一句,国际开发银行不是纯粹的商业银行,而是政策银行,政策银行固然也要遵循市场原则,但是却不能忽略你们的职责,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也是一种背叛和失职。”赵国栋淡淡的提醒道:“尤其是我国中小型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困难已经成为制约他们发展的关键因素时。我觉得国际开发银行应该在这方面做出表率,你们已经走出了漂亮的一步,我觉得你们不能再缩回去,而应该大胆的走下去,走得更坚定。步子迈得更大!”

  “哈哈哈哈!”电话里爆发出一阵笑声,“国栋,你的嘴才我算是又一次领教了,难怪大健每次都在你面前铩羽而归,行,我记住你的提醒和建议,我们会牢记我们的职责。我想我们国际开发银行似乎没有走回头路的习惯,你们宁陵那家企业的事情,我们总行已经给了安原分行明确指示,只要是在我们国际开发银行业务经营范围之内的业务。无论企业大小和性质,都是我们的客户。甚至中小型企业将是我们业务拓展的重点领域!”

  求几张推荐票吧,兄弟们每天都自动生成的,不投浪费了,投给老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