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五节 都不易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五节 都不易

  二国栋公安出身,对纹个、问题并不陌生,也有此发言权,※

  蓝光所言属实,但是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要破解这个结也相当困难。社会对这些人的歧视心态已经形成一个固定心理定势,你要打破,就只能靠自己的努力去改变,其他方式只能说是辅助作用。

  现在党委政府能做的也就是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加大就业培力度。更好的促进就业,但是像普通人的劳动就业权都无法保证情况下,你要奢望优先保障特殊群体,也显得有些不切实际,把他们一视同仁就是最好的办法。

  “老蓝,我感觉你有些想法,说出来吧。我正等着呢赵国栋见蓝光欲言又止,鼓励道。

  “赵书记,我是有些不太成熟的想法,也算是感触下想到的吧蓝光定了定神,琢磨着道:“我觉得我们党委政府在解决这些问题上实际上是可以有些作为的,我的想法是党委政府可以适当考虑多增加公益性岗位。比如随着我们宁陵经济发展,市区面积扩大,来往车辆增多。车祸屡有发生,可以增设文明交通劝导员和新建停车场的守车员。既可以减少交通违法。避免车祸,又可以加强我市市民的交通文明建设,培养良好的交通文明意识。

  ”

  “又比如,我市正在积极创建全国优秀旅游城市和全国卫生城市。在这方面需要做的工作很多。我们可以结合这项工作增添环卫工人、治安巡逻员,这些岗位对于那些年龄不算太大而又缺乏基本工作技能的下岗职工、城镇失业人员、郊区失地农具,都可以胜任,而且我觉得像环卫工作也完全可以像那些两劳释放且有意重新做人的群体敞开

  赵国栋点点头,蓝火的建议的确富有创意,不过这倒是给市政府出了一个难题,这些公益性岗位无疑是要市财政来买单的,在现在财政状况不太佳的情况下,只怕又会引起不少争执。

  但是蓝光的建议赵国栋觉得可以考虑,这不仅仅是解决一部分丧失了竞争力的社会闲散人员那么简单,而是像社会做出一个表现动向要让社会弱势群体感受到党委政府是在关注他们,为他们解决问题的,让他们心里能有一份希望,只哼哼了希望。哪怕很微薄,那也能让他们鼓起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老蓝,这事沁在政府那边肯定也会有些争议,不过我觉得可以考虑,增加公益性岗位,主要面对城市下岗职工、失业人员这些弱势群体。当然你所说的像那些两劳释放人员中有心向善改好者也可以根据情况予以考虑。本届中央政府提出了以人为本。关注民生,这两个观念。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我觉得在排解内部矛盾,从根本上解决弱势群体生存问题,也应该列入你们政法委考虑范畴。你提出来的这个观点我觉得符合中央高层的意图。应该可以好好借这个机会来做一篇文章。”

  赵国栋的话语让蓝光感悟不少,自己苦心孤诣思考了几天的想出来的新思路,在赵国栋面前就像透明一般,对方几句话就能领略到其中的奥义,而且还能马上就和中央高层政策风向联系起来,这就是本事就是水准就是能力,把他还当作几年前那个只知道埋头搞经济抓发展的市委常委区委书记那简直就是小看对方了。

  “赵书记,我找您汇报此项工作也就是有这方面的想法,省委和省政法委也一直在提出政法工作要有新举措新路子,尤其是在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方面,要大胆探索,寻找一个为本地经济发展创在良好环境的综治新路,所以我也安排了政法委对你在全市政法工作会议上提出政法系统要为全市社会经济环境保平安、促发展、求和谐这个要求认真分析调研。看看我们公检法司各职能部门以及政法和综治部门应该从哪些方面来创造性的开展工作,这些是我在综治维稳这条线上的一些新想法。所以先来向您汇报,征求您的意见

  蓝光语气平稳而有力,说出来这番话显然也是经过深思熟虑。

  “老蓝,如果我们领导都能像你这样认真用心的来考虑自己的工作,我想我们宁陵想不发展都难啊赵国栋有些感慨,蓝光的确还是有些水平,能够把自己在市委政法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弄透彻领悟明白,而且还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就结合近期的一些情况提出这样的观点想法。那说明他是在工作上用了心的。

  他呆在市委政法委书记这个位置上还真是有些委误人才了,原来自己在当市委常委、区委书记时接触不少,但是范围很狭窄,感受还没有这么深。但

  %,正左巩二年下来。对他的印象也就更深了层。赵国栋发现自己现在还真是有些变化,原来在怀庆的时候总觉得身边干部里,这人毛病不少,那人缺点明显。个个优点似乎都不明显,但是现在到了宁陵却截然迥异,似乎个个干部在自己眼中都变得优点突出特点明显而毛病不彰了。

  “赵书记,你这样夸我,那我可就真让我汗颜了。”蓝光笑了起来,“在其位谋其政。既然当了这个政法委书记。就得在这上边琢磨出一些道道来不是?老是这样坐在机关里,上传下达指手画脚一番。我不太习惯,原来黄凌对我们政法这一块不太感冒,我再是蹦醚,无奈老大不感冒,我也只有徒呼奈何,现在你来了,我当然得替你扎起。不能给你下颌下支砖注:宁陵土诸,丢脸的意思啊

  “嗯,老蓝,政法和综治这条线,说实话,很多一把手嘴里说得重视无比,但是骨子里是放在一边的,都是上边风声来了,然后就开几个。会,做几个。强调,真正工作就还是丢给政法委,综治工作本来就讲的是全民参予,党委政府负主责,政法部门打主力,现在成了政法部门唱独角戏,资源都掌握在党委政府手中,你党政一把手不重视,怎样把这项工作抓起来,怎样让这项工作见出实效?”

  赵国栋对这些东西也是熟悉无比,说起来头头是道,“不过我倒是觉得我们宁陵不妨在这上边做做文章,看看能不能做出点像样的成绩来。老人家早就说过,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如何巩固打击犯罪活动的成果,综合治理应该是一条确保长治久安的道路。我觉得我们宁陵不能仅仅只在经济上取得光鲜的成绩。同样也要在社会治安方面做出典范。”

  蓝光听得赵国栋语气坚定的支持,心中也是一宽,政法工作本来就不好做。尤其是现在社会转型期,改革开放也进入了深水区,各种潜在矛盾都浮了出来,各种利益碰撞,矛盾交织。怎样搞好新时期的社会治安工作本来就是一个探索的道路,相当具体。

  %,万

  这样尸位素餐得过且过也行,问题在于蓝光不愿意老死于这个政法委书记职位上,他还想搏一搏。那么除了动用一些可供动用的资源外。自己也得在政绩上拿出点像样的东西来。

  “那好,赵书记,既然有你的支持,我也打苫好好在这上面尝试一番。就像你说的。我们宁陵不能只把目光着眼于经济发展,经济发展如果没有社会稳定平安作保障。那这个全面协调发展就是一句空谈。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就无法实现统一蓝光笑着看了看表。“哟,都六点过了,赵书记。晚上有没有安排,没有安排,那就到我家里去坐一坐?”

  蓝光的老婆原来在绵州市医院,先前也不愿意过来,后来蓝光几年不动,实在没法也就只有过来了,在宁陵市医院也是外科有名的一把刀。

  “嗯,也行。那就叨扰一顿吧,看看嫂子手艺有没有长进沉吟了一下,赵国栋爽然应道。赵国栋曾经去过蓝光家中,那还是他几年前在西江担任区委书记时到绵州,正好蓝光也在绵州。两人就在他家中吃了一顿。

  赵国栋从蓝光家中出来时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两人对饮了,蓝光酒量也甚豪,不比赵国栋差多少,借着酒意也可以说一些在正规场合下不太好说的话。

  蓝光看来还是有些情绪。

  和陆剑民一来宁陵四五年了,陆剑民现在已经是分管党群的副书记,看宁陵目前发展态势,陆剑民作为分管党群副书记提拔到哪个地市担任市长应该是迟早的事情。而他作为一个政法委书记局限于这个行道,工作上不易显山露水,领导的目光不太容易放在这方面。

  黄凌来几年基本上就没有对他有什么意思,连焦凤鸣这种新晋常委都能上到组织部长位置上,这不能不让蓝光有些黯然。

  现在自己过来了,蓝光大概也有些想法。这赵国栋也能理解若是能在这上边做一番成绩出来,自己到也应该帮他一把,只是僧多粥少,要想上一步,哪有那么容易啊?想到这儿赵国栋也有些感慨,自己是组织部长还差不多。那样就可以人尽其用了。

  至少宁陵这几年社会治安的平稳,甚至连大规模的企业改制之后也没有出现多少群体**件,这和政法工作还是分不开的。

  一句话,都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