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弄潮 >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六节 见微知着

第十四卷 异军突起 第六节 见微知着

  “怎么。有啥问题么?”蒋蕴华也很敏感。立时就觉察到了赵国栋犹疑的神色。

  “嗯。蒋书记。我先看看吧。”赵国栋小心靠近花瓶。仔细观摩起来。而蒋蕴华也忙不迭的蒋周边射灯打开。

  这是一具青花玉壶春瓶没错。但是不是康熙朝的青花。这就需要考究了。赵国栋小心翼翼的捧起春瓶仔细察看。不放过每一个细节末稍。蒋蕴华也耐心的蹲在一旁。两人就这么一蹲十分钟。赵国栋一点一点蒋春瓶上下看透。又仔细的在灯下观察了一下釉色。

  “怎么。小赵。你觉得这是赝品?”蒋蕴华真有些沉不住气了。

  “嗯。蒋书记。您这货哪儿来的?”赵国栋点点头。问道。

  “有几年了。一个朋友送的。那时候这玩意儿也不值钱。我也就是捡着这玩意儿才开始好这一口的。”蒋蕴华脸色有些难看。若真是赝品。丢脸不说。还在这摆放了多少年。虽然没有人能认得出来。但也保不准有人识货认出来却不好说呢?

  “蒋书记。这玩意儿全称叫青花缠枝莲玉壶春瓶。也是咱们中国瓷器最传统的造型。撇口。舒颈。垂腹。圈足。青花绘蕉叶纹、如意云纹、缠枝莲纹。风格也是康熙朝风格。但不是真正的康熙青花。”“不是康熙青花?”蒋蕴华表情已经恢复了一些正常。点点头。“那就是赝品喽?”

  “也不是。蒋书记。康熙一朝的青花瓷器是清青花瓷的鼎盛期。这个时代地青花瓷。胎体坚硬厚重。胎质细腻。胎釉结合紧密。釉色前期白中闪青。后期纯白。整个物件色泽青翠莹澈。正因为这个时代的青花瓷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境地。所以康熙朝以后。尤其是在光绪和宣统朝时颇多仿造。这些货色虽然是仿康熙青花。但是其中精品亦是不少。您这一具应该就是属于光绪时期的仿康熙青花中的精品。一样价值不菲。”

  赵国栋一番话让蒋蕴华心中大定。原来这也算不得赝品。也属于康熙风格的青花。只不过年代要近了许多。但也算精品。

  “呵呵。小赵。不错嘛。我这东西摆在这儿都快有十年了。竟然没有一个人能说得出一二三。懂一点都说是康熙青花。价值连城。我也不大相信。还好。今天你算是替我释了疑了。”蒋蕴华脸色已经变得生动起来。“你是咋判断这是光绪时期的青花呢?”

  “蒋书记。康熙时代的青花全用矿物料。而光绪时代的青花则要用化学青料了。这表现在釉色上就显得更加浮艳。如果您有兴趣。可以多在。就可以大致有个了解

  赵国栋笑意吟吟地道。“安都的葵花街古玩一条街上各种货色也不少。如果蒋书记有兴趣有时间。不妨去转转。弄不好还能拣点漏呢。”

  “呵呵。我这眼力怕不敢去。去也是打眼吃药的份儿。”蒋蕴华笑着摇摇头。

  “没关系。若是蒋书记有兴趣。把我叫上。我虽然也不怎么精通。但是陪蒋书记看看也还可以。”赵国栋讲得很谦虚。但是蒋蕴华却知道对方既然敢这般夸口。肯定是有十足把握地。怪不得老柳说这个家伙不简单。没有十成把握的事儿不说。

  “那行啊。哪天我去省城咱们一块儿去葵花街逛逛。我也早听说那儿规模不小。可每次路过哪儿都只是走马观花一掠而过。没敢仔细去看。”蒋蕴华还真有些意动。

  “好。蒋书记只要有兴趣召唤一声。我保准儿到。”赵国栋一口应承道。

  “嗯。小赵。省里边这一次把你们三个充实到我们宁陵。也是想要借助你们人年轻有冲劲儿闯劲儿。工作积极性高。加上又在省里边工作过。眼界眼光都不一样。这样也有助于我们宁陵这种边穷地区的发展。但是各地有各地的实际情况。我们本地干部在这块土地上工作生活几十年。他们对况更熟悉。更清楚本地存在问题。所以你们来之后也要和本地干部和睦相处。尽快融入到班子中去。尽快把工作打开局面。如果有什么问题。及时和县里主要领导沟通。有啥问题也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

  蒋蕴华把话题又转移到了工作上来。赵国栋又恢复成了整襟危坐的模样。

  “谢谢蒋书记关心。我一定按照您的要求尽快融入集体。努力开展工作。”赵国栋也知道话也说得差不多了。站起身来。

  “咦?小赵。这是啥东西?”蒋蕴华有些好奇的指了指赵国栋脚下地东西。“拿走。拿走!”

  “蒋书记。这是柳哥托我带给您的。也是我在北京潘家园杂货市场上拣的漏。也不值两个钱。只是蒋书记喜欢研究研究这方面的东西。倒是可以好好琢磨琢磨。”赵国栋站起身来。微微一笑。“蒋书记放心。柳哥是啥样的人。以您对他的了解。难道说我还敢作啥违反党纪国法的事儿?”

  蒋蕴华想了一想也是。柳道源是什么样的人他太清楚了。能让柳道源入眼的人自然不会犯这一类低级错误。也就没有再推辞。

  直到赵国栋身影消失在黑暗中。蒋蕴华才饶有兴致的打开塑料袋。揭开纸盒盖子。一具古朴淡雅地小巧粉彩笔筒露了出来。华眼睛一亮。探手抬起笔筒小心的观察起来。两面开光。一面远山近水。松石亭台。意境幽雅;另一面持扇仕女。窃窃私语。看看内壁外底。都是松石绿釉。底篆书矾红宽“乾隆年制”。

  这具笔筒要说精美华丽说不上。但是却有一种古朴悠远的意境。尤其是松石亭台这一面。彷佛能够感受到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的意境。委实让人心旷神怡。而另一面团扇仕女却又是风格细腻。工笔点点。别有一番风姿。立时就让蒋蕴华喜欢上了这具小玩艺儿。

  “老蒋。这小伙子就是省里边下来挂职地?”掀开门帘出来的中年女人见老蒋拿着一具笔筒爱不释手。奇怪地问道:“这些东西你收着干啥?这些人找上门来难道还有啥好事不成?”

  “你说哪儿去了。他是老柳介绍过来的。我还以为是老柳子侄辈呢。没想到是老柳的忘年交。”蒋蕴华没有理睬自己老婆。他也知道自己老婆是法院出身。对自己这方面管得很严格。

  “柳道源的忘年交?那他为啥不到宾州去?”老蒋老婆也很奇怪。

  “这次省委直接把经济较为发达的五个地市划出来。不列入下派锻炼干部去的范围。而且重要经济部门出来的就专门分到贫困地区。”蒋蕴华笑道:“没想到老柳连我这点爱好都告诉了这个赵国栋。这家伙居然能找到一具乾隆粉彩来讨好我。”

  “这东西很值钱?”老蒋老婆很警惕。

  “值钱说不上。不过要想淘到这种东西倒是不容易。得花点心思。”蒋蕴华对于古玩市场上这些行情一点也不生疏。“小伙子有点眼光。走进来一眼就能瞅出我这青花不是康熙青花。我就是想要考校一下他地心性。还算实诚。我把脸黑下来。他还是不管不顾的说了实话。”

  “嗯。既然人不错。人家老柳专门给你打招呼。那你也得看顾着点。”老蒋老婆也知道柳道源和自家男人关系不错。而且现在又是宾州地委书记。保不准日后还有什么事求别人帮着办呢。

  “这些事情哪用得着你来操心。我自有分寸。”老蒋有些恼火地道。他最讨厌家里人掺和到自己公事中来。

  “我不是多嘴。老柳以前对你不错。你没能上那也只怪你自己。平素人家也没有求你半个啥。何况你自己也说这个小伙子心性不错。只要心性不错就够了。莫非你还真以为一个年轻人就能改变一个县地面貌不成?这也就是顺水推舟的事情。”

  “好了。好了。我知道。一点好心情都被你给弄没了。”蒋蕴华一脸不悦地道。说你们那个花林县那个副县长真的在外边养了个孩子?”老蒋老婆想起什么似的。好奇的问道:“这事儿在宁陵城里都传开了。”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蒋蕴华的好心情彻底被自己老婆给破坏了。“田玉和这种人说他傻吧。还是大学毕业生。说他聪明吧。这种事儿也做得出来。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在抱着那种传宗接代地封建残余思想。这都不说了。他还敢就在花林县找个年青姑娘替他生一个。你这不是安心替**摸黑专门违反国家政策么?”

  “可怜人家一个黄花大闺女就被他这样给糟蹋了不说。还给别人许愿要进县委招待所当正式工。想让人家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跟着他一辈子似的。你说这种人也不知道脑袋瓜子里想些什么。就花林县这丁点大个地方。他还以为他能瞒得住人?”老蒋老婆也是一脸愤慨。

  “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蒋蕴华惊奇的问道。自己老婆似乎比自己还了解这些细节。

  “机关里谁不知道?纪委监察局那几个人还能锁得住自己的嘴。又不是什么保密案件。”老蒋老婆不屑的道。

  “你也别说。那女孩子还替田玉和打掩护呢。说是她勾引了田玉和。那生出来的孩子是实打实的。还能是勾引几下也是愚不可及。居然还真敢把那女孩子就放在县委招待所里。这不是纯粹找死么?”蒋蕴华也觉得不可思议。但这种事情却并不少见。至少在宁陵地区已经不是一次两次出现

  “你们打算咋处置这个田

  “还能咋处理?总不能判他死刑吧?党纪政纪等着他呢。他这一辈子算是到头了。”蒋蕴华摇摇头。“他早就被停职了。纪委调查也出来了。估计明天地委就要出正式处理决定。”

  清晨呐喊。起床了。