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一百二十节 碰撞 1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一百二十节 碰撞 1


  春来有此嚣张的拍了拍脸难煮的侍右生,酒与醺酶刚皿!,我不为难你”曲卡我有,我们都是本分人,一切按规矩来,我知道这是咖泳池,我们似乎有权享用吧?”

  “实在对不起,常先生”四泳池是一位邮会员包了,您如果真的需要,后边还有,我带您去那边。”侍应生也是见多识广的人物在这里稍稍干两年,也知道能在这里边来消费的,非富即贵,这位常先生也是不好惹的主儿,至少他就曾经看见过老板免了他的单,而且还有机会还是另外几位灿会员抢着替他买单,他还不大乐意呢。

  常春来脸色阴沉下来,“我喝多了,就像在水里泡泡,不想再走了,就这池子了,这么大一间泳池,我不介意一起泡一泡,如果他们不愿意,那就让他们去后边,单我买了。”

  邮专用泳池包场价格不菲,在常春来看来,自己算是够给面子了,多喝了两杯,身体有些发软。就想找个地方坐一坐,趟一会儿,再泡一泡,解解乏。

  侍应生有些为难,虽然这样一个游泳池容纳一二十人也不是问题,关键在于对方愿意不愿意,这个泳池是上边直接打电话下来安排,而且这位赵先生也是这里的常客,只是这一年里似乎来得少一些了,而且又带了三个女孩子来,这种情况下肯定不愿意人打扰。

  见侍应生一脸为难半晌不吭声,常春来有些恼了。

  就算是这云螺湖国际俱乐都有些来头,背后是天乎集团,但是也就是一民营企业而已。再是牛逼也不敢和自己较劲儿,只是考虑到来这里的客人非富即贵,常春来不愿意为这些个消遣事儿弄得尽人皆知而已,但是他姓常的决不是怕事儿。

  一掌把侍应生推开,脸色有些潮红的常春来表情僵硬的道:“这样,你不好去说,我自己去,有啥问题我和你们老板说。”

  侍应生也是一个察言观色老到的人,一看常春来就是饮酒过量的客人,这一去肯定就会和里边的客人发生冲突,这是他们绝不愿意见到的,连忙道:“常先生,您先稍等一下,我进去和那几位客人商量一下,看行不行,您稍等,好不好?”

  常春来酒意有些上涌。瞪着眼珠子瞅了这侍应生一眼,这才勉强压住酒意道:“行,我给你五分钟,不,三分钟,你帮我搞定,我还有两个朋友马上就到。别让我难看,知道么?”

  侍应生轻轻叹了一口气,示意已经跟进来的另一位同伴招呼常春来现在更衣室外的休息室里坐下,一边迈步往里边走去。

  赵国栋躺在软椅上有些讶异的看着一脸局促不安的侍应生走了进来,这种私密场合,尤其是包场,没有自己的吩咐招呼,侍应生是不可能进来的,而已看对方的表情,赵国栋就知道肯定是遇上了麻烦事儿,这让赵国栋也很是郁闷,怎么连在这种地方也会遇上破事儿么?

  听完侍应生一脸为难的介绍完情况,赵国栋有些冒火,用浴巾搭在腰间,直立起身体,他到是真是想看看究竟是哪路神仙。

  自己提前就预定了泳池。而且现在自己正在使用,怎么会有这各不知趣的客人?也不是没有四口泳池了,他们完全可以去后边啊,如果不是专门针对自己而来,那就是真遇上了蛮不讲理的霸道角色了,这省城里的确不一样,牛人辈出,连云螺湖这样的场合也一样有人不把它放在眼里。

  判。李,我不是不通商量,可你们云螺湖恐怕没这规矩吧?我定了的位置还得让别人共用,那我是不是也可以随便用别人的东西呢?那这个预定还有什么意义?天下没有这个道理吧?你们云螺湖不会这样做生意吧,是你们经理让你来说的?”赵国栋悠悠的道。

  “不,不,赵先生,您误会了,我知道您和老板也很熟,这位常先生有些来历,老板也对他比较客气,所以我才会冒昧来问一问,既然您不愿意,那我马上告诉他,请他们到后边二号泳池去,实在不好意思,赵先生,打扰您了,真是抱歉。”

  侍应生连忙解释道,要说的确没这规矩,如果不是看到老板对这个经常来的常先生比较顾忌,他也不会自作主张过来询问一下,但是对方拒绝了,这也可以理解,谁愿意和一些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赤身露体的呆在一块儿,何况还有几个女眷。

  “小李,今天的确不方便,你也可以告诉那几个客人,请他们到后边去,单由我来买

  ,可,”几我账卜就行赵国栋语与也有此

  小李面带苦色,这话他怎么敢去说?这位爷平素看不出来,来了这么多回,到没有觉得有啥难侍候,现在看来原来那都是表象,关键时玄才能见出真章。

  常春来等得有些起火,正欲起身看个究竟,两个朋友也都进来了,“老常,就安排在这儿泡一泡?那你还在等什么,走哇!”

  “对不起,三位先生,这里早就被里边客人包了,三位可能只能去后边二号四泳池了,不如由我来带三位过去吧?”另外一位侍应生感觉到今天怕是要出事儿,这三位看样子都是喝得不少,这前面来这位一看就是有些脾气的角色,今天若是不能遂了他的愿,事儿怕是难以了结。

  ,王珐比北

  中间那男子似笑非笑的瞅了常春来一眼,“老常,敢情你在这儿干坐半天就是在等人家出来啊?万一别人还得游上一两个小时呢。咱们不是得等两小时?。

  “我已经让去安排去了,请里边客人让一让,要么大家一块儿,要么请他们到后边去,我买单就行了。”常春来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可能马上就出来了。咱们都是文明人,得懂规矩按谱子来不是?”

  正说间,那名侍应生已经一溜烟小跑出来了,一看对方脸色就知道这事儿成不了,常春来火气顿时上来了。

  “对不起,常先生,真的很抱歉,因为他们有女客人,不太方便,所以真是不好意思,常先生,您看我们替你备好2号邮贵宾泳池,好不好?。侍应生还是相当热情。

  “没有必要,我们就用这个泳池,我们呆不了多久,泡一下清醒清醒就走,又不是没穿衣服,也不是封建社会还得讲究个啥。”常春来脸色就没有那么好看了,语气也强硬起来。

  “这,常先生,的确不好意思,恐怕这不太好,都是我们云螺湖的客人,您也是常客了,还请您多包涵理解一下。”小李很懂事儿,嘴巴也相当甜,但是他也知道这位常先生脾气挺大,怕是难得伺候好。

  “看来我常家人面子不够大啊,就这么一桩小事儿也搁不下来,老韦,老陈,我看今天我们狂还得灰溜溜滚蛋呢常春来言语中虽然说得轻巧,但是语气中却带着几许火性了。

  小兄弟,我看还是我们自己去交涉好了,没准儿还是熟人呢,我想这也没有啥大不了,那么一大池子水,谁也不会把谁干啥,就泡一泡醒醒酒而已,出不了啥事儿,我保证说服对方。”那姓陈的中年男子不由分说,就要往里走。

  赵国栋已经走到了门帘门口,听得外边的对话,心中同样不爽,这帮人也忒霸道了,为难这些侍应生算啥本事,本来两杯酒,加上又被三个丫头给拖到这儿来,心里本来就不大乐意,这会儿三个丫头见自己走到了门口,也听到了争执声,都爬了起来,让这帮家伙进来,还不得被人看个够?

  “你凭啥就能说服我们?如果我说我这个人就是个怪脾气,不喜欢和人共用呢?”赵国栋站在门帘内,不慌不忙的道。

  正欲掀开门帘的陈姓男子一愣怔,他还真没有想到谁口气这么大,问都不问自己是谁就敢这样说,那肯定也是有些来头,不过他心中倒是不惧,今儿个三个。人走到一起,就没谁敢说他敢不买账的。

  “哟,这里边看来藏着的是高人啊,只有高人才独立特行不是?”陈姓男子阴笑着起来,扭过头来朝着走在最后的那一位道:“老韦,今儿个咱们可碰上高人了,也不知道里边这位究竟打算唱哪一出呢。”

  常春来心中也是被赵国栋隔着帘子一句话给刺激得有些控制不住,“甭管他打算唱哪一出,我们仁今天都得接着,看看究竟是哪路神仙,口气这么大

  说来也是,自己这省国税局稽查局局长还真没有遇上谁敢这么大口气,做生意搞企业,谁见着自己不点头哈腰叫声常哥常老板?就算是官面上的人物,见了自己也要客气几分,更何况这旁边还站着一个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见官大一级,他就不相信在里边的人还能是那位副省级干部以上的领导?这云螺湖也没听说那些个混道上的敢来这里,就算真是所谓黑道上的,正好老陈在这儿,保管这些家伙自己就的乖乖滚蛋。

  十二点还有,兄弟们把票准备好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