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一百二十一节 碰撞 2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一百二十一节 碰撞 2

  “着帘子的赵国栋同样很与闷,今几个也不知是撞了吟“棹”居然有人要打上门来,强拿硬要不说,居然口气还大无边,这可真是世风日下,这年头连云螺湖也有人敢横行霸道了,也不知道这云螺湖有些时日没来,就变成这样了?

  看见三个丫头从水里爬起来,妖妖娆娆婀娜婷婷的走过来,虽然都披着浴巾,但小鸥这丫头穿的是最新潮的腰腹镂空式连体泳衣。把胸前那对玉兔乳沟勾勒得真有点让人口话燥的味道,乔珊则更是大方,墨绿色的比基尼,和雪白的娇躯映衬。目不暇接,就连童郁也是精细合体的碎花比基尼,一双修长匀称的腿真有勾魂夺魄的魔力。

  这般春光连赵国栋自己都欣赏不够,怎么能容忍外人来揩油,尤其是六条长腿在自己眼前晃动,赵国栋本来就喝了两杯,心火就旺,在被这样双重撩拨一下,火气也就有些上来了,听得门帘外口气这般托大,就更是有心想要别别苗头,明知道这不太理智,但是现在似乎也有些顾不得许多了。

  ,可

  “我唱那一出谁也管不着,我只知道这泳池使用也该有个先来后到不是?莫不是还有谁能把我们撵出去不成?”赵国栋今天也是打定主意要看看谁在云螺湖这般放肆,也算是替杨天培和乔辉树立一个榜样。

  老韦似乎有些犹豫,虽然多喝了两杯。不过组织部门出来的。随时就带三分理智和警惧,这种事情最好还是少掺和的好,尤其是不知道里边是哪路神仙的时候,当然他也知道省领导是不可能深更半夜跑到这种众目睽睽的场合来游泳。

  “嘿嘿,老韦,你怕啥,来这里的人多半都是商界的角色,老常就能把他们给打发了。”老陈压低声音道:“真要是政府官员,这个时候来这里,估计不是上不得台面的人,就是上不得台面的事儿

  老韦点点头,这话倒也合理,这都十点过了,哪个有身份的领导还会跑到这上边来?

  感真到要出事儿,两个侍应生一边劝解着外边这几位,一边在联系着负责这边的值班剁里。

  常春来真有些怒了,门帘里边那家伙很嚣张,似乎在可以挑战自己,他有些拿不准,难道还真是官面上的人物,不过要老韦在这里,谅里边的人也不敢放肆,若是商界上的角色,那可就简单了,谁见了自己也得矮三分,除非他不想做生意了。

  一挥手拨开还在前面拦着的侍应生,另一只手就要掀起门帘,赵国栋就站在门帘里边,见有人掀门帘,也就不客气的往外一推,“谁这么不懂礼貌?难道不知道这种方式进别人私人场合需要征得别人同意么?”

  常春来本来就多喝了两杯,被赵国栋这一推就是一个趔趄,险些倒地,顿时勃然大怒,就要扑上来打人,赵国栋也不理睬他,只是冷冷环抱双臂,旁边那个陈姓男子也是怒火中烧。都是多喝了两杯马尿,自控能力就没有那么强,就要跟着扑上来,换了平时,任谁都不会有这样失态的举动。

  “喂,你们想干什么?。赵国栋站在门帘的阴暗处,看不清楚面容,但是赵国栋那块头往那儿一站,自有一股威势,一般人还真不敢上前。

  小子,你是干啥的,有种你就报个名来!”常春来酒意上涌,面色潮红,手指着赵国栋怒吼道。

  “你是公安局查户口还是咋铆你问我,我就要回答?。赵国栋轻蔑的道。

  常春来一时为之语塞,但马上扭头瞪着老陈:“老陈,你有权查他”。

  老陈听得对方声音似乎有些熟悉,像是在明里听到过,但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了,但是心中就有点发憷,这种场合下,滥用公权,换了一般人倒也没啥,但是如果对方也是官面上的角色,那就不好办了。

  “凭什么?。赵国栋还真没有想到会在这儿遇上公安,不过能上这儿的公安,只怕还都是有些来头。

  “小子,你还真有些脾气啊常春来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火气更盛,“我告诉你,不为啥,就要查你,怎么着!不但要查你,还要把你老底给翻出来,让你知道做人不要太嚣张!”

  赵国栋差点笑出声来,这家伙还真有些意思,自己一副骄横跋扈的态度,却要叫自己不要太嚣张,怕是希望自己眼睛放亮一些,别招惹招惹不起的人吧。

  “怎么做人,我自己知道,不过貌似你们三位这样蛮不讲理,似乎才是该好好悟一悟做人的道理才是。”赵国栋淡淡的道。

  常春来可真是被对方给气得乐了,

  麾”老韦,瞧瞧。现在这些年轻人也不知道他爹娘是怎公尤似。没点家教,目无余子小子,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替你家里招惹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我是在被黑社会恐吓么?。赵国栋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靠在门口,漫不经心的道:“这云螺湖也不知道是越搞越差还是怎么的,强行加塞占位不说,还口出狂言恐吓,我真不知道云螺湖怎么当得起安原第一俱乐部的名头?难道这就是你们的服务水准?”

  被赵国栋一番夹枪带棒的话气得七窍生烟,不过常春来毕竟也是在官面上打滚多年的角色,见陈民和韦崇泰都没有吱声,知道这事儿怕是没有那么简单,尤其是陈民脸色阴晴不定,而韦崇泰甚至悄悄的往后缩了两步,装作在打电话的模样。

  而对方站在阴影里这么久,只是言语撩拨,但是却句句占理。这种情形下,似乎有些诡异,常春来感觉到了问题,尤其是陈民平时表现可不是这样,今儿个却有些不一样,悄悄瞥了陈民一眼,却见陈民不经意的一个手势,却是他们经常在一起玩的时候所用,那是撤退的意思,心中更是大惊,难道这家伙还真是官面上的生猛角色?

  “小子,今天算你占理,我也不给老谭撂事儿,今天我就不和你一般计较了,走!”几个侍应生和值班经理都已经赶到了,一边劝解着,一边小声的陪着不是,见常春来突然转性,摇摇晃晃的往回走,心中都是大喜,忙不迭的引导着三个都有些酒意的人往外走了。

  赵国栋斜倚在门洞上,望着几个消失的身影在黑暗中微微笑了起来。

  真是有意思,这家伙鲁莽中却不乏精细呢,在这般状态下也能收发自如,虽然那收的姿势稍稍有些生硬,但是毕竟收回来了,没让一帮侍应生们看出破绽,还觉得是给了老板面子。没准儿谭明还得感激他一回就行了。

  “哥,没事儿吧?。古小鸥悄悄的跑了出来,听得外面炒得厉害,几个丫头都悄悄的溜了出来,躲在门帘后看热闹,一番舌剑唇枪的交锋,倒是让几个人看得眉飞色舞,赵国栋已不复有往日那凌厉霸道的做派,但是收敛起来的锋锐却如匣里藏锋,偶尔一露便是锋芒毕现。

  赵国栋瞪了古小鸥一眼,这妮子,这样面对面的靠着自己,纯心是要迷死人不要命啊,尤其是胸前乳沟深四,那对弹力十足丰挺茁壮的**,无疑是在挑战自己的理智极限,如果不是乔珊和童郁就在后边,赵国栋绝对就要伸手握在手中好好把玩一番。

  “还不是为你们找的事儿?若不是考虑你们三丫头被人揩油。我才不介意和什么人共用泳池赵国栋没好气的道:“走,快进去,再游一会儿就该走了。”

  “国栋哥,这些人怎么会突然走了,我还真担心他们会和你冲突起来。”乔珊也披着一件果绿色的浴巾走了过来,几年时间,昔日的垫底青涩早已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灵韵中娇俏味儿十足,连古小鸥有时候忍不住要捻酸说乔珊在骨子里就是狐狸精。

  “不至于,都是有些有身份的人,不会那么样没理智赵国栋耸耸肩,感觉到乔珊那半裸的身体已经靠在了自己胳膊上,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带来的热度和刺激可不

  “他们是些什么人?”乔珊似乎茫然不觉,依旧卑靠着赵国栋往室内走,幽暗的菌道并不长,但是却总萦绕着一种暧昧的气息,古小鸥和童郁走在前面,能听到两人对话,却看不见两人之间的这种微妙。

  “嘿嘿,说来真是无巧不成书啊,中间那个你们都应该知道才对,陈民,上一次和乔羽张升他们发生冲突还有没有印象,有个姓陈的,就是他的儿子”。赵国栋心中也在叹息,似乎这个世界就这么

  “啊?那他就是那个省公安厅治安总队的总队长?”乔珊吃了一惊,连童郁听到这话都忍不住扭过头来,“国栋哥,真是他?”

  “不是他还能有谁这么牛?”赵国栋哂笑,“不过他的牛只能对付普通人,后边那个一直打电话的家伙才是正主儿,如果我眼睛没花的话,他应该是省委组织部的韦部长吧?。

  十二点了,勤奋的老瑞求票喽!每人五张推荐票,只许多,不许少啊,把《弄潮》砸进周推前五吧,期待兄弟们的力量展现老瑞睡着都要笑醒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