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一百二十三 别样红

第十三卷 三峰竞秀 第一百二十三 别样红


  “你说珊珊和小郁现在在干嘛。”黑暗中小鸥突然翘起英尔,幽幽道。

  已经有些迷糊的赵国栋陡然清醒过来。警觉的瞅了小鸥一眼:“干嘛?除了睡觉,还能干嘛?”

  “嘻嘻,我看不一定,也许就是在辗转反侧孤枕难眠呢小鸥将身体贴得更紧一些,滑爽的**靠在赵国栋身上,总有那么一丝若有若无的诱惑味道,让赵国栋意动神摇。

  “小鸥,你若是真的替她们俩着想。就该劝劝她们,别耽搁了大好青春,青春韶华,短暂如斯,寻个知心伴侣,平平淡淡才是真赵国栋找不出更合适的话语来劝说,说实话他也没有资格去劝人,但是见到这种情形他又的确觉得烦躁,一种总觉得害人害己之后的烦躁。

  “我怎么去劝她们?难道不是我把她们带坏了?”古小鸥一副得意洋洋的可恨劲儿,“都是成年人,能够自我判断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我不像她们心里念着想着,嘴里却是死不承认,自欺欺人,浪费青春。到头来还不是懊悔终生,我就是要活出我自己,喜欢啥就干啥,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别管我自个儿的事儿

  ,万

  赵国栋叹息不止,他不想就这个话题说下去,到时候又是引火烧身的事儿,小鸥,难道你也就打算这么浑浑噩噩一辈子?”

  “哥,你这话我不爱听。什么叫浑浑噩噩?是不是像你这样整日为了自己锁定的事业目标而奋斗就是有所为,而那些消费性群体就都是庸庸碌碌了呢?”古小鸥撑起自己身体一对悬垂挺立的挺翘胸房让赵国栋有些心烦意乱,即便是黑暗中,如此近距离他也能看得清清楚楚,在她的**面前,他似乎永远无法做到心如止水。

  “创造就是为了消费,有些人既创造也消费,有些人只消费不创造。但是创造的目的就是为了消费。我想我们也是为这个世界做了贡献的古小鸥振振有词,“只要有人心甘情愿的为我创造让我消费,我做到了这一点,就是成功的

  “强词夺理。”赵国栋狠狠在古小鸥翘起的臀瓣上抽了一掌,脆响声在清冷的空气里格外悦耳。

  悸嫌母轻圳驳魂研非叫檄雌中眺躲美国也没有没落,日本一样很富裕。世界是丰富多彩的,我们追求的生活都不过是千变万化中的一种而已。我敢说像我这样追求享受生活质量的人不在少数。

  ”小鸥甚至故意将臀翘得更高,勾引着赵国栋的目光。

  赵国栋无言以对,但是还是忍不住愤愤的冒了一句粗口:“生活质量?包不包括性生活质量?。

  古小鸥惊喜的抬起美眸,嘴角浮起兴奋的笑容:“哥,我最喜欢你爆粗口,这也是一种生活方式,不是么?我最喜欢你颠覆平常一本正经的模样,嗯,想想那个在众人再前正襟危坐作讲话的男人和我在一起的疯狂自由,我就感到兴奋,那才是真正的你,我讨厌装在套子里的别里科夫!”

  “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好像从没有用过套赵国栋抓住对方的**重重的捏了一把,悠悠的又冒了一句。

  古小飓更兴奋了,一下子爬了起来,骑在赵国栋腰上,“哥,你现在的表现才是我最爱的一面

  赵国栋苦笑着把古小鸥给拉了平来。重重的在小鸥翘臀上抽了几掌。结结实实的,痛得小鸥也忍不住尖叫起来,估摸着会留下好几个手

  印。

  真是反了。农奴翻身得解放也不能这样。你喜欢,我不喜欢!

  不过赵国栋得承认古小鸥说的有些道理,几年后宅男宅女们、啃老族们、月光族们风起云涌,他们的生活不也代表着一种生活方式?你不能因为你看不惯、你不喜欢、你不屑一顾、甚至你反对,这种生活方式就会销声匿迹。它们一样会存在,甚至会蔓延,会发展,要学会尊重客观存在,你不是神。

  一夜的疯狂让赵国栋神清气爽,尤其是小鸥这丫头在和她**的时候还故意在他耳边说起一些疯话,像乔珊的腰肢是如何柔软,耳垂是如何性感,童郁的双腿是如何颀长匀称。小腹是如何绵软温腻,刺激得见识过乔珊和童郁身体的赵国栋更是难以控制自己,只想把她按倒蹂躏个,够。

  这个丫头的疯狂程度简直无与伦比。他无法想象这个丫头脑瓜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他也不敢去猜测,那太邪恶了。

  早上六点半,赵国栋的生物钟准时响应,轻轻拨开横在自己颈项上粉臂,赵国栋起身坐起。

  小鸥还在沉睡,睡姿不雅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一只腿压在靠垫上。一抹毛巾被搭在腰腹间,大半个胸房和双腿缝隙间的私密之处一览无余,看得赵国栋摇头叹息不止。

  就连在睡梦中这个丫头都少不了一分魅惑人的姿势,连她自己都说她自己就是天生的二奶,赵国栋觉的这句话实在经典。

  下了楼梯,赵国栋感觉很舒服。六月的安都也只有早晨这一会儿是令人感觉舒服的凉爽了,要不到八点。那阳光就得让你埋怨后真射日咋就不把这个,也给射掉了呢?

  这个公共客厅够大,八十平的面积足够芭蕾舞演员在这里表演一出了。赵国栋在客厅中央站了一站。走了两趟拳脚,出了一身汗,这才去浴室里洗漱了。

  走出屋外,赵国栋在私家花园里散步一圈,却见一个苗条的身影正在浇花,看了看表,已经是七点了。

  小郁,浇花呢?”赵国栋走近,漫声道。

  “啊?!”似乎没有荆到会有人如此近距离的出现在自己身畔,童郁吓了一大跳,一下子蹦了起来。险些把手中的浇水壶给扔了。

  这里每一栋别墅后院都保留有将近一百平的花园绿地,供房主自由发挥,有的搭起古色古香的凉亭。有的改造菜园子享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气息,有的则请设计公司来专门量身打造成为一个小孩子活动的小型游乐场,而古小鸥这栋别墅后园则成了童郁的最爱,专门请了园林公司来规发做了设计造型,培植了许多自己喜欢的花卉。

  “怎么了小郁,不是吧?我的声音或者形象这么骇人么?”赵国栋心旌动摇,这丫头不知道是不是跟着小鸥学的,恁地大胆,就穿了一条半透明的吊带睡裙出来,这一跳起来,胸前那对鸽乳便是波光荡漾,加之这白色半透明的丝绸睡衣本来就有些贴身,桃红色的两点落蕾霍然入目,下半身贴身小裤也透出一丝黑色来。

  童郁也敏锐的注意到了自己形象不雅。赶紧将一只手横在胸前,遮挡住赵国栋的目光,娇嗔道:“谁让你这么早就不声不息的出现在这儿?我还以为真的是有歹人呢。”

  “歹人?真要是歹人,小郁,你可就惨了,你这副形象就是正人君子都得变歹人。”赵国栋调笑道。“嗯,真是长大了。”

  “你说什么?”童郁又羞又喜又有些恼怒。

  “嗯,没说什么,你别想歪了。我只是说郁成熟了,也知道丢弃那些卡通小裤,换换更适合现在的你的衣物了。

  ”赵国栋目光向下,眨眨眼睛。

  童郁一低头,这才发现自己的睡衣的确有些透光,黑色小裤连前部的绣花都清晰可见,大羞之下,卑道:“你这人怎么专看这些地方呢?”

  “活天冤枉小郁,你说咱们这样面对面,我不能把脸瞅到一边吧?不过这小裤挺好看,真的,样式颜色都挺适合你。”赵国栋笑着摇摇头,见对方脸都羞得涨红了,赶紧挥挥手,“你快忙,继续,我暂时告退。”

  看见赵国栋忙不迭的告退离开。童郁也是恨恨的蹬了一下脚,昨晚就没有睡好,就听见小鸥那死妮子大清早四五点钟都还在像小鸟一样欢唱。估计珊珊也是,以为折腾了一夜。总该睡会儿懒觉了吧,没想到这人倒是起得如此之早。

  ,万比北

  赵国栋讪讪的回到室内,想想索性到健身房里看看,推门而入,却见到一副更是让人尴尬眼热的情形。穿着一条背心和小短裤的乔珊正凝神静气练着瑜伽,只是那小背心太过紧身,把胸前一对落蕾勒得纤毫毕现,一对凸起小豆也是清晰可见。

  “啊?!”乔珊也是一声惊叫。突然想起自己形象赶紧抱胸,“快出去!”

  尴尬无比的赵国栋只能抱头鼠窜,这是啥事儿啊,大清早就起来,走到哪儿都能碰上这些令人眼热却又不能故作正经扭头离开,这不是折腾人么?安心不让人这个周末不得清静,从心理到生理都不得清静。

  别样生漆

  努力求票,认真码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