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一百一十三节 生活无解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一百一十三节 生活无解


  国栋最不愿意旦到的事情居然发生了。那辆白煮的笛妆耽在组织部那幢三层楼前的生态停车场最外边最显眼的地方,赵国栋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谁的车。

  熟悉的牌照,熟悉的玩具熊,加上那淡雅明丽的车饰格调,不是韩冬的却又是谁的?

  彭长贵自然没有注意到自己老板的心态变化,甚至还主动的将车停在了那辆富康车旁边,无他,正好富康车旁有一个合适的车位。

  车停稳之后,彰长贵发现自己老板却半晌没有下车的意思,有些讶异的扭过头,老板是吩咐自己到组织部啊,这已经到了,难道组织部还搬了家不成?或者是老板又突然不想去了?

  不过他很知趣,老板既然没有下车,他也就不吭声,发动机也不熄火,恒温空调依然保持着伤度,很舒适。

  赵国栋的确有些为难,韩冬在安都市委宣传部工作,不可能跑到省委组织部来汇报工作,那么可能性只有一个,那就走到省委来办事儿,顺便到自己二叔这里来坐一坐,弄不好人家晚间还有家宴安排。

  挠了挠脑袋,赵国栋慢吞吞的摸出手机,犹豫再三,还是觉得得打个电话,这样车挨着车,自己却装模作样,让韩冬知道了那还得了?只怕立时就要和自己划地绝交吧?

  “小冬。”

  ,王珐比北

  “国栋,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了?”韩冬惊喜莫名,一边掩住话机,一边不动声色的往外走,连自己坤包忘在二叔案桌上没有注意到,却没曾见自己二叔眉头微微一皱,又轻轻一叹,却假作不知的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把目光放在案桌上的报纸上。

  “呃,你在你二叔那里?。赵国栋硬着头皮道,他是在不知道该怎么来应付这等尴尬局面,如果不见面能解决,赵国栋绝对只通过电话;如果能发短信,赵国栋绝对不会打电话,赵国栋实在有些怕见韩冬了。

  “你在楼下?为什么不上来?”韩冬心里顿时一甜,看来对方是看到自己的车在下边就知道自己在这里了。

  “正准备上来呢,不知道韩部长在不在?”既然打通了电话,赵国栋也就放开了,“就是打算找韩部长汇报汇报工作,嘿嘿。”

  “哼,你的意思是不是我该知趣一点离开了,我不能听你和我二叔之间的谈话,在这儿会碍事儿?”韩冬有些恼了。

  “哪里哪里,能请韩处长指正我们宁陵工作的不足,也是一种荣幸不是?”赵国栋赶紧解释道。

  “手。说得比唱得好听,那你还不上来呆在下边干啥?是不是怕见我还是咋的?”弗冬唇舌犀利如刀。

  赵国栋一边抹汗,一边夹着包准备下车,“哪能呢?不就是怕你走了么,晚上还想请你和韩部长共进晚餐呢。”

  “得了,怕是只想请组织部长,从未考虑过我这个无足轻重的角色吧?。韩冬轻轻一笑,“有诚意就赶快上来,要不我就把我二叔拉走了,你有啥事儿就下个星期来汇报吧。”

  “来了,来了,我这不正上楼么?正身轻如燕三步并作两步练草上飞呢,就想早一秒钟见到你啊。”赵国栋也豁出去了,嘴巴也就没有那么正经了,对付韩冬他还是有一整套本事的,知道咋把她哄得开心高兴。

  已经走到二叔办公室门口的韩冬竭力想要克制住自己内心的喜悦心情,但是脸上压抑不住的神情还走出卖了他,看得偷偷观察她的韩度也是暗自叹息不止。

  韩冬暗恋赵具栋的事儿他早就清楚,自己妻子也是在他耳畔嘀咕过多次,但是这又能如何?韩冬的性格和自己兄长的性格有些相似,拿他的话来说就是不知道通达权变,再说难听一点,就是钻牛角尖儿,喜欢一棵树上吊死。

  赵国栋是有妇之夫,再是优秀,也与她韩冬无缘,这韩冬本人不是不知道,韩度也旁敲侧击的提醒过韩冬,但是韩冬却显然没有听进去,三十岁出头的女孩子了,却依然保持着独身,原来偶尔还去见见家里人介绍的对象,现在更是连问都不问就回绝了,实在推却不了,就是先答应下来,最后一个电话来不了,谁也无可奈何。

  可再看看她现在的表明,分明就是一个陷入情网的女孩子,这让韩度心中也是一种说不出的难受,难道韩冬她就不该享受本该属于她这样女孩子的一段浪漫之恋么?

  韩度并不怪赵国栋,他也知道赵国栋其实从没有主动招惹过韩冬,甚至现在还在躲着韩冬,连韩冬都承认赵国栋早就和她开诚布公的谈过,他和她不可能有一个完美的将来,所以劝她趁早挥慧剑斩情丝,但是说易行难,二二用白矛误的告诉过自只,她做不到,牛肯就众样当的守望者,遥遥的品尝这份温馨淡然的友情。

  问题是,这友情真的就只是友情么?

  韩度觉得这个问题无解,相信韩冬自己心中也一样迷茫。

  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办公室门口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的韩冬,赵国栋也笑了起来,“小冬,打扮得这样时尚。是不是考虑到作为宣传部文艺处的领导必须要起到引领时行审美观的责任呢?”

  “你说呢?”韩冬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瞪了赵国栋一眼,“磨磨蹭蹭,还说练草上飞呢,我看如果没有看到我的车在下边,你怕是早就坐在我二叔办公室里了吧?是不是在下边打了几个旋儿都没见我的车离开,才心不甘情不愿的给我打电话啊?”

  “苍天可鉴!”赵国栋赌咒发誓,陪着笑脸,这才算是化解了这一劫。

  韩度并没有用戈静原来的办公室,而是用了二楼上最边的那间办公室,略做了装修,古朴大气,书橱里并没有流行的马恩列斯毛等大部头,也没有用来装点门面的世界名著中国名著,倒是一些时政性的书籍比较多。

  “来坐吧,国栋。”韩度看见赵国栋进了门,点点头,坐在了沙发上。

  “我需不需要离开?”韩冬有些调皮的问道,“需要保密么?”

  韩度一瞪眼,“你说呢?。

  韩冬噘起樱唇,悻悻的拿起自己坤包,“那我到隔壁小王哪儿去坐坐,你们谈。”

  韩度也没有理她,赵国栋有些尴尬的笑笑。

  待到韩冬离开办公室,韩度才叹了一了口气,见赵国栋似乎也有些不太自然,也就把涌到嘴边的话给吞了进去,“嗯,那两个公选公招干部表现怎么样?”

  韩冬在门边已经偷窥了两次了,可是二叔和国栋谈得很投缘。虽然听不清楚两人在谈什么,但是虚掩的门缝里还是可以看出两人脸上都是泛着笑意,而二叔还不时借助手势来加强语气,看样子两人是在探讨什么话题一般,韩冬只是隐隐约约听得对方在提及干部任用制度方面的一些字句。

  “哟,咱们这一谈就是一个小时,都六点过了,国栋,你要回家吃饭?要不就到我家里去对付一顿?”韩度看了看表,笑着道。

  “嘿嘿,刚才小冬说要敲我一顿,如果不嫌弃的话,请韩部长也一道吧,随便吃点清淡的。”赵国栋腼着脸邀请道。

  “算了,你们年轻人又是老朋友,你们去吧,我还是回家对付一顿就行了韩度看到了韩冬身影又出现在门口,挥了挥手,示意谈话已经结束。

  “二叔,一起吧,二婶都去昆明旅游去了,你回家还能吃啥?不是自己又作一顿面慰劳自己吧?。韩冬毫不客气的揭穿了自己二叔的底。

  韩度佯怒,“你的意思是我自己做的面很难吃?。

  “没,但是我们今天打算去吃一顿好吃的,堂堂市委书记请客,嗯,我是主客,你算是蹭饭吧韩冬笑靥格外明艳夺目。

  赵国栋也笑了起来,“韩部长,今天我私人请客,一起吧,就算是您体察民情吧小冬刚才还说想去吃手提式火锅,不知道韩部长有没有兴趣?”

  “手提式火锅?”韩度惊讶的问道:“火锅还有手提式的?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呢?是新出来的花样?”

  安原的饮食风俗受西边川渝和东边湘菜影响很大,尤其是近年来川、渝两地的品牌火锅都大举进入安原市场,而南边的黔南各种颇具民俗特色的酸汤系列也进入安都,这些都风行一时,在安都大受欢迎,火锅更是成了安都人的最爱。

  韩度也很喜欢吃火锅,但是他妻子是北方人不太适应辣味,所以妻子在家时,也没有多少机会。现在妻子单位组织到昆明大理旅游,自己独自在家,正好可以自由自在享受一番美食。

  “呵呵,二叔,就是从川渝那边传来的串串香,用竹签穿起的各种菜肴,自己放在锅里烫煮,熟了,自己把竹签拉起来,再用筷子夹着拨拉到调料碗里,味道好极了,保证你吃了一顿想二顿弗冬说起串串香便是眉飞色舞。

  “那好,我就去尝尝,看看是不是你说的那么好吃。”韩度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

  三人坐上韩冬的富集便直奔安都市最古老的发幽码头,那一带走安都著名的饮食摊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