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一百一十七节 曲线 1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一百一十七节 曲线 1


  言尽干此,有此话只能说到定程度上了,赵国栋也知心带穴卜自己今天的话已经有些过了,但是也幸好有韩冬这个桥梁在这里,所以也不算太失礼,很多东西夹杂着一些亲情在其中,也就显得自然而然了。

  三人吃完收拾的时候,赵国栋也感觉到韩度今天心情很舒服,这样的机会对于他来说的确不太多,三个人。一个省委常委、组织部长,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就这么坐在一家鸡毛店里据案大嚼,真要被媒体发现,只怕立即就要成为那些个吸引关注的新闻网站上头条。

  “国栋,有这样的机会,日后一定还得把我叫上,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酣畅淋漓的来一回了,平时走到哪儿都是空调,吃饭还得文质彬彬。就像古代女人那样还得笑不露齿,讲究格调,像今天这样随便潇洒。也没有人认识你,多好

  几瓶啤酒下去,本来酒量就不算很好的韩度似乎很享受这个时候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平时在饭局上他都是滴酒不沾,即便是遇上迫不的己的局面,也不过就是举杯沾沾唇意思意思,大家也都知道他不喝酒。在这个位置上,也没有人能随便强劝,所以今天这种感觉也有很多年没有体味了,一句话,很舒服,很享受。

  “嘿嘿,只要您韩部长喜欢,我随传随到啊,要不,哪天你来咱们宁陵,我带患到西江小吃街去尝尝苗侗土家少数民族的风味菜肴,保管你更是乐不思蜀。”赵国栋大大咧咧的道。

  “那可一言为定,哪天我就一个人来,轻车简从,就咱们俩去乐呵乐呵,我也是生就一张好吃嘴,可是自己手艺有限,现在也没有多少机会去尝尝那些个风味独特的小吃,那些宾馆酒店里的饭局都是千篇一律。看见就没了胃口韩度很少这样在下属面前如此放得开的说话了。坐在韩冬的寄康车里,看着缓缓后退的街景,不无遗憾的道:“有时候走到某种位置上,也会失去很多本该属于自己的快乐。”

  韩冬似乎也很理解自己二叔的感觉,有时候二叔也很孤独,堂弟在石家庄陆军学院毕业之后就分到了沈阳军区,回来时间很少,再加上男孩子性子粗疏,自以为自己是男子汉了,不想依靠家里,打电话回家的时间也很少,二叔也不太爱在外应酬,家里就难免有些冷清寂宾,所以:叔和二婶特别喜欢自己回去,就像多了一个女儿,能陪着说说话。聊聊天,谈谈时政家常,也是一种慰藉。

  “韩部长,我觉得走到某个位置上。固然要耐得住寂寞,但是也应该自我调剂好心理,寻找一些合适的爱好,结交一些真正的朋友,这样才不至于成为孤家寡人,人的生活也不至于太过平淡无味。”赵国栋一边有些感悟的道。

  韩度点点头,赵国栋如此年龄能走到眼下这一步,无论从哪方面前还是有些深度的,不仅仅是会搞经济那么简单,涵养城府和思想理念都不同于泛泛。

  韩冬心里充斥着一种莫名的幸福感,这种感觉很独特而复杂,让她很想沉浸在这种愉悦的快感中。

  为什么令人快活的愉悦的东西都不属于自己呢?自己想要拥有这样一份东西真的就这么困难?

  想到这儿弗冬心情又变得复杂起来。因为短暂,所以快乐?

  把韩度送到家中时,已经是晚间快十点了,坐在车上等待着送韩度回家的韩冬,赵国栋默默的注视着黑黯黯的门洞。

  真是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孽缘。赵国栋只能用这样一个此语来形容。

  他无法要求韩冬为自己改变什么,更不可能要求韩冬去做什么,因为他没有这个资格,就像韩冬自己说的那样,自弓可以选择拒绝和放弃。但是却无权干涉她的感情喜恶。更无权对她的选择指手画脚。

  友谊地久天长?赵国栋不知道自己和韩冬之间日后会发生什么,他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或者直觉告诉他。这种异性之间所谓的“友谊,无论怎么维系,都会发酵变味。

  韩冬回到车上,重新点火启动,“你住哪儿?”

  “我回我妈那儿吧,要不就把我甩到前面路口,我坐出租车回去就行了。”赵国栋声音幽幽的。

  “你怕我送你回家引来误会不成?”韩冬回眸瞪了一眼赵国栋。

  “你觉得我是这个意思么?”赵国栋无奈的一笑,“那好吧,我求之不得。”

  汽车在繁华的安都城里的车河中流倘,两个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似乎都在体味这份奇妙的静谧空间。

  “国栋,你是不是想让你们宁陵的干部出去?”

  “嗯,有机会当然想,一个地方出干部,也是对一个地方发展…定。我觉得我们宁陵当得起纹份荣誉六“赵国栋点点头次省里可能会陆续进行大调整,我行为宁陵市委书记,当然要为一些有能力走上更高岗位的同僚争取一个发展平台,这很正常。

  “我没说你不正常。”韩冬娇媚的瞥了赵国栋一眼,“不过我估计就算是我二叔愿意帮你,光是他一个人恐怕也不行,当一地党政主官。组织部长和分管书记都只能有推荐权和建议权,没有决定权,你应该知道。”

  这么多年在安都甫委里打磨。韩冬也不是往日那网入机关啥也不懂的小姑娘了,见惯了市委大院里的风风雨雨,自己也从一个普通干部走上了副处级干部,对更高一层的仕途竞争也是有所了解。

  “我知道,但是组织部这里是第一关,也是至关重要的一关,所以我需要向你二叔介绍情况,让你二叔对我们这边的情况有一个基本了解。毕竟你二叔面对的是全省十四个的市外加几十个省直机关部门,副厅级干部多如牛毛,如果没有一个较为深刻的印象,他很难做出判断和分析。”

  赵国栋耸耸肩,有些无奈,这就是人事制度的弊端,人为性因素太多,能力表现只是一方面,尤其是在主要领导的光辉下,就更不容易被人发掘出来。

  韩冬默默点头,在自己面前。赵国栋总是显得这样坦率随意,这让她既高兴又有些失落。

  “嗯,我二叔这边问题恐怕不大。关键还是应书记那里,你自己好生运作吧。”韩冬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站在小区门外,目送富康车消失在林荫夹道外,赵国栋叹了一口气。这样最好,保持着这样的距离。虽然不是长久之计,但是日前来说却只能如此。

  赵国栋有力的一挥拍,球直奔底线,对面的任为峰轻轻一侧身,灵活的斜步半跨,观察着球的落点,回球出界了,任为峰取得了这一局的胜利,笑吟吟的拿起旁边的毛巾擦拭了一下身上的汗渍,将球拍放在了一旁。

  “国栋,你的技术很一般啊。除了体力好,我真感觉不出你在这方面有啥天赋。”任为峰摇摇头。喝了一大口沧浪箐华泉水,脸色红润。丝毫看不出已经是一今年近五十的人了。

  “嘿嘿,为峰省长,体力好难道还不是一种优势么?任何一种运动,如果没有足够体力来支撑,那都是无本之木啊,而体育运动的理念就是要锻炼身体,锻炼身体哪一部分?不就是要练出一番充沛的体能么?”比起任为峰的气喘吁吁来,赵国栋显得平和许多,任为峰技术不错。但是体能差远了,再打几局,赵国栋就能把他给活活拖死。

  “坐一会儿吧,我比不得你们这些年轻人,体力跟不上了,再倒转去十年,我可以再和你较量几局不在话下,想当年,我也是健将级别的角色。”任为峰很有些恋恋不舍这种竭力而胜的滋味,很想在体会一下。但是也知道在拼下去,只怕自己这身体就真的支撑不起了。

  “嗯,为峰省长,你身体保持的不错啊,我原来与庄权部长和蕴华部长经常来打球,他们俩可没法和你比。三五两下就是气喘如牛。”赵国栋笑着抹了一把汗,靠在躺椅上,“原来在怀庆还经常来打球,现在到了宁陵,就没啥时间了。”

  “劳逸结合,国栋,虽然你还年轻,但是也要注意锻炼,身体是革命本钱,这句话永远适用于任何人身上任为峰点点头,“不过这一年时间,你怕是的确也抽不出时间来,宁陵要扛起发展大旗,离不的你。”

  “嘿嘿,为峰省长,这些界离了谁都一样转,宁陵没了我也要发展。我不过是凑巧赶上这个趟了罢。”赵国栋貌似憨厚的一笑。

  任为峰撇撇嘴哂笑道:“国栋咋也变得这样谦逊低调了?在我面前没有必要。应书记对你寄予厚望,你不要辜负了他的期望,下半年要更上一层楼,也让应书记好把你们;宁陵,树立成典型。”

  “典型?为峰省长,这典型有啥好处?我看还是不当为妙,我这人不会说话,容易得罪人,成了典型,那还不成了出头鸟了?”赵国栋眼珠一转,琢磨着终于找到了话头子。“我觉得省里要树立典型也有多种方式,而且一些方式我觉得具有更直观更富激励性。”

  实诚老瑞求票喽!

  ,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